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万王之王、

万王之王

《万王之王》

标签:战神、赘婿、复仇、打脸爽文、奶爸、都市生活

六年戎马征战,弹压四方大地!一朝定鼎山河,封号万王之王!我陈凌云归来之日,定要于这尘世之中,快意恩仇,翻云覆雨,替天行道,一雪前耻!我要令我亲者快,令那仇者恨,令负我之人皆入阎罗地狱!

旧梦与猫 状态:完结

《万王之王》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1章 一战称尊,战神归来

    夜。

    冬夜。

    冬意浓烈,神州大地上,却根本不见任何萧索之色,反而繁华似锦,人流如织。

    一片国泰平安的景象。

    然而大夏国以西,国境之外——

    却是悲风扬沙,天地萧索!

    兵荒马乱,锣鼓喧天!

    此时此刻。

    浩浩荡荡的大军,汹涌而至,如同铺天盖地的潮水,淹没了一望无垠的黄沙,逼迫到了大夏国国境之前。

    这批大军人数之多,根本一眼望不到尽头,仅仅是粗略估计一番,便让人感到头皮发麻,心神颤栗。

    这……何止十万之多!?

    十余万大军,眼下聚集在一起后,光是呼吸时发出的声音,便如同从天而降的雷霆,令风声溃散,令日月无光!

    而十万大军最前面,更是如同众星拱月般,站着九个金发碧眼,气势雄浑的中年人。

    他们九个人,仅仅是随意站在那里,就好似正午时分的太阳,仿佛要将浓如泼墨的黑夜,都给撕碎照亮!

    气势滔天!

    不难想象,像这样一支虎狼之师,由这样的九名绝代名将统领,几乎可以称作所向披靡,攻无不克。

    又有谁,能够拦得住他们的进攻?

    可到了这里后,他们却偏偏不敢向前一步,人人呼吸沉重,如临大敌!

    只因他们面前,站了一个人。

    大夏国绝世战神,陈凌云!

    ——他一个人,便好似千军万马!

    只见。

    陈凌云负手而立,面对十万大军,以及九名堪称绝代名将的武道宗师,依旧风轻云淡,定如蓝山。

    嘴角,甚至还有一丝,轻蔑的笑意。

    “九位,这是何意?”

    陈凌云笑道:“如此良辰美景,你们不待在贵国赏月,反而带着这么多人,冲到了我大夏国边界……”

    “你们是想,用自己的尸体……来给我们边境的花花草草浇肥吗?”

    此言一出,仿佛洪钟大吕,震荡四方!

    对面。

    九位名将之中,为首一人脸色狂变,强忍住心中的震撼,暴喝道:“陈凌云,你不要太狂了!”

    “我们早就打探清楚,今天是你们大夏国,举国欢庆的除夕之夜,除了一支百人小队之外,根本就没有派人驻守边界!”

    “而我们今日,有十万大军,有九大宗师,你却只有一个人,以及一百名战士,我倒要看看,你怎么守得住大夏国西境!”

    陈凌云的目光,陡然彻寒,“这么说,你们是想,入侵我大夏国了?”

    对面朗声大笑道:“你说的没错!”

    “我们今日,便要将你就地斩杀,攻破你大夏国西境,就此长驱直入,让你大夏国十来亿子民,沦为奴隶!”

    “现在,给你十分钟,将你手下的兵马调出来,和我们一战!我们要让你死个明明白白,心服口服!”

    陈凌云也大笑!

    怒笑!

    笑声中,蕴含着毁天灭地的杀意!

    “既然如此,陈某今日,便以东道主的身份,请九位宗师,就此赴死!”

    陈凌云大笑道:“不过,十分钟就不必了,我手下的兵马,也没有出动的必要。”

    “杀你们这群蝼蚁,我陈凌云一人,足矣!”

    话音未落。

    陈凌云一脚踏碎大地,如同贯日长虹,拔地而起,直接砸入敌人腹部,掀起滔天杀戮!

    惊世大战,就此展开!

    这一战,足足打了七天七夜。

    令冰原割裂,令群山俱沉!

    而七日之后,神州大地西部,亦是伏尸百万,赤地千里!

    与此同时,一则震撼世人的消息,也如同风暴一般,在全球肆虐传开——

    “大夏战神陈凌云,孤身一人,大破敌军,斩杀九名宗师,摧破十万大军,大败敌国!”

    这消息一出,全球震撼,世界震荡!

    从此,泱泱大夏,再无人敢来犯,无人敢挑衅!

    而陈凌云,也就此一战封神、称尊!

    然而他之后的行踪,却无人可知!

