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女总裁的赘婿兵王、陈武莫婉瑜张立仁小说

女总裁的赘婿兵王

陈武莫婉瑜张立仁小说

主角:陈武,莫婉瑜,张立仁 标签:报仇雪恨、特种兵、邪魅、拌猪吃虎、强强

退伍兵王陈武重回都市,死生看淡的他原想闲云野鹤过完一生,却不得不遵从老爹的遗命,“嫁”入商贾之家做了一名小小赘婿。是金子总会发光,从备受鄙视到万人敬仰,陈武用自己的智慧与拳头,在物欲横流的社会里闯出了一条通天路。

帝国小吏 状态:完结

陈武莫婉瑜张立仁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一章 .冰山女神的眼泪

    盛夏的夜晚,华夏第一大城市上河市的酒吧一条街。

    在全城最火爆的缪斯酒吧的前台,一个满脸麻子的保安正带着一脸皮笑肉不笑的,对一个穿着白衬衣的男子解释着着什么。

    “陈先生,您放心,我们一定会尽全力帮您把钱包找回来。”

    看着保安那一脸假笑,陈武不屑的撇了撇嘴。

    指望这帮保安帮自己找钱包?

    那还不如指望明天买彩票中五百万来的划算!

    陈武可不是初出茅庐的傻瓜,那个女贼敢在酒吧里偷人钱包,要说她和这里的保安没勾结,打死他他都不信。

    不过事已至此,他也没什么证据,自然不好当面发难。

    不是不报,时候未到,等自己解了现在的困境,再和他们好好算账也不迟。

    暗自打定了主意,陈武摸出一张会员卡递了过去。

    “我的手机没电了,你帮我联系一下这张卡的主人,让她来接我一下。”

    这张卡是肖若娴的,想起自己这个便宜老婆,陈武的脑袋顿时大了起来。

    人人都想吃一口富贵饭,可是刚刚退伍的自己在捡了这么一个有钱有颜的大便宜之后,为什么觉得却是满满的窝火呢?

    “大意了呀!”

    坐在休息区的沙发上,陈武狠狠的在大腿上拍了一巴掌。

    几周前,陈武和手下的兄弟们一起出任务,结果虽然完成了任务,但是却伤亡惨重,他也不得不提前退伍。

    原想着游山玩水派遣一下忧郁,可谁知他的唯一的亲人,也就是他的老爹却出了意外,临终前硬是给自己指定了一个媳妇。

    “还特娘的是入赘!”

    陈武狠狠的抽了一口烟,忍不住抱怨了起来。

    酒是消愁子,结婚两周来,他几乎每晚都在酒吧度过,也早习惯了和那些陪酒女子的虚与委蛇。

    毕竟,人家图的是自己的钱,自己图人家陪自己派遣寂寞,等价交换嘛。

    可谁知,今天这个陪酒的女子,竟然一条偷人钱财的美女蛇?

    也怪自己,实在是太过自信了,几瓶烈酒下肚,思绪就回到了地狱一般的战场和惨死的兄弟们身上,连周围的环境都给忘了。

    结果呢,当自己从回忆中走出来的时候,放在桌上的钱包和对面的美女早就不知道跑哪去了。

    至于说报警?

    陈武压根就没有一丝这种想法!

    要知道,在退伍前,他可是华国最神秘的龙炎特种大队第一小队的小队长!

    部队的军官,向来都和警方不是太对付。

    被人偷都已经够丢人了,再报个警,那岂不是把部队的脸都丢光了?

    “真是郁闷,肖若娴那妮子,肯定该看老子的笑话了!”

    想到家里的那位对自己冷的像冰山一样的名义妻子,陈武郁闷的一口抽掉了大半根香烟。

    “想老子也是战场上以一当百的英雄二郎,居然会混到倒插门的程度,真特么是悲剧!”

    在心中怒吼一声之后,随着酒劲的翻涌,陈武顿时陷入了一种似睡非睡的状态。

    “哒、哒、哒。”

    伴随着一阵高跟鞋与大理石地板碰撞发出的清脆敲击声,半醒半梦中的陈武猛的惊醒了。

    作为一个经历过血与火考验的特种兵,他的眼还没睁开,身体却不由自主的深深吸了一口气,准备一跃而起发起攻击。

    “嗯?”

