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麻衣鬼相、

麻衣鬼相

《麻衣鬼相》

标签:相术,鬼妻,风水、悬疑

我天生缺阴,为救我爷爷给我娶了鬼媳妇……爷爷说,等我到三十岁才能学他的相术,不然会麻烦缠身。可我不去招惹它们,它们却主动来招惹我……

润田 状态:完结

《麻衣鬼相》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一章 逃命

    在我们乡下,定娃娃亲,娶童养媳这些都很平常。

    用庸俗的话讲,娶个比自己孩子大的童养媳,既可以当媳妇,又可以照顾自家儿子,正是一举两得的好事。

    不过,爷爷给我娶的却是不详的媳妇。

    我爷爷在当地,是个出了名的风水先生,因为我出生在子时,虽然是夏天, 却是子时阴气最重的时候,又遭了响雷惊吓,阳魄不稳,容易走窍,所以需要一个鬼媳妇来守护我,不让乱七八糟的东西靠近,这样才能更好的养活。

    又因为我五行缺水缺土,取一个雷字,故而给我起名水雷,小名润土。

    十多岁的时候,我向爷爷打听了这事。

    爷爷没有瞒我,说确实给我娶了个地下的媳妇。

    我好奇的问爷爷,为什么我看不到这个媳妇。

    爷爷笑了笑说,见不到是好事,未满十八岁之前如果见到,那可就麻烦了。

    我又问爷爷,到了十八岁后,那她会真的和我成亲吗?

    爷爷捏了捏我的脸,问我咋就不知道害臊呢?

    从那以后,我就留了个心眼 。

    于是乎,许多神奇的事情在我身上发生了。

    比如有同学无缘无故骂我打我,于是,他们不是被老师骂,就是被同学打。

    记得有一次考试,好几个题目都不会做,我脑袋忽然一迷糊,结果居然考了个满分。

    最惊险的一次是,我跟小伙伴们玩闹,横穿马路,一辆疾驰而来的小轿车一头扎进了河里,那开车的女人上岸后,惊魂未定,一个劲说她看到我肩膀上驮了东西。

    有爽的事,自然也就有让人郁闷的是。

    那就是我在学校,从来不敢和女生说话,尤其是漂亮的女生,只要一说话我肯定会肚子疼,百试不爽。

    时间一长,我也就习惯了。

    因为我知道她是护着我的,所以一点也不担心。

    后来上了初中,因为学校以前是小鬼子留下的万人坑,所以我经常能预感到那些孤魂野鬼的存在,当我快要撞到他们的时候,我会感觉到一股冰冰凉,大约手掌那么大一片的阴寒之气贴在我的胸口,我立刻停下脚步,等凉气消失了再走。

