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总裁爹地酷妈咪、萧寒夏迷诺陆皓小说

总裁爹地酷妈咪

萧寒夏迷诺陆皓小说

主角:萧寒,夏迷诺,陆皓, 标签:宠文、虐恋、总裁、豪门、日久生情、契约、

一场意外,她阴差阳错上错了床。惹上了不该惹的冷酷男人,还倒霉地留下了“证据”。七年后,不苟言笑的集团太子萧寒回归,成为名媛们痴迷的对象。他接手父亲的产业,也接手了父亲留下的“女人”。而这个女人身上似乎藏着不少秘密……

冰冰七月 状态:连载中

萧寒夏迷诺陆皓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002 冰山男女

    七年后。

    八月的阳光照在车窗上,耀出一道道金色晕圈。

    前往国际机场的路上,黑色轿车上了高速,以每时一百二的速度急驰。

    夏迷诺将茶色太阳镜往上推了推,单手握紧方向盘,一个急转,车子漂亮地拐上立交,直朝机场奔去。

    “萧天雄,你果然是老奸巨滑,死了都要摆下一道。”鲜红的双唇吐出低咒,她烦躁地一踩油门,车子以不要命的速度迅速消失在马路尽头。

    渊市国际机场大厅。

    萧寒一身黑色风衣,衬得高大的身躯更加挺拔,黑色的墨镜让他看起来更加冷酷。他本就是个冷酷异常的男人,抿成一条线的薄唇完全可以看出他此刻的心情多么糟糕。

    一个越洋电话,一个意外的消息,他不得不立刻抛下美国的事务,搭乘最快的一班机赶回远离十余年的祖国。

    老头子死了,老头子竟然死了!

    那样一只老狐狸,一个叱咤黑道多年的老爷子这么轻易就死了?他不信!在没见到老头子尸体前,他不会相信,或许这又是他的什么阴谋诡计,只是为了骗他回来,接手那些自己不愿意涉及的黑道生意。

    萧寒再次看了看腕表,薄唇抿得更紧,大步朝大厅出口走去。

    “萧寒?”一个陌生的女声传入耳朵,成功地让男人停住了脚步。是的,如果说这里还有人能如此喊出他的名字,实在是个不小的奇迹!他确定自己活了三十年,从未听过哪个女人会用这样的语气叫自己。

    转过身,墨镜下的利眸不自觉眯起,不动声色地打量着眼前的女人。

    夏迷诺收起手中照片,面无表情地朝他说道:“你就是萧寒,我想我没认错。”

    萧寒不觉皱眉:“你是谁?”

    除了她喊自己名字的语气,天底下竟然还有女人可以看到自己时如此无动于忠?他飞快地将她从头到脚审视一番,微微勾起讥诮的冷笑。

    这样的女人,六十分刚及格。

    夏迷诺抬头望他,不得不承认他继承了萧天雄凌厉的气势,光他的身高就给人强烈的压迫感。她废话不说,直接答道:“我是老爷子的秘书,特意前来接你。你没有其他行李吗?”他的手上只提了个微型笔记本,别无他物。

    “秘书?”萧寒没回答她的问题,探究的目光似乎要穿透镜片,然后不客气地总结,“老头子的女人吧!”

    夏迷诺皱皱眉,有丝表情一闪而过,极力让自己表现冷静:“车就在外面,跟我来。”

    *

    她知道他在不动声色地研究自己,说毫无感觉是假的,毕竟他身上的气势再怎么内敛,也掩盖不住天然的霸气。她敢肯定这是个擅长发号施令的男人,或许性格比他父亲更冷酷。那么,自己找他谈交易,是否不会那么顺利呢?

    两人同在车中,一时静默,任由怪异的空气流淌。

    “你是夏迷诺。”萧寒低沉地开口。

    “是。”夏迷诺淡淡应答,她不意外萧寒知道自己的存在,毕竟这五年来自己已成为萧天雄最得力的左右手,连起居饮食都由自己打理。

    “老头子真的死了?”他提出怀疑。

    “是。”夏迷诺握着方向盘的手不自觉紧了紧,仿佛不愿意多说。

    “你跟我想象中有些不一样。”萧寒突然转移话题,侧头盯着她,锐利眸光悄然隐现。

    “哦,那我该是什么样子?”若非不得已必须跟这男人商榷自己的计划,她根本不愿意再跟萧家人有任何瓜葛,更不会大费周章打听到他回国的时间前来接机。

    “不过,除了相貌,你这性子的确像是老头子欣赏的类型。”萧寒冷笑一声,望着夏迷诺让人不敢苟同的装束,“我以为老头子跟我一样最喜欢美丽女人。”

