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江山美人画、云楼玉青葵苏果小说

江山美人画

云楼玉青葵苏果小说

主角:云楼,玉青葵,苏果 标签:

江山美人画

云朵 状态:连载中

云楼玉青葵苏果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一章 和亲

     “启禀皇上,南国答应停战,但要求派公主和亲,以示两国安好……半月后,南国前来接人。”

      令官的话仿佛在平静的水面扔了一块巨石,掀起了轩然大波。

      南玉两国交战多年,玉国一直处于劣势,被占去了三座城池,南国势头大好,若是乘胜追击,很可能会攻至玉国国都。

      现在忽然停战,必然是国库空虚,再经受不起战争的摧残。

      但,是玉国提出议和在先,若是现在反击,只会落个言而无信的骂名,实在不妥。

      况且,玉国同样也饱受战争的苦难,两国交战,连通商都难,经济大受打击。

      和亲一事,势在必行。

      “皇上,臣以为,战争之时,百姓处在水深火热之中,和亲实在是上上之选!请皇上明断。”

      一言不发的殿阁大学士章秉纶看出了皇上的迟疑,出声提醒道。

      南国退兵,对玉国来说,也是好事一桩。

      再者,皇上膝下无子,后宫也已经多年没有选妃,这样下去,势必要传位给公主。

      自从乐仪皇后殡天,就很少传出长公主的消息。反倒是良妃之女慧公主,一直风头很盛。

      良妃并非出身名门望族,长公主却是正宫皇后娘娘的独女,外公是已经回家颐养天年的神威大将军乐朗。

      乐朗已经不在朝廷,却是桃李满天下,在场的武将大都是乐朗的部下。

      长公主自幼聪明灵巧,再有乐朗大将军和一众文官辅佐,玉国定然不会比现在差。

      只是,皇上专宠良妃,恐怕有变。

      章秉纶没猜错,玉宸的本意,是想趁着议和,探一探南国的底细,没想到他们会这么快答应,甚至还提出和亲,这下他是骑虎难下,应也不是,不应也不是。

      他不贪美色,鲜少选妃,至今也只有两个女儿,皇后之女青葵,良妃之女青荇。

      下面一众大臣看着,玉宸更加烦躁,皱着眉头道:“此事朕再想想,明日再议,退朝!”

      说罢,不等章秉纶等人再说话,就挥着龙袍出了大殿。

      青荇是他最疼爱的公主,让她前去和亲,她定然是万般不愿的,且不说良妃,自己也心有不舍。

      然而,青葵是皇后之女,是真正的正宫公主,让她前去和亲,是国之耻辱。

      要是让乐朗知道,怕是要闹到朝堂来骂他的。

      乐朗……乐家最近是风平浪静,但乐朗弟子无数,兵部尚书、刑部尚书,神测大将军,甚至内禁卫将,都是他的学生。

      想到这儿,玉宸的脸色沉了下来。

      玉国没有皇子,若是传位给青葵,那么以后的玉国,可能就要易主了。

      龙椅的诱惑,他不信一个征战沙场的人,能禁得住!

      不知不觉,玉宸停下来的时候,已经到了熙和宫的门口,听到里面的笑声,嘴角禁不住上扬。

      还没走到跟前,就听到了玉青荇的笑声甜甜叫道:“父皇救我吖!母妃要拧我的耳朵!”

      一个娇小的身影忽然躲到了他的身后,丝毫没有半点的敬畏。

      眼前的女人同样是掩面笑道:“皇上,您可别护着她,这丫头不知从哪儿听来了这些胡话,该打!”

      看到皮肤细腻的良妃脸上露出两朵红晕,玉宸就知道不是什么正经的话。

      方才的沉郁心情,一下子烟消云散。

      玉宸握住女儿的手,护在身后,对良妃道:“荇儿说了什么,你要打她?也说来让朕听听。”

      没想到皇帝会跟着女儿一起胡闹,良妃嗔怪道:“皇上,您可别跟着荇儿闹,她吖,都是被皇上宠坏了的!”

      良妃善舞,姿态姣好,美目流转,仿佛有光亮,玉宸总是被她迷的晕头转向。

      女儿是母亲身上掉下来的肉,玉青荇怎么会不知道良妃的心思,乖巧地福身,对玉宸和良妃道:“父皇,母妃,儿臣还要练字,先回宫去啦!”

      出门前,还调皮地带上了门,良妃不禁笑骂:“怎么就如此古灵精怪的!”