    快到十八岁生日的时候,正是学校放暑假。

    那两天,我总是觉得身上冷得慌,夜里一闭眼睛就看到许许多多吓人的东西在宿舍里面晃悠,有几个披头散发的还坐在我床边看着我。

    我怀疑,我的媳妇不在我身边了。

    她如果还在,我绝不可能出现这样的状况。

    于是一放假,我立刻赶回了爷爷家。

    爷爷一见着我,脸色立刻就变了。

    他连忙从口袋里面掏出一把剪成铜钱形状的黄纸撒在我的身后,还说了两句感谢大家送我回来的话,然后急匆匆的把我带回了家。

    一进屋子,爷爷就问长问短。

    见我没事,爷爷这才长长的松了口气,他拖着自行车说要去城里买点菜回来,并给我脖子上挂了一块玉佩,还再三嘱咐我,夜里千万不要出去乱跑,更不许和任何陌生人开口说话。

    爷爷走了,我一个人在家无聊的发慌。

    这会儿是下午四点多,天还早。

    我想到了小时候的玩伴,胖子和二狗他们一伙,连忙洗了把脸去找他们玩。

    可郁闷的是,他们都不在家。

    我回来淘米煮饭,刚把饭煮好,爷爷装的固定电话就响了。

    是爷爷打来的电话,他说古董店的张叔叔请他吃饭,要晚点回来,让我千万不要出去乱跑。

    我刚放下电话,外面就有人喊我的名字。

    听声音,显然是胖子他们一伙。

    我跑出来一看,这几个家伙都长高了,也成熟了一些,不过笑容都还是那么憨厚。

    胖子的老爸是杀猪的,他偷来了一斤多猪肉。

    二狗老爸是下网的,他带来了好几斤龙虾。

    小强家是开商店的,他老爸老妈特别抠门,所以他只带来四瓶啤酒。

    正好,我煮了米饭。

    大家一起动手,不一会儿便把龙虾煮熟了。

    猪肉还在锅里炖着,我们便迫不及待的吃喝了起来。

    大家一边吃一边聊天。

    很多事情爷爷不让我说,所以我也没什么话好说,只是听大家说着社会上的新鲜事。

    很快,啤酒喝光了。

    猪肉上来了,我们盛上米饭,就着大块红烧肉,可胖子超级能吃,我们还没怎么吃上,就被他扫了一大半。

    二狗吃的意犹未尽,提议晚上去打野鸡野鸭。

    因为拆迁,邻村没人了,野物特别多。

    大家一拍即合,可我却为难了,爷爷可是再三嘱咐我不让出去的,但如果不去,又怕被他们笑话我胆小。

    于是我同意了,但我有个条件,夜里十点前必须回家。

    吃完饭,收拾了一下,吹吹牛,七点半我们准时出发。

    还别说,我们运气不错,没走多远就看到了一只野兔,我们跟着野兔狂追,追着追着就看到前面有灯光。

    我很诧异,这邻村不是拆光了吗?

    二狗他们只顾追野兔,到了灯光近处,我看到路边张灯结彩,大红灯笼高高挂,许多男女老少都聚集在这,甚至还有卖糖葫芦和捏泥人的,热闹非常。

    我们还看到很多人穿着古时候的衣服,二狗挠头道,“这莆田村有人家唱大戏,我奶奶怎么不知道呢?她可是最爱看戏的。”

    “奇怪,这年头,结婚都在城里大饭店,怎么还有这么老古董的结法?”胖子摸着肚皮,显然是晚上吃得太多,撑住了。

    “别看了,咱们可是过来抓野兔的。”

    强子四下张望,可野兔早就跑得不见了踪影。

    就在我们要走的时候,一个穿着古时候老财主衣服,戴着财主帽的胖老头笑呵呵的赶了过来,一把握住二狗的手,“哎呦呦,快快快,几位几位,就等你们了,今天是我儿子结婚,大喜的日子,来者都是客,走走走,去喝喜酒去。”

    “爷爷,你认错人了吧?”二狗一脸诧异的看了看我们。

    老头一咂嘴,“没认错,你是二狗,他是胖子,这是小强,还有雷子,就是你们,桌子多的是,喝酒去。”

    老头盛情相邀,又来拉我的手。

    老头还没到我面前,我就感到了阵阵阴气逼人。

    对于鬼魂的阴气,我再熟悉不过了。

    我吓得连忙往后躲,不敢开口说话。

    老头见我跑,一咂嘴道,“这孩子,咋跟个大姑娘似得?不去喝酒也行,来来来,吃点喜糖,我这还有红包。”

    老头摸出红包,又从口袋抓了一把喜糖,递给了我。

    我也是见钱眼开,见着红包,没骨气的伸出了手。

    老头不再请我,而是拉着二狗他们去喝喜酒。

    二狗他们禁不住诱惑,全都被老头拉走了。

    我一个人站在路上,注意观察了一下众人,就发现这些人的脸色都很白,惨白色的那种。

    不对劲啊!

    这些人身上的阴气怎么都那么重呢?

    不行,我得去看看他们。

    我朝着二狗他们离开的方向走去,可还没到地方,我就发现刚刚那老头和几个身材高瘦,穿着黑大褂的人在阴暗处,朝着我指指点点。

    光线好像忽然变暗了……

    我回头一看,路边原本有十几个大红灯笼的,这会儿居然只剩下两个了。

    不好,我可能是撞邪了!

    我心里一激灵,顾不得喊二狗子他们了,连忙转身就跑。

    跑着跑着,我就听到身后有风吹落叶的声音,哗啦哗啦的,紧紧跟在我的后面。

    我不敢回头乱看,朝着来时的路,拼命的跑。

    跑着跑着,我好像被什么拌了一下,狠狠的摔了一跤。

    村里的老人们常说,走夜路千万别左顾右盼,尤其是不能猛地转头。

    因为人的肩膀和头顶有三盏阳灯,左顾右盼,猛转头,会把阳灯弄灭掉。

    阳灯一灭,孤魂野鬼就有了可乘之机。

    情急之下,我把这些老话忘到了九霄云外。

    这时,一股阴气从我身后逼迫而来,我吓得连忙转头,绊倒我的是一根树棍,而旁边则是一座阴气森森的土坟!

    土坟前面的墓碑下蹲着个人影,好像是个老人。

    这时,老人转过头来,冲着我笑了笑,还朝着我招手!

    我定睛一看吓了一大跳,这老人是我奶奶啊!

    我顿时就懵了,我奶奶都死了很多年了,而且我奶奶的坟墓根本不在这……

    她不是我奶奶……

    我爬起身拔腿就跑。

    跑着跑着,我就听到了奶奶的声音:“孩子别跑,别跑了,我是你奶奶!”

    声音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 第二章 掘坟,拼命

    我忽然想到了爷爷给我的那块玉,我一把抓住了玉。

    猛然间,我的脑袋一阵清醒!

