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史上最强神医、

史上最强神医

《史上最强神医》

标签:都市、神医、暧昧

毕业于阳光医科大学,父母长年外出打工,只有过年的时候才会回到临花镇。从自己爷爷身上学会了推拿按摩的手法,后期又从姜老爷子手中学会了针灸,成为了远近闻名的小神医。

胡渡 状态:完结

《史上最强神医》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1章 村长被咬了

    砰!

    卫生院的房门被魏大妈抬腿一脚就给踹成了两半。

    “大学生儿,赶紧起床上班了!”

    趴在床上正在观看岛国教育片的杨海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对方掀起了被子。

    “魏大妈,你干什么!?”

    两人一阵生拉硬扯,可奈何杨海本身身体就比较瘦弱,僵持了没有几秒钟,便露出了光秃秃的屁股腚。

    “哎呦,你这孩子也不嫌臊得慌,睡觉怎么还不穿裤衩子呢?”

    对方的一句话让杨海当场就想找个地缝钻进去,然而还没有等到自己开始行动,旁边的魏大妈猛的拍了下脑袋,想起了自己要过来干什么。

    “大学生儿,你快穿裤子,村长现在还在地上躺着呢!”

    “村长出事了?”

    说时迟那时快,杨海趁着对方没有看到自己要害部位的瞬间套上了裤子,紧接着便套上了白大褂,同对方离开了房间。

    要知道他当初上学全靠村长的支持,对方算得上是自己的再生父母,就连毕了业没有工作后,也被强行安排进了村卫生院。

    两人大早上顶着雾气就向着村口跑了去,当抵达现场后,杨海停下脚步,抖了抖裤腿。

    “这天气,真是风吹裤裆丁丁凉啊!”

    忍不住吐槽了一句,杨海定睛一看,赫然发现村长老王背朝天趴在了水泥地上,而下半身狼狈不堪,屁股上更是有几道锋利的划痕。

    “王叔,你这是咋了?”

    连忙走上前将医疗箱放了下来,杨海一边询问情况,一边给对方轻轻的擦拭起了伤口。

    然而还没有等老王解释,旁边的魏大妈却冷哼了一声,张嘴嘟囔了句。

    “还不是大早上跑过来偷看人家赵萍萍洗澡,被人家养的二哈给咬了呗!”

    “你这个婆娘别血口喷人,我只不过是…哎呦,小杨你下手轻点,我这个屁股可不是石头蛋啊!”

    老王脸色惨白的叫唤着,可杨海却发现对方的屁股上很明显有了两个小窟窿,如果魏大妈说的没错,那么他是百分百被狗给咬伤了。

    “王叔,咱们先别在这里耽误时间了,你这个伤得打狂犬病疫苗,我现在还得去镇上给你批呢!”

    他的话音刚落,忽然听到村民赵萍萍的院子里又传出来了一阵犬吠,随即就看到一名身穿西装的中年男子从院子里跑了出来。

    只见对方表情狰狞,双手还捂着屁股,但很明显并没有受伤,时不时扭头向着后面张望一眼。

    “这不是邻村的贾壮贤吗?怎么从寡妇家跑出来了?莫非……”

    魏大妈脸上浮现出了八卦的模样,不过还没有等她擅自下出定论,紧随其后的赵萍萍,也跟着跑了出来。

    “我去,苍老师?”

    杨海给老王上药的手直接停了下来,他眨巴眨巴了眼睛,露出了副不敢相信一切的表情,直勾勾的打量起了赵萍萍本人。

    因为自己自从上了大学就没有怎么回过村子,况且对方又是最近几个月才来到的临花镇,所以一直到了今天,他才算见到了这位在村民口中议论纷纷的大波妹。

    只见此时的赵萍萍身上仅穿着件粉色的薄纱睡衣,发型则是当下最流行的小波浪,而最诱人的地方,便是那张惊为天人的小脸。

    对方好像并没有注意到他的异常眼光,张开嘴剧烈呼吸了几下后,便看向了趴在地上的老王。

    “村长,真的对不起,我现在就给你出钱,千万不要往心里去!”

