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封棺师、

封棺师

《封棺师》

标签:灵异、悬疑、神秘

小镇走出的少年,本想轻松过完 一生,却因为莫名的原因接连被人追杀。一切都源自当年的一桩旧事,还有个坑儿子的爹。想傲然独立于世间,何等的艰难!迎难而上,幸好身边有你!

幽谷兰生 状态:连载中

《封棺师》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1章 无事不登三宝殿

    “师傅,师兄,在家吗?”

    这才早上六点多,站在门口大声叫喊的胖子,连看都不用看一眼,都能猜到是谁。

    这个时间上门的,除了吴道那个便宜师弟之外,估计也不会在有别人了。

    当然这个所谓的师弟也就是个半吊子,当年老爷子吴振南收了这么一个徒弟,按说吴道怎么也要叫他一声师叔,听起来辈分也能稍微正常一点。

    可这个奇葩说什么都不同意,说是不能占了吴道的便宜,非要跟他混师兄弟。

    想想看当时才五岁的吴道,也就是刚刚记事的样子,就莫名其妙的多了一个师弟。

    “无事不登三宝殿,今天难得你有空啊,进来吧!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客气了?”

    大门一开,门口这个圆滚滚的胖子就从外面挤了进来,小眯缝眼在屋里看了一圈,偷偷摸摸的问了一声:“老爷子在吗?我接了一个活儿,下面搞不定,这是八成还是要师傅出手才行!”

    这胖子每一次来,都是在外面碰上了麻烦,不然也不会这个时间上门来。

    只是今天有点不巧,吴道起来的时候就没有见到老爷子,只是在桌上留下了一封信。

    “你要是昨天来,八成能见到人,现在是没辙了。”

    吴道也有点无奈了,只好耸了耸肩膀,伸手指了一下老爷子的房间,转身回到餐桌上,手拿着馒头咬了一口。

    谁知道,这个二货一听这话,整个人霎时间愣住了,三步两颤的走到老爷子的门前,突然跪下了,对着门口用力的磕了三个响头,看的吴道直接愣在了桌边。

    “师傅啊!徒弟不孝,来晚了,您老怎么就走了那……”

    “卧槽,死胖子,你号丧呐?老爷子就是出门了,你在这里鬼叫个毛毛球啊?”吴道一听他这个哭丧的鬼叫声,丢下碗筷飞身过去就是一飞脚。

    这胖子一身肥肉还真不是白长的,一脚下去,身上的肥肉一阵乱颤之下,看上去一点伤都没有,好像刚刚踹的不是他一样。

    只是在地上滚了两下,一边擦着眼睛,一边从地上站起身来,有点埋怨的看了他一眼。

    “你这话不说明白,我还以为……我还以为老爷子出门了那!”

    懒得跟他废话,这胖子就这德行没理都要辩三分,磨叽起来就没完,所以也没有打算在废话,谁知道,这胖子在原地站了一会儿,突然脸一抽搐,一脸愁容的坐在了他对面。

    “师兄啊,你说老爷子啥时候能回来呀,这要是时间长了,我可实在没有办法了,你说我认识的高人,也就是老爷子一个了,在整个县里除了老爷子之外,也没别人,这一次我接了个大单,都知道我是老爷子的徒弟,现在事办不成,你说这要传出去不是丢老爷子的人吗?”

    就知道这死胖子上门没好事,果然不出所料,又想找老爷子出手帮他办事!

