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豪门通缉令:景少的落跑娇妻、景祀沈月吟沈凉小说

豪门通缉令:景少的落跑娇妻

景祀沈月吟沈凉小说

主角:景祀,沈月吟,沈凉 标签:1

传闻,冷血冷情的景二爷的软肋是个绝色美人。三年庇护,订婚宴当天,景祀独自出现在众人面前,宣布新娘因意外身亡。数月后,向来低调的沈家高调宣布女儿沈月吟的回归。酒宴上,她笑得娇媚:久闻景二爷大名,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久仰?景祀冷冷一笑,步步逼近:;沈小姐还真是健忘,在我床上躺了三年,不过几个月,就忘干净了?她脸色骤变,忽的见他一手将她抱起,扔进车里,欺身压上。沈月吟,你欠我的,我要你全部还回来!他恨她入骨,恼她的无情,却又深陷在她身上无法自拔。沈月吟,我的爱只给一次,心只有一颗,这一次,你要不要?

晚归船 状态:连载中

景祀沈月吟沈凉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一章 捉奸现场

    “你不打算做个解释?”

    精致的房间内,床单凌乱,空气中满是情欲熏香的味道。

    地上散扔着女人的衣服,镶了钻石的定制晚礼服被随意的搁放在一边。

    景祀冷冷眯眸,微凉的大手紧紧捏住沈月吟的下巴,力道大得几乎能将她小脸捏碎,一字一句吐出的话语更是冰冷异常:“是我满足不了你,所以才让你明目张胆的在订婚宴上跟别的男人偷吃?”

    “什么解释?”沈月吟唇角微微上扬,仿佛感觉不到下巴上传来的痛感。

    她柔弱无骨的小手轻轻的搔上景祀的手背,眸光在潋滟的灯光下印衬得越发明媚动人,她拉了拉垂落到手臂上的肩带,小手微微一摆,淡淡道:“一切就是你看到的这样。”

    刚赶进来的管家看到休息室内的场景后眸色一暗,小声叫了一句:“少爷,一切准备就绪,订婚仪式可以开始了。”

    景祀青筋暴起,猛地松开禁锢着女人的大手,指着门口怒吼了一声:“滚出去!”

    管家礼貌行礼,弯腰躬身而退,顺便带上了休息室的房门。

    偌大的晚宴厅内,宾客人头攒动,华而不奢的欧式礼堂沿用了景家一贯的风格。

    新鲜白玫瑰做成的花球悬挂在礼堂顶端,不规则的垂落下来,带着怡人的清香。

    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朵,代表了男人的心意。

    主场内的上流名媛相谈甚欢,无不期待这场订婚宴上的男女主角出场。

    而休息室内,房门一关,空气凝固。

    沈月吟觉得呼吸都困难了些,她略微抿唇,仰头看着景祀:“你还愿意娶我么?”

    这句话就像一把刀,不仅扎在了景祀的胸口,同样也狠狠的戳进了沈月吟的心里。

    良久的沉默,时间流逝得很慢,似乎每一秒都被无限拉长了。

    沈月吟侧眸细细的打量他,心下微颤。

    A市的景祀,人称景二爷,十六岁便拿下了能让景氏扭转大局的案子,十八岁起开始接管景氏,至今已有六年。

    手段狠厉,油盐不进,城府深得让人琢磨不透。

    这样一个冷冰冰的人,他仅有的温柔全部都给了面前的这个女人。

    传闻,景二少的软肋是个绝色美人,一双如水一般荡漾的美眸仅是一勾便能将人的魂儿都吸了去。

    秘密保护她三年,如今他终于找准合适的时机公布婚约,公开订婚,却撞见她和其他男人在床上翻滚!

    深吸几口气,景祀冷冷出声:“你想清楚了么?”