    夏迷诺瞥他一眼,语气依然平淡:“是男人都喜欢美丽女人,不过老爷子能坐上龙头老大的位置,自然没那么肤浅。”

    “说的也是,可惜……他死了。”最后三个字,空气中似乎真有点不易觉察的悲伤。

    夏迷诺不再说话,专注地开车。

    在萧家五年,就算老爷子对自己从始至终有所防备,但萧家的大小事她都算清楚。萧家父子不合多年,只因当年女主人被黑道仇杀,让年幼的萧寒失去母亲心伤欲绝。他极力反对萧天雄再涉及黑道,但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萧寒终于在十八岁那年毅然独身前去美国,从此与老爷子关系越发疏离起来。

    不过,毕竟是亲生父子,世上唯一的至亲,听闻父亲真的死了,萧寒再无情也会有所悲伤。

    静默之中,手机突然响起。

    夏迷诺听到熟悉的铃声,莫名地心口狂跳了一下,立刻腾出一手接下电话。

    “皓。”

    皓,老头子的贴身保镖?萧寒正靠在舒适的座位上闭目养神,见她拿起手机不禁微微睁开一条眼缝。一个看起来有三十岁的女人……手机上竟然挂着一只可爱的小青蛙?

    他怀疑自己看错了,是只小青蛙没错,绿色的身子雪白的肚皮……

    这女人……

    正想着,车子猛然发出一道尖锐而急促的刹车声,萧寒冷着脸从惊骇中迅速镇定。该死,高速路上怎能突然急刹?她想找死吗?

    “什么?”

    “我马上回来!”

    这显然是个极为重要的电话,夏迷诺只对电话说了两句,却嗓音发抖,脸色大变。

    车子再次发动时,她的脸变得苍白,像血气在顷刻间被人抽走了一般,而飞速闪电般的驾驶让承受能力极强的萧寒也忍不住咒骂。

    “shit!你要玩命吗?”他沉着脸瞪她。

    “坐稳!”夏迷诺的声音不自觉透露出一丝惊慌,手指关节泛出一片白色。

    “该死!”萧寒的语气开始变得凛冽,难道这女人在老头子身边也这样么?果然是跟着混黑道的,天知道他多么痛恨这些玩命行为!

    夏迷诺的心思根本不在这里,她只想着快点回到市区,刚刚陆皓说……

    小夜,你不能有事……绝对不能有事!等着我,等着……!

    她在心里不住地祈祷。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萧寒再也抑制不住,声音里多了份警告,大手也开始探上方向盘。

    夏迷诺一手推开他,冷着脸轻吼一声:“坐好!”

    好!好!竟然有女人敢吼他?这是头一次无视于他男性魅力的女人。尽管这个女人看起来又老又丑,但真真切切让他男性的尊严受损不小。

    萧寒勾起冷酷的薄唇,索性将身子移过去,双手代她稳稳地握住了方向盘。

    车子歪歪地晃了几下,速度明显减了下来。

    “萧寒!”夏迷诺额头上冒出细密的汗珠,她确实有事相求于他,但现在小夜有事,就算天塌下来她也没心思理会。为什么这个男人还不放开?靠得这么近,让她无所逃避地闻到他身上男性的气息,实在……实在让人气愤!

    “萧寒,我不是玩命,相信我的驾驶技术!”她咬着牙保证道。

    “我很珍惜我的生命。”萧寒的唇离她只有三公分,气息不客气地吐在她的颈窝。眼眸一瞥,他惊讶地发现这女人的肌肤如此白皙细腻,似乎与她的装扮不符……

    夏迷诺手肘朝他一撞,抢回驾驶的主控权,箭直行去。

    “你先回萧家大宅,陈律师在等着你。”一到市区,夏迷诺利落地打开车门,催促萧寒下车。突然像想到了什么紧要事,她猛地回头盯着他,“还有,别说你已经见过我,我定会尽快回来找你!”

    这不正常女人竟然还敢跟他下命令?她到底是白痴还是见识太多,难道真的无视于自己身上足以冻结三尺寒冰的冷气吗?

