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鼎动乾坤、

鼎动乾坤

《鼎动乾坤》

标签:玄幻、异界大陆、热血、修炼、探险

世间一直有传言,妖星现,禁忌出,天地大劫!古风伴随妖星而生,被世人称作禁忌之体,祸乱的源头,被天下所不容……

大漠飞歌 状态:完结

《鼎动乾坤》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一章 :妖星出世

    世间一直有传言,妖星现,禁忌出,天地大劫。

    晚风习习,明月高挂,星空一片璀璨。

    百花谷的上空急速飞来两道人影,面色憔悴,很是疲惫。

    这是一对年轻的夫妻,男子虽是样貌俊美,此刻却狼狈不堪。白色的衣衫早已破碎,血迹斑斑,他们是被一路追杀至此。

    此刻的女子显得更是不支,一手托着肚子,一手拽子丈夫的衣袖,道:“海哥,我跑不动了,这淘气的小祖宗好像要出世了。”

    古海面色凝重,将妻子扶在了地上,抬头望向来时的方向。

    此时后方追兵已至,妻子即将生产,继续奔逃显然不行。

    看了一眼妻子,古海取下背后的战矛,冲天而去。

    一道白色匹练迎面劈来,强大的剑气带走了古海一缕长发,三个老者当空而立。

    其中一个老者眼神鹰骘,发出一阵“桀桀”怪笑,道:“古海,此处风景不错,将你埋骨在此,也不会辱没了你的威名。”

    古海不语,只是冷冷的看着对方,战矛横立,自有一番威严。

    又一老者开口:“古海,路已断,老夫劝你还是束手吧!公主一路随你逃亡,已吃足了苦头。人皇仁慈,只要你交还那件器物,可保你妻儿无忧。”

    “休要啰嗦,要战便战!”

    随即,战矛指天,古海的头发无风自动。他的气势在不断的攀升。

    杀!

    一声大吼,古海率先冲着三人杀去。

    到了此时,古海知道,想要活命,唯有杀出一条生路。

    一场惊天大战瞬间爆发,剑气肆掠,掌影横飞。在那漫天的掌影与剑光当中,一道白色的身影来回纵横,不时洒下一缕缕血花,甚是凄美。

    就在双方陷入苦战之际,天空出现了异像。只见原本皎洁的月光当中,慢慢的出现了一缕红芒。抬眼望天,一颗红色的星辰慢慢浮现天际。

    红光渐盛,红色的星辰逐渐变大,最后大过了原来月亮。

    月亮的光芒暗淡了,星星不见,整片天地都笼罩在红色光芒之下。

    星月无光。

    一股庞大的压迫之力袭来,使人胸闷难当。

    这是一颗妖星,诡异无比。

    就在众人愣神之际,从那妖星上面飞出一缕透亮的红色匹练,直奔百花谷,最后钻进了古海妻子的身体里面。

    红芒暗淡,妖星退却。

    哇!

    一声嘹亮的婴儿啼哭响彻了整个百花谷,古海的妻子生了。

    到了此时,早已呆愣的众人才恍然,其中一个老者惊叫出声:“不好,这个婴儿乃妖星托世,咱们必须斩杀,不然后患无穷。”

    三大强者果断的舍弃了古海,直奔刚出世的婴儿。

    古海拼尽一切的阻挠,可惜无功。其中一人的剑尖已然到了婴儿的脖颈之处。

    古海发疯,恨欲狂!

    啾!

    就在万般危机时刻,一声震天的禽鸣响彻天空。持剑杀向婴儿的老者当场炸碎,化作齑粉。

    一只庞大的凶禽遮天蔽日而来,如垂天之青云。一双翅膀轻轻一个扑腾,一股龙卷风瞬间形成,呼啸着卷向另外两个老者。

    两个老者没有丝毫的反抗能力,瞬间化作虚无。

    那凶禽随之远去,仿若从未出现过。

    ……

    九州大陆,武者的世界,修炼是永恒不变的主旋律。

    最弱小的武者都能掌握数百斤巨力,劈掌断树、开金裂石。武道有成者,谈笑间百千人灰飞烟灭。更有武道大能者,可撕裂虚空,穿梭于虚无。

    想要在武道领域有所成就,当然就得从幼时抓起。有条件者,甚至在娘胎就开始以各种天材地宝温养。

    神龙国,大理城,城主府中的一处偏院当中。

    刚刚用过早饭不久,只听得一声女子娇喝响起:“古风,不管你今天扯出什么样的理由来,都必须开始修行,不然……”

    还没等女子把话说完,一个很是稚嫩的声音响了起来:“不然怎样?娘亲,你又要把我丢掉么?你看小风风多乖,又这么可爱,你真的能狠下心肠么?”

