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别跟我谈情说爱、艾媛方瑞罗师哲冯远小说

别跟我谈情说爱

艾媛方瑞罗师哲冯远小说

主角:艾媛,方瑞,罗师哲,冯远 标签:宠文、总裁、别后重逢、复仇、

艾媛生于平民之家,十岁锦衣玉食富二代,十六岁穷困潦倒打工妹,二十二岁被父亲逼回家钓金龟婿,很快父亲被坑到破产,在她家破人亡走投无路时,她以为自己即将过上风餐露宿幕天席地的日子时,霸道总裁向她求婚了,她该不该答应呢?

苏七 状态:完结

艾媛方瑞罗师哲冯远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1章穷死算了

    艾媛没钱了。

    弟弟艾迪打电话来说他需要买数学辅导资料,债主威胁说到本月底的时候再不还钱,他们要抄了她的家,虽然家里也没什么值得可抄的。

    她冷静半晌,捋清思路,然后在屋里寻找。

    几圈儿下来,终于从卧室里翻出两枚垫床脚的钢镚儿,捏着得来不易的这两块钱,艾媛心里冒出一个大胆的想法,找艾华天,她血缘上的爸爸,要钱去。

    鼓足勇气出门,走在三伏天大正午的柏油马路上,简直跟一脚踏入蒸笼一样,那滋味,别提多销魂。她走了近二十分钟才到公交车站,然后又等了将近四十分钟,“轰隆轰隆”的八路公车才慢吞吞赶来。车门打开,车内凉爽的空气铺面而来,带走艾媛周围不少暑气,她抹了抹汗水,赶紧上车投了一个硬币。

    “车内开了空调,加收一块钱空调费啊!”司机大嗓门儿提醒。

    艾媛:……

    我去!不甘心地将最后一枚硬币投进币箱。

    很好,艾媛再一次抹了抹汗水,告诉自己:要是这趟白跑,那就彻底成穷光蛋了,所以,只能成功不许失败。

    她找了个座位坐下靠着小睡,过了很久,模糊中她听到一声“流杯池到了,请到站的乘客主动喊站下车,下一站,白岩路”,瞬间醒过来,理了理头发,起身随人流下车。

    流杯池,是关北市中心地段的商业广场,地名取自民间关于诗仙李白的传说。

    相传他流放西蜀时来过这里,登高望远并饮酒做对。当地人为了纪念这位诗仙,将他爬过的山改名太白岩,喝过酒的小院叫做流杯池。岁月流逝,小院子发展成现代都市寸土寸金的商业黄金带。

    广场中央矗立一座李白像,他的左手捏着自己那撮山羊胡子,右手端着一酒杯,杯口朝下,源源不断的自来水从酒杯溢出,灌满一大池子。

    很有腔调,很有内涵。

    艾媛顶着烈日徐徐路过内涵的李白像,慢慢的朝某栋高楼走去。

    如果不是走投无路,她发誓,此生绝不去见艾华天。

    然而,现在就是走投无路的时候,她允许自己人穷志短一次,见到他要到钱,这是她今天的最大目标,不过眼看要到艾华天公司了,她还是大脑放空,毫无说词。

    是说你好我要还债你儿子要读书,所以给我几万块闲钱呗?

    还是说你好给我钱我有用?

    或者说你好我没钱了,给我零花钱??

    ……

    艾媛皱眉思索,语言到底该怎么组织,既能体现自己的气节,又能完美的要到钱呢。

    越想心里越乱,脑子乱糟糟的,算了,她深吸一口气,还是决定随机应变吧。

    推开某栋楼高大的玻璃门,里面冷空气开得很足,她不自主的打了个哆嗦,手臂起了密密麻麻的鸡皮疙瘩。

    大堂保安和前台小妹依旧是老面孔,熟悉又陌生,唤醒了她尘封几年的记忆。

    他们看了艾媛一眼,认出她来,陡然精神一震,惊讶得眼睛放大。

    前台小妹反应快,记起几年以前董事长交代过,不准他的妻儿再次出现在这栋楼!眼前这位,可不就是董事长的女儿吗?

