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先婚厚爱:靳先生情深手册、

先婚厚爱:靳先生情深手册

《先婚厚爱:靳先生情深手册》

标签:总裁豪门、婚恋、替身

嫁给他,是她唯一处心积虑过的自私,痴痴守着无爱冰冷的婚姻两年,受过敷衍,经过谎言,忍过屈辱。“沈言渺,到底是为了什么才能让你死死守着这么虚伪恶心的婚姻?”靳承寒不止一次这般怒不可遏地吼过。每一次,她都将谎言出口成章,为了钱,为了虚荣,为了一切,就是不说为了爱情。婚姻的坟墓里,她失了身,失了尊严,最后……失了心。

水果硬糖 状态:连载中

《先婚厚爱:靳先生情深手册》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1章 想要什么自己选

    砰地一声,律师事务所的门被人一把推开。

    娱乐圈正炙手可热的明星,林之夏漫步走了进来。

    她眼神不屑地打量着坐在办公桌前的沈言渺,略带嘲讽地开口道:“沈大律师,前两天,我和承寒逛商场,被不长眼的狗仔拍了几张照片,想请你出面解决一下。你也知道,他不喜欢这些八卦消息。” 

    “这些年,他连结婚的消息都不曾让外人知道,这点,你这个名义上的妻子应该比谁都明白。”

    沈言渺的脸色瞬间白了几分,抿了抿唇:“抱歉,林小姐,我对艺人纠纷的案子并不熟悉,恐怕不能胜任,您还是另请高明吧。”

    似是早就料到她会这么说,林之夏抬手将墨镜拿下来,轻蔑地看向她:“你还是先看看这个,再做决定也不迟。”

    一叠照片推到沈言渺面前。

    照片其实很简单,不过就是林之夏在商场踮着脚替男人系领带的情景。

    林之夏依旧盛气凌人:“本来呢,这种小事,在娱乐圈也常见,可承寒却不许人将半点脏水泼到我身上。”

    说着又突然凑近沈言渺:“毕竟,他身边还有个不识趣的占着位置,他想彻底摆脱了你再公开我们的事情呢。”

    笑容艳丽的刺目无比:“至于这案子接不接,沈小姐就自己决定咯。”

    纤长的眼睫颤了颤,沈言渺默默将手指攥起:“知道了,我会处理。”

    “那就多谢沈大律师了。”

    林之夏得意地挑了挑眉,又重新将墨镜戴了回去,掀开椅子就往外走。

    “哦,对了。”

    刚走出几步,林之夏又转身故作怜悯地说:“看在相识一场的份儿上,好心提醒你一句,再死缠烂打下去,你怕是什么都得不到,你和承寒走不到最后的!”

    沈言渺原本就苍白的脸色更是白了几分,抿了抿唇,她淡淡轻笑:“那是我自己的事情,就不劳林小姐费心了,慢走不送。”

    会客室里全是林之夏身上香水的味道,闻得人头晕,沈言渺掀开窗户探出半个身子,一头漂亮的长发在风里被吹得凌乱。

    好久好久,那窒息的感觉才慢慢散去。

    ……

    两年前。

    阳光落在侧脸的那一刻,沈言渺凭借着十几年如一日的生物钟,缓缓睁开了眼睛。

    入目一室凌乱的被褥,和耳边依稀传来的淋浴水声。

    几乎是下意识的,沈言渺蓦地坐起身来,却不小心牵扯到肩膀上一圈透着血色的齿痕隐隐发疼。

    前一夜的事情一幕幕在眼前闪过。

    她代替父亲出席了一场宴会,推杯换盏间喝了服务生递过来的一杯红酒。

    再然后……

    她就什么也记不起来了。

    这样的场景其实并不陌生,沈言渺曾经代理过不少女生被侵犯伤害的案例。

    混乱的神智,陌生的房间,被单上刺眼的一抹红,被人侵犯后的害怕茫然。

    她,现在都占齐了。

    纤弱的身影在晨光里微微发抖,沈言渺掌心紧攥,竭力让自己冷静下来。

    她是律师。

    她知道怎么能让自己立于不败之地。

    沈言渺一遍一遍在脑子里回想着刑事诉讼案件的流程。

    浴室的水声还在继续。

    沈言渺匆忙套上那一条此刻并不算多么完整的裙子,视线在房间内环视一周后,她终于意识到。

    这似乎并不是普通的酒店房间,屋子里奢侈豪华,却连一部座机都没有。

    而她的包,早不见了踪影。

    报警!

