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主神之路、褚禾莲香小说

主神之路

褚禾莲香小说

主角:褚禾,莲香 标签:

一觉醒来,霸占了别人的软妹子,一夜之间变身大淫贼?被人喊杀喊打?前任的锅,我不背!穿越不够劲?被陈长生的污血带进了主神空间,做生死任务?褚禾哭丧着脸,使劲的捏了捏大拇指,居然是真的!

包包大人 状态:连载中

手机阅读全文

1、微信搜索: i163wx
2、关注公众号
3、回复:主神之路

褚禾莲香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一章:褚禾的穿越

    清晨,褚禾和每天一样准时醒来,他闭着眼,手伸向床头。

    只要一伸手,那淡绿色的青蛙头闹钟就会被关闭,六点整的时候,就不会铃铃作响。

    多年的生物钟,习惯了提前四五分钟起床。

    “呃……”

    他懒懒的哼唧着,右手不停的在床头摸索,就着伸长的胳膊,惬意的伸着懒腰。

    “嗯?”

    手落空了。

    触手可及的闹钟并没有碰到,褚禾下意识的抬起手,遮挡着透过窗帘的点点阳光,眼睛极其不情愿的张开了。

    指缝内外,珠帘绣幕,画栋雕檐,金石铺地,汉玉为栏,更见仙花馥郁,异草芬芳,真好个人间所在,说不尽的富贵繁华。

    “好梦知时节,当春乃发生,随风潜入夜,富贵细无声。”

    褚禾心中胡乱着篡改着古诗,舍不得揉眼睛,生怕一下从这不是真实胜似真实的梦境中醒来。

    “我一定是在做梦。”

    他肯定的想着,任谁前一天晚上睡在现代的床榻之上,都会做出这样的反应。

    一边想着,一边把手缩回丝滑的缎面红菱被之中,继续享受惬意的梦境。

    随着思绪的平复,另一股芬芳馥郁的幽香袭来,褚禾鼻翼耸动,贪婪的狂吸了几下,舒坦到妙处,轻皱的眉头舒展开来,不由得暗暗赞叹。

    自然的,他双手顺着丝滑的缎被毫无阻力的伸展开来。

    “啊……嗯……”

    旁边传来断续的、低沉的、细微的、刻意压抑的娇呼。

    随即,褚禾的左手遇到了富有弹性的阻尼感,触觉第一时间传递给大脑的信号是明显区别于丝滑缎面的一团带有温热的柔软。

    他侧眼望去,但见针织龙凤枕的另一侧:青丝长发乱,云鬓枕边铺,莫道人间尤物,泪女更娇羞。

    枕边赫然躺着一位香肩半露的少女,透过凌乱的秀发,一张圆润的小脸显得清秀无比,那幽幽香气正是此处传来。

    褚禾一惊,一股生物电流从头皮一直传递到脚趾尖,在头皮还微微酥麻的瞬间,一股不妙的感觉涌上了心头。

    他攥紧了拳头,拇指用力按捏着食指到微痛,片刻后,深吸了一口气,缓缓吐出,淡定爬起,掀开被子,下床,穿上亵衣,套上长衫,随意的歪了歪脖子,余光见那少女二八年华,犹自低低啜泣后,淡然推开房门。

    房门轻响,杂声一传而过,房子外面细碎的脚步声由远及近。

    无论是褚禾起身,穿衣,开门,而或是外面的杂音,或者男人离开后的空荡的房间,锦床上的少女仍然保持着平躺的姿势,眼神空荡荡毫无生气,似乎那床榻是案板,自己却为鱼肉。

    不过,与少女的漠然相比,出门后的褚禾却再也不能淡定了。

    他再次攥紧拇指,待关节嘎嘣作响,痛觉再次传来,他已经确信不疑。

    褚禾微微皱了皱眉头。

    “这不是梦!”

    “我穿越到古代了!”

