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一吻成婚:帝少的亿万宠妻、顾悠然叶墨城梁斯宸小说

一吻成婚:帝少的亿万宠妻

顾悠然叶墨城梁斯宸小说

主角:顾悠然,叶墨城,梁斯宸 标签:总裁、豪门、虐恋、甜蜜、契约、宝宝

黑暗中,她热情似火,与他缠绵一夜完事后,她潇洒走人,片叶不沾身,只言片语未留下该死的女人,胆敢白睡我?!叶大总裁瞬间怒了,下令掘地三尺,也要把这胆大包天的女人给揪出来!他步步紧逼,她节节败退终于,逃无可逃……“说,那晚爬上我床的,是不是你?”“额……你猜?”“我不猜,是与不是,试试就知道!”说完,某人咬住她的嘴唇,欺身而上……

指尖眉梢 状态:连载中

顾悠然叶墨城梁斯宸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1章 谁给你的胆子

    深夜,C市帝豪大酒店

    富丽堂皇的宴会大厅,小提琴声悠扬,施华洛世奇水晶吊灯璀璨夺目,光影流转间,衣香鬓影,觥筹交错,透着无尽的奢华与颓靡。

    走廊的拐角处,顾悠然成功躲过了摄像头和侍应生,迅速钻入通往酒店顶楼总统套房的直达电梯,娇小的倩影干净而又利落。

    “表姐,谢谢你帮我弄来的房卡和饮料,我马上就要潜入那个大坏蛋的房间了,等我好消息!”

    顾悠然将手机贴在唇边,小声的发送了一条语音信息。

    忽然觉得有点冷,下意识裹了裹身上的学校制服,那枚金灿灿的房卡被她牢牢攥在掌心,好像是烧红的烙铁般,很是烫手。

    鎏金的电梯壁,雕刻着精致的花纹,高档奢华,倒映出女孩儿甜美可人的脸蛋,以及因为过分紧张而发白的嘴唇。

    “加油,顾悠然,你一定会成功的!”

    清丽的小脸,满满都是倔强,她身形虽然纤细瘦弱,但那双黑白分明的杏眼,又透着不容小觑的力量。

    忍不住低头看了看房卡上的数字,内心似乎更加坚定。

    即将奔赴的,是一场残酷的战役,成败在此一举。

    2188号房间,我来了……

    须臾,顾悠然已经成功潜进了房间,正小心翼翼的站在客厅中央。

    她没有想到自己居然可以这么轻松的就进入堂堂叶氏集团总裁叶墨城的房间,更加没有想到,传说中的“总统套房”,竟然可以豪华到这种程度!

    “哼,万恶的资本家,住这么好的酒店,得吸了多少老百姓的血汗钱呐!”

    女孩儿默默的吐槽了一句,无心再感慨房间的奢华。

    看看手腕上的手表,时间还早,她得好好准备准备了……

    挂在肩上的背包,圆鼓鼓的,大得有些过分,也沉得要死。

    顾悠然轻轻将背包放在地上,吐了一口气,伸手探探里面的东西,不由狡黠一笑。

    咳,这犹如百宝箱的背包,里面装的东西可多了,一瓶辣椒水,两罐防狼喷雾,一根电击棍,一副手铐,胶带,绳子,麻袋等等。

    哦,对了,还有一套表姐特意为她借来的保洁大妈穿的制服,方便她到时候脱身和运输用……

    运输……

    哈哈,没有错,她即将要做的事情就是——绑架叶氏集团总裁叶墨城!

    “叶墨城,等着吧,任你在C市如何只手遮天,碰上我顾悠然,今晚你死定了!”

    落地窗外,星光璀璨,夜色正浓,光洁的窗玻璃上,倒映出女孩儿自信满满的俏脸。

    绑架叶墨城计划的第一步,她得先把房间的灯给卸下。

    这样,待男人待会儿进入房间,她才能趁着黑灯瞎火,来一招先发制人,一举将那万恶的资本大鳄给拿下。

    悠然大学读的是舞蹈专业,不过辅修了一年的电路集成,所以没有费什么功夫,两三下便将房间所有的灯和线路给破坏掉了。

    只是玄关的廊灯是感应式的,她卸不下来。

    不过也不碍事,反正那灯光不亮,模模糊糊,明明灭灭的,正好也能让她下手方便一点。

    “呼,好热啊,怎么会这么热!”