      口中虽不饶人,眼底却是满满的疼爱。

      玉宸见状,顺势将她揽入怀中,良妃更是小鸟依人般,靠在他的身侧,任他搂着自己的杨柳细腰,走进寝宫。

      回到慧清宫,玉青荇并没有如她若说地练字,而是差人去了一趟仁阳宫,打探消息。

      今日母妃让她去熙和宫,陪着她做了一场戏,她想知道,仁阳宫的那位长公主,是不是也知道些什么。

  • 第二章 人选

    停战,和亲。

      前者与她无关,后者才是息息相关的大事。

      统共就她和仁阳宫的长公主两位公主,仁阳宫的那位出身正统,除了没有皇后撑腰,根本没有和亲的可能。

      好在母妃受宠,她尚有一丝可能逃脱和亲的命运。

      父皇膝下无子,肯定要立皇太女,如果传位给长公主,那这江山可就不一定姓玉了。

      冲着这一点,父皇也不会轻易地下决定。

      还有半个月才到日子,她不急。

      没过多久,宫人就回来了,低头诺诺回道:“回公主,长公主并不知道和亲一事。”

      也是,父皇一下朝就去了母妃的宫里,她那边怎么可能知道。

      “玉青葵不知道,那就让她知道!做事小心点儿,别走漏风声。”玉青荇直呼其名,一点儿也不把她放在眼里。

      父皇本就忌惮乐家人,知道玉青葵如此关心和亲一事,心里一定会有所疏离,更不可能放心她留下来。

      和亲之事,玉青葵去定了!

      熙和宫里,空气中还弥漫着欢好之后的气息,偌大的床上,玉宸若有所思地搂着良妃,目光不知落到了哪里。

      良妃乖巧地依偎在他的怀里,也不询问什么事情,闭着眼睛。

      无论哪朝哪代,最忌讳后宫干政,她还没有受宠到可以祸乱朝堂的地步。

      静谧的氛围没有持续多久,玉宸主动开了口:“南国停战,要求和亲,青葵是长公主,而荇儿……”

      他没有说下去,只有两位公主,非此即彼。

      话音还没落,良妃就抬头惊恐地看着他,对上他的目光,过了许久,才低下头。

      “一切听从皇上旨意,荇儿和亲……也算是救边关百姓于水火,是好事。”

      颤颤巍巍的声音从玉宸的怀里传出来,说话之人,似乎忍住了巨大的痛苦。

      说完,良妃抱紧了他,眼泪滑落,滴在了他的手上,火一般灼烧着他。

       退朝后,玉宸就在熙和宫待了一整晚,第二日起身时,原本不想吵着良妃,却还是惊醒了她。

      昨日说了和亲之事后,良妃便再没有说过什么,醒来后,更是没多少精神。

      换上龙袍后,玉宸转身看了眼她,欲说还休,目光定定地落在她的身上。

      良妃低眉,褪去了红色的嘴唇动了几下,才开口问道:“皇上,和亲什么时候出发?”

      她低着脑袋,玉宸只看到了她的睫毛,说话时抖动着。

      “还没定下来,先别胡思乱想,待有了结果,朕再告诉你。”玉宸叹气,伸出大手,将她搂在怀中,心里的纠结,似乎少了许多。

      送走了皇上,良妃立刻换上了另一副面孔,嘴角勾起,眼里闪耀着算计的光芒。

      离凤仪宫最近的,是长公主玉青葵的仁阳宫。

      乐仪皇后去了以后,玉宸没有立后,却也没有再来过这凤仪宫。

      青葵每日都要过来打扫一遍,就算不打扫,也要来看看。

      今日也一样,只是多了些不同的事情。

      “母后,听宫人说,父皇要与南国和亲,不知道他会让谁去。虽说慧公主并非母后所生,但近年来,良妃受宠,不知道能否改变这个结局。”

      一身素色宫妆的少女坐在皇后的床上,面容精致,面庞柔和圆润,看起来很舒服。

      她抬起头,眼中却是不同于柔和面庞的冷漠和淡然。

      扫视了一圈这里,她转瞬又唉声叹气道:“母后,父皇一直忌惮乐家,虽然外公已经不在朝堂,但还是心存疑虑,加上这点,必然是要让儿臣去和亲的。届时儿臣怕是不能过来看您了……”

      说到最后,她神色低沉,不知道该继续说些什么。

      皇后之女和亲,是为辱国,可良妃和玉青荇……这些年,她们一直针对自己,父皇对自己也有了间隙,她们必定要添油加醋地说上一通的。

      在凤仪宫待了许久,她起身,准备回去,却在一晃眼间,看到了一个模糊的身影一闪而过。

      追了出去,却并没有看到什么人。刚刚的黑影,自己是绝对不会看错的,是谁在偷窥她?

      凤仪宫平日里不会有人过来,必然是对她有所企图。

      回宫的路上,她一直在想这件事情,始终觉得有些不对劲,但怎么也想不到是什么。

      昨日宫人告诉她,父皇要选择和亲的公主,她就觉得有些不对劲。

      仁阳宫的人向来不关心这些事情,怎么会忽然传出这些事?

      亦往她去哪儿都不会有人跟踪她,今日居然有人跟到了凤仪宫。

      跟踪她倒也没事,但,跟踪到母后的寝宫,她就一定不会放过!

      就算不知道是谁的人,现在还想打探她的消息的,除了玉青荇和良妃,不作其二之选。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