    作为一个二十一世纪的小青年,穿越文看得太多了,但事实真降临到自己身上,内心如何还能保持淡定。

    门外是一个三面拱门的院落,错落有致的绿植密集而又合理的分布在不同的方位,让褚禾既能一览景色,又不至于阻碍视线。

    当然,也不妨碍拱门处那些下人的视线。此时,这些身着古代服装的丫鬟、老妈、小厮们正加速移动脚步,似是见到他之后的第一反应。

    “禾少爷?怎么了?是不是那小娘子?”

    见褚禾拳头紧握,一脸异色,屁颠屁颠迈着碎步小跑而来的中年胖子,迅速收起谄媚的笑容,转过肥墩墩的身子朝后面的一位家丁冷声喝道:

    “将那小贱货送到花妈妈那里,让她知道不好好服侍少爷是什么下场。”

    吩咐完这一句,他肥嘟嘟,挂满猪大油似的脸上复又挂上了谄媚的笑容,那躬着身子,仰头媚笑的样子形成了一个标准的,高级的狗腿子形象。

    “慢着!”

    卖女子入青楼?刚穿越就做伤天害理的事,二十一世纪的思维下,自己恐怕做不到,褚禾叫停了家丁。

    从目前情况来看,自己应是穿越到权贵人家,身份是少爷,那么,叫停此事应该没有问题。

    不过,稳妥起见,还是……

    “先……养着,听候发落!”

    言多必失,话越简短越好。另外,念及自己少爷的身份,褚禾硬生生的把“先养着吧”的“吧”去掉,语气也从商量变成命令。

    “是,少爷!”

    胖子躬着的身子微微探起,复又落下,挂满猪大油的脸甩向了后面的家丁,让自己高级狗腿子桥梁的作用再次凸显。

    下命令的感觉还不错,褚禾望着温顺的胖子,一股特别熟悉的感觉油然而生。

    “褚管家!”

    “小的在!”

    肥墩墩的身子一挺,褚管家收敛起媚笑,挂满猪大油的脸顿时显得十分的忠诚。

    按往日惯例,少爷起床第一件事,应是先洗漱,然后去祠堂上香,最后用早膳,但看少爷衣衫不整,攥拳皱眉的样子,心情似乎不爽,应是昨晚未尽兴。

    略一琢磨,褚管家心里便有了应对之策。

    “禾少爷有何吩咐。”

    少爷心情不爽,洗漱的事可以延后,但去祠堂上香,衣衫不合礼法。

    算了,什么礼法不礼法?褚府内外,少爷就是礼法。去年岁尾,少爷不还带着翠云楼的头牌在祠堂后面过了夜嘛,这等未梳洗算得了什么。

    况且,禾少爷是老爷的心头肉,老爷在时,都奈何不得,现如今……

    “呃……”

    就在褚禾脱口说出“褚管家”时,他便已经明白,自己不仅穿越了,而且这前任的记忆也已经开始慢慢恢复。

    当然,现在最主要的任务是隐瞒身份,万一露出马脚,权贵人家的私刑可不是闹着玩的。

    瞬间,褚禾脑海中浮现出浸猪笼,人彘,千刀万剐等场景,不由得浑身发紧。

    略一沉吟,他轻捂着肚子道:“我要解手。”

    人有三急,古人也不能不上厕所吧?这是褚禾灵机一动想出的说辞,在厕所里单独冷静一下,捋一捋思路,绝没有坏处。

    况且这会子肚子里确实翻江倒海,也不知道这身臭皮囊昨晚到底吃了什么东西。

    “是,是小的该死,小的这就准备,小的这就让厨房查验昨日的菜品。”褚总管略略一愣,马上领会过来,定是厨房粗心,上了不干净的东西,害得少爷肚子不舒服,这才提前如厕。

    没有太啰嗦,褚总管躬着腰向稍远处一挥手,顺便把少爷肚子不舒服的责任推给厨房,做了一个“合格”的狗腿子。

    拱门外侧,两个小丫鬟读懂了手势,动了起来。

    “伺候少爷净手。”

    两个丫鬟低头应了一声,一前一后朝房子左侧拱门疾步走去,一人在拱门处停了下来,另一人穿过拱门一闪而没,行走急促,也未见慌乱,想是平时训练有素。

    上厕所也要人跟着?古代权贵人家都这样?褚禾纳闷的想道。

    实际上,在褚府,禾少爷从早到晚的起居都有专人伺候,大致的规律已经被摸的门清。那些拱门内外下人的远近站位,早已是提前安排好的,只是今日少爷如厕提前了,站得稍远的两个近身丫鬟需要多走几步。

    可多走几步又算的了什么呢?