    小男孩好像很是伤心一般,一双灵动的大眼睛盯住母亲,一个劲的眨巴着,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眼眶里面似乎还有泪花闪动。

    说话的小男孩名叫古风,已经三岁有余。按理说这个年龄早该练习呼吸吐纳之法了,可这小家伙天生反感。

    旁边的是他的母亲,名叫楚香玉。此时的楚香玉又在跟往常一样,逼着小古风练习呼吸吐纳之法,修行真气了。

    虽然天天逼迫,可机灵的小古风每次都能以不同的方式搪塞过去,他对修行一途是真的没有一点兴趣。

    别看古风年纪虽小,可小家伙却有自己的思维。他觉得人生来就当如飞鸟一般自由,如游鱼一样自在。他向往的是无拘无束,自由自在。这样逼迫着修行,他当然极力的抗拒。

    看到儿子眼眶里那闪动的泪花,楚香玉的心终是软了下来,没有将后面的话说出。随后只是发出了轻轻地一声叹息。

    同时,她也很郁闷,自己这个儿子还真是鬼精灵,每次在自己拉起脸来放狠话的时候,这小祖宗就会装出一副可怜的神情来。正中自己的要害,把自己吃的死死的。

    随后楚香玉放缓了语气,轻轻地抚摸着古风的头说道:“小风啊,娘亲这也是为了你好啊,你怎么就不明白呢?你可知道外面的世界有多么的险恶?”

    “我才不怕呢,你和父亲都那么厉害,就算外面的世界再危险,也没有人敢欺负我。”小古风依旧抗争。

    “傻儿子,我们难道还能时时都在你身边保护你么?只有自己强大了,那才是真的强大。”楚香玉耐心的说道。

    “你们不在我身边,要去哪里?”小古风似乎有点想不明白,一张稚嫩的小脸满是疑惑,一只胖乎乎的小手不停的挠着后脑勺,憨态可掬。

    就在母子俩互不相让的时候,只听得客厅里面响起了一阵爽朗的笑声:“哈哈哈哈!古海老弟,想不到你这么有闲情雅致,这一大清早就在品茶了。”

    随后便听到另一男子的声音响起:“万龙兄,你来的可真巧。这茶叶是我昨日在乌龙崖刚刚采来,正打算一会儿给你送点过去呢!”

    “乌龙青茶?那茶树可是一株灵根啊,吸纳天地灵气而生,生长在乌龙崖绝壁之上,有强大的妖兽守护着。饮用之后,可使人身心空明,更容易感受天地灵气。如此绝品的茶叶,也只有老弟有本事采摘啊!”说话的男子显得很是震惊,同时又惊喜。

    听到大堂里面的谈话,古风眼睛一转,脸上堆起了开心的笑容,道:“母亲,木伯伯来了,那么清妹也一定来了,我要去找她玩。”说着,小古风也不管母亲什么反应,一溜烟的跑了,拉都拉不住。

    大堂之上,只见一个白衣男子,丰神如玉,谈笑有度,举止得体,满身的儒雅之气。此时正起身对另一人抱拳施礼,这就是古风的父亲----古海。

    距离古海三步之外则是一中年男子,身着锦服,眉毛微微上扬,有一种不怒自威的感觉。此人便是大理城城主----木万龙。

    古海与木万龙是多年的老友,有过命的交情,于三年前携带妻儿到此,一直客居偏院,被奉为座上宾。

    木万龙身旁则跟着一个小女孩,两三岁样子。小女孩梳着两个羊角辫,小脸粉嫩嫩,精致如瓷器,白皙可爱。这就是古风口中的清妹,木万龙的女儿----木清清。

    “木伯伯!”刚逃到大厅的小古风,很是热情的招呼了一声。

    “哟!小风啊,这才两日不见,好像又长高了啊!”木万龙打趣说道。他对小古风很是喜欢,当即就将古风抱了起来。还不停用他那满是胡子的下巴亲昵着小古风。

    然而小古风可不喜欢这一套,当即就一把揪住了木万龙的胡子,道:“我看是木伯伯的胡子又浓密了。”