    猛的吸了一口气,陈武突然一愣。

    “这是香水味,烈女们最喜欢的香奈儿5号香水的味道!”

    一个念头闪过,陈武脑子里突然灵光一现,激的他“霍”的一下睁开了双眼。

    “我去,好像肖若娴那个妮子最喜欢的就是这个香水!”

    只见,在自己的眼前,一双踩着金色高跟鞋,白的几乎有些耀眼的玉足正稳稳的停在自己的眼前。

    顺着那细到可堪一握的小腿往上望去,白嫩又滚圆的大腿、恰好高于膝盖五寸的黑色超短裙、以及那虽然被白色衬衣包裹,却依然称的上雄伟的上围依次映入了陈武的眼帘。

    “咕咚”一声,看着眼前这具绝对称的上是魔鬼身材的女人躯体,陈武狠狠的咽了一口唾沫。

    目光顺着对方纤细如天鹅一般的脖颈、光滑如同羊脂一般的下巴继续往上望去,直到和一双美丽却又冰冷的美眸狠狠的碰撞在一起之后,他才“噌”的一下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眼前这个有着天使的面庞和魔鬼身材的美女,不是自己的便宜老婆肖若娴又能是谁?

    看着眼前这个一身烟酒气,满脸色眯眯的一个劲儿盯住自己看的男人,肖若娴狠狠的撇了撇嘴,满面冰霜的皱着眉头问道。

    “好看么?”

    “好看。”

    陈武点了点头,一双牛眼放肆的从上到下再次将肖若娴打量了一遍。

    “不看白不看嘛,自己媳妇,看看又不犯法!”

    陈武的心态极其良好。

    平心而论,肖若娴的颜值绝对高过那些叫什么提莫啊、阿冷啊之类的网红。

    再加上她那冷到几乎和喜马拉雅山上的冰川有一拼的凛然气质,简直和刘亦菲版本的小龙女都有一拼。

    这种即冰冷又清纯的美女,对于从当兵三年,母猪赛貂蝉的军伍中回来的陈武来说,简直是有着堪比核弹一般的杀伤力!

    结婚两周以来,由于过不了心里那道坎,他和肖若娴一直都是分房睡的。

    “哼!流氓!”

    “看够了就跟我回家!”

    不屑的扔下一句话,肖若娴迈开两条大长腿“踏踏踏”的走了出去。

    “这么一个冰山小辣椒,老爹啊,你可真是把儿子我坑惨喽!”

    苦笑着摇了摇头,看了眼那个已经消失在门口的窈窕背影,陈武也紧跟着走了出去。

    刚走到酒吧门口,一辆红色的玛莎拉蒂总裁带着刺耳的刹车声停在了他的面前。

    “上车!”

    不带一丝的表情,满面寒霜的肖若娴冷冷的说道。

    对于自己媳妇这冰山一般的模样,陈武早就见怪不怪了,劈手拉开车门,一屁股坐上上去。

    “轰……”

    没等他系上安全带,肖若娴就猛的踩下了油门,大红色的跑车“嗖”的一下以180迈的速度冲了出去。

    华夏的城市,人多车多红绿灯多是最主要的特点,可是心中有气的肖若娴却把安全驾驶给抛到了脑后。

    滚滚的车流中,她一会儿玩命的踩油门,一会儿玩命的踩刹车,有好几次,来不及系安全带的陈武都差点被甩到了挡风玻璃上。

    “嗨,嗨,嗨,过分了啊!”

    好不容易稳住了身形,拉着副驾上的拉手的陈武转脸向肖若娴吼道。

    “你说什么?”

    伴着一声娇呵,肖若娴猛的一踩刹车,一拽方向盘,在一股令人牙酸的刹车声中,红色的跑车“唰”的一下来了一个漂移,稳稳的停在了马路边。

    “陈武,到底是谁过分了?”