    ……

    初春。

    春意还未浓。

    一辆略带锈迹的吉普车,迎着漫天夕阳的余晖,在高速公路上飞速奔驰。

    开车的,是个神情冷漠,体型魁梧的年轻人。

    而副驾驶上,却是一个眉目如画,身材曼妙的绝色美人。

    光是看长相的话,恐怕第一眼看到她的人,都会将她当作电影明星,忍不住会想一亲芳泽。

    但实际上,却从来没有人敢真的这么做。

    因为,她那曼妙的身躯之外,穿着的,是一身笔挺的墨绿色戎装!

    精致绝美的脸上,也满是逼人的英气,和杀伐之势!

    ——她是大夏国西境,在军中素来有“铁血玫瑰”之称的九大督军之一,代号“蔷薇!”

    位高权重,无人能敌!

    光是名字,就能令敌人闻风丧胆,谈之色变!

    然而在军中,一向如日中天的蔷薇,此刻就像是觐见神祗的信徒,正面对着后排,一个脸色极其苍白的年轻人,低眉顺眼,毕恭毕敬。

    这时,年轻人轻轻地咳嗽,咳出了一抹鲜血。

    蔷薇蛾眉紧蹙,风华绝代的脸上,满是毫不掩饰的担忧,和心痛之色。

    “陈尊,您没事吧?”

    她玉手轻抬,递过去一杯水,一颗红色药丸,柔声道:“舟车劳顿,本就伤身体,而且您的伤,至今还没有痊愈,还是先把药吃了,再好好休息休息吧。”

    陈凌云闻言,没有接药,面无表情地摆了摆手。

    “不必。”

    他语气淡淡道:“身为大夏的军人,没有必要搞得,如此矫揉造作。”

    “而且,区区一点小伤而已,陈某还扛得住。”

    听到这话,蔷薇和开车的男子,心中都是复杂万分。

    小伤?

    这……这哪里是小伤,而是令人难以想象的,不治之伤啊!

    若是换作别人,就算是最坚强的战士,但凡受了这种伤,恐怕早就已经死了一百次了,就算是神仙也救不回来!

    一想到这里,蔷薇眼中的复杂,忽然变成了感激,和敬佩。

    望向陈凌云的眼神,也更加狂热,和崇拜!

    就是这个男人,在一个月前,仅凭一人之力,便重创了九名武道大宗师,击溃了敌国的大军!

    并且乘胜追击,将敌营后方,杀得溃不成军,血流成河!

    就此,一战封神!

    这样的战神,这样的英雄,她怎能不崇拜!?

    但可惜的是,也正是这一战,让战神陈凌云,身负重伤,至今没有痊愈。

    好在,那一战后,山河定鼎,已经不需要他再继续厮杀了。

    大夏当局便破例下令,允许陈凌云保持战神尊位,就此解甲归田,荣归故里,疗养生息。

    从此转战幕后,封号“万王之王”,统率三军!

    见陈凌云不愿吃药,蔷薇不再坚持,又重新转过了身去,正襟危坐,脸色沉静。

    但实际上,她心中却是如同怀春少女一样,一阵小鹿乱跳!

    毕竟,坐在这后面的,可是绝世战神,凌云至尊啊!

    是万王之王,她敬若神明的男人!

    这一次至尊返回故乡,要不是她凭借家族的关系,再三主动请求的话——

    她是无论如何,都没有资格,过来追随照顾至尊的!

    既然机会难得,她就一定要好好努力!

    正当蔷薇胡思乱想之际,陈凌云忽然开口了。

    他淡声道:“还有多久?”

    蔷薇立刻中断思绪,回话道:“禀报至尊,最多还有十分钟,就可以返回您的故乡青云市了!”

    陈凌云微微点头,“辛苦你们了。”

    “不过,你们记住,回到青云市后,就不要叫我至尊了。”

    蔷薇恭敬道:“明白,陈先生!”

    陈凌云不置可否,目光远眺,透过窗外,已经可以看到青云市的灯火,在远处若隐若现。

    他的目中,同时泛起了回忆、感慨、和痛苦之色。

    “六年了,我终于可以回来看你们了。”

    他自言自语道:“还有当年,害得我弟弟惨死,害得我身败名裂的那些人……”

    “我陈凌云,这次会一笔一笔地,向你们讨回当年的债!”

    言之于此,一抹惊人的杀机,在陈凌云眼中,一闪而逝。

    散发出的杀气之浓,令前排的蔷薇,都忍不住冷冷打了个寒颤!

    眼看距离青云市,已经越来越近了,甚至连收费站,都出现在了视线尽头。

    尽在这时,惊变骤生!

    一辆银色宾利轿车,在没打转向灯的情况下,忽然加速,接着一个转头,冲到了吉普车的面前。

    事发突然,即便开车的男子陈龙,是追随陈凌云多年,久经沙场的战将,也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

    于是。

    两辆车轰然相撞!

