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悍狼、

悍狼

《悍狼》

标签:都市、战神、铁血、复仇、扮猪吃虎

浴血疆场,舍身报国,天南元帅韩朗,霸气回归都市,无论世家豪门,还是皇亲国戚,挡我复仇,皆诛杀之!

半天妖 状态:完结

《悍狼》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一章 归来

    “雪岭苍苍,怒海汤汤。铁马踏南帝,天南尊狼王!”

    “雪岭苍苍,拓土开疆。怒海汤汤,布武威扬!”

    万里碧空云聚,浩渺海波翻涌。天南极至,断魂崖巅,韩朗戎装夺目,手中元帅权杖之上镶嵌着繁星般璀璨宝石,每一粒宝石都是帝国至宝价值数十亿。

    他身前长天无尽,脚下巨浪滔天。身后无尽雄壮之师手持钢枪,头顶烈阳脚踏红土,站满了这山、这野、这硝烟弥漫过的辽阔天下。

    “天南孔雀帝国,从此除名。雪岭之南,尽归炎土。”韩朗仰望长天,嘴边浮现一抹微笑:“而我也要回去了。”

    “元帅要走?”说话的是沈默,战狼军团大统领。

    “走。”韩朗轻轻点头。

    他一定要走,十六岁入伍,因战斗勇悍被秘密征召入军中最神秘的虎狼营,至今他的名字都列在阵亡名单之上,身份依旧绝密。

    十年间,他哭过、笑过、也死过。终率军踏过万千尸骸飞跃苍莽雪岭,扫平天南孔雀帝国,受封天南狼帅,天南六军之主,成为天南狼王。

    他是大炎帝国历史上最年轻的元帅,亦是整个大炎帝国如今唯一的元帅。因他为帝国除去了卧榻之侧的强敌,为浩渺神州开拓了整整一倍的辽阔疆土!

    只是即便万千荣耀加身,韩朗亦并非没有遗憾。

    就在三年前,当孔雀帝国战况最为焦灼之际他的家中突然传来噩耗,父亲韩承泽因意外身亡。而韩朗知道这并不是真相,真相是父亲并非死于意外,而是被族人谋杀!

    在国仇与家恨之间,三年前的韩朗选择了报国。如今天南平定,帝国册封,他便要报这切齿家恨了!

    “如再有孔雀帝国余孽作乱?”沈默问。

    韩朗淡淡道:“不臣者,尽杀。”

    “元帅何时归?”三军将士齐声高呼,眼前的男人就是他们膜拜的图腾。哪怕前方刀山火海,只要这个男人一声令下,他们都会毫不犹豫的发起冲锋!

    “很快。”韩朗勾了勾嘴角,走向不远处的直升飞机。

    隆隆的螺旋桨声响起,狂风激荡。数百万铮铮铁骨仰头目视,振臂高呼:“雪岭苍苍,怒海汤汤。铁马踏南帝,天南尊狼王!雪岭苍苍,拓土开疆。怒海汤汤,布武威扬!”

    ……

    滨城市,机场。

    韩朗身穿休闲迷彩装慢慢走出出口,他身后跟着沈默,两人没有多余的行李。帝国元帅无论在任何地方都不需要行李。

    多年的沙场征战早已让韩朗的气质大变,全身都散发着令人敬畏的气势。

    不过即便如此周慕云依旧还是在无数走出出口的身影中一眼便认出了他。虽然十年未见,虽然眼前人已从青涩少年变成了威严四射的成熟男人,但那熟悉的气息不会变心中的感觉不会变!周慕云确定他就是那个她心中朝思暮想的男人!

    在此之前周慕云并不知道自己来这里究竟要做什么,究竟要等什么。她只是接到了一个莫名其妙的电话,让她务必要在这个时间到达机场,否则将遗憾终生。

    “韩……韩朗!”周慕云的声音有些迟疑,似乎近君情怯。

    但当那个男人听到声音并猛然转头之后,周慕云的心突然狂跳起来!不会错,就是他!那个……混蛋!