    我发现,我居然还趴在地上,根本没爬起来跑!

    我身上的汗水已经浸透了我的衣衫,那声音凑到了我的耳边……

    这一次我冷静了下来,我没有转头,我也不敢转头。

    我想到了一个秘方。

    于是,我狠狠咬了一口舌尖,整个人一激灵,思绪变得彻底清醒了。

    我朝着前面喷了口血雾,再次爬起来狂奔。

    这一次,我一口气跑到了家里,正好看到爷爷骑车回来。

    出了这么大的事,我不敢隐瞒,连忙把发生的事情和爷爷说了一遍。

    爷爷听后,一拍大腿,指着我急道:“真是不省心啊!你说你们这些孩子,怎么就这么胆大妄为啊?”

    “爷爷,我知道错了,现在救人要紧,您赶紧想办法救救他们吧。”

    我担心二狗子他们,我都差点被害死,他们肯定更危险。

    爷爷是个心善之人,他立刻跑进屋子,拿上手电筒,带着我去找二狗子,胖子,还有强子的父母,让他们带上一些吃喝的东西,赶紧去救人。

    我带着大家急匆匆的赶到邻村。

    可到了地方一看,一点灯光也没有,之前看到的那些灯笼和房子什么的全都不见了。

    取而代之的是杂草和荒坟。

    爷爷似乎看到了什么,连忙让大家放下吃得喝的,点上烧纸,对着一座座荒坟,语气激动的大声说道:“诸位长辈,老少爷们,大家都是乡里乡亲的,打断了骨头连着筋啊!你们可不能这样对待几个不懂事的孩子啊!现在我们把好酒好菜都送来了,你们高抬贵手,赶紧把人给放了吧。”

    爷爷刚刚说完,荒坟深处的草丛里面就有人发出了呕吐的声音。

    “是强子,我家的强子!”

    强子的爸妈,一听动静,顿时坐不住了,连忙朝着荒坟冲了过去。

    二狗和胖子的爸妈,也连忙冲了过去。

    我和爷爷也跟了过去。

    我看到,胖子,二狗,还有强子,他们的肚子圆滚滚的,都在呕吐,吐出来的东西不是泥土就是青草,看得我一阵阵害怕。

    胖子的老妈急了,她对着荒坟哭着发火道:“你们这些老长辈也太不像话了,我家孩子怎么招惹你们了?你们倒是出来说说啊!今天这事,你们要是不给个说法,我明天就到城隍老爷那里去告你们!”

    “哎呀,他二婶,你就少说两句吧,孩子没事就好。”

    我爷爷上前相劝。

    谁知,胖子的老妈立刻调转矛头,指了指我,对着我爷爷大叫:“老水叔,你还是好好管管你家的宝贝孙子吧,他不回来没事,一回来就招惹出这么大的事,还险些害了我们家孩子。谁不知道你家娶了个鬼媳妇,告诉你,你们家水雷要是再祸害我家胖子,我就拿刀跟你们爷俩拼命!”

    胖子的老妈,还真是火爆脾气。

    不过,这特么能怨我吗?

    “爷爷,这事他不怪我,这是二狗子非要出来打野鸡的。”我连忙辩解,总不能让大家都把脏水往我身上泼吧。

    “大雷,别说话。”爷爷让我闭嘴,回头劝道:“他二婶,现在这时候你就别叫了!孩子没事之后你问问清楚再叫也不迟。再说了,这是吵架的地方吗?赶紧带着孩子回去吧!”

    “别吵了,要不是老水叔,孩子指不定会怎么样呢。”

    胖子他爸终于开口说了句公道话。

    他们不再说话,纷纷扶起各家的孩子往回走。

    爷爷并没有着急离开,他拿着手电筒,拉着我的手,在坟地里寻找起了什么。

    忽然,我们发现草丛里有一个棺材盖。

    “不好,大雷,快跟我来……”

    爷爷突然紧张了起来。

    他带着我来到不远处的一座土坟前,我看到土坟被人挖开了,棺材都被抬了出来。

    看到棺材里面是空的,爷爷又连忙翻开一旁的墓碑。

    墓碑上写着孙雪娥之墓。

    爷爷一拍大腿,气急败坏的大骂道:“日你个祖宗,遭天杀的东西,居然干出了这种缺德事,就不怕断子绝孙遭报应啊?”

    我从小到大,从未见爷爷骂过人。

    这次,爷爷真的是怒到了极点。

    “爷爷,孙雪娥是谁?”

    我隐隐怀疑,这孙雪娥该不会是我那个鬼媳妇吧?

