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炼气十万年、

炼气十万年

《炼气十万年》

标签:玄幻、修炼、热血、杀伐

十万年前,他是天岚宗开山弟子,他师傅飞升了,他在炼气。九万年前,他的师侄飞升,他在炼气。五万年前,天岚宗看门的老狗也飞升了,他还在炼气。三万年前,山下的那颗老树也成了妖,渡劫未成,身死道消,他依然在炼气。一万年前,天岚宗第九千八百七十二代弟子张无极也飞升了,徐阳默默的炼气。他闭关一万年,最终,他突破了炼气期第九千九百九十九层!一万年后,他破关而出!

勺子 状态:连载中

《炼气十万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一章 炼气十万年

    天岚宗后山。

    忽然尘舞飞扬,一个毫不起眼的地方,竟然出现了一扇石门,这石门颤动,缓缓打开。

    从中,一位老者走出来。

    第一步,精神烁烁,再无老态之感!

    第二步,他已经步入了中年!

    第三步落下,此时,他已经只有了二十来岁的模样。

    “又是一万年了!哎,我还是没有突破筑基!”

    他叫徐阳,已经修炼了十万年。

    十万年前,他是天岚宗开山弟子,他师傅飞升了,他在炼气。

    九万年前,他的师侄飞升,他在炼气。

    五万年前,天岚宗看门的老狗也飞升了,他还在炼气。

    三万年前,山下的那颗老树也成了妖,渡劫未成,身死道消,他依然在炼气。

    一万年前,天岚宗第九千八百七十二代弟子张无极也飞升了,徐阳默默的炼气。

    他闭关一万年,最终,依然没有成功。

    筑基丹他吃的都比人家一辈子见过得都多。

    师傅收他时,说他天赋异禀,飞升时再也不说了。

    徐阳的优点是,他永远不会老,他能够一直在炼气期的境界上勇往直前。

    别人炼气九层,天赋强的绝代天骄,也不过十层圆满,之后就能直接筑基,随后金丹入腹,元婴开窍,衍化洞天,铸就元神,神婴合道,渡劫之后大乘飞升!

    而他,是炼气九千九百九十九层!

    “十万年过去了,门派也没落了!”

    徐阳叹了一口气,昔年天岚宗是三千道州第一势力,如今,看后山这荒凉,远处曾经的大殿都已经破败,只剩下了主殿,还依稀能看出当年的样子。

    “嗯?”

    徐阳忽然眉头一皱,眼神变得凶厉了起来。

    门派没落,毕竟时代迁移,灵气转换,曾经的洞天福地,现在已经成了最普通的地方。

    历代弟子不可能所有人都无比英明,没落无可厚非。

    但有人居然要灭天岚宗道统!

    他徐阳,不答应!

    ……

    砰!

    一名天岚宗弟子从颠门外倒飞进来,倒在地上吐血不止。

    “凌青姝,我早就说了,只要你嫁给本少宗主,将天岚宗迁出此地,我可保你天岚宗不灭,以后我成了天云宗宗主,你就是宗主夫人!”

    “本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否则,灭你道统,别怪本少无情!”

    一个男子闲庭信步的走了进来,他身后,站着数十位气息恐怖的强者。

    云山宗,齐州大派,有金丹强者!

    对天岚宗山门觊觎已久,上一任天岚宗掌门有金丹修为,在世时他们还不敢乱动。

    但自从上代掌门坐化,云山宗就开始蠢蠢欲动。

    今天,彻底撕破了脸面!

    大殿之中,数十个天岚宗核心弟子,上方,面色秀美,眼神凌厉却带着绝望的女子正是天岚宗现任掌门凌青姝!

    天岚宗最强者就是她自己,但也仅仅才筑基中期,另外还有两个筑基初期长老。

    云山宗,有金丹强者,筑基数十!

    最弱的,也和凌青姝差不多。

    “我天岚宗没有跪着生,只有站着死的!刘云清,放马过来吧,想让我做你的宗门夫人,痴人做梦!”凌青姝眼神决绝,却蹭的从位置上站了起来丝毫不退!

    筑基中期全部爆发,锵的一声,拔剑!

    刘云清舔了舔嘴唇,眼神淫邪的扫在凌青姝身上,嘿嘿笑道:“凌青姝,我要活的!”

    霎时间,他身后冲出两人,气息恐怖,竟然全是筑基圆满的强者!

    三人瞬间交手到了一起。

    凌青姝本就低了一个境界,对付一个已经勉强。

    上来的两个人,只是为了速战速决,也根本没有留手的意思。

    少宗主只是要留活口而已!

