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不负爱情不负君、夏浅浅夜澜小说

不负爱情不负君

夏浅浅夜澜小说

主角:夏浅浅,夜澜 标签:甜宠、婚恋

他走进房间,当着她的面宽衣解带:“你的任务,就是给我治病!”纳尼?她又不是男科医生,不过是曾经进错房间上错床,并且给了他兄弟一脚,又没踹掉,这还赖上了?他说看起来没问题,但功能要用实践检测!检测第一步:一次怎么能说明问题?当然要天天“实践”!检测第二步:和气“生财”?NO,是“生孩”!他说:“为了我们更加和气,我必须更加努力。”

桃灼灼 状态:连载中

手机阅读全文

1、微信搜索: i163wx
2、关注公众号
3、回复:不负爱情不负君

夏浅浅夜澜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一章:误入狼窝

    “叮——”电梯在十八楼停下,大门打开,夏浅浅深呼吸,一步步走出电梯,小鹿般的双眼,到处张望着。

    “1-8-0-2……”她看着手机里的短信,一边寻找一边张望着。

    今天,是她的生日,与她相恋三年的男友刚从国外回来,说是要给她一个惊喜,约她来这边的房间见面。

    “啊!这里……”突然,夏浅浅眼前一亮,在一个房门前停下,虽然那个2字有些奇怪,不过,确实是这里没错。

    她带上明媚灿烂的笑容,小巧的手轻轻在门把上旋了一下。

    “咔——”的一声,门开了。

    门居然没上锁?是亦然故意开着的吧!

    这么一想夏浅浅的脸颊飘上了两朵红云,心跳得更快了!

    房间里漆黑一片,只有厕所传来了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似乎是有人在洗澡,里面闪着微弱的灯光,将房间照亮了大半。

    夏浅浅没有开灯,她要给亦然一个惊喜……

    进了房间,直接躺在那张大床上,盖上被子,内心激动着,等啊等……

    就在她快睡着的时候,脚步声突然响起,他,出来了……

    “憋了这么久,不累?”毫无预兆的,一道磁性冰冷的声音响起,略带着一丝嘲讽和戏谑,还有一丝暧昧?

    “哗啦……”

    感觉浑身一凉,身上轻柔的被子,被人用力的扯开,接着,一个重重的身子就压在了她的身上。

    夏浅浅紧紧地闭着眼睛,脑子一片空白,居然连对方声音的差别都没有听出来,一心只有一个念头……

    亦然这么直接?要不要矜持地反抗一下?

    “哼……他们什么时候换口味了?居然送了这么一个小萝莉过来?”语毕,又笑了笑,“也罢,换换口味也好……”

    这说的什么意思?夏浅浅此时秀逗的脑袋处于半当机状态,理解能力在一分钟前已经全喂了汪星人。

    没有任何预兆,男人俯身送上了一个火热的吻,直接将她吻得晕头转向,找不着北。

    吻轻轻的在她的唇边辗转,然后炽热地落在了她的脖子上,肩膀上。

    一只有力的手,不知何时隔着她薄薄的裙子,落在她的身上,肆意的游走着……

    “唔——”好热情,这架势,是想做什么?天哪……好羞涩,坏蛋,看看你怎么使坏……

    夏浅浅低呼一声,微微睁开双眼,细碎的短发,赤果上身,精壮结实,魁梧有力,凶蛮霸道,压在她的身上,便能叫她动弹不得。

    这个男人,这个长相,是亦然吗?好像不是啊!不对!这不是他!

    这特么到底是哪个瘪犊子?

    夏浅浅用力反抗起来:“你,你是谁?混蛋,放开我!”

    “嗯?欲拒还迎吗?就不能换一招?我可都看腻了……”

    夏浅浅闻言差点憋出一口老血:“迎你个头,臭流氓,你,你到底是什么人?”

    男人就这么袒露着健壮的上身,挑眉,邪气的笑着,“我是什么人?”男人低头靠在她耳边轻声道,“睡你的人!”

    好恶心的话!夏浅浅又慌乱又愤怒,抬起腿,膝盖朝着男人的下身狠狠的踢了出去。

    “喔……你……你……”

    男人显然没有防备,猝不及防下强烈的疼痛袭来,不由叫出声。

    夏浅浅果断抓住时机一把将男人推开,跌跌撞撞跳下床,抓起地上的小包包,转身对着痛苦中的他叫道,“死变态臭流氓,你等着,我这就报警,有种你丫别走。”

    男人眯起双眼,痛苦的捂着下身,钻心的疼痛加身,只能看着她光着脚丫跑出他的房间,杀人的心都有了。

    该死的丫头,他宝贝要是有什么问题,他一定要她付出代价!