    “咕噜噜……”

    肚子不争气的叫唤了起来。

    顾不得那么多了,褚禾朝着丫鬟的方向走去。

    ……

    下一刻,褚禾已经坐在了古代“厕所”的净桶上。

    净房紧挨着昨晚的睡房,骨架是檀香木制作而成,墙面由特殊香灰抹平,墙体上侧,雕工精美的十字花格作为透气窗。清理得一尘不染的檀香木地板上,一块大小正好的黄油布纸被垫在了净桶下面。

    还好,两个丫鬟只是点燃了净房里的檀木熏香,在净桶口下面的盛器中铺洒了一些细碎松木屑,把一摞方正柔软的厕纸存放在净桶扶手旁边的紫檀木盒中后便侍立于外面。

    总体来说,这样的如厕环境,就算褚禾在前世,也没有享用过,更不要提专人伺候了。

    稀里哗啦一阵后,褚禾肚子舒服多了。不过此时,他的大脑却渐渐发涨。各种信息不断的涌进脑海,一幕幕,一幅幅,宛如放了一场电影,主角正是“禾大少爷”。

    再次出现在猪大油管家面前时,禾少爷已经知道接下来大致该做些什么了。

    唯一没想到的是,在褚府,洗漱、上香、用早膳这等日常小事,细节上,却有着诸多规矩和讲究。

    像现在自己所处的鸿运楼,就是褚家经营的酒楼之一。禾少爷喜欢这里的蟹黄清蒸糕,椰蓉乳酪汤,常在这里用早膳。

    单就蟹黄禾椰蓉这两种食材而言,想要四季不断,随时供应,在唐域,根本没有第二家能够做到。

    当然,这和前任的老爹有莫大的关系,但似乎更和那无所不能姐姐有关。

    这个大家庭,上上下下几百口,等级森严,规矩众多,实非普通人能想到。

    褚禾吃饱喝足,忽然站立起来,猪大油管家仰着媚笑又贴了上来。

    “禾少爷……”

    褚禾摆了摆手,猪大油识相的闭上了嘴,保持着贴上来的姿势退了回去。

    鸿运楼傍水而建,在唐域的最高处。这是三楼雅间,视角极佳,坐在这里的人,无需穿越餐桌对面细润的翠玉珠帘,便能将唐域的半壁景色尽收眼底。

    褚禾上前一步,侍立左右的丫鬟立刻分开珠帘,形成了一条通路。

    珠帘外,扶栏前,唐域的景色尽收眼底。

    山青,水碧,山水相连处,烟雾朦胧。

    河道上,各色船只顺流而下;农田中,苦力农夫默默耕耘;大街小巷里,商贩沿街叫卖,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

    河道两边,错落的建筑物因势而建,离鸿运楼最近的建筑群中,一处明显威严雄壮的建筑群落,便是褚府。

    此刻,褚府内人影晃动,各色杂役,丫鬟忙不而乱的动着。密密麻麻的人头让褚禾心中有了产生无一种俾睨众生,唯我独尊的优越感。

    褚禾明白了,前任喜欢这里的原因,除了美食,还有这种让人装逼的感觉。

    想到这里,褚禾不由得感慨良多,前任纨绔的记忆又被消化了不少。

    这里是古代,但和自己所认知的古代又有不同。从记忆碎片中得知,这个拥有神秘力量的大陆叫中土大陆,褚家所在的唐域,属于洪武帝国的一部分,而褚府,绝对是唐域中有钱又有势的家族。

    而前任,那个纨绔,那个做了无数伤天害理的事的家伙,正好也叫褚禾。

    记忆之中,姐姐叫褚菁,天赋异禀,性情霸道,从小被特招进入道门修炼,很少回家。只是父亲去世后才念及亲情,偶尔回家照顾,而对自己这个褚家的独苗,溺爱有加。

    不过,前任的记忆中,似乎对这个姐姐又爱又怕。

    还好,此时她被道门召回,看不到初始的自己,否则,定然看出某种破绽。而这些下人,别说看不出,即便看出点什么,谁又敢乱嚼主人的舌根?