    吴振南干的活儿,其实也不是什么高大上的行当,反正跟想象中的那些降妖除魔的天师有点区别。

    行内人称封棺将,说白了就是给棺材上钉的。

    这手艺说出去并不讨脸,可吴振南从来都不在乎这些,反倒是说,则会手艺是老祖宗传下,既然存在就有存在的意义。

    可吴道一直觉得,老爷子说的这话,恐怕有点水分,保不齐就是给自己脸上贴金那。

    不过吴振南在这十里八乡的,到确实有点名声,不管是谁家办丧事,基本上都要来上门求五根棺材钉钉,懂点风水行内人的都要叫一声吴老爷子。

    不过这几年老爷子已经能够很少出手了,大部分已经将手上做好的棺材钉交给了胡莱这个胖子,只是按月他送点钱过来就行了,爷孙俩也就以此度日。

    好巧不巧的老爷子今天不在,胖子还碰上了麻烦。

    胡胖子看吴道对他的话无动于衷,心下也没办法了,小眯缝眼儿贼溜溜的一转,咧开嘴贼兮兮的笑了一声:“师兄啊,你跟着老爷子这么多年,想来也学了不少吧!要不这一次帮师弟一把,也在那些人面前耍一把威风,叫他们看看,咱们封棺将世家,后面还是有人的,这要是今后出门,谁不高看咱一眼,见面都要叫一声吴小爷!”

    这胖子心眼儿里打的什么小算盘,吴道还能不知道!

    吴道怎么可能被他这两句话忽悠了?

    “嘿嘿嘿,不去,你又不是不知道,老爷子不让我沾这东西。”

    可这胖子不死心:“师兄,你不看僧面也要看看看佛面不是,要是这一次生意砸了,我今后就算是废了,我接了汪家的买卖,他们家什么势力你也知道,这要是砸锅了,以后我还怎么混那!”

    胖子一看他不帮忙,马上换了套路,一脸卑微的样子。

    可吴道就是死活咬住了牙,说什么都不点头,老爷子的话,他可是清楚的记得。

    用他十八年的屁股,换来的教训,怎么可能为了这两句话就破戒那?

    从小到大,他清晰的记得,只要不干两件事,基本上就不会挨打。

    一件事就是偷学老爷子的手段,那一次他十岁,偷看老爷子的笔记差点被打死。

    第二件事,就是他十三岁的那一年,问了一句关于爸妈的事情,被老爷子按在床上好一顿打,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三天之后了,可想而知当时他都经历了什么!

    这血淋淋的教训,他要是还敢知难而上,那就真是记吃不记打了!

    “这样吧师兄,老爷子在我那里出手一次,我给两万块,要是这一次的事情,师兄能帮我搞定,我出两万五,你看怎么样?比老爷子出场费还高,这下有面子了吧?”

    开玩笑,两万五就想吴道出手?

    真当他是见钱眼开了?

    ……

    一台黑色的小车,在通往县城的公路上,飞快的行驶着,而此时吴道也正坐在车上。

    毕竟一个十八岁的大小伙子了,看着别人手上各个拿着个手机,家里有电脑,可他就从来没有过这些东西。

    被这个死胖子一撺掇,他还真的动心了。

    死胖子名叫胡莱,这几年的时间在县城这边开了一家婚丧嫁娶生一条龙的礼仪公司,加上有吴振南的帮衬,前后也就是几年的时间,现在就小有家底了,就连小车都买了,看来也真是混的不错。

    一路无事,他也顺便了解一下事情的情况。

    县城的老汪家,前两天上门,说是老太太要出殡,他们老汪家那是大户,这也算是个赚钱的小活儿,胖子随手就接下来了。

    谁知道,前面还算顺利,仪式灵堂都布置的不错,就是今天该入棺封盖了,办事的人手却发现尸体抬不起来,这个节骨眼儿上,出了这么一档子事,胖子也只能来求老爷子了。

    老爷子写的那些回忆录上面记载过不少的东西,也幸亏他小时候没少看,不然他现在就只能看着两万多的小钱钱,长着翅膀离他而去了。

    胖子愁眉不展的坐在车里,絮絮叨叨的念叨个停:“我都是按照师傅说的办的,直系亲属基本上都回来了,就差一个嫁到外地的女儿还在回来的路上。房间都用黑布挡上了,遮阴避阳,面盖黄纸,外面有人守着猫狗不进。都是按照老爷子说的办了,可就入殓这一步走不动,抬都抬不起来。”