    三人身形一错,凌青姝倒飞喷血而出,眼中悲愤无比,手中长剑,直接折断。

    无力,绝望!她看不到丝毫翻盘的希望。

    忽然,她眼神中闪过一丝坚定。

    就算是死,也绝对不能落在刘云清手中。

    凌青姝直接横剑,对着自己脖子上抹了过去。

    “何必呢?哎~”

    一声叹息,在凌青姝的身边响起。

    她手中的剑,在脖子之前,再也不能有丝毫存进!

    凌青姝骇然,是谁?她抬头一看,只见一个年轻人,站在她的面前,但他的眼神却带着说不尽的沧桑。

    他两根手指,夹住了自己的剑。

    来人,正是徐阳。

    “说吧,你们要怎么死?”

    徐阳放开了凌青姝,缓步走到殿前。

    刘云清盯住了徐阳,忽然展颜一笑,道:“又来了一个送死的,还以为是什么高手,天岚宗的扫地僧,没想到一个区区炼气期也敢出来放肆了。”

    徐阳点了点头,道:“既然你不说,那我就送你们走!”

    他身形动了,目标赫然是之前对凌青姝出手的两人。

    “果然,找死的人,谁都拦不住。”

    “你别动手,老子一根手指碾死他!”

    那两人狞笑,其中一人瞬间往前轰然一拳砸下。

    他要一拳,把这人砸成粉碎,让他死前,清楚的知道,炼气和筑基的差距,无论是谁,都无可弥补。

    眨眼间,他就到了徐阳的面前。

    凌青姝都忍不住惊呼了出来,还以为是救世主,难道就这样来送死的吗?给这存在了她都不知道历史的宗门,殉葬?

    然而徐阳始终风轻云淡,随手抬起,对着那人一拍。

    那人面色巨变,一股他难以承受的巨力顺着手臂冲来。

    他的身体爆碎出声,全声骨头全部碎裂,包括嘴巴,他连张嘴都再做不到了,只能是七孔不断的在渗出血。

    但实际上他全身上下,没有丝毫的内伤,以他的修为,一时间根本不会死。

    “第一个!”徐阳淡淡开口。

    “他不是炼气!”另外一人瞳孔一缩,厉声喝道。

    “他是金丹,绝对是金丹才能做到如此举重若轻的将柳三击溃!”

    “撤,快撤!金丹,不可敌!”

    他惊恐了,连刘云清都震惊了,疯狂后撤,天岚宗什么时候有金丹强者了?

    问题是,近百年内,天岚宗除上任宗主之外,根本没有其他名号!

    徐阳嘴角带着一丝笑意,对着众人围剿连脚步停顿一下都没有。

    “我说了,我只是炼气期!”

  • 第二章 你儿子被我杀了

    徐阳看着那些人慌乱逃跑,却丝毫不急的往前追去。

    看行动,仿佛根本不可能追上的速度。

    “前辈,千万不能让他们跑了,否则,云山宗宗主刘真知道了,对我天岚宗无疑是大灾难。”

    凌清姝大急,对着徐阳喊道。

    刘真那可是老牌金丹强者,比前宗主的修为时间更长,前宗主坐化便是当初和他交手,留有暗伤的缘故。

    刘真,那可是金丹中的顶级强者。

    徐阳点了点头,无所谓的笑道:“他们跑不掉,刘真,也跑不掉!”

    他抬步的脚,落下,在落下的一瞬间,竟然出现在了刘云清的身后。

    刘云清毛骨悚然,霎时察觉到了背后恐怖的炼气气息。

    “前辈,一个金丹强者伪装成炼气期修为有意思吗?你可敢和我父亲一战?”刘云清疾呼大吼道。

    “放心,我会去找你父亲的!”

    “我赐你恐惧而死!”

    徐阳没有多看他,一巴掌从天灵盖排下。

    咔~

    头顶和脖颈的骨头瞬间化为粉碎。

    胸腔五脏更是直接爆裂。

    在徐阳拍下的那一瞬间起,刘云清就已经死了,但就算是这样,他的身体还在往前跑了三四步,忽然倒下,并且口中的猛然张开,五脏混着血水喷洒。

    云山宗的人遍体生寒,这个人,太恐怖了,甚至对云山宗少宗主,根本没有丝毫的犹豫,直接下了死手。

    一些人无比悲愤,你一个金丹期强者伪装什么?要杀就杀了,还要装比我们弱!

    徐阳每落下一步,必然有一个人死掉,宛如死神降临,在背后催命。

    “我赐你,希冀中死去!”

    “我允许,你于求饶中死!”

    “我赐你,不痛之死!”

    ……

    “不,不要杀我,求求你放过我,修行界太危险了,我愿意自废修为回家种田,前辈老祖求你放过我吧!”