    心里紧绷的那一根弦告诉她:保存证据,立马报警!

    顾不得浑身的酸痛,沈言渺拧了门就要往外走,身后浴室的门却紧接着被人打开,然后传来男人不紧不慢的声音。

    “房子,车子,支票,想要什么你自己选。”

  • 第2章 本来要的就不多

    沈言渺做梦也没有想到,有一天自己会以这样的方式,还能再见到这一张脸。

    英气的眉,黑曜石般的眼眸,高挺的鼻梁,削薄的嘴唇,倘若眉眼间再噙上几分笑意,就全然成了她记忆中的那个人。

    沈言渺不知不觉看晃了神,一瞬不瞬地盯着面前的男人,泪光微闪的眸子里是毫不掩饰的情意。

    “都不要!”

    她声音微颤,却无比坚定:“我要你娶我!”

    对面的人似乎怔了一下,而后冷笑一声,颀长的身影一步一步向她逼来:“想嫁给我的女人我见多了,但像你这样开门见山的,倒是不多见。”

    沈言渺假装听不出他话里的讥讽,扬起一张略显苍白的小脸,目光倔强:“要么娶我,要么法院见。”

    闻言,男人幽深的眸子危险地半眯起来,步步紧逼:“你这是在威胁我?”

    沈言渺后背紧紧贴在冰冷的门板上,她毫不畏惧,也丝毫不给自己退路,说:“迄今为止,还没有我沈言渺打不赢的官司。”

    男人冷冷笑了一声,而后漆黑的眸子紧紧锁在她脸上,一字一顿:“沈、言、渺……”

    随着回忆迎面而来的压迫感,几乎让人喘不过气。

    ……

    是夜,南庄。

    本来早就该灯熄光灭的欧式别墅,此刻楼上楼下,里里外外,一派灯火通明。

    靳承寒满脸寒戾,一身的低气压让所有人都胆战心惊。

    沈言渺犹豫再三,还是硬着头皮敲响了书房的门,在确定没有听到任何一个关于拒绝入内的字眼后,轻轻拧开了紧闭的房门。

    靳承寒淡淡将目光从面前的文件移到她身上,一双幽黑的眼眸冷冽慑人心魄。

    沈言渺缓步走了进去,勉强挤出一丝微笑,问:“已经很晚了,吴妈准备了宵夜,要吃一点儿吗?”

    靳承寒目光死死锁在她脸上许久,才冷声问道:“之夏今天去找你了?” 

    沈言渺瞬间清醒了不少。

    果然是为了林之夏啊。

    她攥了攥掌心,一五一十地说:“对,今天中午的时候。”

    “说了什么?”

    靳承寒利落地从椅子上站起身,一步一步走到她面前,他原本就比她高出不少,现在一双黑眸更是居高临下地盯着她。

    逼人心魄。

    沈言渺抿了抿唇,尽力避重就轻:“林小姐想要起诉一家娱乐周刊,她希望由我来完成这个案子。”

    “就这些?”靳承寒追问。

    不然呢?

    他还想听什么?

    听她有没有热情款待林之夏,还是听林之夏有没有在她这里受到委屈?

    沈言渺眸光微黯,随即淡淡地嗯了一声,说:“艺人和媒体之间的纠纷案件L.N也接过不少,林小姐的事情我会尽全力的,你大可以放心。”

    “呵!”

    闻言,靳承寒冷嗤一声,黑眸危险地半眯起:“那我现在是该夸一句沈大律师好手段?还是该夸一句靳太太真是好度量?”

    靳太太?

    沈言渺唇畔微微自嘲,多讽刺的称呼啊!

    结婚整整两年,应该还没有外人知道靳承寒已经有了妻子吧?

    而林之夏,算不上外人,那是靳承寒唯一肯放在心上,有耐性去对待的女人。

    沈言渺早早就告诫过自己,只要能留住这一段婚姻,怎么样都无所谓。

    至于靳承寒爱着谁,她管不了,也不想多管。

    她本来要的就不多。

    放在膝盖上的手掌紧了又紧,沈言渺竭力敛去所有的心绪,轻声说:“照片拍摄很模糊,应该是小报记者无意中偷拍到的,只要林小姐出声明发律师函,应该不会再大范围……呃——”

    下颌骤然一紧,沈言渺被迫仰头看向那一双黑眸。

    靳承寒几乎是咬牙切齿地逼出声音:“沈言渺!你就只想说这些?”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