    爷爷注视着四周,没有回应我。

    忽然,一阵阵阴风骤起,阴风卷得野草起伏不定,很是吓人。

    爷爷噗通跪在了地上,“各位长辈,父老乡亲,大家有知情的,麻烦回头给我托个梦,我老水头不是小气人,等完事之后,一定重谢。”

    说完这话,爷爷拉着我磕了四个头,然后带着我直接回家。

    路上,爷爷一句话也没说。

    到家之后,爷爷关起房门,点起了煤油灯。

    我很诧异,家里电灯开着,爷爷干嘛还点煤油灯呢?

    点好了灯之后,爷爷拉着我坐到床边,对着我小声说道,“大雷,那孙雪娥就是你的鬼媳妇。现在,有人挖了你鬼媳妇的坟。可以肯定,这个人绝对是冲着你来的,他肯定是想在你十八岁生日之前把你给害死。”

    我一下子惊呆了,这些年我一直在学校念书,没招惹过什么人啊!

    爷爷顿了下,“这样,你从现在开始待在这个屋子里面一步也不许出去,就在这守着这盏煤油灯。如果有人来咱们家,煤油灯的火苗没反应,那这个人就是正常人。但如果火苗不停的闪,或是灭了,那来得这个人就算不是恶鬼,那肯定也是个妖精。”

    爷爷说着话,从床底下拿出一瓶药酒,又打开箱子,把压箱底的一把深紫色的尺子交给了我,“拿着它,不管来得人是谁,只要他有问题,你先喝一口药酒含在嘴里,然后给我把他往死里打!”

    听爷爷这话,他好像要出去。

    我接过尺子,很沉重,好像不是木头的,但也不像铁的。

    我忙问,“爷爷,你不在家陪着我吗?”

    “不行,现在是特殊时刻,我必须去村东头老祖宗的坟上看看,万一老祖宗的坟被人动了手脚,那麻烦可就大了。”

    爷爷穿上皮衣,拿上烧火棍,又嘱咐了我两句,就急匆匆的出去了。

    我跑到门口,看着爷爷的背影消失在黑幕之中,心里一阵阵发慌,连忙把门拴好。

    坐在床上,我目不转睛的看着煤油灯,心里七上八下,一阵阵莫名的恐惧。

    到底是谁想害我?

    也太狠了,居然挖了我鬼媳妇的坟。

    可是,我爷爷一直是个和事佬,也没得罪过什么人啊!

    难道,难道是妖魔鬼怪……

    “汪汪汪……”

    “汪汪汪汪汪……”

    忽然,外面传来了狗叫声,紧接着全村的狗都叫了起来。

    靠,难道是妖怪来找我了?

    这几天我的身体本来就不好,总是阴森的发慌,一直也没睡好觉,加上又出了今晚上这档子事,我的状态更加不好了。

    感觉身体又开始一阵阵发冷。

    我连忙翻出爷爷的军大衣披在身上。

    “雷子,开门,我是爷爷,手电筒没电了,我回来换个手电筒。”

    爷爷的声音突然从门外传来。

    可紧接着,煤油灯的火苗大幅度的摇拽了几下。

    我心里一咯噔,不会吧,难道妖怪变成了爷爷?还是妖怪他附了爷爷的身?

    火苗摇拽了几下后,又慢慢恢复了正常。

    “哦,来了。”

    我觉得是我想太多了,哪有妖怪这么大本事。

    我拿着尺子跑去开门。

    门一开,一股阴气迎面扑来,冷得我一哆嗦,连连后退。

    同时我发现,爷爷眼睛黑漆漆的,他的嘴角还带着一股怪异的笑意,看起来就仿佛是大灰狼看到了小绵羊。

    “今晚上好冷啊!”爷爷转身栓房门。

    我心里再次一咯噔,爷爷不是说换手电筒的吗,那他现在关门干什么?

    我随意转了一下头,却猛地发现,煤油灯居然熄灭了……

    我吓得连忙拿起药酒,快速拧开盖子喝了一大口。

    这是高度烈酒,含在嘴里舌头都被辣的发麻了,不过酒里的药香味却是特别提神。

    然后,我紧紧攥着尺子退到床边,警惕的看着爷爷……

    爷爷关好门,看到我这般,忽然笑了,“大雷,看把你吓得,我是你爷爷啊!哈哈,别怕,快把尺子放下,帮爷爷去找找手电筒。”

    他朝着内屋挥了挥手。

    他肯定不是我爷爷,因为我爷爷摆放东西非常讲究,所有工具全部放在小屋工具箱里面,是不可能把手电筒乱放在内屋的。

    见我不去,他一转头看到了床头柜上的煤油灯,表情猛地一下子僵住了。

    拼了!

    我认定他是妖怪,一把抓起药酒瓶将药酒撒向他。

    他反应贼快,上蹦下窜,左躲右闪……这反映,怎么可能是我爷爷?

    我把心一横,拿着尺子直接猛冲了上去!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