    她说着话就开始在身上摸索着想要找钱包,可她似乎忘记自己只穿着睡衣,怎么可能装着钱包。

    杨海看的浑身燥热,忍不住伸出手捂住了鼻子。

    这还是他头一次看到这种身材的美女,想当初在大学里上学,也没有看到过如此诱人的妹子。

    谁知老王听到后却摆了摆手,接着便从地上勉强的站了起来,看向了对方身后的院子。

    “我的事先放一边,你老公留下的东西没有被带走吧?”

    “没…没有,被我给藏起来了,只有我自己知道…”

    “那就好,”老王松了口气,扭头看向了杨海,继续说道,“你把我送到卫生院吧,然后让赵萍萍跟着一块去镇上取药。”

    这如此突如其来的艳遇让杨海有些懵逼,他反应过来后连忙用力点了点头,接着就从地上拿起了医疗箱,带着老王向卫生院走了去。

    而身后跟着的魏大妈却偷偷跟了上来,抬起手拍了下杨海的屁股。

    “魏大妈,你干嘛啊?”

    脑海里还回忆着赵萍萍伸出双手自己摸的模样,可被对方这么一拍后,只剩下了火辣辣的疼痛。

    “你小子的兄弟抬头了,”对方故作神秘的低声讲道,“看模样还挺长!”

    一听这话杨海赶忙往后弓了弓腰,不过仍旧被旁边的老王看了个大概。

    “我劝你一句,你这个小滑头可别打那个女人的主意。”

    对方的声音很小,但是很显然是在告诫他一些事情。

    杨海没有开口,只是点了下头,便轻咳两声,走进了卫生院。

    几分钟后,临花镇早晨的雾气终于散净,赵萍萍穿着一件连衣裙,急匆匆的就走进了敞开房门的屋子。

    “村长,村口的公交车已经到了,”她看了眼杨海,忽然浮现出了一抹嫌弃的样子,话锋一转,“要不我自己去镇上取药吧?”

    杨海怎么说也是个从城市回来的大学生,在看到对方露出了嫌弃自己的模样后,当场便把工作牌掏了出来,决定给这个女人上上课。

    “想在镇上拿到狂犬疫苗,必须得有我本人自己拿着工作证过去,你如果有这通天的能力,当我刚才说的话就是放屁!”

    村长没想到两人见了面就发生了这种事情,忙抬手示意不要冲动,并且看向了赵萍萍,告诉对方确实是这么一回事。

    就这样,二人一前一后离开了卫生院,杨海跟在后面,看着那诱人的臀部有规律的扭动着,不由自主的就上了车。

    “每人两元,投币上车!”

    “好的好的!”连忙从口袋摸出仅剩的两枚硬币,杨海笑眯眯的丢了进去,继而在司机疑惑的眼神中,坐在了赵萍萍旁边。

    “我已经给你付过钱了。”

    “什么?已经帮我付了车钱?”

    杨海连忙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快步走向了刚才的付款箱子,试图想要从里面把自己的钱掏出来。

    “哎哎哎,你这是要干啥去?”

    赵萍萍感觉他有些不对劲,赶忙伸出手把他给拉了回来。

    “我得把多给的钱要回来!”杨海委屈的撇了撇嘴巴,“这两块钱我能买好几袋干吃面呢!”

    其实杨海之所以这样做,也有他的苦衷。

    在他被安排进了卫生院到现在,也仅仅只有半个月不到,距离发工资的日子还很早。

    况且自己在坐班的时候,一般不给病人推荐药物治疗,反而是利用他爷爷在世时教给他的推拿按摩解决问题。

    毕竟农村人找他也只是看一下小病而已。

    赵萍萍听完他的话却忍不住翻了个白眼,随即从自己胳膊上挎着的皮包里掏出张百元大钞。

    “你只要治好村长,我还会给你一百!”