  • 第2章 事有古怪

    时间不长,车子就开进来县城,直奔老汪家大院而去。

    等两人赶到的时候,外面已经站了好多的人了,院子里面似乎还有人在做法,里面咿咿呀呀的吵个不停。

    吴道和胡来对视一眼,顿时就明白了,汪家人恐怕是找了别人出手了。

    胡莱最怕的就是这个,看来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前脚刚刚迈进院子,一股寒气迎面袭来。

    看看周边的这些人,似乎并没有感觉到什么,一时间吴道也有点犹豫了。

    可就这么一犹豫的时间,胡莱已经从人群中冲了出去,大声喊了一嗓子:“都给我让让,谁叫你们过来起坛的?吴家小少爷就在外面,轮到你们在这里丢人现眼吗?”

    虽然心中有点恐惧,但吴道还是挺起了胸膛,将一只手背在身后,趾高气昂的走了进去,里面的人急忙给让开了一条路,看起来十分尊敬的模样。

    其实他们哪里知道,吴道现在手心全都是汗,背在后面的手,也时刻不停的扣在腰间的苗刀上面。

    要不是现在场合不对,吴道真想一巴掌拍在他那四十三号的大脸上。

    “你大爷的,事成之后,我要加钱。”

    吴道连看都懒得看他一眼,咬着牙对他说了一句。

    正当他跟胡莱讨价还价的时候,屋里突然传来一声惨叫声,一个身穿杏黄色道袍的小道士,连滚带爬的从里面跑了出来,脸色惨白的喊道:“有鬼,里面有鬼呀!”

    不知道为什么,堂屋大门一开,吴道腰间的苗刀突然颤了一下。

    要不是他手掌一直都按在上面,他还真不一定能发现。

    至于周围的人,一听说里面有鬼,一个个吓得连忙往后面躲去,就连胡莱都躲到了他身后。

    说真的,这个时候吴道也想躲一下,不过现在要是躲闪,估计着脸算是丢干净了。

    “我去看看。”

    吴道调整了一下呼吸,尽量调整自己的状态,艰难的往前迈了一步,前脚刚刚踏进屋里,随即而来的,就是一阵扑面阴风袭来,好像将他的身体瞬间吹透了过去,冻得他浑身一颤。

    好在是老爷子逼着他从小练的童子功,还算是扛得住,脚下用力,咬着牙走进了这个阴暗的屋里。

    堂屋四周都是黑布遮挡着,整个屋子里面不见一丝光亮,正堂墙壁上面,还挂着一副老太太的灵照。

    至于灵床现在的位置,其实不看也知道,门上不知道被谁贴了一大堆的黄纸,歪七扭八的画着一些朱砂色的符文,八成就是这个房间里面了。

    正当他想转身叫胡莱过来帮忙的时候,堂屋的大门突然被关上了,而那个被贴满了黄纸的房间门却不知道什么时候打开了,一阵恶臭扑面而来,呛得吴道差点两眼一黑昏过去。

    最可怕的是,这个明明没有活人的房间里面,他竟然听到了一个淡淡的呼吸声。

    从小修炼,耳聪目明,加上房间里面没有人,有一丝声响在他耳朵里也会变得十分清晰。

    “咕咕咕……”

    之前还只是一点细微的声响,没想到着声音很快就变的越加清晰起来,听上去有点像是田间的蛤蟆在叫。

    这声音也不知道是从什么地方传来的,这里可是灵堂,不可能有活物存在的,别说是蛤蟆了,就是蚂蚁都不会有,这是乡间丧葬的传统。

    吴道从小跟着爷爷在周边的村镇到处行走,可以说这些丧事之类的,他见到的差不多有成百上千次了。

    这老汪家的丧事,到处透着诡异的气息。

    就在吴道好奇这件事的时候,里屋的大门突然打来了,那‘咕咕’的声音,更加的清晰了,听上去要比刚刚更加铿锵有力了许多。

    要是没猜错,老太太的尸身应该就在这个房间里面,而刚刚一脸惨白的小道士,跑出去的时候,八成就在门口贴黄纸来着。

    而那个诡异的声音,似乎也是从那个房间里面传来的。

    吴道从没有见过这么邪异的事情,这要是老爷子在,兴许他还不至于这么害怕,可现在事情是他自己接下来的,而且整个灵堂里面就只有他一个人,他怎么可能不怕?

