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樊先生,请高抬贵手、樊邵琛陆一瑶陆振威小说

樊先生,请高抬贵手

樊邵琛陆一瑶陆振威小说

主角:樊邵琛,陆一瑶,陆振威 标签:婚恋、出轨、总裁豪门、禁忌之恋

“樊邵琛,你夺走了我爸的酒店,还不肯放我们家,你到底想怎样?““夺你家酒店是你爸罪有应得,不肯放过,是他罪该万死,而不放过你……陆一瑶,你是真笨还是假笨?”

秋风暖色 状态:连载中

樊邵琛陆一瑶陆振威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001章 求你放过我父亲

    滨市,滨都国际酒店脚下,陆一瑶站在酒店奢华的门庭外,抬头仰望了眼阴霾的天空,仿佛一场狂风暴雨即将袭来,她暗自捏紧手指,终还是迈开脚步。

    一进到酒店里,陆一瑶就感受到四周朝她投射过来的种种异样目光,她嫣红的唇畔隐隐掠过一丝讽刺的笑意,就在两个月前,她还是这个国际酒店的千金大小姐,而如今,却,物是人非!

    饱受一路的非议,陆一瑶抵达了大厦顶层,迈出电梯,她直奔走廊尽头那一扇门,有秘书出来拦她,她却不顾一切,大步过去,愤力推开了那扇门。

    咣当一声门响,却并没有打扰到办公桌前埋头工作的男人,那双漆黑的墨眸仍旧盯着桌面上的文件,刚毅如雕的面孔完全是一副波澜不惊的样子,仿佛,她会来,早已在他的意料之中。

    “樊邵琛,你夺走了我爸的酒店害他破产还不够吗?为什么还要再栽赃我爸承担商业犯罪的罪名,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的家人赶尽杀绝?”陆一瑶激动的走过来,一把将男人正在审看的文件掀翻在地上,愤怒的质问里饱含无尽的失望。

    樊邵琛瞄了眼被扫落在地的文件,桀骜的眉微不可闻的蹙了下,慢慢抬起头,冷冷道:“陆一瑶,如果你是来兴师问罪的,我只能回答你,陆振威今天的所有下场,都是他罪有应得!”

    “我不信!我爸他这么些年来一直热衷公益事业,他是不可能做违背道德和良知的事情!”陆一瑶愤怒而坚定的道。

    “呵呵~”樊邵琛幽冷一笑,起身,绕过办公桌站到陆一瑶身前,骨节分明的修长手指挑起陆一瑶尖俏的下颚,锐利的鹰眸里满是她眼中的悲愤和她脸庞的憔悴,“陆一瑶,你记住,不是所有的慈善家都是由衷热爱公益的,只不过,他需要用所谓的慈善来掩盖他滔天的罪恶,陆振威,就是这种败类!”

    “够了!我不许你再这样诋毁我爸爸!”陆一瑶一把挥开樊邵琛捏着她下颚的手,怒目与他对视,“樊邵琛,我今天来就只想问你一句,到底要怎么样才肯放过我爸?”

    “放过他?”樊邵琛挑眉,不由嗤笑,仿佛听到了一个荒唐的笑话,脑海里一闪而过多年前害他家破人亡的那一场熊熊烈火,突然他用力攥起陆一瑶的皓腕,目光变得幽寒,充满蚀骨的仇恨,“让罪有应得的人得到他应有的惩罚,本就是我两年前回来滨市的唯一目的,所以,放过陆振威,绝无可能!”樊邵琛坚定不移的话刚落下,身后办公桌上的内线电话响起。

    他松开陆一瑶的手腕,转身瞄了眼来显,看到是特助的来电,他直接摁下免提,厉声吐出一个字:“讲!”

    那端随即传出特助阿忠的汇报:“总裁,张律师那边已经掌握了陆振威几度参与地下洗钱,以及大洋项目的非法集资等确凿的罪证,有了这些证据,陆振威这次至少也要获刑十年以上,总裁,张律师要我请示您,要不要将证据立即递交给法院……”

    “不要!”慌张的声音来至愕然的陆一瑶,她扑过来办公桌前直接切断了来电,转身,满目都是紧张与无助,就在方才她亲耳听到了电话里提到父亲参与那个大洋项目非法集资事件的一瞬间,她突然也无法再逼自己相信父亲的清白了,于是一把抓住樊邵琛的手臂,卑微下来求他:

    “邵琛,我请求你了,我爸他至从破产后就一病不起,实在再经受不起更大的打击,求你了,别这样赶尽杀绝,就算是看在我们曾经好过的份儿上。”

    “哦?我们有好过吗?”樊邵琛挑起眉梢,脚步逼近,将陆一瑶抵在桌面上,微微粗粝的指腹揉搓着她细嫩的唇瓣,薄唇勾起讽刺的弧度,“陆大小姐,你凭什么说我们好过?在我印象中,我可是连你什么味道都还没有尝过……”

