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窃汉、

窃汉

《窃汉》

标签:历史、穿越、战争、三国

穿越至东汉末年,成为并州刺史丁原的儿子,天下第一武将吕布的兄弟。掌天下最强十万并州铁骑,携绝世武将吕奉先,驭高顺七百陷阵营!面对大汉江山分崩离析,群雄割据,你攻我伐!这一世,我丁家绝不会再败给国贼董卓!曹操:“丁贼!欺天罔地,灭国欺君,秽乱宫廷,残害生灵,罪恶滔天!”袁绍:“扶持汉室,拯救万民!各镇诸侯随吾攻破虎牢关,活捉丁贼!”刘备:“汉贼不两立,王业不偏安!二弟,三弟!杀丁贼!”诸葛亮,周瑜:“即生毅 何生亮?(瑜)”貂蝉,蔡琰,二乔:“夫君,待这天下平定以后,我们还像在洛阳那般生活。”

风车点灯 状态:完结

《窃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1章 黄巾起,天下乱

    并州,太原刺史府。

    秋月,大雨。

    昏暗的天空,电闪雷鸣。

    啪嗒……啪嗒……

    无数雨滴自高空落下,拍击在亭苑的瓦片上。

    亭苑内的中间生着一个火炉,上面正温着醇香扑鼻的美酒。

    在亭苑的茶几旁,静坐着一位头戴玉冠,威武不凡的中年男子。

    这男子双目炯炯有神,眉宇间透着一股不怒自威的气势。

    他手里捻着一颗白子,望着棋局举棋不定。

    这人不是别人,他正是天下十三州之一,统治并州九郡的刺史——丁原。

    丁原那双目凌冽的虎目,望着面前云淡风轻的黑色身影,眼中满是惊叹之色。

    “正如毅儿你预测的那般,太平道张角举旗谋反了。

    刚才收到探子的密信,上面说:以冀州为中心,如同瘟疫一般蔓延整个天下。

    仅仅三个月不到的时间,青,徐,幽,荆,杨,兖,冀,豫,八个州全乱了。”

    丁原刚看完密信,回想着信里面的内容,他此刻心中依旧充满不可置信。

    数年前,

    丁毅曾说太平道张角会造反,他并没有太往心里去。

    毕竟列朝列代,都会有那么些活不下去的人,或抵御不了心中权欲,铤而走险的疯子。

    可是,

    他万万没想到,张角造反的声势会如此浩大。

    只用三个月不到的时间,太平道就聚众数十万人,席卷三分之二的天下!

    “父亲大人,还需早做准备才是......”

    “这次黄巾之乱,朝廷必然无力单独剿灭叛乱。

    大汉朝廷国库空虚,以灵帝卖官敛财的性子。

    他必然会让各州郡自行招募私兵围剿叛乱,已此减轻朝廷负担。

    而张角刚刚拉起的黄巾军,面对拥有重兵的诸侯讨伐,兵败只是迟早之事。”

    丁毅见丁原似在等待他后面的话,不由微微一笑,接着道:

    “太平道之乱,将耗尽朝廷最后一丝元气......

    而募有私兵的各方诸侯,必然会成为尾大不掉之势。”

    “父亲大人,天下纷争.....群雄并起的局势已定。

    大汉的江山,就算谋圣兵仙重生,也无法挽救它了。”

    “毅儿即已看清天下大势,为何会忽然做出如此不智的决定?”

    丁原与儿子四目相对,眼中有着一丝担忧与不解。

    他实在有些想不通,一向沉稳睿智的丁毅。

    为何会在这个时候,选择与张辽他们一起去京都洛阳,这个天下漩涡中心之地。

    啪嗒。

    “父亲大人请。”

    丁毅没有回答,而是望着亭苑屋檐上不断滴落的水珠。

    随后,捻起一颗白子落入满是黑子的棋盘之中。

    “北方乌桓最大的几个部族,已经被奉先屠杀殆尽。

    这几年我们的铁血手段,已经让匈奴,鲜卑,乌桓,闻我并州军之名胆寒。”

    “未来十年之内,北方那些游牧名族,都威胁不了我们并州。”

    丁毅那双平静如水的眼眸,闪烁着一丝冷冽的光芒。

    脑海里不由浮现,雁门城外用乌桓人的头颅,堆出来的那一座座恐怖的京观。

    随即又道:“黄巾之乱,必将使原本富庶的青,徐,幽,荆,杨,兖,冀,豫,八个州,深陷沼泽之中无法自拔。

    这些州郡想彻底恢复元气,没有三五年是不可能做到的。

    天下纷乱,倒是给了我们并州这块贫瘠之地,休养生息的机会......”

    丁毅其实心里有个只有他自己知道的秘密,他不是这个世界的人......

    他来自一千多年后的世界,至于为什么会出现在东汉末年,他无法解释。

    但是在这里的近二十年生活,让他明白一个事实。

    他真的穿越到,东汉末年这个群雄并起的大时代。

    而且还成为一方诸侯,丁原的大儿子丁毅——丁子恒!

    所以,

    他才能先知先觉的知道,太平道张角会造反。

    更无比确定,这场声势浩大的农民起义,如同昙花一现被各地诸侯迅速剿灭。

    “我们的时间很急迫,那箱子里面有三样器具,可以让我们并州的铁骑真正纵横天下。”

    “我希望父亲大人,暗中召集工匠们日夜兼程的赶制......