    在陈武的注视下,肖若娴仿佛是一座被浇上了浓厚岩浆的冰山一般,瞬间就爆炸了。

    一直以来,肖若娴都是以冷美人的形象出现在陈武面前。

    可是当这个冰山美人在自己眼前流下一串串的眼泪时,陈武顿时就麻了爪子。

    “陈武,你个混蛋,你做了什么,难道你自己不知道?”

    又是一阵咆哮,陈武的脑子顿时就蒙了。

    “我特么的做什么了?”

  • 第二章 .我来给你说个媒

    对于自己这个便宜媳妇,陈武虽然说不上是极其的了解,但是再怎么说,基本的为人他还是知道的。

    在他看来,肖若娴和自己一样,都是迫于父亲临终前的命令菜愿意结婚的。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心中有点不痛快,给自己甩个冷脸也是正常。

    再加上肖老爷子死了之后,肖若娴要自己扛起肖氏集团,所以压力会大一点。

    可即便如此,以她的性格,也不至于闹到这种哭哭啼啼,逮住自己出气的地步啊。

    看着哭的梨花带雨的肖若娴,陈武无奈的耸了耸肩,从扶手箱中抽出几张纸巾,作势就要帮她擦去脸上的泪水。

    男人嘛,有时候就得让着女人,谁让眼前这个美女还是自己的媳妇呢?

    谁知道,他的手才刚伸过去,就被肖若娴“啪”的一下打到了一边。

    “滚!不要用你这摸过别的女人的手碰我!”

    如果眼神能杀人的话,肖若娴此刻的白眼足足能把陈武凌迟处死一百遍!

    “酒吧的保安说了,你不仅主动叫陪酒的姑娘,而且还想非礼人家!”

    “正是因为这个,人家才偷你钱包的!”

    肖若娴从牙缝里挤出了几句话道。

    “他扯淡!”

    肖若娴话音刚落,陈武就狠狠的一拳砸到了驾驶台上,伸手去拉车门就准备下车。

    他这辈子有两大逆鳞,一是不能容忍别人伤害他保护的人,二是不能容忍别人诬陷他他没做过的事情。

    现在,看着肖若娴一脸愤恨的模样,陈武要是再想不到自己这是被人陷害了,那他在部队的这些年可就白混了。

    “装,你继续装!”

    看着陈武一脸愤恨的模样,肖若娴不屑的说道。

    “陷害你?”

    在她眼中,陈武不过是退伍的火头军而已!

    如果不是因为父亲临死前的命令,自己的人生跟他根本就不会有任何的交集!

    这样的人,谁会去陷害他,又有什么必要?

    想到这儿,她狠狠瞪了陈武一眼,满脸嘲讽的说道:“我对你实在是太失望了!”

    说完,她小脸一扭,猛的一脚油门踩了下去,顿时,红色的玛莎拉蒂轰鸣着窜了出去。

    而此时的陈武,则是一脸尴尬的几乎能挤出水来。

    由于部队的保密规定,一直以来,他都跟家人说自己是炊事班的伙夫,哪怕是两周前和肖若娴结婚时,他也是这么说的。

    现在的可倒好,扮猪扮的多了,还真被人当成猪了!

    被人当成了真伙夫给鄙视了一顿,可他除了打断了牙齿往肚子里咽,还能有什么办法?

    “好小子,明天我非得去问问,到底是凭什么往我身上泼的这盆脏水!”

    想起那个保安一脸皮笑肉不笑的模样,陈武狠狠的皱起眉头。

    对于从别人身上获取对自己有用的信息,他在龙炎大队时积攒了非常非常丰富的实践经验。

    很快,两人就回到了位于郊区别墅的家中。

    刚一下车,管家老刘就颠颠的跑了过来,一脸为难的看了陈武一眼,然后对肖若娴说道:“大小姐,李成李先生来了,都在客厅等您等了快两个小时了!”

    一听到那个名字,肖若娴的眉头不着痕迹的皱了皱。

    “李成?这大晚上的,他来干吗?”

