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军婚撩人:中校溺宠小小妻、

军婚撩人:中校溺宠小小妻

《军婚撩人:中校溺宠小小妻》

标签:言情、总裁、豪门甜宠

军政商三界鼎鼎大名的顾家,大少结婚了,新娘竟然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丫头。婚前,小丫头一本正经,大叔,我们要约法三章!某个面瘫脸一口应下,没问题。婚后,当江向晚腰酸背痛的指着某个不知餍足的男人,大叔,咱们婚前怎么说的来着?某人一脸无辜,我说过我的身体没问题啊。

忆瑾年 状态:连载中

《军婚撩人:中校溺宠小小妻》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一章 初吻

    第一章初吻


    “向晚,算妈妈求你,这一次就再让妹妹一次,都到了那一步了,若是没有家明,你妹妹以后怎么办啊?”继母的话一遍一遍地在江向晚的脑海里回响。

    她忍不住心头的苦涩,滚烫的泪水不住地从眼眶里溢出来,淌到白瓷般的小脸上,和冰冷的雨水滚在一起。

    母亲去世后,她十几年的小心翼翼,她甚至已经原谅了婚内出轨的爸爸,接受了继母杨柳,疼爱着只比自己小一岁的妹妹江甜甜。

    可是换来了什么?

    自己的好妹妹抢走了她的一切,甚至是——

    她的男朋友程家明!

    而她的好爸爸,就在刚刚,因为她的反抗,一改往日慈父形象,盛怒地把水杯摔了个粉碎,说她不懂事,没教养。

    江向晚一直朝前走,没有目的,没有希望,她绝望的不是失去了程家明,而是被她曾经视为亲人的人,一步步侵略她生存的空间,寸寸紧逼。

    走了很久,她慢慢停下脚步,泪眼朦胧中,她看到了一家快餐店,里面暖色的灯光让她心动又沉迷。

    她转了方向,直挺挺的走进去。“老板,来一打啤酒。”

    有人说,不要为不值得的人买醉,可是醉了,总比清醒着要好。

    江向晚在靠窗边坐下来,透明的玻璃上映出她可怜的模样,纤长的睫毛沾着晶莹的负重,微微颤抖着。

    营业员将一打啤酒搬上桌时,看着江向晚,欲言又止。

    远处的广播台的顶层窗口处,一袭黑色皮衣皮靴的男人,手举望远镜,看到店里的情况,浓眉一皱,反手从腰间取下对讲器。

    “什么情况?”低沉富有磁性的声音传进了对讲器里。

    “正常顾客。”

    营业员低头,借着搬桌子的空,对着领口的隐形通讯器小声说着,讲完又回头看了眼江向晚红肿的双眼,补充道:“情绪不好。”

    男人闻言蹙眉,抬腕看了下时间,神色瞬间凝重起来。

    快餐店的营业员,其实是他手下的一名卧底,再过两个小时,快餐店将会有一场大型的毒品交易,他们已经在这个点蹲守了半个月,这个时候不能出任何意外。

    但群众,永远要比任务重要,“等我过去,其他人,照原计划行事。”

    快餐店内。

    倒酒,端杯,一饮而尽,江向晚一直机械的重复着三个动作,入喉处,发呛发苦,却又舍不得放下,渐渐的,开始迷离。

    男人站在江向晚跟前时,她完全醉了,大眼睛里含着的泪珠将落未落,眨着迷蒙的瞳子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男人。

    男人习惯性的皱皱眉头,看着浑身湿透醉醺醺的女人,竟然破天荒的生出一种不知所措。

    “小姑娘,快些回家。”

    一听到家这个字,江向晚怔了怔,尤自嘟囔了一句什么,转头继续跟酒奋战。

    顾北墨没有耐心陪她耗,干脆直接拽着她的手腕,朝门外走去。

    一个大男人,还是当兵的,手劲可想而知,纤弱的江向晚被动地被他拖出了一段距离。

    可是喝了酒,她头脑发懵,想停下,怎奈男人丝毫没有放手的念头,只能踉跄着跟上。

    她难受地推搡了几次,可拽着她的手却没有一点停下的打算,喝了酒的轴劲儿上来,她一急,低头一口咬上箍着自己的大手。

    顾北墨吃痛,猛的转身,冷冷的目光看着她。

    “你属狗的!”

    话音刚落,一辆越野车飞速向二人驶过来,眼看就要撞上。

    “小心!”

    顾北墨敏锐地搂着江向晚的娇软无力的身子,利落地转了几圈,稳稳当当站立后,将她牢牢的护在怀里。

    很快,四辆黑色轿车紧跟其后,在快餐店门口停下,久久没有人下车。

    “该死。”

    顾北墨蹙眉暗骂一句,情报竟然有误。

    江向晚迷迷糊糊地睁开眼,黑暗中,她发觉腰肢上搂着一只手,温热的男性气息,隔着湿透的衣服源源不断地熨着她的肌肤,空气很闷。

    江向晚猛地惊醒了几分,自己正被一个男人抱着!