    夏迷诺才不理会那么多,她快速而简单地交代着,就像面前这个面色冷骇高大的男人是自己的下属一般。

    “记住了!我会回来找你的。”说完,车门砰地一声关上,那黑色的跑车立刻只剩下一道神秘的黑影,消失不见。

    萧寒说不出此刻的心情,他站在原地目送车子消失不见,然后懒懒地环起双臂,眼眸凌厉,嘴角却撇过一抹极为嘲讽的冷笑。

    这个极具个性的女人……倒莫名地兴起了他一丝兴趣。

  • 003 虚惊

    一座庭院式的屋宅,大约有二三十年的历史,宅前有一棵高大的槐树。

    黑色跑车“唰”地一声窜到槐树下,陡地停了下来。熄火、开门、跨出来,夏迷诺一气呵成,并以火箭头的冲势朝大门迈进。她速度太快,以至于没发现一个高大的身影挡在自己面前,于是就那样直直地撞过去。

    “女人,你又飞飙了,到底要我说多少次……”陆皓拧起两道修长的浓眉,两只胳膊牢牢握住撞进自己怀中的女人。

    “皓!”夏迷诺一见是他,反手就抓住那白色的袖口,“小夜他怎么了?人在哪里?”

    “好了好了,瞧你这身打扮……”陆皓抬起一手便往她额上的汗珠拭去。

    夏迷诺甩甩头,眯起急切的眼眸:“小夜他到底怎么样了?”话来问完,干脆推开他,自顾往庭院里走去,边走边喊:“小夜,小夜。”

    陆皓长腿一追,快速地扣住她的手腕:“好啦,如果小夜真有什么事,我还能站在这门口等你吗?”

    夏迷诺闻言,呼吸顿时松了几分,顿住脚步回望他:“真的没事?”

    “恩,用你的脑瓜子想一想就知道我有没有骗你了。”陆皓戳戳她的脑门,眼角挑了挑,“小夜刚刚被张姐安抚着睡着,你要这样子冲进去,保管会惊醒他。”

    夏迷诺这才正式放慢了脚步。她真的好担心,初闻小夜不见了的那刻,她只觉得自己连心脏都要停止跳动了。直到刚才之前,她的双手还在抑制不住轻颤。

    小夜,小夜……她的心肝宝贝。

    “别担心了,好在有惊无险。”陆皓见她眼角微红,立刻后悔自己不该这么冲动地告诉她小夜失踪的事。他应该将事情全部解决了再告诉她,或者一直瞒着她都行。

    “皓……我真的担心死了!”夏迷诺双肩一抖,强忍许久的担忧终于如墙一样倒塌。

    在她的泪水落下之前,陆皓顺势将她拥在怀中,大手安慰地轻拍着。想他这样一个黑白两道都敬而远之的狠角色,平日里又一副邪里邪气、玩世不恭的模样,但一见到夏迷诺这样特别的女人,却变得他自己也不认识自己了。

    不过,他确定他喜欢这样的自己。

    “我先去看看小夜。”夏迷诺抹抹眼角,径自走进了屋内。

    **

    夏夜,她的儿子,今年六岁。

    那单纯而无辜的十七岁,为救爸爸而被迫成为萧家的代理孕母,结果孩子是有了……却不是萧家的。孩子的父亲究竟是谁?连她自己也不知道,因为渊皇酒店的那一夜极度害怕、慌乱、震惊和羞耻……

    她以为失去清白、无法履行条约为萧家生育子嗣、引得爸爸被逼自杀是世界上最悲惨残酷的事,但没想到之后在与妈妈流离逃亡时,发现了自己竟然有了身孕……

    “小夜……幸好你没事,否则妈咪真不知道怎么办了……”夏迷诺伏在床边,眼睛一眨不眨地注视着夏夜稚嫩的面孔,不住地呢喃。

    陆皓扶住她的肩头,示意她别发出声音,否则都要把孩子吵醒了。又摸了摸孩子的脸蛋后,夏迷诺才起身与他一同走到客厅。

    母子两人搬来这里不久,说起来母子俩真正住在一起的时间也不久,这些都是萧老爷子猝然死亡之后的事。有些曲折说起来话长,有些隐情却必须要成为永远的秘密,而陆皓由始至终都是那个最清楚所有内情的人,所以夏迷诺与陆皓是心照不宣的好搭档、好伙伴。

    到了书房,夏迷诺逐渐恢复了冷静,“皓,到底怎么回事?”