    大概是刚刚卸灯的时候,耗费了太多的体力,此刻的悠然,白皙的小脸上早已是香汗淋漓,浑身也软软绵绵的,没什么力气,全身就像个大火球一样,莫名的热气从身体皮肤往外腾升着。

    好奇怪啊,怎么突然间会这么热呢,脑袋也晕晕乎乎的,全身更是瘫软无力,丁香一般的红唇,微微轻启,徐徐的吐着热气。

    难道真的是太累了,或者发烧了,可是这感觉又不太像啊!

    就是觉得热,无法抑制的热,真想跳进冰水里泡一泡

    “难受,好难受!”

    纤细的手指,一下一下抹着脸颊的汗水,干脆将穿在身上的外套给脱掉,胡乱扔在地上。

    “不……不行了,我得去躺会儿……”

    黑暗中,女孩儿迈着翩然的步子,摇摇晃晃的走向那张两米宽的大床,软绵绵的身子,一头栽了进去。

    没有了外套的遮挡,女孩儿婀娜的身姿,在红色舞衣的衬托下,分外美好。

    “滴滴”,是芯片式门锁被解开的声音。

    下一秒,厚重的房间大门被推开,廊灯应声亮起。

    “是……是谁?”

    仅存的一丁点意识,让顾悠然转向了门边。

    只是,她的身体好像不是自己的一般,根本使不上任何力气,更加爬不起来。

    门口处,廊灯朦胧的光线下,男人阴冷着面容,凛冽的站立着,高大挺阔的身躯,在柔软的地毯上投下一片阴影,俊冷的五官如刀削斧刻般完美,只是周身散发的冰冷寒气,似乎冻结了整个房间的空气。

    “好……好帅的男人啊!”

    顾悠然动了动红唇,抑制不住的赞叹道。

    虽然灯光很暗,看不清男人的脸,但单凭那完美的线条轮廓,便足以迷得她晕头转向。

    朦胧中,男人裹挟着森森寒气,朝床上的可人儿靠近。

    居高临下的打量着床上的女孩儿,大掌一把钳住女孩儿滚烫的小脸,性感薄唇,迸出冷酷而危险的质问:“女人,谁给你的胆子,爬上我的床?”

    “你……你是谁?”

    悠然眼波流转,可怜兮兮的看着男人。

    男人身上的寒气,让她忍不住想要靠近……

  • 第2章 奇迹啊!

    呵,有趣的女人,胆子可真大!

    叶墨城如冰山一样,俊脸面无表情,不主动也不拒绝,只是冷冷的看着顾悠然,冷眸里是深深的鄙夷。

    他穿着剪裁得体的三件式工整西装,浑然天成一股尊贵之气,即使什么话都不说,也透着无尽的威严,好似皇族一般,不可侵犯。

    女人软绵绵的身子,散发着栀子花般的清香,带着几分羞涩,朝他靠近。

    “你长得真帅……”

    顾悠然仰着头,花痴一样笑着,口齿不清的说道。

    “……”

    叶墨城沉默不语,冰冷的视线,一瞬不瞬的注视着她。

    虽然朦胧的光线下,他看不太清这女人的长相,但她这玲珑的身段,清香的气息……竟然没有引起他的反感。

    呵呵,奇迹啊,四年了,整整四年,除了洛安雅,这女孩儿是第一个他不觉得反感的女人

    “你好帅,把……把你给我吧!”

    顾悠然大着胆子说道。

    “投怀送抱的女人我见多了,像你这么不要脸的,还是第一次,够主动,我喜欢!”

    说罢,他不客气的将她压在身下。

    黑夜,肆意弥漫开来……

    翌日?

