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烈焰交易:错惹狼性总裁、齐洛格乔宇石程飞雪小说

烈焰交易:错惹狼性总裁

齐洛格乔宇石程飞雪小说

主角:齐洛格,乔宇石,程飞雪 标签:现代言情、总裁豪门、婚恋、言情、

直到这一刻她才知道,她最好朋友的新郎竟然是他那个夜夜对她索求无度的男人。  既然你已有娇妻美眷,既然你不爱我,却为何不肯放过我?  他捏住她的下巴淡然说道:我就是要让你做最让人不齿的第三者,让你每天代替你最好的朋友接受我的“恩惠”,因为我恨你!

上官瑾儿 状态:连载中

齐洛格乔宇石程飞雪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001章 求你,放过我

    直到这一刻齐洛格才知道,她最好朋友的新郎竟然是他那个昨夜还在床上对她索求无度的男人。

    他喜欢吃五分熟的牛排,他的大腿上有块淤青的胎记,他思考问题时总是会微微皱眉。

    齐洛格以为自己很了解他,他结婚她却是最后一个知道。

    心底划过一阵痛,下意识地把两只手搅在一起,脸上却保持着暖暖的微笑,对她的好朋友程飞雪轻声说:“雪儿,恭喜!”

    “我的闺蜜,齐洛格,我叫她洛洛美女!”程飞雪俏皮地介绍。

    乔宇石淡淡地看向齐洛格,表情波澜不惊,仿佛从来没见过她。

    “你好!乔宇石!”他很礼貌地说道,伸出他的大手,与齐洛格的握了一下。

    也许六月的天太热了,齐洛格的手心沁出了细密的汗,只沾到了他的指尖,就慌乱地拿开了。

    齐洛格不敢看他的眼,生怕会惊慌失措地让程飞雪看出她和他不同寻常的关系。

    她的担心多余了,他是那样的淡然自若,当然不会露出马脚,让他心爱的妻子伤心。

    程飞雪精致的脸上沾着一丝发,他偏过头看她的小脸时正好看见,微笑着伸手帮她拿掉。仿佛她的脸是易碎的水晶,他的动作是那样小心翼翼。

    齐洛格的心又一次抽紧了,他从没有这么温柔地对待过她。她总以为他就是冷漠的人,原来不是,只是她不配不值他温柔罢了。

    恍惚中,齐洛格像个木偶一般被人引领着进入酒店大厅落了座。

    宾客厅很热闹,人们在热烈地讨论着一对新人的家世学识以及郎才女貌。

    齐洛格却再也不能为好友高兴,她的丈夫能瞒着她与人保持那样的关系,可见是不值得托付终身之人。

    为好友的未来忧心忡忡,又不能把这些告诉她,她必须想别的办法阻止这场婚礼。

    给小勇哥发了一条信息,希望一切都还来得及。

    做完这一切,婚礼进行曲忽然响了,众宾客站起身来,一齐迎接新人的到来。

    新娘的父亲把一脸娇羞的程飞雪郑重地交到风度翩翩的乔宇石手中,如潮的掌声经久不息。

    不知为何,齐洛格总觉得他曾在众多的宾客中寻找她的身影。

    也许只是她的错觉,在她看向他时,他在深情款款地看他的妻子。

    婚礼还在进行着,礼仪小姐已经端上了交杯酒,就要礼成了,她安排的人为何还没出现?

    再看不下去他温文尔雅的笑,站起身,齐洛格悄悄离开婚礼现场。

    洗手间里,她按动手机键盘刚要拨小勇哥的电话,后背忽然一暖,竟被一个男人紧紧地搂抱在怀里。

    齐洛格吓了一跳,刚要叫,嘴又被一只温热的手捂住。这味道她很熟悉,不是乔宇石又是谁呢?

    他不是在喝交杯酒吗?怎么又会出现在这里?难道他为了我忽然放弃了今天的婚礼吗?

    “我要你,现在!”他附在齐洛格耳边,不容置疑地说道,她的痴心妄想一瞬间被现实击的粉碎。

    眉头不自觉地收紧,不可思议地转头看他,她想问他:你是疯了吗?

    他却根本不管她想和他说什么,大手扣紧她的腰,三两步把她拖进了卫生间内,反手落锁。

    为了实施侵略,他拿开了捂在她嘴上的手,来掀她的裙子。

    “我不要!”齐洛格低吼道,第一次对他说这三个字。

    至少这时,他是她好朋友的丈夫,她不可以做第三者。

    那样她会瞧不起自己,仅剩的尊严也会彻底失去。

    “你没有资格反抗!”他又一次在她耳边低语。

    是啊,她没有资格,否则后果是她承担不起的。

    “求你!放过我!她是我的好朋友,你不为我,也为了她想想,行吗?”齐洛格怀着最后的期望低声乞求道,眼泪已经在眼圈里打转了。

    他可以不爱她,可他不能这样侮辱她,侮辱圣洁的婚礼。

    他像没听见,单手粗暴地抓住她反抗的双手,另一只手朝她裙子探去……

    齐洛格很痛,身痛,心更痛。

    他从没管过她要还是不要,她想,在他眼里她连一条小狗都不如。

    以为他结婚了,她可以功成身退,没想到会是如此的不堪。

    “别怪我在这里要你,是你穿的太性感,让我忍不住想要你。说,是不是故意的?”