    “老朽也不知道,反正他说是有事儿找大小姐您商量,所以我也不好敢他走。”

    说着,老刘再次若有深意的看了陈武一眼。

    看到老刘那鬼鬼祟祟的模样,陈武仰天吹了声口哨,双手插在口袋里就往客厅走了过去。

    那个李成他是知道的,算是和肖若娴一起长大的邻居,不过整个人不仅长的是又瘦又小,而且还非常的娘炮。

    抬手看了看表,陈武不屑的撇了撇嘴。

    “这都快十二点了,你个大老爷们还敢跑我家里找我媳妇,真当我是泥捏的不成?”

    上楼换了一身衣服,陈武迈着小方步走到了一楼客厅。

    一看他下来了,奶油小生一般的李成立刻就闭上了嘴,满脸不自然的一个劲儿的冲着肖若娴使眼色。

    看着李成那挤眉弄眼的模样,肖若娴先是一愣,转脸就看到了走下来的陈武。

    当她看到陈武那一身睡衣,一脸轻松的模样后,眼中的厌恶不由的越加浓厚了。

    “你说你的,不用管他!”

    想到对方今天居然还敢在外面找野女人,肖若娴冷哼一声,示意李成继续往下说。

    看到肖若娴对陈武一脸不待见的模样,李成也一脸鄙夷的看了陈武一眼,捂着嘴极为恶心的娇笑了一声说道:“行,那我就直说了!”

    “我这次来呀,其实是受张少的委托。”

    他一边说,一边观察着肖若娴的脸上,看她的表情没有什么变化,便大胆的说道:“主要呢,就是给你说个媒!”

    他这话一说完,肖若娴的眉头就狠狠的皱了一下,端着茶杯的白嫩素手也微微颤抖了一下。

    不过,这些小细节李成统统没注意到。

    利令智昏,此刻的他,脑中充斥着的都是张少承诺事成之后给他的那些好处。

    想着那笔足以改变自己命运的现金,他鼓动着如簧巧舌,一边把陈武贬低的一钱不值,一边把那个张少吹捧的如集忠贞、帅气、多金于一体的真命天子一般。

    “肖老爷子也真是的,指婚就指婚呗,给你指个什么人不好,竟然指了个刚退伍的臭大兵!还是炊事班的!”

    说着,他极为鄙夷的瞥了一眼走到不远处坐下来的陈武,指桑骂槐的说道:“孤苦伶仃光棍一个不说,还要钱没钱,要本事没本事,除了会吃个软饭,还会什么?”

    “若娴,你可得好好想想!”

    说着,他摆出一副推心置腹、我都是为了你好的模样。

    “你再看人家张少,家里有三个上市公司不说,自己也是年少有为,年纪轻轻的就身价数亿,更可贵的是,人家可是一心为了你,而且一点都不嫌弃你已经结过婚了!”

    “这样的男人,可是打着灯笼还难找啊!你说是不是啊若娴?”

    在李成说这番话的同时,肖若娴悄悄瞥了陈武一眼,却发现对方根本连看都没往这边看一眼,甚至连动都不动一下,她不由更生气了。

    “真是个混蛋!你心里,到底有没有我这个媳妇?”

    狠狠的咬了咬嘴唇,肖若娴强行压下心中的怒火,缓缓说道:“李成,我明白你的意思,我也明白张少的心意。”

    “咱们两个从小一起长大,你应该也知道,我虽然在国外留学几年,但是在骨子里还是一个很传统的人。”

    “且不说我和陈武结合是两家老人的临终心愿,哪怕没有这层原因,在我们两个已经结为夫妻的情况下,我也不会做首先放手的那个人!”

    说到这里,她突然狠狠的咬了咬贝齿,提高声调看着陈武的方向说道:“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哪怕嫁个板凳,我肖家的女儿也会抱着走!”

    “啪、啪、啪!”

    她这话一说完,安静的别墅客厅中突然传来了一阵清脆的鼓掌声!

    “谁?”

    带着一脸的诧异,李成和肖若娴猛的一转身,齐刷刷的向掌声传来的方向看来了过去。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