    “韩朗!你这个混蛋!”周慕云几乎是尖叫着冲向那个男人,随后死死抱住并发誓即便是天崩地裂也不再松开!

    韩朗笑了,百炼钢瞬间化作绕指柔,他环起双臂拥紧怀中的女人轻声呢喃:“傻瓜,我又不会跑。”

    “你会!只要我稍微放松你就会消失!十年前你就是这样走的!现在你休想再离开!你是我的男人,只属于我!”周慕云将头贴在男人的胸膛上,紧闭着眼泪如泉涌。她甚至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但这些都是她心里想说的,积郁了整整十年的心声。

    十年来,没人能够打开周慕云这个滨城第一美女的心扉。了解她的人都知道,她的心很小,只能容得下一个人,一个在与她结婚之后突然消失并且消失了整整十年的男人!

    她是韩朗明媒正娶的女人,大炎帝国战神、天南之主韩朗的妻。

    当韩朗抱着周慕云走出机场的时候,沈默已经开来了一辆看起来十分普通的吉普车。车标是一头狼,没人见过但凶悍无比的狼。

    韩朗轻轻将周慕云放下,在她耳边轻声道:“慕云,回家等我。”

    “你又要走?”周慕云紧张的抓住韩朗的手臂,美丽的眸子里闪烁着晶莹,仿佛生怕失去心爱玩具的小孩。

    韩朗笑着摇头:“我不会走,我会永远都守着你,因为你是我的女人。”

    四目相对,周慕云缓缓松开了抓紧的手。她从韩朗的目光中看到了坚定,看到了一股无可匹敌的霸道。她相信他说的话,因为这样的男人不会说谎,更不会欺骗自己的女人。

    “我在家等你,死等。”周慕云咬着嘴唇无比坚定。

    韩朗点头:“我很快回来。”

    吉普车开走了,沈默的话简短有力:“今日韩家周年庆,地点在清河国际,韩家族人大部分都在。”

    “很好。”韩朗的嘴边划过一抹冰冷:“都在最好,不必费事了。”

    如今韩朗早已经调查清楚三年前父亲惨死的每一个细节,甚至几乎所有参与此事的人都记录在案!

    他此次回到滨城就是来复仇的,所有参与害死父亲谋夺韩家家产的人都要死,尤其是这些身为同族但却不顾亲情手足相残的混账!他们不但要下地狱,而且还要坠入最恐怖的无间地狱!

    看着逐渐接近的清河国际大厦,韩朗眼中的寒意愈发强烈!

    他记得这座大厦刚刚奠基的时候自己才刚刚八岁,父亲韩承泽数个月不眠不休拉来贷款,才终于有了这座韩家安身立命的根基。

    当所有款项全都到位的时候家族中所有人都痛哭流涕欢呼雀跃,而父亲却因过度劳累后的放松而晕倒,那时只有韩朗一个人吓得趴在父亲身边大哭,可周围那些族人却仿佛根本没有看到!

    “世人皆说狼子野心,但即便是狼也没有这些家伙歹毒!”韩朗深吸了一口气缓缓走下吉普车,沈默无声的跟在身后。

    清河国际门前,趾高气扬的保安见两个衣着寒酸的陌生人走来,顿时气势汹汹的迎了上去!

    “大厦今天不办公!闲杂人等滚开!”

    “闲杂人等?”韩朗似笑非笑仰头看着二十八层的宏伟大楼。

    “你他妈没听见我说话吗?给我滚……”

    噗!

    还没等保安把最后一个“滚”字说完,一柄锋利的短刀便割断了他的喉咙,连带着他的头颅一同切下,让他永远闭上了狗嘴!