    齐洛格闭着眼睛,咬着唇,死死抓住厕所的门,她的泪一滴滴地落在白色地砖上。

  • 第002章 特意来破坏婚礼

    终于结束了!

    齐洛格虚弱的几乎站立不稳,大口大口的吸着气,想让自己尽快恢复体力。

    “满意吗?”他在她耳边,小声地问。

    “这话应该我问你,只有你有资格满意,我没有。”齐洛格冷冷地说,转回身,冰冷地看他,他的衬衫上有一大片酒渍,红红的。

    乔宇石一边整理自己的衣裤,一边轻弯了一下嘴角。

    “很不错,你知道就好。”

    “我们之间可以结束了吗?”她不想和他再纠缠下去,从前对他的感激,在他不顾她意愿进入的刹那消失殆尽,取而代之的是悲哀,是恨。

    “还有九十二天。”

    他记得还真清楚,精确到了日子,而不是年份月份。

    “现在,接着去参加我的婚礼。”

    他交代完,先打开厕所的门,出去了。

    齐洛格无力地蹲下身,缓了好一会儿,才有力气重新站起来,整理好仪容回到酒店大厅。

    重新落座后往前看去,乔宇石已经回来了,重新换了衬衫,继续喝交杯酒。

    “嗨,美女,认识一下,我叫乔宇欢,你呢?”也不知什么时候乔家的三公子坐到了她身边,跟她搭讪。

    这位乔宇欢是闻名的花花公子,据说就连漂亮一点的雌性吉娃娃他都不放过。

    “嘘!”齐洛格做了个噤声的动作,往前方指了指。

    “你愿意娶程飞雪为妻……”

    “乔宇石!你这个负心汉,你出来!”酒店外传来女人的大叫声,打断了牧师的话。

    齐洛格一直揪紧着的心豁然开朗,小勇哥帮她安排的人到了。

    所有人的目光齐刷刷地投向了乔宇石,一瞬间整个大厅鸦雀无声,静的连落下一根针都能听的清清楚楚。

    “对不起,我们拦不住那个女人,她是孕妇,我们怕伤着她。”保安队长汗涔涔地跑进大厅,向乔宇石回报。

    “让她进来!”乔宇石淡然说道。

    “哗!”一石激起千层浪,他这四个字一出,场面完全乱了。

    人们开始交头接耳地讨论,这位温文尔雅的男人原来是个花心滥情的人。

    几位长辈的脸色也很不好看,只是为了保面子不好说什么。

    一个大腹便便的女人在两位保安的护送下进了大厅,指着乔宇石的鼻子愤愤然骂道:“乔宇石,你不是说我有了你的孩子要娶我的吗?现在你竟然丢下我娶别人,就不怕一尸两命?你要是不马上停止婚礼,我就死在你面前!”

    乔宇石何曾见过这个女人,他一向洁身自好,当外面传来女人的叫嚣时,他就知道是有人闹事。

    孕妇的话很有杀伤力,现场窃窃私语之声不绝于耳,人们都在声讨这个现代版的陈世美。

    乔宇石的眼睛在孕妇的脸上扫过,又扫视了一眼在场所有宾朋,在齐洛格的身上停了有一两秒钟。

    齐洛格的手不自觉地握住了杯子,心想,他应该不会猜到是我做的吧。

    他的不回应,以及淡然自若的态度让沸腾的人群又重新安静了下来。

    身边的程飞雪一直看起来波澜不惊,依然浅浅地笑着,姿态优雅,好像出现的不是她的情敌。

    “你叫什么名字?”乔宇石问那位孕妇。

    “你该不会不打算认我吧?连我的名字也故意装作不知道?我是妍妍啊!”

    “妍妍……”乔宇石默念了这两个字,让人琢磨不透他这是什么意思。

    “我跟你在一起多久了?”他又问。

    “两年。”这些台词她早准备好了,答起来很顺。

    “看来我们很熟了?”

    “那是当然了,连孩子都有了,能不熟吗?”

    “很熟!那你就告诉一下在座的各位,我有一块硬币大小的胎记,是在左前臂还是右前臂。”

    “这……”这台词里面没有啊,让她怎么编?乔宇石的每个问题都让她倍感压迫,要不是看在酬劳丰厚,她都想逃跑了。

    妍妍发现自己头上都冒汗了,深吸了几口气强自镇定下来,咬了咬牙,挤出两个字:“右手!”

    乔宇石伸出左手解开了自己衬衫右臂的扣子,把衬衫袖子撸起来,对着所有宾客展示了一下。

    “各位请看,乔某右臂有胎记吗?”

    “我……我记错了,是……是左臂。”妍妍已明白了乔宇石的心意,不能这样砸了,忙又补了一句。

    “这回确定了?”

    “嗯!”妍妍笃定地点了点头,于是乔宇石又解开了左臂的钮扣,再次展示他的手臂。

    妍妍的脸红的发紫,已经不知道还能怎么去圆谎。

    “我相信在座的各位都比乔某睿智,早看出这个女人是特意来破坏乔某婚礼的。出现这样的插曲,乔某深表歉意。当然,更要向我的妻子程飞雪致歉。雪儿,请你相信我,我对你是忠贞不二的。无论任何人,都休想破坏我们完美的姻缘,因为是上天命定你和我,让我们永远相守的。”他深情的表白换来新娘一个热情的拥抱。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