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我有一座超级海岛、方程李青曼小说

我有一座超级海岛

方程李青曼小说

主角:方程,李青曼 标签:荒岛、爽文、暧昧

一次飞机失事,方程竟然和刻薄的女上司流落荒岛,凭借看贝爷《荒岛求生》节目学习的技能,在这座岛上开始了艰难的求生之路。人性?社会阶层?在生存的压力下被重新定义。海岛之上,我即为王!随着两人对这座岛的不断探索,逐渐发现这座荒岛并不像表面那么简单……

指尖风月 状态:完结

方程李青曼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1章 冰冷女上司

    啪!

    一叠文件甩在办公桌上。

    接下来是一个冰冷得不近人情的女人的声音。

    “方程,接连两个季度,你所操作的基金年化收益率只有三个点,我已经收到了不少重要客户的抱怨,如果继续这样下去,客户们会对我们盛安失去信心!”

    “你能不能跟我解释一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说是要解释,听上去更像是在问责,女人不需要这个叫方程的男人解释,而是需要他对此提出解决办法。

    眼前的这个冷若冰霜的女人名叫李青曼,身份是华夏盛安基金有限公司的执行总裁。

    李青曼今年二十五岁,国际名校毕业,光鲜亮丽的履历,海归精英,回国之后进入业内最顶级的基金证券公司,出任执行总裁一职。

    关于李青曼的流言很多,其中最多的是关于她的身份,一个年仅25岁的年轻人,居然能够掌管业内最为知名的基金公司,她到底有着什么样的深厚背景,不禁让人浮想联翩。

    公司里一直以来流传着好几种说法,为什么李青曼能坐上执行总裁的位置,一种可能是靠着身体,与公司的高层有着某种不可告人的秘密。当然,这种说法也只是一些低俗的无端猜测而已,并没有任何的真凭实据。

    还有一种说法,是李青曼和盛安基金的母公司——盛安集团之间有着某种超乎寻常的关系,是靠着她和盛安集团的关系才能坐上这个执行总裁的位置。

    不管何种说法,有一件事是确定的,那就是李青曼实实在在是一等一的绝顶美女,一张精致如雕刻一般的脸,羊脂白玉一样的皮肤,一双眼睛好似两泓深潭秋水,只是一眼便一定会让人牢牢印刻在脑海之中。

    今天的李青曼穿着一件黑色的西装制服,里面是一件白色的衬衣,衬托出那傲人的身材,下面是不到膝盖的职业包臀裙,露出修长笔直的小腿,光滑的黑色丝袜,配上一双红色的高跟鞋,如墨般的秀发梳在脑后,严肃的职业装扮中透出一丝成熟与性感。

    李青曼仰着头,一副趾高气昂的样子,态度极度傲慢,完全没有拿正眼瞧过眼前这个男人。

    站在李青曼跟前的这个男人叫做方程,是盛安基金的基金经理,因为业务的缘故,这已经是他本月内第五次被单独叫到李青曼的办公室面谈。

    “总裁,现在全国总体经济下行,股市动荡,再加上国际金融危机,能保证三个点的收益已经是能做到的极限了。”方程在极力地解释。

    “如果是其他公司,三个点的收益率确实已经达标,可我们是盛安,知道盛安这两个字意味着什么吗?它意味着行业顶尖!”李青曼脸色冷得像是一块寒冰,“作为行业最顶尖的存在,三个点的收益率绝对不是我们盛安该有的水平。”

    “我们的稳固型基金今年必须要达到年化收益率七个点以上!”李青曼提出了自己的要求。

    “总裁,现在的大环境下要做到七个点的收益,这真的不现实。”方程摇头表示这不可能。

    李青曼斩钉截铁地说道:“如果你没法办到,那就让其他人来。”语气坚决,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意思已经再明显不过,如果你方程不行,那就趁早卷铺盖滚蛋。

    “不需要,我能做到!”

    那一刻,李青曼冷漠的态度终于激起了方程心中的火气,他受够了这个女人一直以来的傲慢,他不愿意自己被这个女人看扁,他要用行动让李青曼闭嘴。

    第一次硬气地在李青曼面前表达了自己的态度,方程只觉得自打李青曼来到公司成为执行总裁以来,没有哪一天像今天这样爷们过。

    “没别的事我先出去了。”

    “等一下。”

    李青曼叫住方程,指了指桌上的一大捧蓝色玫瑰花,玫瑰花的上面还有一个拆都没拆过的信封。

    “出去替我把这个带走,随便找个垃圾桶扔了。”

    “哦……”

    刚才表现出来一瞬间的硬气,很快就消失无踪,方程点头回应,走到办公桌前抱起了那捧蓝色妖姬,动作十分地娴熟,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做这样的事了。