    说完,她便强行将钞票塞进了杨海的口袋,只不过当她正准备脱手的时候,一根硬邦邦的东西,打了下她的手背。

    突然的刺激让杨海忍不住打了个哆嗦瘫坐在了椅子上,并且急忙将对方的手拽了出去,表情尴尬的整理了下裤子。

    “咳咳,就算你不给我这个钱,我也会用心治疗王叔的!”

    可谁知他说完这句话后,赵萍萍竟然身子一斜,差点就贴了上去。

    “那我可就把这钱,拿回去啦?”

    她的声音忽然魅惑了起来,嘴里吐出的温热则打在了杨海的脸上,如同魔咒一样,禁锢住了对方的身体。

    然而接下来,她那纤纤玉手,轻轻的滑进了口袋,神不知鬼不觉的就握紧了那一根坚硬。

    “嘶…”

    杨海现在大脑一片空白,他根本想不明白为何赵萍萍会做出这样的举动,但是伴随着对方那逐渐上下加深的力度,他忍不住舒适的哼了一下。

    “小点声,这车上可有很多人看着呢~”

    赵萍萍突然提醒了一句,让杨海刹那间恢复了正常,急忙睁开了双眼。

    果然和她说的一样,周围的乘客都看向了他们这里,吓得自己再次拽出了对方的胳膊,夹紧了双腿。

    “这是公共场合,你不要乱来…”

    他也提醒了对方一句,不过随后便发现根本没有什么效果,赵萍萍竟然缓缓伸出了手,轻轻的覆盖在了自己的脸上。

    似乎在嗅着上面的特殊味道,杨海从来没有经历过这种事,只能楞楞的观察着对方。

    可还没有等赵萍萍享受完这一切的时候,公交车忽然猛的踩了下刹车,杨海当场就没有控制住身子,扑进了对方的怀中。

    “靠!你这个死老头子不看路吗?不怕撞死你?”

    司机骂骂咧咧的打开了门,车上的乘客都向门口望了去,杨海趁机起身,红着脸跟对方道歉。

    “道歉干嘛呀,好玩的事情还在后面呢~”赵萍萍眨眨眼,俏皮的嘟起了嘴巴,“以后叫我一声萍姐,好玩的事我都会叫上你!”

    杨海感觉幸福来得太过于突然,脑海里全部都是对方进一步的动作,可没想到的是,上车的老头却站在了他的面前。

    “小伙子,该让让了吧?”

    对方表情严肃,但是语气里却夹杂着一丝威严,好像杨海坐着的位置,就应该是他的一样。

    而杨海看到他是一名老头后,也便不由自主的站起了身子,选择了让座。

    毕竟自己是村里唯一的大学毕业生,要有尊老爱幼的素质!

  • 第2章 老当益壮

    不过没想到的是,萍姐好像有些不太开心,并且将身子往相反的方向移了移。

    公交车加快了速度,因为这条乡间小路本来就没有多少的车辆,所以司机也放松了神经,踩死了油门。

    但没过多久,意外就发生了。

    赵萍萍全程绷着脸杏目微瞪,而旁边的老头却有些奇怪,眼神一直往对方的身上放。

    终于,在一阵剧烈的颠簸来临后,老头身子一歪,就打算往对方的身上躺。

    说时迟那时快,如果不是杨海一直盯着,没准萍姐的豆腐就真的让这个老流氓给吃了。

    只见他忽的伸出了胳膊,刚巧塞到了二人的中间位置,老大爷闭着眼睛正打算享受那扑面的软软,却硬生生的撞在了杨海的身上。

    “萍姐,你没事吧?”直接无视掉了这个老头痛苦的哀嚎,他小心翼翼的注视着赵萍萍,害怕对方被流氓给骚扰了。

    “想不到你还挺男人的,”对方嫣然一笑,双眼注视着杨海淡淡的回答道,“我没事!”

    两人眉来眼去好不快活,而老头就有些苦逼了,直到现在还没有从座位上爬起来。

    “小伙子,帮个忙,扶一下我!”

    “我看你挺精神的,用不着帮忙,”杨海站起身子没好气的看了他一眼,“老当益壮这个词很适合你!”