    想到这里,褚禾转回身,恰好与猪大油管家的眼神撞到了一起。

    “少爷……”褚管家欲言又止。

    “说!”

    “那个小娘子?”

    褚管家吞吞吐吐,让褚禾思绪一转。

    小娘子小名玉儿,是褚家田庄中刘秀才唯一的女儿,在被褚禾抢回来之前,已有婚约。据说玉儿的未婚夫是个穷酸书生。

    褚禾摇了摇头,暗叹道:伤天害理之事还是少做为妙,况且那玉儿一家与自己并无深仇大恨

    学着记忆中“禾少爷”的口气,褚禾开口道:“本少爷心情好,今日便菩萨心肠,给点细软,送她回去,让她和她的小情人厮守吧!”

    “呃?”

    褚管家脸色极不自然:“禾少爷你不是已经派人守在书生家门口,要将陈生抓去边塞做苦役吗?”

    “那,那就赶紧让鬼阿潘回来!”

    褚禾一惊,前任记忆的细节太多,这等事一经提醒,立刻出现在自己的脑海中。

    这鬼阿潘,是褚府的家丁,本是江洋大盗,专干伤天害理的坏事,若按照官府律例,脑袋恐怕已经被砍个十次八次的了。被褚府收买后,一直做禾少爷的跟班,充当褚禾强抢民女的急先锋。

    “咚咚咚咚……少……少爷!”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珠帘被撞得四散,一个褚府的家丁喘着粗气,神色慌张道:“不……不……不好了,少爷!鬼阿潘被陈生打死了。”

    “什么?那书生不是没修过武道吗?怎么会打死鬼阿潘?”褚管家神色疑虑,肥嘟嘟的脸上,眉头紧锁。

    “一介书生偶得金手指,一夜变强,打死了武道强者?”。

    结合自身穿越事实,褚禾丰富的联想立刻展开,瞬间汗毛炸立,一股强烈的生物电流从头顶直通脚底。

    “情况大大的不妙啊,难不成,他才是这次穿越的男主角?那么?我这个抢人未婚妻的大反派岂不是大大的危险?”

  • 第二章:我不要当反派

    听着褚管家的质疑,看着家丁慌乱的神色,褚禾深深的吸了口气,再长长的吐出来。这个要命的节骨眼,自己千万不能乱了阵脚。

    中土大陆拥有神秘的力量,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强者大有人在。但无论是在道门修道,还是俗世练武,修习之人均遵循着循序渐进的要领逐步成长。但凡那千里挑一,拥有绝佳根骨的,能够以一当十的,也早已被各大道门,门派所笼络,几无可能被埋没在俗世中。

    情况复杂,时间紧迫,给褚禾冷静思考的时间不多,在前任的记忆中,暂时只搜集到这些信息。

    “这个鬼阿潘,真是辜负了少爷的栽培,死有余辜。”

    褚管家忽的站直了身体,一股凌厉之气由内而外散发开来,神色和气场竟和先前狗腿子的嘴脸全然不同,显然也在练气方面下过苦功夫。

    “少爷,陈生胆敢忤逆,小的去将其抓来喂狗。”

    褚管家神色一缓,肥嘟嘟的一身肉再次随着弯腰的动作躬了下来,凌厉之气随即内敛,谄媚的笑容又展现了出来。

    “不急!”

    褚禾一摆手,信步返回餐桌坐下。

    若是前任,恐怕早已呼三喝四的抓陈生泄愤了。

    不过,今非昔比,作为二十一世纪的褚禾,从习惯上还不能接受随意的打打杀杀。

    而且,事情不是自己做的,陈生的情况又不明朗,贸然的派人前去,搞不好就会折在这里。

    对,先把这个陈生的情况搞清楚再说。

    “陈生?就是那个屡试不第的穷书生?”