    作为业内知名的美女总裁,李青曼的追求者向来不在少数,那些公司高管、富家子弟、商政要员,都有她的忠实爱慕者,她的办公室里几乎每天都会有人送来各种捧花。

    而李青曼对待这些玫瑰花的态度无一例外,全都是当垃圾扔掉。

    “还有,下个月1号在洛杉矶有一个业内的交流会,我已经替你安排好了行程,希望你能自己调整好时间。”

    “下个月1号?那不就是这个周末吗?”方程大感意外,这消息太过突然,“我还没来得及时间准备。”

    李青曼近乎于蛮不讲理地要求道:“这是你的事情,这次的会议很重要,我也会一起前往。”

    方程无奈地看了一眼李青曼,咬牙道:“我这就去准备!”

    ……

    万里高空,平稳的飞行让人昏昏欲睡。

    方程倚靠在座椅上,拉开遮光板朝外看了一眼,只有茫茫的云海和深蓝的天际。

    飞机已经飞行了有五个小时,跨越大洋的行程还一半都不到,在方程右手边是一个两百斤的胖子,胖子已经睡熟,呼呼的鼾声在安静的机舱里显得很吵闹,这也是方程为什么没睡着的原因。

    原以为自己的身边会坐着李青曼,不过是方程想多了而已,李青曼坐在前面的头等舱,那儿宽敞又舒适,尤其是这种长途飞行,头等舱远比经济舱舒服得多。

    轰!

    突然之间,飞机发生了剧烈的抖动,那些睡着的旅客有不少都被刚才的抖动吓得清醒过来。

    紧接着机舱里响起了广播:女士们、先生们,飞机前方遇到气流,将会有些小小的颠簸,洗手间已经关闭请大家回到座位,系好安全带。乘务人员将停止供餐服务,给你带来不便,敬请谅解。

    “唉,怎么回事儿啊,这飞机怎么在往下掉啊?”

    坐在方程身边的那个胖子忽然醒来,抹着嘴角的口水,惊慌失措地大叫。

    方程刚要嘲笑这胖子大呼小叫,不过就是正常的气流颠簸而已,然而突然间传来失重的感觉让他差点从座椅上飞了出去。

    机舱里一片鸡飞狗跳,场面混乱不堪,不少人都被甩出了座位,耳边充斥着绝望凄惨的叫声,用人间地狱形容现在的场面也不为过。

    方程心如死灰,他已经能感觉到飞机在急速下坠带来的失重。

    “完了,要坠机了……”

  • 第3章 同舟共济

    海面上气温很高,在太阳的炙烤之下,没过多久那具空姐的尸体已经隐隐散发出一股淡淡的腐烂气味。

    方程知道,不能再让这具尸体待在飞机残骸上,这种时候迫不得已只能把空姐的尸体抛入海中,他不可能带着一具尸体在残骸上一起漂流。

    “对不起了,罪过……”

    看着这具已经面无血色的尸体,方程向她双手合十地拜了三下,也算是对她表达最后的尊敬,然后将她推到了海里。

    望着那具尸体离自己远去,那种感觉着实不太好受,起码之前飞机残骸上除了自己还有一具尸体,而现在只剩下一个人孤零零地在这海天之间。

    越是孤独就越让人禁不住胡思乱想,暴晒、饥饿和脱水让这一状态变得更加严重,此时的方程只想赶紧天黑,以此来躲避头顶的烈阳,这火辣的太阳实在让人难以忍受。

    就这样一直顺着洋流不知方向地漂着,方程不知不觉晕了过去。

    等到再次醒来,太阳依旧高悬在头顶,他知道自己刚才应该是短暂的昏迷,属于身体的应激反应,但也是身体在发出警告,再这样下去可撑不了多久。

    孤独继续摧残着方程的意志,就在他即将崩溃的边缘,忽然看到不远处的海面上好像有个人趴在箱子上朝自己漂来。

    “有人!”

    嘴唇已经干裂的方程再一次激动地站了起来。

    在这片茫茫的大海上,如果能有和自己一样的幸存者,那将是一件多么值得开心的事情,这就意味着他将不用再一个人孤独地面对大海。

    为了早一点靠近那个漂浮的大箱子,方程像是打了鸡血一样,拼命地用手划着水,其实这一切并没有丝毫作用,箱子能漂过来完全是洋流和海浪的影响。

    等到离得近了些,看清楚趴在箱子上那人,方程忍不住发出了一声惊呼。

    “李青曼!”

    “是李青曼!”