    他的话到此,陆一瑶突然勾住了他欣长的脖子,主动献上了她的初吻。

    活了二十三年,陆一瑶从没有想过向来矜持保守的她会主动吻一个男人,这是她的初吻,她没有任何的技巧,只把唇瓣贴上樊邵琛那两片薄凉的唇,接下来就不知所措了,然而也无需她懂得太多技巧,当她柔软细嫩的唇瓣一贴上来,顿时就点燃了樊邵琛积压在身体里许久的火焰,他静默几秒,转瞬就化被动为主,大手用力扣紧陆一瑶盈盈一握的细腰,挑开她的贝齿长驱直入,用炽烈的吻夺去她通畅的呼吸,直到吻得她近乎要窒息了,他才肯离开她的唇。

    陆一瑶敛着细密的羽睫,急促的吸取着缺失的氧气,樊邵琛垂眸睨着身前的女人,她脸颊绯红,长睫颤动,她此时凌乱而无助的模样儿像似一朵羽毛柔柔的扫过他布满仇恨的心房,他突然用力撬起她低敛的下颚,逼她抬眸面对他灼灼的目光,犀利的问:“陆一瑶,你以为,你一个吻,就能让我放过那个罪恶深重的老东西么?”

    他的问,冷漠而透着讽刺意味,陆一瑶抿了抿麻木的唇瓣,她分明看清了眼前那双犀利而灼灼的眸中满溢的占有欲,继而凉凉的笑了,皓白的细指缓缓抬起,移上衬衫裙的胸口,悲伤的喃喃:“我想救我爸,如果这是我现在唯一可以付出的代价,那我现在就给你……”说着,一颗一颗,解开胸口的扣子,只是,解到第三颗的时候,那只冰冷的掌心突然一把扣紧她解扣的手指。

    “陆一瑶,别拿出这副被强迫的样子,我樊邵琛,不缺女人!”冷冷说着,他一把挥开陆一瑶,她解扣子的时候,羽睫上分明沾染上了晶莹的泪珠,她的不情愿,他不屑于要。

    于是樊邵琛转身大步向着办公室门而去,指尖刚要碰触到门把,却闻身后传来陆一瑶悲伤与讽刺交织的话语:“樊邵琛,你接近我果然是完全为了报复我爸,从一开始,我就只是你利用来复仇的一个工具而已,现在你仇报了,我在你眼里,便也就一文不值了是吧?”

    说这话的时候,陆一瑶眸底布满红丝,她喜欢了这个男人两年,曾以为他对她表现出的爱慕之中多多少少是有一点真情的,可如今,当她厚着脸皮要把自己给她,他却根本不稀罕要,莫大的悲伤和羞耻涌上心头,陆一瑶紧紧攥住掌心,拼命克制着喉咙里的苦涩。

  • 第002章 他的条件

    然而,樊邵琛一回眸,还是轻易捕捉到了她盈盈闪闪的泪光,看着她悲伤的模样儿,他眉头越蹙越深,幽潭般不见底的深眸里暗流涌动,静默几秒,随之大步走回她面前,一把将她推倒在办公桌上,坚硬的胸膛压了下来,犀利的眸盯着她悲伤的模样儿道:“如果这样就能证明我没有利用你,那么好,我成全你!”

    话落,炽烈的吻排山倒海将她席卷,大手用力撕扯开她的衬衫,滚烫的唇一路下滑进她敞开的胸口,冰凉的手探进她裙下……

    “啪!”然而突来的一声清脆巴掌响,止住了樊邵琛一切激烈的动作,他埋在陆一瑶胸口的脸怔怔的抬起来,一脸蚀骨的森冷,她竟然,出手掌掴了他。

    陆一瑶颤抖的巴掌慢慢收回,咬住被啃出血汁的唇瓣,好不容易才从苦涩的喉间发出颤抖的声音:“樊邵琛,我恨你——”说完,用尽力气推开他跑了出去,她还不至于那么下贱,下贱到要逼着对方要她,眼泪决堤的一刻,她已经跑出酒店,外面,狂风暴雨已经袭来。

    陆一瑶单薄的身影在滂沱的雨幕之中艰难行进,她浑身湿透,单薄的衬衫裙子紧贴在她身上,将她凹凸有致的玲珑身段显露无疑,路过的一辆跑车落下车窗,里面痞子样的几个年轻男人对她吹口哨调戏:“喂!宝贝儿,春雨很凉的,上车让哥儿几个给你好好热热身子怎么样?”