    怎么办?

    前台小妹脸上标准的微笑有些凝固,思考着如何按照董事长要求挡住这个不速之客。

    艾媛没等她开口,弯起嘴角,努力地使自己笑得自然,脸不红心不跳地撒谎:“爸爸打电话叫我过来的。”

    说“爸爸”这两个字的时候,她差点儿咬到了自己的舌头,五年没有再叫过,甚是生疏拗口,肉麻得后背的汗毛都竖起来了。

    前台小妹松了口气,准备拿起电话向艾华天报告:你女儿来了,有没有时间方便“接见”。

    艾媛立即阻止:“我直接上去,不麻烦姐姐传话了,他说就在办公室等我。”

    “那好,艾小姐请这边走。”

    “嗯,谢谢。”

    “不客气。”

    艾媛淡定的走到电梯口,弯起嘴角默默夸了一遍自己,看来我是天生的演技派啊。艾华天难得今天还在公司,也顺利进了大楼,不错,运气超级好,希望接下来能顺利敲诈一笔钱。

    走进电梯,按18楼。艾媛绷着脸,一路故作镇定,昂首走到艾华天办公室门口,门外秘书不在,万幸。

    她理了理头发,假装很礼貌地样子,不轻也不重的敲了敲门。

    “请进!”里面传来艾华天一本正经的声音。

    这么多年了,她亲爱的老爸依然还是那么装腔作势。她心里冷笑着,推门而入。

    宽大俗气的红木办公桌后,坐在真皮靠椅上的男人抬眼看她一眼,顿时惊得差点儿跳起来。

    “你……”他指着艾媛激动地差点儿站起来,不过目光落在对面沙发坐着的人身上后,强作淡定地坐了回去,放下手中的咖啡杯,扬扬眉,不悦地开口:“你来这里做什么?”

    艾媛背挺得笔直,毫不示弱的与他对视,冷冷的说:“我想来就来!”

    艾华天抬眼凉凉地看她一眼,威严地板起脸,坐直身子,指了指对面沙发说:“我这里有客人,你有什么事等会儿再说。”

    艾媛“哼”一声,与对面十足高贵冷艳的艾董事长对峙,心中一股火气串起来。几年过去,她和妈妈哥哥弟弟都没有过一天像样的日子,拼命赚钱还债,东搬西搬,提心吊胆。然而,他们亲爱的爸爸呢,容光焕精神抖擞,坐享与前妻打拼出来的劳动成果,这个自私自利又无情无义的混蛋,凭什么他赶出妻儿甩一大笔债务给他们,还没有被天打雷劈遭报应!

    艾媛越想越气,她绷着脸握紧拳头,就差上去手撕人渣了。

    “还不走?”艾华天很不满她死皮赖脸的行为,作势要拨内线,叫秘书进来“请”她出去。

    艾媛可不想就这么被轰走,已经身无分文了好吗?

    她大声说:“不耽搁你多少时间,我今天是来要钱的,你给我钱我立刻就走。”

    “什么?”

    “给钱!”

    艾华天不怒反笑:“你说,要我给你钱?”

    艾媛点头,理直气壮:“五万。”

    艾华天像听了个大笑话,什么也不说了,直接喊秘书来赶人。

    行事作风干练的女秘书很快来了,推门看到屋里多了个人,有些惊讶,心里暗道她是什么时候进来的,我怎么不知道?

    然后礼貌客气的笑着,请她先出去。

    艾媛不理秘书,瞪着艾华天,说:“你不给钱休想我走!”