    任方程怎么想都没有想到,这个趴在箱子上的人居然会是李青曼。

    能够在这无边无际的大海上碰到一个熟人,这要比任何事情都来得让人振奋,那瞬间方程的肾上腺素急速飙升,一下子就跟换了个人似的,恢复了不少活力。

    等到李青曼顺着海水漂到身边,方程立即眼疾手快地将她,连同那个银色的箱子一起捞到飞机残骸上面。

    看着她被海水打湿凌乱的头发,苍白的脸色,泡得有些浮肿的面颊,方程心中咯噔一下,李青曼不会也已经死了吧。

    心急之下,方程用手去探了一下李青曼的鼻息,已经没有了进气!

    “完了……”

    方程一颗心瞬间冰凉,好不容易能在这大海上遇到李青曼,结果捞上来却已经是一个死人,顿时悲从中来。

    然而方程不甘心,他不甘心难得救上来的李青曼已经死了,再去用手探了一下她的脖子,这一次却有了意外的惊喜,尽管脉搏的跳动非常微弱,但刚才确确实实探到了李青曼的脉搏。

    “还有救,还有救!”

    那一刻,方程激动得无以言表,只要人还活着,一切就还希望。

    检查了李青曼的身体,发现腹部肿胀得很厉害,这一定是因为溺水的时候咽下了太多海水的缘故。

    方程回想着如何对溺水人员进行施救的方法步骤,危急时刻早没有那些旖旎的念想,先是把李青曼翻过身来,用膝盖顶着肚子帮助她腹部的积水排出来。

    排出腹部积水的时候,李青曼中间有呕过一声,呕完之后便再一次昏迷。

    吐完了腹中的积水,见李青曼并没有苏醒的迹象,方程情急之下只好对她进行胸腔按压抢救,双手按在李青曼胸前,奋力地对她进行抢救。

    就这样一次又一次的努力按压着,不知过了多久,李青曼依旧没有任何反应,方程心急如焚,他知道李青曼多昏迷一刻,危险就要多一分,可是除了不停地按压胸腔,他再没有别的办法。

    “别死啊!”

    “喂!醒过来啊!”

    “李青曼,你给我醒过来,你知道自己有多可恶吗,平时总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永远都端着一张又冷又臭的脸,你怎么能这么轻易就死了呢……”

    不断保持着这样的机械动作,一直到方程心灰意冷,眼神中充满悲伤地看了一眼李青曼,看着她毫无变化的脸颊,他心说也许李青曼再也醒不过来了。

    一想到这里,方程的泪水就止不住地掉落,无关乎此前李青曼对自己有多么的苛刻。

    在这种绝境之下看着一个熟悉的人在眼前慢慢逝去,而自己却无能为力,这样的情形即使是再坚强的人也没法承受。

    做了最后一次抢救之后,方程停止了按压,仿佛失去了斗志一样瘫坐在飞机残骸之上,眼珠子已经没有了光芒。

    当方程还在因为眼见李青曼的离世而大受打击时,躺在一旁的李青曼眼皮轻轻颤动了一下,接着又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这是哪,我已经死了吗?”

    李青曼想要说话,却发现自己太虚弱,根本无法出声。

    “这个人是谁,是来带我去地狱的魔鬼吗?”

    让她惊讶的是,身边居然还有其他人,阳光很刺眼,让她一时无法看清这人的样子,适应了好一会儿,这才看清楚身边这人竟然是同她一起飞往洛杉矶的方程!

    看到方程眼眶通红,脸上泪水滑落,李青曼心中大为疑惑,“这个男人在哭?还是说他以为我死了,这是在为我而哭泣吗?”

    尽管身体非常虚弱,但为了告诉方程自己还活着,李青曼奋力地用手指戳了戳方程的腿。

    感觉到了小腿上传来的动作,方程本能地朝身边的李青曼看了一眼。

    这一瞬间,看到了李青曼的眼睛已经睁开,两人目光交汇在一起,方程突然破涕为笑,喜极而泣,猛地一下抱住李青曼,放声大笑出来。

    茫茫无依的大海之上,方程终于不用再一个人孤独面对。

    “太好了,你没死,你没死!”方程激动得无以言表,“没死就好,没死就好……”

    “你……快放开……”

    虚弱的李青曼根本经不起方程这样折腾,用手扶着头,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

    方程知道自己刚才太过激动,赶紧放开李青曼,连连向她道歉:“对不起,你能活过来,我太激动了。”

    稍稍缓过来一些,李青曼发现自己衣衫敞开,顿时那张惨白的脸颊变得通红,恨恨地瞪着方程,势要让他对此作出解释。

    “对不起,对不起,是我把你从海上捞起来的,当时你已经昏迷不醒,我只好对你进行抢救。”方程害怕李青曼有所误会,赶紧向她说明情况,“只是正常按压,绝对没有那种……”

    李青曼并非不通情理之人,知道自己是方程所救,虽然对衣衫敞开之事有所愠怒,但也明白方程对自己的救命之恩,红着脸说道:“谢,谢谢你……”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