    天摇地晃,一片轰鸣!

    吉普车和银色宾利,立刻侧滑漂移,冲出了防护栏,冲到了高速路外面。

    车内,陈凌云三人,虽然是安然无恙。

    但心中,都是怒火弥漫!

    他妈的,居然有人,敢撞陈尊的车!?

    但,还没等他们发作,前面那辆宾利轿车,便猛然打开了车门。

    紧接着,两个浑身文身的年轻人,便提着钢棍,气势汹汹地走了下来。

    二人面目狰狞,暴喝道:“操你妈的,你们会不会开车!?看见李公子的车,难道不知道让路?”

  • 第2章 给你时间,让你叫人!

    强词夺理,跋扈至极!

    听到这话,前排的陈龙和蔷薇二人,都气得反而笑出了声来——

    明明是你们超速行驶,违章变道,引发了这场车祸,现在居然还敢口出狂言,倒打一钉耙?

    真当我大夏国,没有王法了不成?

    而且,你们知不知道,你们今天撞的,究竟是谁的车?

    笑虽笑,陈龙和蔷薇,目中已经是杀意涌动。

    尤其是陈龙,气得额上青筋暴跳。

    若不是后面的陈凌云,始终双目微闭,没有做出任何指示的话,他早就已经打开了车门,将这两个不知死活的小子,直接一巴掌扇翻在地上。

    外面。

    两个文身青年,见车内没有反应,还以为对方是听到“李公子”这三个字后,怂了。

    顿时,更加变本加厉!

    “你们他妈哑巴了?”

    左侧的黄毛眉头一皱,大喝道:“识相的话,还不快点滚出来,给李公子磕个头,认个错!?”

    “再赔个两三百万的,李公子说不定心情一好,还可以放你们一马!”

    “否则的话,撞了你李公子的车,就算你是神仙,在这青云市,也难逃一死!”

    听到这话,陈凌云终于笑了。

    他已经听明白,这两个喽啰,乃是一个李姓纨绔子弟的手下。

    而这个所谓的“李公子”,想必在青云市,必定是一个有权有势,可以呼风唤雨,一手遮天的人物。

    身后,也必然有庞大势力,为他撑腰。

    所以,才敢在撞了他的车后,强词夺理,蹬鼻子上脸。

    但,那又如何?

    在他陈凌云面前,终究不过是蝼蚁而已!

    “我,不喜欢听狗叫。”

    陈凌云没有睁眼,仍是淡淡地道:“小龙,让这些犬牙,给我安静一些。”

    陈龙点了点头,已经心领神会。

    目中,更是杀意迸溅,宛如刀锋出鞘!

    ——尊令如山,令行禁止,之前陈尊没有开口,就算是屎盆子扣到他头上,作为副将的他,也不会动哪怕一根手指头。

    ——可陈尊既然开口了,他哪里还会有半分顾忌?

    哐当一声。

    陈龙冷笑一声,推门而出!

    见吉普车内,终于有人路面,两个文身青年冷冷一笑,完全没有感到丝毫恐惧,和忌惮。

    ——在青云市,难道还有人,敢忤逆李大公子不成?

    左侧的黄毛,瞟了陈龙一眼,又道:“哟呵,还挺听话嘛。”

    “怎么,你是准备先磕头,还是先赔钱啊?”

    陈龙咧嘴一笑,道:“磕头?我当然是准备——”

    “先拧下你们两个的头!”

    两个文身青年闻言,先是愣了愣,似乎没有想到,这个开车的司机,竟然这么硬气,居然敢不把李公子放在眼里。

    接着,满脸狰狞之色,举起了手中的钢棍!

    “操你妈的,既然你想死,那我们就让你死个明白!”

    刷刷——

    两道破空声,骤然响起。

    两根钢棍,形成一片幻影,掀起阵阵劲风,朝着陈龙的脑袋,轰然砸去。

    看这力道,若是真的落在了陈龙的头上,必然是个脑袋破碎,当场生死的下场。

    而这也足以见得,这两个青年,以及他们背后的李公子,究竟无法无天到了什么样的程度——

    一言不合,竟然就要当场行凶,暴起杀人!

    这种行为,简直与那些法外狂徒,有什么区别?

    砰砰——

    一秒钟之后,铁棍砸中脑袋的声音,随之响起。

    但,砸碎的,却不是陈龙的脑袋。

    而是两个青年的脑袋!

    ——陈龙反手一击,就将两根钢棍,直接打了回去,砸在了对方的脑袋上,砸得他们头破血流,当场倒地!