    另外,

    十常侍等宦官,近年权势愈来愈大,已经有了左右皇权的力量。

    大将军何进覆灭黄巾之乱后,必会挟大胜之势,密谋除掉十常侍这些心腹大患。

    洛阳京都的军队,十常侍应该已安插自己的心腹之人。

    何进可能不敢冒险,调京都之兵来诛阉宦。

    如此他极有可能,调外军入城诛杀十常侍。

    父亲大人是何进最信任的将领之一,而且又有我留在他的身边做质。

    如果大将军真的有意调外军,入京都洛阳诛杀阉宦,必然会选择我们并州军。”

    历史上,何进就是调西凉董卓,并州丁原来洛阳诛杀十常侍的。

    只是他自己做事太愚笨,让十常侍提前知道风声,被一群宦官给枭了首级。

  • 第2章 骑兵三宝

    “让我并州军真正拥有纵横万里的器具?”

    丁原被自己儿子这番话,给彻底震撼了。

    那双冷冽的虎目,仿佛一团燃烧的火焰,里面满是狂喜之色。

    何进调外军诛杀十常侍之事,实在有些过于荒谬,丁原心里不太相信。

    他反而对丁毅口中三样,能够让并州铁骑真正纵横万里的器具,十分感兴趣起来。

    “拿上来。”

    丁毅微微点头,随后向一旁的护卫挥了挥手。

    那护卫连忙将盒中的一件器具取了出来,小心翼翼的呈到丁毅面前。

    丁毅接过第一件器具,向一旁满脸迷惑的丁原解释道:

    “此物名叫马蹄铁,将它镶在马掌上面,我并州的将士就可以在战场上肆意狂奔。

    他们再也不用顾虑马掌磨破,马匹残疾的事情了。”

    丁原闻言身躯猛地一颤,他一把抓住丁毅手中的马蹄铁,神情无比激动的询问道:

    “毅儿!此话当真???”

    并州的铁骑十分强大,但他们的骑兵却只能游走在雁门附近,不敢深入匈奴,乌桓,鲜卑各部落。

    这并不是丁原畏惧北方这些游牧名族,而是他们如果长途跋涉,纵马去万里之遥与乌桓,匈奴,鲜卑作战。

    并州军的铁骑还没灭了乌桓,匈奴,鲜卑,他们的战马脚掌就磨破,马匹都不知道要残废多少。

    这是数千年来,华夏对战北方游牧名族最大的劣势,如果真如丁毅说的那样。

    他们并州的铁骑将再无后顾之忧,做到真正意义上的纵横万里!

    “父亲大人面前毅儿怎敢妄言?我已经装备一匹战马拴在马厩,父亲等会过去一看便知真伪。”

    丁毅见丁原脸上满是激动的捧着马蹄铁,他十分认真的点了点头。

    “铁蹄铁!毅儿真是奇思妙想啊!有了这器具,我并州军的战力将大大提升!

    我们并州的铁骑,再也不用龟缩于雁门关内了。

    无论是南下中原十二州!还是北上匈奴,乌桓,鲜卑的戈壁草原!我们并州军都可以肆意纵横!”

    丁原听到丁毅的回答,他手里拿着马蹄铁兴奋不已,一向沉稳的他居然有些得意忘形了。

    丁毅望着惊喜不已的丁原,眼中露出一丝满意。

    天下十三州,并州,西凉(凉州)位于北方,最大的敌人就是北方的游牧名族。

    所以,

    他们拥有整个天下,最为庞大的骑兵队伍。

    并州总共有六万五千兵马,其中骑兵就占了五万人!

    丁毅作为并州少主人,他在数年前就暗中召集工匠在试制,后世增加骑兵战力的三宝。

    黄巾之乱已起,中原局势动荡。

    在何进要丁原派几员虎将,以拜寿之名留在他身边策应之时。

    丁毅主动请缨赶赴京都洛阳。

    他虽然要离开并州,但是骑兵三宝的进度,却不能停下来。

    这些超时代的东西事关重大,必须要做到绝对的保密。

    而无论是在并州召集大量工匠赶制,还是暗中给并州五万骑兵,装备上这三件器具。

    整个并州九郡,唯有刺史丁原一人能够办到。

    “毅儿,快......快给为父将其他两件宝物,也全都拿上来。”

    丁原拿着手里的马蹄铁爱不释手,怎么看怎么喜欢。

    想着丁毅之前说有三件器具,心中期待万分,不由有些急促道。

    简简单单的一件马蹄铁,就能够让并州军实力大增,拥有纵横万里的力量。

    接下来的两件宝物又会是什么?

    “父亲大人,毅儿的第二件,第三件器具分别是马鞍,马镫两样宝物!”

    丁毅见丁原脸上满是期待,等着他后面的解释。

    他顿了顿,沉声道:“父亲大人是骑射高绝的大将,应该知道就算再厉害的骑士,也不能一边骑着马飞奔,一边向标靶放箭射击。

    因为马背光滑极难驾驭,骑士不仅需要勒住马缰,还要用双脚控马,难度实在太大,他们根本腾不出手来搭弓放箭。”

    “但如果将我的马鞍与马镫,装备在战马之上。

    它们不仅可以大大降低控马的难度,甚至可以让我并州的骑士,在纵马飞奔的同时,还能腾出双手向远处的目标放箭!”

    丁原:“............”

    他听完丁毅的解释,整个人像是被人死死扼住喉咙,双目圆凸,嘴巴张大,久久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嘀嗒......嘀嗒......

    整个亭苑只剩下屋檐上,滑落的水滴声。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