    艾华天火爆脾气来了,一拍桌子站起来,正要发火,一个声音突然响起:“艾董,既然你还有事要处理,那我先失陪了,咱们下次再约。”

    “别!”艾华天立马反应过来,立刻堆笑,一脸讨好的走出董事长座位,小跑到沙发前,“罗总,你别急着走,还有好多事情没谈呢,咱们换个清静的地方边喝茶边聊……”

    “不,你很忙,我今天也不闲,改天吧。”语气中带有明显的嘲讽和调侃,显然,他误会了艾媛和艾华天之间的关系,大家时间都那么金贵,他可没有闲情逸致来旁听人家的风流韵事。

    “不不不,罗总,我不忙,咱们换个雅致的地方,对不住对不住,我给你赔不是……”

    真是狗腿!艾媛心里骂了一遍艾华天,然后回头,看一看能让艾华天求爹爹告奶奶地究竟是何方神圣。

    非常意外,对方很年轻,长得很阳光很英俊,着装考究,应该是某大品牌高定,不出意外他应该是某企业公子哥。

    年轻人已经站了起来,好看的脸上挂着很不耐烦的表情,皱眉推辞:“艾董,我还有事,要回公司一趟,改天我请你喝茶。”

    说完他作势要出门去。

    艾华天彻底急了,好不容易请来的大少爷,还没有说到正事上,就这么让他走了,他不甘心啊!忙追上去挽留,可是人家去意已决。

    艾华天眼睛一转,心生一计。猛然回头,对着艾媛劈头就骂:“艾媛!你看看你,都这么大的人了,还耍小孩子脾气,什么时候才学会懂事?啊?我说了今天爸爸有正事很忙很忙,明天再陪你去露营,就是不听。今天爸爸跟罗总是在谈正事,你就这么冒冒失失冲进来,知不知道很没有礼貌?你知道错了吗,知道错了还不快给罗总赔礼道歉!”

    艾媛被噼里啪啦骂的懵了:???

    什么鬼都?

    为嘛要我道歉??

    你的财神爷留不住干嘛怪我??

    关我毛事!!!

    下一秒艾华天就换了一副嘴脸,满脸堆笑地拉住姓罗的罗总。

    他说:“罗总,小女艾媛,被她妈妈娇惯大,在家里没规没距惯了,真是教子无方啊,比起罗总你差得太远了,惭愧啊。”

    艾媛听得一肚子火气,凭什么诋毁我说我妈的不是,你艾华天狗腿子巴结别人,干嘛要踩我来抬高这位姓罗的,我一个人留在家里和心狠狡诈的债主周旋,打几份工忙得跟陀螺似的,还要操心弟弟学习和生活,里里外外全是我一个人,我哪点儿比不上眼前这位二世祖了?那虚与委蛇的样子真让人想吐!

    她咬着牙,冷笑起来:“艾华天,谁是你女儿?我承认你这个父亲了吗?还有,凭什么踩我抬举这姓罗的?你算什么东西?他又算什么?”

    “艾媛!”艾华天喝住,“快给罗先生道歉!罗总,真是让你见笑了。”

    “没关系!”罗师哲收住脚步,似笑非笑,原来是艾华天的女儿,之前还以为是他的情人嘞。

    他嘴角挂起一丝笑意,让他整个人看起来跟无害的阳光男孩似的。

    罗师哲今天本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来艾华天公司转转也是一时兴起,本以为毫无收获,没想到天赐美女。刚刚看她背影就发现这妞身材爆好,腰细腿长屁股翘,极品中的极品,就是不知道正面怎么样。

    罗师哲装着不经意地瞟了一眼,看清了艾媛的侧身,忍不住的激动起来,这侧脸,这胸,生得太对他胃口了,简直是为他量身定做一样,不错不错,唯一不足的是穿衣品味太差……不过没关系,我有的是钱,分分钟能让她焕然一新。

    “真是你女儿?”罗师哲不太确定,没有听说过艾华天家中有个肤白貌美大胸大长腿的女儿啊,不会……是找个野女人来使美人计吧?他警惕起来。

    艾华天何等老奸巨猾,仅仅一眼,就领会了罗师哲的心思,立刻指天发誓:“这还有假?罗总,你看看我就知道了,艾媛遗传了我的五官。”

    艾媛扭着脑袋到另一边:“不要脸!”

