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媚徒妖妃、夏云岚萧玄胤夏静柔小说

媚徒妖妃

夏云岚萧玄胤夏静柔小说

主角:夏云岚,萧玄胤,夏静柔, 标签:

25世纪第一杀夏云岚,一朝穿越,背着伤风败俗的罪名嫁入祁王府。面对夫君无情、妾室斗法、庶妹陷害、权利阴谋……曾经称雄黑道的她,即使失去了绝世武功,也不是容易给人欺负的。醉凝眸,慵语笑,步步惊心,步步惊魂,步步为营。重重杀机下,现代科技与古代刀剑的较量,现代思维与古代思想的碰撞……多少阴差阳错,多少死里逃生,多少啼笑皆非,又多少妙趣横生。

云夕 状态:连载中

夏云岚萧玄胤夏静柔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1章 第一杀手的眼泪

    白色的雪,红色的血,既触目惊心,又妖艳绝伦。

    夏云岚眯眼看了片刻,回头浅笑道:“还有人吗?”

    对面,十八名身材高大健硕、身穿黑色西服的男子,不约而同向后退了一步,脸上的肌肉在雪光的映照下微微颤抖,眼睛里射出恐惧得近乎无法控制的光。

    “没有人了么?那我可走了。”眼底笑意未消,夏云岚已优雅地转过身,举步踏着尺把深的积雪向远方行去。

    身后,十八枚浸了剧毒的黑色飞镖,猝然以闪电般的速度射向夏云岚后心。

    夏云岚没有回头,只是在飞镖接近衣服的刹那微微扬了一下手。十八团暗红色的血光溅起,眨眼间落在白亮的雪地上,适才的十八个人已成了十八具尸体。

    白色的雪,黑色的尸体,既触目惊心,又恐怖异常。

    夏云岚眉梢微挑,浅浅笑道:“好,这下真的没人了。”

    “第一杀手——果然名不虚传。”原本空旷的远方,不知何时突然冒出一个灰色的身影。

    夏云岚好看的眉尖不易觉察地蹙了一下,笑容消失,迎着灰衣人恭敬地道:“老师,您也是来阻止我的吗?老师该知道,我要走,没人能拦得住。”

    “云岚——”灰衣人慢慢走了过来,在距离夏云岚三尺处站定,面上一丝若有若无的笑,让人摸不清他到底想做些什么。

    “老师……”夏云岚挺了挺胸,原本坚定而冷漠的目光里透出一丝不确定,却又努力掩饰着这丝不确定。

    “你是我最得意的弟子,说实话,我真舍不得你走。”灰衣人轻轻叹了口气,没等夏云岚说话,又很快接着道:“可是你该知道,我从来不愿勉强你……你看看这是什么?”

    灰衣人伸出手,苍白瘦削的掌上托着块三寸见方的环形美玉。玉色碧绿莹润,玉光含而不露,宛如蕴藏着某种神秘而强大的力量。

    “繇山灵玉!”夏云岚惊呼,目光乍然如鹰隼般牢牢锁定在这块神秘美玉上,仿佛再也无法移开。

    “不错。”灰衣人严肃地道:“这就是传说中能够导致时空错乱的繇山灵玉。如果你真的决定离开,这块玉可以送你到任何一个异界时空。黑白两道的人将永远无法再找你的麻烦。”

    “老师……”夏云岚终于从神秘美玉上抬起目光,凝视着灰衣人的脸,不可置信地道:“这是你寻找了多年的东西,怎么舍得给我?”

    灰衣人笑了,笑容苍白而疲惫:“云岚,我没有你想的那么高尚。我本想用这块灵玉让自己逃离杀手集团,逃离这个世界。可是,三年前的一次科研失误,使我的身体受到致命的辐射。我的时间已经不多,在这个世界,或者到另外一个世界,对我已经没什么区别……”

    “老师……”仿佛暖阳照上坚冰,夏云岚的眸子里浮起一层泪雾。这泪雾,使她瞬间由一个绝世的杀手变成了一个普通的女子。

    灰衣人笑道:“杀手无情……我以为这么多年,你的心早已钢铁般冷硬。却不料,今日竟能看到你的眼泪。第一杀手的眼泪——世上谁人能信?”