    沈月吟敛回眸子,长而浓密的睫毛巧巧的遮挡住了她眼下的情绪,那语气婉转而生动,一如她依偎在他怀中撒娇时的娇嗔:

    “二爷说笑了,这种事情,我想不想清楚有用么?最终决定权,依然在二爷手中。”

    顿了顿,她细嫩的小手摸上了自己白皙修长的脖颈,手指若有若无的扫过脖子上的吻痕,继续道:“二爷不肯放我走,我不是依旧得待在这里,做二爷的私宠?”

    闻言,景祀的身子轻不可查的微微一顿,深不可测的双眸里竟涌出两分苦涩,他一手挑起沈月吟精致的下巴,声音有些沙哑:“为什么?”

  • 第二章 因为不爱你

    那眸光里的情绪太过灼热,也太过让人心碎,沈月吟避开他的目光回问:“什么为什么?”

    他不再说话,猛地将她整个身子都按在床上。

    鼻腔内蓦地闯进他的气息,周身都是独属于他的味道,沈月吟心下一乱,慌忙将手握拳,指甲深深的嵌进手心里,为自己找回两分理智:“一定要我说出口吗?”

    男人不答,身体骤然贴近。

    沈月吟连忙抬高了声音,“因为不爱你。”

    话落,男人的身子猛地一僵。

    沈月吟强忍心中的苦涩,唇角的笑意拿捏的恰到好处:“我上你的床是为了你的钱,如今你要跟我结婚,这世界宽广,我抓的鸟儿太还少,怎么舍得放下跟你结婚?”

    抓得鸟儿太少?

    他被她这句话刺激得几乎要失控。

    犹记得他第一次见她的时候,就听她唇畔挂着清浅的笑意,淡淡的说她人生中的三大愿望。

    ——第一是看很多的鸟儿,第二是抓很多的鸟儿,第三是驯服无数的鸟儿。

    那两个字在她柔软的嗓音包裹下递进他的耳朵里,听得他青筋直跳!

    “沈月吟!”他低吼出声。

    她的手指在他性感的下巴上划过,软软的应了一声:“嗳。”

    对上他带着强烈怒意的双眸,沈月吟将手指放在他的唇边,“二爷,看在我陪你睡了这么久的份上,放我走吧。”

    四目相对,半晌无言。

    他火热的双眸一点一点,一点一点凝结成冰。

    身上压着的力道骤然变轻,他起身背对着她站了许久,才堪堪吐出一个“好”字。

    像是心上猛地落了一记大锤,沈月吟觉得喉头有些酸涩,眸光闪了闪,继续道:“可以不要找他的麻烦吗?”

    他?谁?那个和你偷情的对象?

    景祀深吸了一口气,又是一个“好”字。

    语气如冰,又好像什么都没有说。

    “谢谢你,我会……”

    “不必。”他声线冷得发寒,俊逸的面庞上毫无情绪,“沈月吟,你最好祈祷以后的生活与我毫无交集!”

    他步伐干脆,径直打开了房门。

    “砰——”

    巨大的关门声响吓得沈月吟忍不住一个激灵,她拉好窗帘替自己换好衣服,从后门绕了出去。

    而会场中央,闪光灯下,男人面如神刻,不论哪个角度看来都十分完美。

    “景二爷,有传言称您的未婚妻是多年前息影的影后沈凉小姐,请问是真的吗?”

    “景先生,请问新娘何时露面,你们的婚礼将在哪里举行?”

    “景总,您的神秘未婚妻是否真如外界传闻般绝色,请问一会儿即将开始的订婚宴上,准新娘是否会露脸?”

    他声线低沉,面对着有关新娘的询问,冷冷吐出三个字:“她死了。”

    死了?

    一时间,嘈杂的宴会厅安静得诡异。

    爆炸性新闻!

    这条新闻毫无疑问的接连一周占据了所有版面的头条!

    “景祀未婚妻在订婚宴当日突发意外,不幸身亡!”

    “景二爷护了三年的娇宠竟在订婚当日不幸亡故,究竟是天灾还是人祸?”

    “商业巨头景家现任总裁景祀娇妻因故身亡,景祀一连七日不接受会见,就此消沉颓废?”

    ……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