    “哎哟!我的胡子哟!赶紧撒手,我怕你了。”说着,木万龙将小古风放了下来。

    一旁的古海则是微笑不语,一边命人切茶,一边请木万龙入座。

    这时,古风的母亲楚香玉也来到了大堂,两眼盯着古风,有点不善。

    小古风当即就很是机灵的拉着小清清跑掉了,不再理会这边的大人们。

    只见木万龙打着哈哈说道:“怎么弟妹,小风还是不肯修炼?”

    “这孩子,我看你弟妹是拿他没招了。”古海摇头笑笑。

    ……

    茶过两盏,只见木万龙收起了笑容,很是认真的说道:“老弟,据城中守卫来报,这两日来,城中来了好些生人,据探查似乎来自皇城。”

    砰!

    一旁楚香玉手中的茶碗当即掉落,脸色也刷的一下白了。

    古海的脸色也不是很好看,良久才幽幽一叹:“终究还是找来了,想不到这一天来得这儿快。”

    “老弟,来者不善啊,我劝老弟还是尽早离去吧!”

    “率土之滨莫非王土,此地这么偏远都被这么快寻到了,我们还能去哪?”

    说话的是楚香玉,她是神龙国人皇的长公主,她很清楚自己的父皇是什么样的为人,冷酷而无情,他只在乎自己的权利和威望。

    几年前,自己从宫中带出来的东西实在干系重大,加之与古海私奔,严重的触及到了这位人皇的威严。所以楚香玉料定,逃到哪里都无用。

    木万龙一阵劝说无果,发出一阵叹息,随后径直骑上了一匹日行三千里的追风马,独自奔西城门而去。

  • 第二章 :熬练体魄

    第二章:熬练体魄

    小古风不知道大人们的忧虑,他每天要做的就是玩,无忧无虑的玩。无人管束,逍遥自在。

    此时的小古风正领着城主府中的一大群孩童,在大街上穿梭。虽然年仅三岁,可却天生神力。千余斤的巨石他可轻松举起,然后奋力一拳下去,巨石当即碎裂。城中但凡认识他的孩子,无不对他服服帖帖,以他为尊。小古风虽然只有三岁,已然成为了孩子王。

    不单是那些孩子对他服服帖帖,就连城中的狗狗们对他也很是惧怕。认识古风的狗狗们,要么远远的避开,要么乖乖的匍匐下来,让一群孩子骑坐上去。

    不错,城中的狗狗一族,成为了孩子们的坐骑。此时一大群孩子都骑坐在狗狗背上,从街道上面呼啸而过。就连才两岁多一点的木清清都是如此,她的坐骑也是古风帮忙降服的,很是听话老实。

    一群孩子就这样骑坐在狗狗背上,满城撒欢,城中的百姓看见,无不窃笑。

    此时的小古风脸上哪里还看得见可怜与泪花?那些不过是用来对付母亲的。

    从东城到西城,再从南城道北城,随之又是城外的山坡、小溪流,到处都是孩子们的欢声笑语,当真是逍遥自在。

    夕阳西下,天色渐黑,结束了一天的疯玩,古风无比心虚的回到了府邸当中。

    当看到母亲含笑站在院子门口等待自己的时候,小家伙更加心虚了。问候了一声之后,像是一个小兔子一般窜了进去。

    哪知母亲楚香玉却是一把就抓住了小家伙,也并不生气,反而很是慈爱的擦了擦古风脸上的汗水,语气轻柔说道:“风儿,以后出去玩别这么疯,你看看你,满脸脏兮兮,浑身臭烘烘的。”

    感受到了母亲的慈爱,小古风吧唧一下,便在楚香玉的脸上亲了一口,然后满脸堆笑的跑了。

    “知道了娘亲!”