    陆一瑶不屑于看那群流氓一眼,抱紧胸前被扯掉了几颗扣子的上身,加快脚步奔跑了起来,但转瞬前路就被那辆跑车吱的一声拦截住了,迷茫的雨幕之中,她放眼看去,只见几个男人推开车门朝她奔过来,“嗨!美女,上来玩玩儿嘛!”几个痞子邪恶的说着,过来抓住了陆一瑶的手腕。

    “啊!不要!滚开——”陆一瑶嘶声尖叫起来,拼命挣脱,却还是难以抵挡几个男人连拖带拽,“不要,救命——”眼看着就要被拖进那辆车子里了,陆一瑶绝望的嘶喊着,就在这一刻,突然听到拉扯她的几个痞子发出一声声哀嚎,随之她得以挣脱,错愕望去,滂沱的雨幕之中,一道身手矫捷的身影正拳脚相加,几下就把四个痞子制服在地上爬不起来。

    陆一瑶还来不及作何反应之时,已被那只冰凉的大掌紧扣住,转而将她塞进了路边那辆奢华的劳斯莱斯幻影中,樊邵琛浑身也湿透了,脸色黑的吓人,一上车就狠踩油门,极速驶向他的别墅,车子停下时,也不顾陆一瑶的挣扎,强行将她拽进了别墅楼上,直接把她拉进浴室里,打开花洒,让她被雨水打透的身躯站在温暖的水流下。

    一路沉默的陆一瑶,终于红着眼眸看向身前的男人,想到方才如果不是他及时赶到,她可能此刻已经被那群流氓给毁了,她咬了咬唇瓣,凄凉的开了口:“为什么要管我?你不是要报复我爸么?我是陆振威的女儿,我被那群流氓毁了你该更解恨才是……”

    “陆一瑶!”樊邵琛拔高冰冷的声线打住她悲哀的言语,他用力抓过她细弱的皓腕,阴鸷的眸底映进她被水打透的身子,被泪模糊的眼眸,看到她这副悲伤狼狈的样子,他一丝复仇的快意都没有了,只有一阵阵强烈的压抑感,于是他突然改变了主意,紧紧盯着她透红的眼眸,道:

    “陆一瑶,你不是问我要怎么样才肯放过那个老东西么?那就从今天开始和陆振威断绝父女关系!”

    “你……说什么?”陆一瑶一怔,眸子里尽是错愕,他竟然要她和父亲断绝关系?

    “怎么?你不愿意?”樊邵琛眉心更蹙,脚步上前,与她贴紧,一起站在花洒的水流下,捏起她的下颚,阴冷决绝:“陆一瑶,这是你唯一的选择,若你不接受,明天我就会让法院去找你父亲,接下来,他将在牢底,度过余生!”

    最后一句,樊邵琛说的咬牙切齿,若可能,那是他最愿意看到的陆振威的下场,可是他遇见了这个女人,这个让他欲罢不能的女人。

    陆一瑶皱紧秀眉,一点都不敢质疑樊邵琛这番话,她完全相信他做得到,她默默攥紧拳头,面对着樊邵琛危险的寒眸,挣扎良久,终还是缓缓的,点了头,“…好,只要你别再找我爸的麻烦。”

    “这个,要看你的表现!”樊邵琛话落间,已经剥落了陆一瑶湿透的裙衫,大手一挥,将她洁白如脂的躯体扣进他潮湿灼热的胸膛里,感受着她在他掌心下隐隐的颤栗,他身体里的火焰愈演愈烈。

    陆一瑶轻轻合上了眼眸,任由头顶温热的水流划过她无暇的容颜,冲洗她光洁的身躯,也任由那双大手在她身上用力的揉捏,樊邵琛呼吸渐渐粗重,对她的渴望早在两年前初次见面的那一刻开始,只是曾一直徘徊在仇恨的边缘,滚烫的吻终于落了下来,带着一种肆虐的惩罚,惩罚她为什么偏偏要姓陆,偏偏要是害他家破人亡的仇家女儿。

    从浴室到卧室,他疯狂的要她,陆一瑶只有在感受到那一抹被撕裂的痛楚时才不由克制的发出一声低吟,之后便都是咬紧牙关,一切肉体的感受都不及内心的疼痛更清晰,她深深了解,不管他们今天因何开始,都终将不会有好的结果。

    ……

    翌日早,一夜的大雨已落幕,绚烂的晨光唤醒床上昏睡的人儿,陆一瑶缓缓掀开眼皮,醒来的第一感触就是浑身酸痛沉重,脑海里浮现过昨夜活色生香的一幕幕,脸颊顿时又一阵灼热起来,抓着被子捂在胸口坐起来,她环顾了一圈,没有发现樊邵琛的身影,转眸寻见自己的手机在床头柜子上,急忙拿了过来拨出家里的电话,一夜未归,她很担心家里的情况,昨天出来时,父亲因为接到法庭传票告他商业犯罪而吓得倒下,不知道继母有没有送父亲去医院。

    “喂,云姨我爸他……”电话接通,陆一瑶才刚说了半句话,突然手里一空,电话被夺了去,怔怔抬眸,竟是樊邵琛,原来,他只是去了浴室洗漱并没有走。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