    夏云岚没有告诉灰衣人,他看到的只是她眼里的泪,他看不到的,是她心里的痛。

    灰衣人上前一步,缓缓拉起夏云岚的手,将繇山灵玉放在她的手心。而后,又将一个蛋壳样的东西挂在她的脖子上,道:“这是光能微机,无论何时何地,只要有光就能运行。微机中储存了许多可能对你有用的东西,会助你在异界时空中很好地生存下去。”

    泪水,从夏云岚眼中缓缓滑落。此刻,茫茫冰雪世界荒寒彻骨,他却是她心上唯一的暖。

    “老师……”夏云岚低声地、孩子般地道:“如果有一天我还想回到这个世界,繇山灵玉能不能助我回来?”

    “当然可以。”灰衣人轻轻拍了拍夏云岚的肩,慈爱地道:“只要你想,任何时候都可以回来。”

    “也许有一天我会想回来看你。”

    “也许那一天我已经不在。”

    “如果生命有机会重新开始,我不想再做一个杀手。”

    “那么到了异界时空,你便不要再杀人。”

    “我尽量。”

    “时候不早了,去吧——”

    灰衣人说出这句话时,夕阳的余晖自西边浓重的云气中微露一线,一轮淡淡的圆月浮起在东方的山顶。

    夏云岚举起繇山灵玉,日月的光如同被某种神秘的力量牵引着般,源源不断地向灵玉中灌注。

    不一会儿,汲取了日月之光的繇山灵玉光华大炽,在雪地上形成一个巨大的淡绿色漩涡。

    灰衣人不知怎地到了夏云岚身后,在夏云岚的背上轻轻一按,凝声道:“云岚,快走吧——”

    当夏云岚的身体被淡绿色漩涡包围,灰衣人手一伸,自脸上扯下一层薄薄的人皮面具。原本慈爱的脸刹那间变得狠绝无比,笑容宛如来自地狱。

    “呵呵,女人,终究躲不过感情的劫!夏云岚,你死了,我林卓就是这世间的第一杀手……”

  • 第2章 复活的新娘

    苍云历624年严冬,夜的天空浓云密布,风雨欲来。

    承夏国京都天武城西南角的祁王府内,停在祠堂里的黑色楠木棺材,忽然发出一阵阵奇怪的声响。

    守夜的两名婢女被惊醒,对着棺材愣了片刻,忽然疯了一样冲出祠堂,边往正院里跑边歇斯底里地喊道:“鬼啊——祠堂闹鬼了——快来人啊——王妃的鬼魂回来了——”

    不多时,数队巡逻的卫兵包围了祠堂,各房各室的主子下人亦陆陆续续赶了过来。

    祠堂门前,两名守夜的婢女被四名侍卫押了回来,按在地上簌簌发抖。

    “怎么回事?”一个身材颀长、衣着华贵、五官如雕刻般俊美的男子匆匆赶来,淡淡扫了一眼地上的婢女问。

    “启……启禀王爷……”一名婢女抖着嗓子道:“棺……棺材里面有……有动静……我……我和浅画都……都听见了……”

    “动……动静声好大……”另一名唤作浅画的婢女流着泪道:“一定是我家小姐的冤魂回来了……”

    “一派胡言!”祁王萧玄胤厉声打断了婢女的话,大步向祠堂中走去。

    身后,一片窃窃私语。

    “王妃花轿中被人害死,难不成是回来报仇的。”

    “新婚之日惨死,也难怪王妃咽不下这口气……”

    “可是我听说王妃是自杀的啊?”

    “天下哪个女子不想嫁给咱们王爷?王妃有这等福份,怎么可能会自杀?打死我也不信……”

    “……”

    祠堂中,楠木棺材里的声音还在持续。

    “咚咚咚……咚咚咚咚……”急促中透着不耐烦。

    萧玄胤伸出手,侍卫立即从腰间抽出剑递给他。

    “住手——”萧玄胤刚刚举起剑,背后忽然传来一个中年女子的声音。

    “母妃?”萧玄胤转过头,向婢女搀扶着走进来的懿太妃道:“母妃不在福寿院静养,夜半来此何事?”