    擦掉了脸上的口水,楚香玉脸上也露出了笑容,只是这笑容却是那么的复杂。其中有温馨,有辛酸也有无奈和不舍。

    随即笑容不见,楚香玉的眼眶不自觉的湿润了。

    用过晚宴之后,小家伙被母亲带去了浴室。浴室当中并无浴缸,取而代之的是一口古朴的大鼎,小家伙每天都是在大鼎当中沐浴。

    看着鼎中翻腾的白色雾气,还有那鼎下跳跃的火焰,小古风当即就吓了一大跳,不自觉的后退了两步,道:“娘亲,为什么今日沐浴如此特别,是要将风儿煮了么?”

    “傻儿子,母亲怎能舍得将你煮了?在鼎中母亲加入了千年寒冰,其实大鼎中的香汤一点不烫。”

    “哦!”

    小家伙看起来相信了,可就是不肯进入鼎中。见哄骗无果,楚香玉索性抓住了古风,强行拔掉了衣服,把小家伙丢了进去。

    “哎呀!烫死我了,好烫,好烫!”刚一进去,小古风叫哇哇大叫了起来,当即起身就想要出来,哪知却被母亲楚香玉死死的按住了。

    “坚持住,不许出来!”此时的楚香玉脸上的慈爱消失了,满脸的严肃。

    可怜的小家伙想出来却不能,只能紧咬牙关,一张稚嫩的小脸也已微微扭曲。

    不一会儿功夫,古海来到了浴室,表情严肃。只见古海将一瓶红色的液体倒入了大鼎当中,大鼎当中的香汤当即沸腾,水温急剧攀升。可怜的小家伙脸色立刻就变了,嗷嗷狂叫不止。

    古海并不理会儿子,随即又扔下几株散发着浓香的花草。大鼎当中的香汤再次狂暴,同时整个浴室当中也充满了浓郁的芬香。

    “哎哟,好痛!受不了了,父亲母亲,风儿知道错了,我不想被煮熟啊!我明天就修习真气,求求你们饶了我吧!”

    楚香玉脸庞抽搐了两下,显然有点心疼。将目光移向了自己的丈夫,哪知古海却是一脸的坚决。

    只见古海一只手提着小家伙的胳膊,将之伶了起来,抡起另一只巴掌就开始不停的拍打着小家伙。

    “啊,啊,哎哟!”

    一通拍打之后,小家伙的脸上早已挂满了泪珠,哭的很是伤心,不断的求饶。哪知古海却是铁了心一般,非要“收拾”小家伙。只见古海又将小家伙倒提起来,一只手掌又不断的敲打其脚掌以及双腿。

    咕噜噜!

    大鼎当中不断的冒着水泡,那是香汤在沸腾,还有小家伙所呼出的气泡。此时的小家伙就像是一个倒栽葱一般,整个上半身都被浸泡在鼎中。只见小家伙的一双小手不断的挥舞着,拼命的挣扎想要翻起身来,可是却不能。

    终于,古海拍打完毕了,随之松开了手掌。小家伙“哇”的一声大哭,抓住大鼎的边缘就想要出来,却又被死死的摁住了。

    “父亲,风儿真的知道错了,明天,不,今晚我就开始修行真气。”说着,小家伙又抹了一把眼泪,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不断的眨巴着,一时看向父亲,一时望着母亲。其模样要多可怜就有多可怜。

    可怜的小家伙,到了此时,还以为是因为自己不肯修炼而遭到了惩罚。

    女人的心往往都比较软,楚香玉此时早已落下了眼泪,一只纤纤玉手捂住了小嘴,泣不成声。

    “孩子,记住,以后要认真修炼。”楚香玉说完这话就跑了,不忍看儿子吃苦。

    “母亲,我不要沐浴了,我要出来!呜呜……”小家伙看母亲跑了,哭喊声顿时提升了几个分贝。可是母亲已然不再回头,而此时的父亲则是一脸的冷酷之色,好像不再是记忆当中的父亲。

    今天的小家伙的确真哭了,很是伤心。他不明白今日父母为何要如此惩罚自己,难道就因为自己不肯修真气吗?此时满脸泪珠和无助的小家伙,哪里还是那个骑坐狗背上威风凛凛的孩子王?

    不是小家伙不够坚强,而是在父母面前不需要硬挺。父母永远都是孩子最温暖的港湾,孩子们可以在港湾里面任意哭闹,尽显最软弱的一面。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