    陆皓只轻拢一下眉心,很快就舒展开来,薄唇勾出一抹轻松的笑:“没什么啊,虚惊一场而已。那臭小子在家闲着无聊,就趁张姐没注意,一个人溜出去玩了。这一玩就玩远了,结果身上没钱又没有电话,就成落难小孩啦!”

    瞧他说得一副烂轻松,夏迷诺企图从他狭长的眸子里看出点端倪,当然什么也看不出来。她试探地问:“真的只是这样?”

    “真的只是这样。”陆皓点头肯定。

    “那为什么还特意打电话给我,你不知道我担心得……”一想之前五脏六腑的焦灼,她又忍不住激动起来。

    陆皓体贴地为她倒上一杯红酒,揉揉她的长发:“来,压压惊,是我太冲动了好不好?我当时也怕臭小子万一真的找不到,你还不掐死我这样举世无双的大帅哥?”

    “少胡说,我会那样做吗?快说,后来是怎么找到的?”夏迷诺接过红酒,喝下一口。

    “那小子的脑袋瓜子可不比你,他一看到有穿制服的叔叔就马上跟人家求助了。”陆皓拉她坐在沙发上,继续叙说着,“后来是那位检查官送他回来的。”

    “检查官?”夏迷诺的酒杯顿在手中,不知为何,这三个字突然让她心口不觉抽了一下,好似很久很久以前,时间久远到像是前世,有那么个人也想做“检查官”。

    那个人……

    童哥哥……

    那是她前世的记忆,藏在内心最底层永远不敢再碰触的记忆。

    馨月、辛爱以及许许多多甜蜜无忧的往事,就在瞬间如火光电石般闪过,闪得她忽然间头痛欲裂起来。

    飞快地转回思绪,狠狠地闭上了眼睛,手指关节却刹那间发起白来。

    陆皓只轻瞥她一眼,便察觉到了异样,走过去拥住她的肩头:“怎么了?说了已经没事了,别担心了。”心头却已经叹息,这女人到底是怎么做到在外人面前那么坚定冷酷的?

    “没事,你刚刚说那检查官……?”夏迷诺对他笑了笑。

    “哦,说起来那检查官长得还不赖,当然,比起我来,还是那么一点点差距。”陆皓不喜欢看她这副闷闷不乐的模样,单纯地想逗她开开心。

    夏迷诺忍不住全身颤抖了一下,慌忙挥去那些画面。从萧老爷子找到带着她四处流离的妈妈之后,她的人生已经不可抗拒地走进了另一个世界。

    那个喜欢纯白蕾丝洋装,每天挂着清纯甜笑的女孩子永远不可能再回去了。

    再也不可能回去了……

    陆皓敛起了薄唇上的轻笑,渐渐抿起嘴角,长臂一伸,将她的脑袋压在自己的肩头。

    “你这个女人哪!怎么看都可爱,呵呵。”

    夏迷诺靠着他,轻轻地闭上了眼睛。这个每个月身边都换着不同美女的情场浪子,至少在自己身边的时候也是真实的吧。

    她为萧老爷子工作的时候,唯一最大的幸运就是结识了陆皓这么个似兄弟非兄弟的男人,肩头可以随时借她依靠,怀抱可以随时给她温暖,这一点,她万分感谢上帝。

    “对了,你一大早做什么去了?”良久,陆皓开口问。她今天这身装扮,他知道她定是在忙什么“公事”了。

    突然提起这个,夏迷诺惊叫了一声:“呀!糟糕!我得马上去找萧寒。”

    “萧寒?”陆皓陡然眯起了眼,眸光闪现。

    那个十八岁便离开萧家,誓言萧天雄一日不漂白身份,就一日永不回来的萧家太子?

    “是,他今天回来了。”夏迷诺老实地回答。

    “这么重大的事情,你竟然没告诉我,一个人跑去见他?”

    一听他的话语里似乎隐含着某种怒气,夏迷诺连忙推推他的胸膛,换了种口气:“皓,别生气啦。你知道的,为了小夜,我必须找他。”

    “你以为萧寒会答应你?”陆皓正说着,突然瞥见楼梯口出现一个娇小的人影,便倏地住了口。

    “干爹,你在跟妈咪斗嘴还是吵架啊?”夏夜穿着天蓝色的睡衣,一步一步走下楼梯。

    “嘿,臭小子,你什么时候见过干爹和你妈咪吵过架啊?”陆皓又恢复成平日潇洒随意的模样。

    “那就是在斗嘴喽?是不是妈咪又输了?”夏夜像个小大人一样,来到他们身边。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