    “回少爷,这个穷书生是陈家庄陈老汉的儿子,陈家祖辈经年积累,倒是有些底子,与那小娘子是指腹为婚,去年他爹死后,他已将家中十亩水田变卖,三亩旱地典给了褚家,如今无力赎回……也曾试图修武,奈何资质太差,村选都没通过,因此选择了读书,不过也是屡试不第还败光了仅有的资财。”

    少爷要办的事,高级狗腿子哪有不上心的?。

    “武无资质,文又不中,又失去了唯一的田产……”褚禾陷入深深的思考中。

    “村选这种最初级测试都通不过,绝逼废柴中的战斗机,弃武从文?就凭借那十几亩田产?想咸鱼翻身?别逗了,洪武帝国大朝试的上榜者哪个不是家世显赫?”

    “资质差,家境……呵呵!”

    这中土大陆,人人尚武,个个修道练气,无人不追求长生不死,尽管长生之人未见到几个,但这不影响人们的热情,可以说,人一出生就站在同一起跑线上。

    只是,在起跑线上的人,有趴着的、有站着的、有骑马的、还有乘轿的。

    资质是一方面,家境就是另一方面了。

    就好比自己,从资质来看,也就属于中下,介于趴着和站着之间。奈何褚家家大业大,各种补药没少进补,外加姐姐指导,这种小外挂一开,虽不济,但比起与自己资质差不多的普通人来说,也已够他们追个十年八年的了。

    这么一对比,陈生定然是人生的输家,没有任何翻身的余地,可是?

    褚禾心里一惊,那陈生突然之间实力大增,击杀自己家丁,必然遇到了奇遇。

    至于是掉悬崖捡到了洗髓易筋的武功秘籍,还是走了狗屎运吃了灵丹妙药,亦或是带着金手指穿越附身,这已经不重要了。

    重要的是,“自己”强抢了对方的未婚妻,还派人抓他做苦役,显然已将其逼上绝路,成了他的生死仇家。

    倘若这小子真和自己想象中的那样,是穿越过来的正面主角,那可是逆天级别的选手了。自己很有可能只是其前进路上的第一颗绊脚石。那接下来褚府,姐姐的道门,道门的长老,这一连串的背后势力均会牵扯进来,成为其成长路上的陪练。

    希望读了几年圣贤书的陈生,能够控制住自己情绪,再克制一阵。这样,褚禾就可以从容的化解矛盾,大事化小,小事化无。

    可是,剧情会按照自己的设想进行吗?褚禾使劲的揉着自己又有些发涨的脑袋。

    “怎么了?少爷?”

    褚管家适时的走上前来,关切的问道。

    “外出的家丁,立刻回府……”

    “通知护院,严守门户……没我的允许,严禁任何外来人员进府。”

    “你……随我来……”

    褚禾抛开纷乱的思绪,连下了几道命令。

    ……

    褚府,地下酒窖。

    几颗翠绿的夜明珠发出幽幽冷光,照着幽暗干净的红木通道,通道两侧,成排的橡木桶整齐的排列着。

    来不及细细品鉴这些陈年佳酿,褚禾快步走向酒窖的尾端。这是一面光滑整洁的红木墙壁,为保护酒窖不受异味污染,红木原汁原味的镶嵌在墙体之中。

    褚禾伸手抹向其中一个部位,规律的左右按压了几下。

    “咔嚓……咔嚓……!”

    精巧的机关被触动,细微的齿轮传动声传来,一扇精巧的暗门出现在褚禾和褚管家眼前。

    暗室内,一边的墙上挂着各种名贵书画,另一边摆放着几个古香古色的书柜。

    “在这里……这里?咦?哪里去了?”