    清晨的阳光透过宽大的落地窗,徐徐照进房间,落向雪白的大床上,温暖和煦。

    一室的凌乱,记录着昨夜的疯狂。

    只是,两米宽的大床上,空留下性感魅惑的男人,令人魂牵梦萦的女人,却早已没了踪影……

    叶墨城结实的长臂,撑起自己精壮性感的上半身,刀削斧刻般的完美容颜,微微有些恍神,额前一丝碎发垂落,更增添了他的神秘和不羁。

    窗外的阳光,很刺眼,很温暖。

    “唔,居然天都亮了。”

    男人动了动薄唇,自言自语道。

    自从‘那件事’之后,他已经很久没有睡过这么完整的觉了。

    不得不说,昨晚真是一场愉快的体验,让他身心畅快。

    那个女孩儿……

    脑海立刻浮现出那张模糊不清的小脸,一想到她,心情复杂。

    “该死的!”

    叶墨城狠拧着浓眉,咒骂着自己。

    不过是个送上门来的便宜货,上了也就上了,有什么好念念不忘的!

    一把掀开被子,起身,迈开长腿,准备去冲个凉水澡,将昨晚那荒唐的一夜忘个干净。

    却在一回头,看到雪白床单上那抹殷红时,眉心一紧。

    什么?她居然是……

    叶墨城的心情,顿时复杂万分,对这个女孩儿的兴趣,更浓了。

    多可笑,莫名其妙的,他要了一个女孩儿的清白之身。

    讽刺的是,他居然连这个女孩儿长什么样子都不知道。

    环顾房间一圈,敏锐的发现地毯中央那个硕大的包,叶墨城迅速将包给打开。

    辣椒水?防狼喷雾?电击棒?手铐?麻绳?

    靠,这都是些什么鬼?

    包的旁边,是一件类似于学校制服的外套。

    男人将外套捡起来,左右看了看,制服的下摆处印着‘C大舞蹈学院’六个大字。

    薄凉的唇角,勾起狡黠的弧度。

    呵,有趣的女孩儿,就是掘地三尺,我叶墨城也要把你找出来!

    ------

    顾家

    “然然,然然,你怎么了,快开门啊,再不开门,你要急死奶奶了!”

    浴室门口,顾奶奶佝偻着身躯,拄着拐杖,朝着门内,一遍一遍的呼喊着。

    她的宝贝孙女儿已经将自己反锁在浴室快半小时了,一句话也没有说,快把她急死了。

    “奶奶,你……你别管我了,让我一个人静一静吧!”

    浴室内,顾悠然光着身子,站在莲蓬头下,任凭水柱冲刷着自己的身体,带着浓重的哭腔,朝门外的奶奶说道。

    她雪白的身体,好像是牛奶泡过一般,滑腻清香,只是上面遍布的青青紫紫,清楚明白的告诉她,昨晚的那一切,根本就不是梦。

    守了二十一年的清白之身,被人玷污了,而且还是她最痛恨的男人——叶墨城。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不应该是这个样子啊!”

    女孩儿双臂抱着头,手指插进湿漉漉的发丝里,痛苦的哭泣着,跌坐在地。

    初尝人事,她的身体还火辣辣的持续发疼,大概是那个禽兽动作太粗鲁了,即便是现在,还有血丝渗出。

    当然,这都不是最痛苦的,最痛苦的是……即便知道自己被玷污了,却依然毫无办法。

    因为……如果没有记错的话,是她自己主动向人家投怀送抱的!

    直到现在,顾悠然依然搞不清楚,昨晚自己到底是怎么了,明明是要绑架那个大坏蛋的,怎么到了最后,居然和他上床了?

    “砰砰砰,砰砰砰!”

    敲门的声音更大,更猛烈了。

    只是这一次,敲门的人,似乎不是奶奶,而是她的表姐,程素素。

    “悠然,你怎么了,听说你出事了,我立马带来梁学长来看你了,快开门啊!”

    什么?梁学长!

    顾悠然一听,浑身顿时一僵,本就没有血色的小脸,此刻更是惨白一片!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