    艾华天呵呵干笑几声,掩饰尴尬场面。

    罗师哲笑了,往艾媛跟前走几步,笑呵呵的自我介绍:“既然是艾董的千金,那一定要认识一下,跟美女要混个脸熟了。”

    随即他伸出手,自来熟的说:“你好,艾媛妹妹,我叫罗师哲,我跟你爸爸都是老熟人了,他既是我长辈,又是我的伙伴,所以你也别跟我见外,可以叫我哲哥哥。”

    艾媛转了转脚跟,背对过去,哼,一开口就知道这人不是什么好人,花花公子,对你没兴趣!

    这……艾华天赶紧出口呵斥她:“艾媛,转过来,罗总是贵客,你别这么没礼貌。”

    艾媛翻白眼儿,关我毛事。

    罗师哲并没有生气,美人面前他一般脾气会好得变态。他很绅士地再次走到艾媛面前,微笑着自报家门:“艾媛妹妹,别生气嘛,生气就不漂亮了。”

    艾媛并不想理他。

    “艾媛妹妹,要不哥哥请你喝茶,或者哥哥今晚陪你去露营……”

    胡说八道!艾媛忍不下去了,狠狠地瞪他一眼。

    这一眼让罗师哲震惊了,张着嘴忘了下面要说的话,脑子里就剩一句话:太特么像那个谁谁谁谁了!

  • 第2章 她叫许小洋

    呆了几秒,罗师哲才回过神,激动地拉着艾媛的手臂问:“美女,你叫什么名字?”

    神经病吧!艾媛怒目瞪他,从他手里挣扎出手臂,揉了揉,发什么神经,都把我捏红了。

    “快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什么关你什么事?”艾媛不客气的回。

    但是罗师哲没打算放弃,就跟失忆了一样,一直坚持着问艾媛叫什么。

    艾华天旁观了半天,拿不准罗师哲是什么意思,小心翼翼的回:“罗总,他是我的小女,叫艾媛,刚刚跟你介绍过的。”

    艾媛?她叫艾媛?罗师哲皱眉,名字不同……不过,长得真是太像了,不行,得叫冯远过来认才行,毕竟那谁是冯远那小子的初恋,真人跟照片还是有区别的,他本人来了铁定不会认错。

    但是,万一不是那谁呢?如果冯远兴致勃勃地来结果还是白跑一趟,浪费他表情又浪费他时间,那就麻烦了。

    可是,万一这个艾媛是那个谁呢?冯远那傻逼要是错过了这次,那不是他要打一辈子光棍?简直惨绝人寰!

    罗师哲犹豫着要不要给好基友打电话,心里无比纠结。

    艾媛抚了抚红红的手,气得真想走掉,远离这神经病,还没出门又想起今天来的目的,返回去,生硬的对艾华天说:“艾华天,我下午还有事,赶紧给我钱我好离开。”

    艾华天气得差点儿吐血,捏紧拳头,非常想将她打包轰走,不过……他看了一眼罗师哲,要是还嗅不出点儿什么,就白瞎了他多年练就的一双火眼精金,他又看了一眼女儿,计从心来。

    他慈爱的笑了,拍了拍艾媛肩膀:“好,我这就给,你别急啊,先跟爸爸说说,你要五万去做什么吧?”

    艾媛看他一眼,冷冷说:“还能做什么,花呗!你到底给不给?”

    艾华天忍着气,说:“好,爸爸给。”

    艾媛表面上装着面无表情,心中却很惊奇:他怎么突然就痛快答应了?事情进展这么顺利,会不会有什么阴谋?

    艾华天稳住了女儿,抱歉地对罗师哲笑笑:“让罗总见笑了,女儿有时候真是深不得浅不得,我这个做父亲的,有时候真是拿她没办法!”,然后他又急吼吼的打了通电话,吩咐下属取五万送来办公室。

    罗师哲温和的点头,已经不似之前那样不近人情了,他给了一个宽容的微笑,心里还在纠结着要不要叫基友冯远来认一认眼前这位叫艾媛的美女,如果是,他就忍痛割爱,不跟基友抢女人,如果不是,那谢天谢地,他就该着手追她了,毕竟能这么对他胃口的女人不多。

    艾华天虽然掏了钱,不过仍旧心里有些顺不过气,于是教育艾媛:“花钱省着点儿,别大手大脚惯了,爸爸挣钱也很幸苦的。”

    艾媛哼一声,我省钱起来连自己都害怕,你这个坐真皮沙发穿戴奢侈品的土豪有资格教育我么?