    说完这些后,公交车也减慢了速度,司机扭头看了眼身后,朗声开口表示县城到了。

    “咱们下车吧!”

    杨海伸手拉着赵萍萍就从中间的位置走了下去,不过有些奇怪的是,那名猥琐的老头同样跟在了他们身后。

    一路上两人都没怎么说,只是加快了脚步往镇卫生院前进着,可对方紧追不舍,大有一副跟到底的决心。

    “杨海,这个老头怎么一直跟着咱们啊?”赵萍萍有些害怕,不由自主的往对方的身上靠了靠。

    “别担心,马上就到医院门口了,门卫李哥我认识!”

    轻轻的拍了拍她的肩膀,杨海总感觉自己现在和萍姐就如同情侣一样,漫步在了这条无名的街道。

    可当二人走进医院大门的瞬间,门卫李哥便急忙向着他们走了过来。

    “你看,李哥来帮我们了!”

    杨海笑着抬起手指了指跑过来的男子,“那个老头马上就会被赶出去!”

    谁知转眼之间,对方却直接无视了他的呼唤,越过大门就冲到了老头的面前。

    “姜主任,您老人家今天怎么有空来医院啦?”只见对方恨不得把老头抱在怀里,一步三晃的就走进了大门,脸上写满了激动。

    这位就是镇上鼎鼎有名的姜主任?!杨海眼巴巴瞅着对方在李哥的带领下走进了医院大厅,而身旁的萍姐则轻轻碰了下他的脑袋,小声询问对方是什么来路。

    “他是镇上出了名的老中医,针灸的手艺举世无双,很多人都想从他手里学走一招半式!”

    想起刚才在车上的行为,他现在有些慌,生怕一会儿进去的时候会被针对。

    不过还好的是,当他们二人来到了医院大厅后,发现姜老头已经穿好了白大褂,表情严肃的走向了手术室。

    “病人现在情况怎么样了?”“今天早上跑来的,身上没有一处伤但是浑身发热,这里的几名医生全部束手无策!”

    赵萍萍恰好听到了他们的对话,身子猛的一颤,随即就抓紧了杨海的胳膊。

    “萍姐,你怎么了?”感觉到了对方似乎有些恐惧,杨海连忙抬起头看了看四周,确认没有其他人路过后,便放下心来,轻轻抱住了赵萍萍。

    “那里躺着的家伙,应该就是今早闯进我家的人,”她抬起手指向了手术室,声音有些颤抖,“他是个坏人!”

    听到这话后,杨海也同样震惊了一下,不过他并不了解这其中的一二,便故作淡定的拍了拍对方的后背,示意用不着害怕。

    “咱们今天过来只是取药,你家今天发生的事情,等回村子再说吧!”

    就这样,赵萍萍也没有再继续多说什么,不过仍旧疑心重重,跟在杨海的身后走进了一间小办公室。

    取药的过程很顺利,毕竟杨海在镇上的医院也小有名气,这全靠了他爷爷之前的栽培。

    然而当他们正要准备离开的时候,一个沙哑的声音,忽然在身后响了起来。

    “你是罗老三的孙子杨海吧?”只见姜老爷子不知何时已经从手术室走了出来,嘴里竟然还叼着烟卷,不过比较引人注意的则是他那沾满了鲜血的双手。

    杨海虽然是医科学校毕业,但还是头一次看到如此淡定的医生,迟疑了半刻后,才楞楞的点了下头。

    “听说你继承了你爷爷的推拿按摩手法?”姜老爷子此时的态度和在公交车上大不相同,“这是真的假的?”“学了七七八八,并没有学精…”“就是你了,把东西交给旁边那位大波姑娘,跟我进来!”

    丢下这句话后,他便转身走进了手术室,完全没给杨海任何想要了解的机会。

    可就在同一时刻,赵萍萍却伸手拉住了他的胳膊,用力摇了摇头。

    “你别进去!”