    所有人都死了,来天岚宗的所有人,全部都死了,唯独剩下了他一个。

    他匍匐在地上,疯狂对着徐阳磕头。

    “你叫什么名字?”徐阳问道。

    “啊?小人张也,不知前辈有何吩咐,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自称张也的人心中大喜,徐阳杀人可从不说废话,直接过去就是拍死。

    对自己,竟然说话了,这说明有转机,他不一定会死!

    “好,张也,你带我去云山宗!”

    徐阳淡淡的说道。

    “啊?”张也瞬间就傻眼了,徐阳竟然是让他带路的。

    “前,前辈,莫非你想要去和我们宗主一战?不,不可能的,我们宗主金丹后期修为,云山宗更是有护山大阵,你一个人孤身前往根本没有胜算!”

    张也磕磕巴巴的说道,他巴不得徐阳前去送死,但不能是他带路啊。

    “你无需多管,带路就是!”

    徐阳瞥了一眼张也,张也瞬间感受到死亡临近的寒意,再也不敢多说,连忙连滚带爬的往前带路。

    只能在心底悄悄希望徐阳能够击败宗主,他才有机会活下来。

    ……

    “宗主,那位前辈带着云山宗张也走了,前辈说要去云山宗!”一个天岚宗弟子迅速告诉了凌青姝。

    凌青姝脸色大惊,这位前辈是要干嘛,难道一个人想要灭掉一个宗门吗?

    云山宗可是齐州第一宗门,不仅仅宗主刘真是金丹后期的修为,甚至,谁都不知道云山宗有没有第二个金丹,甚至可能比刘真更强的金丹!

    “快,快去把前辈追回来!”凌青姝连忙对弟子说道。

    “追不上了,前辈的速度太快了!”弟子满头大汗的说道。

    “这位前辈到底是谁,为什么要帮我天岚宗?他好像是从后山来的!”

    凌青姝仿佛是想到了什么,脸色一变,连忙召集弟子:“所有弟子听令,除留守弟子外,其他人等,都跟我去云山宗!”

    ……

    徐阳已经带着张也,站在了一座高山之下。

    这座山是齐州最高的山,同时也是灵气最盛的一座山。

    循着无比高耸的阶梯直上,一座巍峨的门派山门便从云雾中透露了出来。

    云山宗!

    “张长老回来的这么快,看样子拿下天岚宗根本不费吹灰之力啊!”

    守门弟子看到了张也,张也可是筑基后期的修为,在宗内地位崇高,连忙笑嘻嘻恭维道。

    “拿下天岚宗?蝼蚁小派圈地自娱而已,岂知我天岚宗威严?”徐阳冷哼了一声。

    “长老,这位是?”

    “送你们上路的人!”

    徐阳浑身气势轰然大放,一股异于常人的炼气期气势轰然放开,一巴掌拍去,两个守门弟子瞬间死亡。

    “听说,云山宗宗主名叫刘真?”

    徐阳砰的一声,直接粉碎云山宗山门,同时,他的声音宛如雷鸣,瞬间传遍了整个云山宗!

    “谁,是谁竟然敢在我云山宗喧哗?”

    “嘶,居然有人上我云山宗挑衅,活的不耐烦了吧?”

    “我靠,上门挑衅的人竟然只是个炼气期的人,真是找死的路一找一个准,不过这个炼气期有点东西,比一般炼气期气势雄厚多了!”

    云山宗弟子都立刻被惊动了,很快就有人发现了张也和徐阳的存在。

    “自寻死路,竟敢坏我山门!死来!”

    人群中,忽然一名弟子飞奔而出,提剑而来。

    “杀!”

    瞬间,这弟子到了徐阳面前,然而徐阳看都没看他一眼,只伸出了两根手指头,直接夹住了长剑。

    砰!

    长剑断裂!

    “既然你不出来,那我将你云山宗的人杀干净,再来找你!”

    徐阳冷哼一声,直接横手一推,那云山宗弟子眼神骇然,同样是炼气期怎么差距这么大?

    那弟子直接空中喷血,倒飞进人群。

    随后在人群中,一股巨大的力量轰然炸开,那弟子直接爆开,形成一股无比强势的冲击。

    围住徐阳的云山宗弟子轰然被炸开,一片片倒下。

    无数人倒在了血泊中。

    所有人难以置信,这,这是炼气期吗?

    “不,他是假的炼气,真的金丹,张也已经背叛宗门了,宗主,快出来,救救我等!”

    一重伤弟子还没有死亡,心中无比悲愤的对空中喊道。

    “你,是天岚宗之人?果然,传闻的上古宗门,怎么可能没有些底蕴!”

    一个中年男子,缓步走来,脸上带着笑意,对徐阳的强势根本没放在心上。

    “你儿子被我杀了!”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