    沈默拎着保安的头拿起来看了看,如同皮球般随意的扔在其余几乎吓尿的保安面前。

    鲜血淋漓的人头让这些保安瞬间崩溃,胆小的甚至直接吓晕了过去。

    而此时他们耳边亦是响起韩朗平淡的声音:“去告诉韩承恩,韩朗回来了。”

  • 第二章 韩家

    清河国际顶层,华丽的会议厅中聚集着穿金戴银趾高气扬的男男女女。所有人的脸上都充满着高高在上的骄傲,因为他们是韩家人。

    韩家族长韩承恩坐在最为显眼的高处,眼中踌躇满志。

    韩氏企业在滨城迅速崛起,按照这种势头不出五年,滨城的四大家族很可能就会变成五大家族,韩家将成为这座城市的顶尖家族之一!

    此时此刻韩承恩不禁为三年前的选择而感到庆幸,因为无论现在与将来的所有荣耀都是他的!什么所谓的兄弟亲情?又岂能与财富、地位相比?

    而就在这时,一名保安突然连滚带爬的冲进会议厅,颤声喊道:“韩、韩总!有人在大厦门前……杀人了!”

    热闹的会议厅瞬间安静,韩承恩一皱眉:“杀人?”

    保安连连点头,眼中透出惊恐:“他、他杀了我们的保安!他说他叫韩朗!”

    韩朗!

    这个名字顿时引起会议厅一片哗然!许多年没有人提起这个名字了,所有人在听到这个名字之后立即便想到了另外一个人,韩承恩的亲哥哥,韩家的原族长韩承泽!

    在座的几乎所有人都知道韩承泽的死因,因为这件事他们几乎全都有份!如今韩承泽的儿子回来了,而且还杀了人!难道他是回来复仇的?!

    所有的目光顿时全都集中在了韩承恩的身上,有人心中已经开始忐忑。

    韩承恩亦是微微怔了怔,但旋即却冷笑起来:“韩朗?我那个游手好闲的废物侄子?我还以为他死在了战场,没想到竟还有脸回来!让他滚进来见我!”

    此话一出在场众人亦是猛然惊醒,对啊!只是个不成器的废物而已!他回来又能如何?大不了让他和他爹一样人间蒸发!

    有人阴笑了起来:“对,让他滚进来!”

    有人鄙夷:“废物就是废物,能活着已经是我们对他的恩赐,非要回来送死!”

    没人会在乎一个废物,而当年的韩朗就是这样的一个废物。那时的他不学无术、游手好闲,整个家族没人瞧得起他。现在也是一样。

    韩朗就是在这个时候走进的会议厅,他耳中听着那些无情的嘲讽,目光从一张张看似华丽实则丑恶的嘴脸上扫过……

    堂兄弟,堂姐妹,表兄弟,表姐妹,二叔,姑妈……所有的脸即熟悉又陌生,熟悉是因为他从懂事起就认识这些脸孔。陌生的则是这些人早已不是什么亲人,而是不共戴天的杀父仇敌!

    众人也看到了韩朗……

    “呵!还是那副德行,穿得这么寒酸,是一路从天南讨饭回来的吗?”韩朗的姑妈冷笑着。

    韩承恩瞥了韩朗一眼,沉声道:“韩朗!你好大的胆子,光天化日就敢杀人行凶!你自己找死不要紧,但你这是在往我们韩家脸上抹黑!”

    抹黑?韩朗勾了勾嘴角,忽然看向跟在身边的沈默:“封门。”

    沈默立即转身将会议厅的大门关闭,随后默默的站在门前仿佛一尊雕像。

    韩朗的堂兄见状顿时大怒,冲过来大骂道:“韩朗!你他妈听没听到我爸说话?你是不是想……”

    嘭!

    还没等“死”字说出口,堂兄的喉结便给一拳打碎!他再也说不出那个字,因为下一刻他已经是个死人!