    这种异常的反应让杨海有些措手不及,毕竟佳人在旁,同意她的话可能会增进感情。

    但是姜老头刚才说的话也同样在脑海里久久回荡着,为什么他会让自己跟着进手术室呢?难不成,需要他的帮忙?正当自己犹豫之际,手术室的门砰的一声又被撞开,姜老头黑着脸直接走了出来,二话不说就把杨海拉了过去。

    “你小子如果再继续愣着,说不定马上就要出人命了!”

    一句话让他瞬间清醒了过来,连忙将手里的东西交给了赵萍萍,调头就走进了房间。

    殊不知在他离开之际,对方那张原本惊讶的俏脸,转眼间就变得黑暗了起来。

    不过杨海现在可顾不上思考这些,走进手术室的他刚刚站稳脚,就被旁边的护士塞过来一双手套,紧随而来的压迫感,瞬间充满了全身。

    “他…这是怎么回事?”只见众人面前的手术台上,一名男子浑身赤果,但最奇怪的则是他的身体,竟然在往出渗血!杨海倒吸了一口凉气,自己从来没有看到过这种病情,面前这个病人很明显已经是个血人了!“你这孩子怎么一直爱发愣啊?赶紧带手套工作!”

    “对不起!”

    连忙戴好手套,他举着双手,却又再一次愣住。

    姜老头白了他一眼,并没有理会,就开始了行动。

    “我现在给你寻找需要推拿的位置,咱们一起配合,封住流血的出口!”

    他的双手没有因为对方的病情而放慢速度,而是直接就放在了后背上,缓慢并精准的摸索着。

    房间里的血腥味异常浓烈,杨海抬眼望去,发现旁边的护士面色凝重,手掌里则放着一把银针。

    “就是这里!”

    忽然间,姜老爷子猛的举起了双手,随即便抓着杨海的胳膊摁了下去。

    动作干净利索,不过因为血液太多,还是溅了他一脸。

    虽然杨海是头一次遇到这种情况,但是当双手接触到病人的后背后,他便赫然发现几个圆形的疙瘩在体内缓慢移动,便急忙调整了气息,加大了手掌的力度。

    “不错…”姜老爷子瞟了一眼后,抬手就从护士那里取上了几枚银针,轻轻抖动了下手腕。

    啪啪啪!三枚针准确无误的封住了出血口,杨海双手立刻向下,在对方的身体上搜索着其他治疗点。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着,当护士手掌里的银针被拿完了后,杨海和姜老爷子,纷纷吐了口气。

    “今天这事儿,你回去不要和任何人说起,等过几日后,我会亲自找你解释。”

    对方交代完这些后,便挥了挥手,示意杨海可以离开。

    而当赵萍萍看到杨海从房间里出来后,抬手撩了了下秀发,朱唇微启。

    “你救了个坏人,他会来报复我的。”

    近一个多小时的治疗让杨海感到浑身发酸,可当听到对方说出的这句话后,他便强打起精神,反口询问为何要这样说。

    然而和之前一样,赵萍萍又闭上了嘴巴,看样子并不想打算和他解释清楚。

    “萍姐,那个病人的病情很奇怪,我想知道真相!”

    杨海同样没有放弃,慢步走上前看向了对方的眼睛。

    不过即使是这样,他仍旧没有打动赵萍萍,对方沉默片刻后仅仅是深吸了一口气,接着就抬手搀扶着他,向着街上的站台走了去。

    一直到公交车在二人面前停下,对方才忽然开了口。

    “你以后不要跟我有太多接触,可能会在不经意间对你造成伤害!”

    赵萍萍的话就如同一把冰冷的长剑,硬生生的刺进了杨海的胸口,可同样也让他回想起来,村长王叔嘱咐的那句话。

    “不要打这个女人的主意!”

    一路上,他再也没有体验到萍姐的特殊服务,而对方甚至也有些故意疏远自己,头都扭到了另一侧。

    直到二人回到了临花镇后,这种尴尬的关系才算缓和。

    只见她将手中的药剂递给了杨海,便缓缓开口:“如果村长还有什么问题,你要及时和我联系。”

    这女人是怕担责任吗?杨海有些迟疑的点了下头,也就没有再继续思考下去,拿着东西就走进了屋子。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