  • 第二章结婚报告

    “放开……唔……”

    顾北墨正要放开,抬眸却见车里下来人,朝他们走来,感觉怀里的小女人挣扎的越发厉害,他来不及思考,抬起她小巧精致的下巴,对准了她柔软的唇瓣。

    街角光线太暗,江向晚看不清男人的脸,只看见一双发亮的眸,炽热的陌生气息狠狠地碾在她的唇上。

    “呦呵。”

    越野车上下来的人走近,对着打的火热的鸳鸯吹口哨,“要办事赶紧滚回家,别碍老子的事。”

    讲话声随着脚步声远去了,顾北墨用眼睛的余光目送完他们,才松了口气,这伙人里有人见过他,这也是这次行动他在暗处指挥的原因。

    江向晚脑子又不转了,所有的感官都充斥着男人阳刚凛冽的气息,愕然的眼神定定地盯着男人饱满的眉头,精短的黑发。

    两人的唇分开时,在黑暗中竟然诡异的发出一声“啵”,气氛更加诡异的尴尬。

    没给女孩质问的机会,顾北墨转过她的身子朝向巷子口,低语命令道,“不想死,就快跑。”

    江向晚气急,明明是自己被轻薄了,刚要转身询问,就听到男人刻意压低的声音,“猎物提前行动,准备收网!”

    被这话吓了一跳,江向晚本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原则,还是听从男人的话,跑了。

    顾北墨看着江向晚的背影,想着刚刚的吻,不自觉的嘴角上翘,一个帅气的转身,隐入旁边的墙后。

    ……

    第二天,江向晚在闺蜜颜一一家里悠悠转醒,头疼的厉害。

    颜一一没好气的递过一杯热牛奶,“江向晚,竟敢独自一人出去喝酒,胆肥了啊。”

    听着颜一一数落的话,心里暖暖的,正要说话,却被电视里一条新闻吸引住。

    “昨夜在我市警察和特种部队的协作下破获了一起大型毒品交易,缴获海洛因共……”

    江向晚倏然呆住,原来他不是吓自己的!

    ……

    案子的成功破获,顾北墨得来了三天的假期。

    顾家。

    “北墨,你过来下。”顾老将军将近八十岁,说起话来还是雄浑有力中气十足。

    顾北墨身穿军用背心,下面一条迷彩短裤,正在客厅沙发上假寐,听老将军一声令下,猛的睁开眼,只听啪一声,立正,敬礼。

    “收到。”

    老将军爽朗的大笑两声,“你这混小子。”

    笑完后,他握拳放在嘴边咳了两声,颇不自然的围着书桌转了两圈才坐下。

    “北墨,你还记得四十年前苏城海港军火交易吗?”这是顾老将军一直不愿提起的深埋心底的往事。

    顾北墨微怔,“记得。”

    顾老将军点了根烟,默默地抽着。

    虽然老爷子什么也没说,但顾北墨知道,提起四十年前苏城海港军火交易,老爷子心里不好受,就没像平日里一样劝阻。

    顾老将军像是跟自己较劲,许久不曾碰到的烟,现下一口比一口吸的重,肺里却负担不了似的,咳的气喘吁吁。

    “北墨,替爷爷挡枪子的那名向船长的遗孀,爷爷终于找到了。” 顾老将军深深呼出一口气,神色变得有些感伤。

    顾北墨只是点头,知道老爷子还有话要说。

    “我以为她们还在苏城,所有的人脉都在苏城寻找,却不知道她们来了京城。”抬起右手,才发现半截烟已经熄灭,苦笑着扔进烟灰缸。

    “爷爷去见了她们,很是善解人意的一家人,爷爷想要补偿,却被委婉拒绝了,可我这心里总是良心不安的。”

    “有话直说,婆婆妈妈没有一点军人样。”顾北墨挑眉,老爷子故意说这些话,估计在算计什么。

    顾老将军酝酿起来的情绪,被顾北墨嘴里突然蹦出的这一句扰乱,瞬间消散了。

    “你个混小子。”老者随手抄起眼前的一本军事攻略扔过去,顾北墨稳稳的接在手里。

    “向船长孙儿辈有三个孩子,最小的外孙女正在上大四。”睇了一眼孙子,他继续说,“那姑娘还不错。”

    顾北墨揉揉额头,感情老爷子打的是这事的主意。

    唯恐孙子拒绝,顾老爷子急忙加筹码,“你妈中意的可是温柔那小丫头,你要是不答应,我就站你妈那边。”

    叱咤风云的大将军耍起无赖也是一套一套的,“听说今年年底会有一次调动,你奶奶可是说把你调到京城机关好久了。”

    顾北墨无奈的扯着嘴角,老爷子这是明目张胆的威胁,弯起食指敲了敲太阳穴,“还在上大学,是不是?”

    “年龄不是问题!”

    “……”

    顾老爷子走过来拍了拍孙子的肩膀,“北墨,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人总归是要向前看的。”

    老爷子第一次对小辈说出如此感性的话,脸色不自然的同时还微微透露着些僵硬。

    顾北墨不置可否,老爷子走到书桌前一阵翻找,拿出来一张纸,对着顾北墨喊道:“过来。”

    顾北墨接过,定睛一看,太阳穴狠狠的突突了两下,竟然是结婚报告,还是盖了章的结婚报告。

    “老将军,你这可是滥用私权。”

    “兔崽子,有能耐把老子告上军事法庭。”顾老爷子异常威严地讲着。

    顾北墨无奈垂下头,看着结婚报告上面女方的名字,江向晚。

    江向晚,名字还不错。

    “明天上午十点,京城东路西雅图,你敢不去看老子怎么收拾你。”老爷子瞪着眼隔空指着顾北墨威胁道。

    “等等。”见孙子要出去,老爷子突然想到一件事,底气不足的交代,“不能让你奶奶知道。”

    顾北墨嘴角弯起一抹不易察觉的弧度,谁能知道威严十足的顾老将军,竟然怕老婆。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