    但陈龙并没有要了他们的命。

    他知道,今天是陈尊,荣归故里的第一天,实在是不值得,为了这些蝼蚁大开杀戒。

    这已是他的让步。

    然而他的让步,落在了那位李公子的眼里,却仿佛是不知好歹的凡人,触怒了高高在上的神明!

    五秒钟之后。

    李公子,李镇岳,一个西装革履的年轻人,和四五个面色狰狞的打手,从加长宾利轿车里,醉醺醺地走出来。

    “有种,有种!你这小子,和你后座的那个人,是真的有种,”

    李镇岳拍了拍手,大笑道:“这么多年了,这还是我爸制霸青云市后,第一次有人,敢他妈撞我的车,打我的人!”

    他的目光,变得凶狠凌冽:“看这车牌号,你们几个,应该不是外地人吧?”

    “那你们应该知道,我李镇岳,我爸李涛,还有我李氏集团,在这个青云市,究竟是什么样的地位!”

    陈龙闻言,朗声大笑,笑声中满是毫不掩饰的嘲弄。

    ——一个四线城市的财阀集团,在陈尊面前,算个屁?

    但他还没开口,一道淡淡的讥笑,便从车内传了出来。

    “离家六年了,很多东西都已陌生,你这李氏集团,我也的确不知道,是个什么东西。”

    陈凌云淡淡笑道,“不如,你这蝼蚁,让我知道知道?”

    听闻此言,李镇岳脸上的醉意一扫而空,脸色顿时一变,变得精彩万分。

    “既然你想知道,那老子就让你知道知道!”

    他狞笑一声,道:“刀子,虎子,还有你们两个,给我上,先把这个小杂种,给我拖出来,砍一条手!”

    “再把副驾驶上,那个千娇百媚的小美人,给老子弄出来,我们几兄弟今天,就轮流玩死她!”

    此言一出。

    李镇岳身边,那四个浑身肌肉的光头大汉,舔了舔嘴唇后,马上从身后掏出了砍刀,目露凶光地走了上来。

    浑身上下,杀气淋漓!

    李镇岳眼中,也露出了得意之色。

    要知道,这四个光头,根本就不是之前,那两个眼高手低的文身青年可比。

    而是他们李氏集团,为了保护他的安全,花费了整整一百万,专门培养出的职业打手!

    因此,他已经可以想象得出,车上这口出狂言的小子,等会儿被大卸八块,死无全尸的样子,

    而一幻想到,副驾驶上那位曼妙美女,在自己面前无力反抗,魅惑呻吟的模样,李镇岳心中更是一片火热。

    但下一个瞬间。

    他心中的火热,便被绝对的冰寒所取代!

    他睁大了眼睛,眼睁睁地看到,这四名训练有素的打手,其中两个提着砍刀走上去后,竟是连丝毫反抗之力都没有!

    就被陈龙,一人一耳光,打得口吐鲜血,牙齿碎裂,瞬间倒了下去!

    更恐怖的是,冲向蔷薇的两个打手,则是被一把尖锐的战刀,忽然刺破了玻璃,划破了喉咙!

    鲜血,洒了一地!

    见此一幕,李镇岳遍体生寒,如坠冰窟!

    在青云市,他虽是个土皇帝,但毕竟是个养尊处优的少爷,又何时见过这种,血腥残酷的一幕?

    恐惧之下,李镇岳双腿打颤,裤裆已经是彻底湿透!

    “你……你们……你们竟然敢对我手下的人动手……”

    他惊恐不已,大声道:“你们就不怕,我一个电话下去,李氏集团的人,就让你们死无葬身之地吗?”

    车内,陈凌云又笑了。

    让他,死无葬身之地?

    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他这次从边境回来,除了为了探望家人之外,更重要的,则是为了报仇雪恨。

    所以,陈凌云的心中,本就怀揣着一股戾气,和刻骨的杀意!

    尽管以他的性格,一向追求干净利落,不喜欢节外生枝,在这种小人物身上浪费时间。

    可是,既然这个纨绔子弟,好死不死地撞到了他的枪口上,并且三言两语之间,就要偈越法令,要他的命。

    那么,他陈凌云,不介意让此人明白——

    从今天开始,我回来之后,这个青云市,乃至整个云州,都要由我说了算!

    而你李镇岳,和你身后的李氏集团,便是本尊回归之日,要拿的第一滴血!

    陈凌云冷笑一声,推开车门,缓缓走出,长身玉立!

    以那修长、白皙,却又坚定稳健,宛如钢铁般有力的右手,握住了李镇岳的喉咙。

    迎着他的目光,平静地道:“你,想叫人?”

    “很好,我现在给你十分钟,让你打电话,让你叫人。”

    “从现在开始,手段任你出,接不下算我输!”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