    甚至这会让儿已经在心里已经将胡胖子骂的狗血临头了。

    不管是为了钱也好,为了回去不挨揍也罢,这会儿吴道也只能硬着头皮走上前去,小心翼翼的伸手掀开了门前的那一道黑色的帘子。

    可这一掀开,当先就是一股腥臭的味道更加浓郁了,从房间里面甚至散发出阵阵的腐臭味道,似乎还有一点腥臭。

    按说这种味道就不应该出现在这里,至少这种味道跟里面的停放的尸体实在有点不相干。

    感觉就好像有人在后厨房里面放了一盒子鞋油似的,味道出现的十分突兀。

    正在此时,原本躺在床上的老太太尸体,竟然缓缓的坐起身来。

    吴道定眼一看,汪家老太太此时脸色灰败,双眼翻白怒瞪着自己,好像自己做了什么事情叫她十分愤怒的样子。

    真正最吸引人眼球的,还是她的嘴巴!

    吴道可从来没有见到这种景象,人死之后,嘴里竟然还被塞进了一只硕大的蛤蟆。

    那蛤蟆浑身淡黄,一看就知道不是一般的东西,这会儿全身都缩在老太太的嘴里,鼓着浑圆的一双眼睛,大嘴时而张开时而闭合,好像在呼吸一样。

    头一次经历这话总情况的吴道,直接被眼前的一幕吓懵了,要不是腰间的短刀突然颤抖了一下,及时将他唤醒,很有可能就此吓得尿裤子了。

    以前跟着老爷子到处跑的时候,可从来没有见过这种情况。

    老爷子的笔记本上曾经写过,生人去世前,最后一口浊气就好像一个信号弹,是直达地府的信号,就好像一个引子一样,吸引鬼差上门锁魂的。

    但现在看来,老太太嘴里的癞蛤蟆应该是以污浊之气锁住了这最后一口生气,一口浊气不出,尸体就会重如千斤,也难怪之前没有人能将尸体抬起来。

    “老太太,阳寿已尽,该上路了!”

    吴道也不知道这个时候应该怎么办了,以前没有见过这种情况,但想想这一口浊气散出来,事情应该也就解决了。

    嘴里小声的念叨着,可眼睛同时也在四处探查。

    老太太的尸体已经坐直了身体,虽然没有什么动作,可这会儿周身已经开始出现了淡淡的阴森之气。

    好像刚刚这种气息还没有出现,这前后也就不到五分钟的功夫,变化之大几乎肉眼可见。

    吴道在房间里面环视一圈,伸手将供桌上还燃烧的香烛拔出一根,对着那只癞蛤蟆的嘴就戳了过去。

    香烛尖头带着的火星只是在癞蛤蟆的嘴里一点,那蛤蟆并没有从嘴里跳出来,反倒是发出一阵刺耳的嘶吼声,身体飞速的消融了起来,一阵黑烟从老太太的嘴里喷涌而出。

    就算是吴道飞身急退,身上的衣服依旧粘上了一点,甚至在上面腐出一个并不明显的黑点。

    此时的吴道也被眼前的场面吓呆住了,尤其是刚刚老太太嘴里发出的一阵诡异的嘶吼声,听上去不像是一个人的声音,反倒是有种无数人惨叫声叠加在一起的声音,听起来十分嘈杂而诡异。

    “哪来的小兔崽子,竟敢坏我好事,你找死!”

    寂静的房间中突然响起的咒骂,出现的十分诡异,似乎这声音就在耳边轰然炸响。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