    罗师哲见她不乐意了,帮忙说话:“艾董,有句话叫穷养儿子富养女,女孩子要宠嘛。”

    艾华天立刻又符合:“是啊是啊,女儿应该富养……”

    艾媛充耳不闻,只要钱能到手,他想怎么说就随便他说吧。

    不过罗师哲显然不想和艾华天这个老腊肉继续交流,他转而邀请艾媛:“艾媛妹妹,你下午有时间吗,不如我们一起去喝杯下午茶?”

    喝你个头!!

    艾媛不客气的怼回去:“我很忙,没时间。”

    “艾媛。”艾华天责备她,“女孩子要懂礼貌,罗先生请客,你能忙什么?就算有事,那就推一推,陪罗总坐一会儿。”

    “没时间!”

    “你……”艾华天气啊,还想说什么,座机响了,他过去接电话。

    再回来他就笑得高深莫测,慈爱地对艾媛说:“媛媛,下午公司要迎接财务审计,你帮爸爸陪一陪罗总,出去喝杯茶,等我们这里事情处理完了就给你转钱,啊,听话。”

    转而他又对罗师哲说:“罗总,小女就麻烦你了,有什么对不住的地方,还请你担待。”

    “嗯,那你去忙。”罗师哲欢天喜地的点头。

    就这么定了,艾华天推着艾媛,客气的送他俩下电梯,然后看着他们出了大门才匆匆返回去。

    艾媛就站在大门口才发现自己被艾华天忽悠出来了,到最后还是一毛钱都没拿到,她不由在心里骂:老奸巨猾!!!

    罗师哲看她气呼呼的样子,觉得特别可爱,他笑嘻嘻的邀请:“艾媛妹妹,对面那家咖啡店还不错,要不我们不喝茶,去喝咖啡?”

    艾媛怒目。

    罗师哲看她瞪自己,让自己笑得尽量诚恳善意,希望她不要误认为自己对她有什么非分之想,毕竟艾媛目前还疑似好基友冯远的初恋情人,他还要先确定不是,才能决定出手。

    艾媛没好气的回他:“喝你的头啊喝!”

    说完她就气冲冲的要离开,罗师哲拦住她:“等等,我真的想请你吃个饭,没别的意思。”

    “吃饭还早,不需要。”

    “喂!”罗师哲有些急,在身后喊她,“别着急走啊,留个联系方式,我们交个朋友吧。”

    艾媛跑的更快了,罗师哲觉得她可能误解了,有必要解释一番。

    他喊:“你长得像我哥们儿失散多年的女朋友,挺有缘的,要不我约他出来,大家见见面?”

    艾媛回头赏给他一个大白眼儿:见你妹啊!神经病!

    “真的,我哥们儿找她好多年了,跟你简直一模一样……”

    有病吧!

    艾媛赶紧的小跑到人流中,很快消失不见。

    罗师哲原地风中凌乱,平生第一次对美女说实话,竟然是这样的结果,伤不起啊。

    他拿出电话打给好基友:“冯远,今天我见了个美女……”

    “……长得特别像小洋?”冯远握着电话,没有波澜的接了下半句话。

    罗师哲立即发誓:“真的,这次是真的,简直一模一样,除了身材火爆了些……”

    又要胡扯了,冯远不想继续听:“好了,阿哲,我很忙。”

    罗师哲特别崩溃,为什么谁都不相信他!

    “冯远,你一定要相信我,否则你会后悔的!”

    冯远心一动,停下挂电话的动作,难道真的是她,心跳不自觉地加快,激动的问:“她在哪里?”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