    懿太妃正待说话,门外忽然一声惊雷,紧接着噼里啪啦的雨点倾盆而下。

    懿太妃惨白了脸色,指着祠堂正中仿佛在微微晃动的棺材道:“不要开棺,玄胤,快让人锁了祠堂的门,明日天亮立即下葬……”

    “母妃!”萧玄胤剑眉微锁,沉声道:“若不开棺,祁王府闹鬼之事定然被传得沸沸扬扬。儿臣不信鬼神,今日偏要看看棺中动静从何而来!”

    言罢,不等懿太妃再次出声阻止,手中长剑轻翻,瞬间已劈上楠木棺盖。

    轰隆隆一阵雷声淹没了棺盖碎裂的声响,一道闪电将祠堂内照得亮如白昼,一阵狂风裹挟着帐幔拍打在棺材上。

    夏云岚正在棺材中憋闷得难受,胸口处因长时间的缺氧而几近窒息。正在她觉得自己快要撑不下去的时候,胸口蓦地一松,一道电光映入眼帘。

    她贪婪地连吸了几口长气,从棺材中站起身,拉开扑在脸上的帐幔,漆黑如夜的眸子停留在萧玄胤脸上。

    这男子是谁?三千墨发玉簪轻挽,五官轮廓分明,俊美得宛如神祗。当然,最动人莫过于那双深邃如海的眼睛,仿佛让人看上一眼就会不小心陷进去。

    放在二十五世纪,这样的一张脸,不知要令多少花痴少女为之疯狂尖叫。

    这是一个仅凭一张脸就可以吃饭的人,但这人显然不是凭脸吃饭的。此人浑身上下散发出威严而尊贵的气势,仿佛天生的王者,睥睨众生,君临天下。

    夏云岚唇角微抬,浅浅笑了起来:“你是谁?告诉我你的名字,将来我会报答你。”

    萧玄胤没有说话。花轿进入祁王府时,他分明见过她冰冷而僵硬的尸身,此刻的她是人是鬼?

    周围的侍卫和下人不约而同地向后退去,有人吓得脸色惨白如纸,却慑于祁王的威严不敢惊呼出声。

    见男子不说话,夏云岚不禁蹙了眉头,跨出棺材道:“为什么不说话?你是哑巴吗?”如果面前的男子真是哑巴,未免可惜了这张风华绝代的脸。

    萧玄胤仍然没有说话。

    传说中温柔懦弱的将军府大小姐,何以敢如此狂妄放肆地对自己说话?

    他眯起了眼睛,突然一伸手捉住了夏云岚的手。

    触手温热,分明是人非鬼。

    莫非他新婚的王妃被人掉了包?可是看这女子的脉象,应是半点儿武功也无。她如何进入守卫森严的祁王府?如何开启厚重的楠木棺盖,又如何能够在不惊动人的情况下重新将棺盖钉好?

    “喂,你做什么?!”见男子握住自己的手,夏云岚本能地想要挣脱,却发现男子力气奇大,而自己好像武功尽失,竟没有力气挣脱得开。

    大惊失色之下,夏云岚低头看了看自己。一身大红的衣衫,仿若古代新娘子的嫁衣。此时门外的风愈来愈大,吹得这身衣裙翻卷如一朵血色的云。

    是谁换掉了自己的衣服?不对,现在的这具身躯好像不是自己的。难道老师在欺骗自己?莫非穿越过来的只是自己的魂魄?可是光能微机还挂在胸前……繇山灵玉呢?

    夏云岚回头向棺材里仔细看了看,棺材里空空如也。

    到底是怎么回事?未容她想明白,面前的男子忽然厉声道:“夏云岚,为什么要装神弄鬼?”

    “咦,你知道我的名字?”夏云岚瞪大了眼睛,好奇地迎视着男子的目光,待看清他眼中的厌恶,不由昂了昂头,傲然冷声道:“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请先拿开你的手!”

    “不明白?”萧玄胤唇边溢出一丝冷笑。这女人究竟在演什么戏?可惜他没有陪她演下去的耐心!

    他松开了她的手,雪色的长剑慢慢抬起,缓缓指向她的咽喉。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