    褚禾随意的翻着书柜,整齐的藏书被弄的乱七八糟。一旁的褚管家瞪大了双眼,莫名的,觉得少爷不太对劲。

    “吁……是了,就是这个。”

    褚禾长出了一口气,终于,在一个角落的抽屉里,褚禾寻出记忆碎片中的那个红玉手镯,匆忙的套进右手,同时,嘴里小声的嘀咕着什么。一时间,红光大放,红玉手镯竟然淡淡的隐没在手脖上。

    瞪大双眼的褚管家喉咙动了几下,一股吞咽口水的微声传出,脸上的表情由诧异变为羡慕。

    红玉手镯神秘的隐没,显示出超然的力量,这种道门内部的小玩意,虽说没什么大用处,但要不是道门内部有个姐姐,想必有钱也很难弄到。

    褚禾定了定神,转过头。

    “你,带一个人,去找陈生,一定要找到。”

    “遵命,少爷,小的这就去办。到时,让他后悔从娘胎中爬出来。”

    褚管家作势一掐,狗腿子那不辱使命的奸笑再配合脸上狰狞的褶子,让第三人看到,定然会联想到陈生即将大祸临头。

    “笨蛋,我让你找到他,谁让你掐死他了?”

    一身肥肉的蠢家伙,脑袋进水了吗?听不明白我讲话?

    “你找到他,告诉他,玉儿在府上好好的,一根毛都没少,这是个误会。”

    “呃……对了,那三亩旱地的事,念他一片孝心,赎金就不用交了……”

    褚管家不敢相信的看着褚禾,这还是那个少爷吗?

    “……呃……还有,下半年乡试时,褚府会留出一个名额。总之,一切都好说,一定要稳住他。”

    言毕,褚禾意犹未尽的闭上了眼睛。猛然间,又睁开双眼,朝褚管家沉声道:

    “还有一件最重要的事,立刻派人去道门告知我姐姐,就说我捅了篓子,需要她派人相助。”

    褚禾还想说点什么,但发现,自己再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随即,手一挥淡淡道:“快去吧。”

    褚管家一头雾水,之前那个胆大包天的少爷仿佛一夜之间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少爷,这种小事小的完全可以搞定,真要惊动大小姐?”

    “就按我说的去做。”

    褚禾没有心情和胖子解释,也不能解释,事关重大,生存下来是第一要务。其他的,先顺其自然。

    褚禾再次挥了挥手,褚管家知趣的闭上了嘴巴,转身离去。

    夜明珠的幽光照在褚禾身上,也照在暗室凌乱的书柜上。褚管家已走远,褚禾重新梳理头绪。

    前任欺男霸女,他留下的锅不能背。

    先稳住苦主,同时留下后手。

    若是那陈生被稳住,那就大事化小,小事化无。

    倘若那厮仍要拼命,那对不住了,我褚禾也不能坐以待毙。

    护院,家丁,便宜姐姐,均是自己能调动的资源。一想到还有个厉害的姐姐,褚禾心中便惴惴不安。虽说前任的记忆,已经被自己消化的差不多了,但毕竟世界上没有两只完全相同的树叶。

    嗨!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纨绔,捅破了天,却让刚穿越的自己承担后果。

    没办法,前任的资质一般般,身体又被荒废掉了,此时想要凭借自己的实力硬怼,无异于以卵击石。性命攸关的前提下,找帮手,不丢人。

    关闭了暗门,暗室内只剩下自己,褚禾再无顾忌,疯狂的开始寻找传说中的金手指,只因为:

    在二十一世纪,大小网站上充斥着各种类型的穿越文,主角无一例外怀揣金手指,成为打不死的小强。

    我的金手指在哪里?

    想到这,褚禾双眼紧闭,双手合十。

    “菩萨保佑,佛祖保佑,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我的金手指快出来……”

    “金手指快出来……”

    “快出来……”

    “出来……”

    冥想,默念,浑身摸索,脱光了衣服浑身摸索,折腾了大半天,褚禾颓然的坐在了地上,他确定自己并没有金手指。

    “苍天啊,主宰啊,没有金手指,我算哪门子穿越者。”

    哀叹了半天,褚禾默默的穿好衣物起身。

    “难道我真的是个大反派?”

手机阅读全文

1、微信搜索: i163wx
2、关注公众号
3、回复:主神之路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