    “我讨厌啰嗦。”韩朗冷漠的扫了一眼堂兄的尸体,忽然抬头:“凡是参与杀害我父亲的人,都要死。”

    “韩朗!你敢杀我儿子!”韩承恩看到自己的大儿子死在面前,顿时睚眦欲裂厉声咆哮:“给我杀了他!”

    随着怒吼声响起,韩承恩身后四个身强体壮的保镖立即冲向韩朗!

    可韩朗却根本连看都没看这些气势汹汹的保镖,依旧如同闲庭信步般向前走着。

    嘭!嘭!嘭!嘭!

    四声闷响过后,四个保镖仿佛断线风筝般倒飞而出,狠狠的撞在身后的墙壁之上!坚实的墙壁瞬间龟裂密布,四个强壮男人的身体竟生生被嵌入墙体,尽皆胸口凹陷,早已没了生命气息!

    弹指间,又杀四人!

    静!整个会议厅霎时陷入了死一般的安静!

    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一切,那个十年前离家出走的废物,如今仿佛变成了从地狱中爬出的恶鬼,全身上下都散发着来自于地狱的恐怖气息!

    韩朗的脚步很慢,但他每一步都仿佛踏在了众人的心头,让他们的心脏不由自主的跟着狠狠收缩!

    “你们可曾记得当年韩家来到滨城时的落魄?那时你们上无片瓦遮身,下无立锥之地。是谁每天打三份工让你们不再挨冻受饿,又是谁在你们一病不起时不惜卖血为你们凑足药费?”

    韩朗徐徐说着,仿佛在叹息,又似在控诉:“我父亲用他的命为你们撑起一片天,用他所有的一切让你们终于可以在这座城市直起腰板活了下来……但你们对他的回报是什么?”

    韩朗轻轻摇头:“不,你们没有回报,只有索取。当你们不再为生活而发愁之后,你们变得冷血而贪婪,你们不满足于父亲给你们的,你们想要得到父亲的一切!而不管那原本是否应该属于你们!”

    韩朗环视四周,目光变得冰冷:“为了你们贪欲和野心,你们做了这世上最恶心、最无耻的事,你们谋杀了父亲,夺走了他一手打下的江山。”

    “一派胡言!”韩承恩拍案而起,怒声大喝!这是他最不愿面对的事情,更不允许有人在自己面前提起!

    韩朗眼中精芒一闪,也不见他如何动作但却瞬间到了韩承恩面前,手掌高高举起!

    啪!

    一个响亮的耳光抽在韩承恩的脸上,将这个道貌岸然狼心狗肺的东西直接抽得牙齿乱飞,整个人飞出三米多远!

    “厚颜无耻。”韩朗冷冷看着捂着脸哀嚎的二叔,眼中充满厌恶。

    “韩朗!我弄死你!”喊出这句话的是韩朗那个平时便蛮横跋扈的表弟,他手中举着一支手枪,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韩朗!

    见到手枪,大厅中所有人都松了口气,继而眼中闪出恶毒,这次韩朗死定了!

    韩朗的姑妈狞笑着:“儿子,打死他!送这废物去见他爹!”

    表弟亦是恶狠狠的咬牙点头,手指扣动了扳机!

    但意料中的枪响却并没有出现,韩朗不知何时已经拗断了他表弟的手腕,随后一拳打爆了表弟的头颅!

    鲜血顺着表弟的眼角、鼻孔等处流淌而下,而在这之前他的头骨便已经碎裂,死的不能再死!

    “韩朗!我和你拼了!”泼妇般的姑妈尖叫着扑向韩朗,挥舞着尖利指甲。

    “滚。”

    嘭!

    韩朗抬脚扫飞了那个妄图抓挠自己的女人,把她的肚子生生踢爆!

    目光一转,韩朗的目光忽然落在不远处一个年轻人身上。年轻人不由得吞了吞口水,大声道:“韩朗!我是孔家的人!”

    “孔家?”韩朗嘴边扬起冰冷的弧度:“我记得谋害我父亲的事,孔家也有份参与。”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