    夏浅浅喘息着跑出了房间,手忙脚乱的要拿出手机报警,摸索了半天才发现,她的手机根本不在包里……也就是说她的手机还在里面……

    夏浅浅简直要崩溃了,急急忙忙的往前走着,试图找服务员帮忙报警,却在路过一个房间的时候,听到里面传来了一阵男女的喘息声和叫喊声。

    小脸一红,她想起自己刚刚差点被那个啥,就气得不轻,本着非礼勿听的心态正要跑开,里面传来的声音,却猛地让她停下了脚步,身体像是被定住了一般站在原地,动弹不得。

    “亦然,哦,亦然,我爱你……”

    亦然?她,听错了吗?

    夏浅浅自我安慰,应该听错了吧,即使没听错,叫亦然的多了,也许人家叫王亦然张亦然猪亦然马亦然呢!不要疑神疑鬼自个吓自个!

    “顾亦然,我好爱你,我,我不行了……”

    顾——亦然?

    夏浅浅感觉刚通过自我安慰宽了宽心,下一秒又挨了一记闷棍,咬了咬牙,强作坚强,嗯,同名同姓罢了!怎么可能这么巧?

    可是,心里却有一个声音在唆使着她,去看看,去看看……

    像是为了证实自己是对的,她转身,朝着那虚掩着的房门走去。

    “吱呀——”

    虚掩着的门被推开,里面点着暖色调的灯,红色的,很浪漫,很有情调。

    而此时,大床上正在纠缠的两人,也被镀上了一层淡淡的粉色,像是影片里上演的画面一样,迷乱,几乎叫人窒息。

    那男人,真的是他吗?夏浅浅的身子在颤抖。

    “谁?”这时,男人猛地抬起头,犀利的双眼,染上了情欲,红色的灯光下,微微湿透的短发和带着汗水的脸颊,无不诉说着他的性感和迷人。

    啪渣!夏浅浅的心碎成了十七八瓣。

    是他……是他……这个人,正是她朝思暮想的男人!两年不见,他似乎比当初更成熟了,尤其是此时,性感的他,美得叫人窒息。

    可是,此时的他,却在跟另一个女人纠缠着。

    “浅浅?”男人似乎才认出眼前这个长发凌乱,花了妆容,看起来像个小丑的女人是他的女朋友夏浅浅。眉头微蹙,试图起身,却被女人抱住了。

    “亦然,她就是你的小女朋友么?啧啧,你瞧她这狼狈的样子,难道是刚跟哪个男人完事过来的么?”女人娇柔的双手,紧紧的缠住了他的腰,轻柔的声音,直指狼狈的夏浅浅。

    顾亦然猛地眯起双眼,昏暗中,夏浅浅脖子上那一道吻痕,不着痕迹的落入了他的眼底。他冷笑,沙哑的声音却冰冷刺骨,“真的是这样吗?浅浅……你就这样,穿着当年我送你的裙子,出来卖的么?”顾亦然一脸鄙视的看着站在门口的夏浅浅,“我不在的在这两年,还没浪够?”

  • 第二章:抓奸在床

    夏浅浅做梦都想不到,顾亦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好像如今被抓奸在床的人,是她夏浅浅一般。

    心狠狠的抽痛着,她几乎站立不住,只是依旧逞强的抬起头,看着那张熟悉的脸,却没有一丝温柔,有的只是鄙夷和愤怒。

    如今该愤怒的,到底是谁?

    夏浅浅气极反笑,“所以,你是故意要给我看到这一幕的吗?”

    “故意?”顾亦然的手落在身下女人的饱满上,笑道,“我可没你这个嗜好,谁的床都上。”

    夏浅浅的身子剧烈的颤抖了一下,随即咬着牙道,“所以说,是我打扰你们的兴致了?那么,顾先生,请继续。”

    说完,她转身,还不忘咬着牙回了一句,“也幸好我们之间没有什么,否则,哪天顾先生染上了什么病,怪到我头上我可就比窦娥还冤了。拜拜——”

    说完,夏浅浅大步走出房门,“砰!”的一声将房门甩上。

    此时,酒店里被夏浅浅踹了命根子的某个男人,一脸阴沉的坐在那张宽敞的大床前,黑着一张脸对着急忙赶进来的好友说道,“你最好认真点,治不好,就把你的也剁了!”

    欧阳瀚一脸憋屈的看着跟前暴怒中的男人,不怕死的道,“哥,你宝贝又不是我给踢伤的,冤有头债有主,你可不能冤枉好人啊?”

    “身为我的家庭医生,每年拿我那么多银子,这都治不好,还要你何用?”男人冷冷的回答。不过,提起夏浅浅,他抛了抛手里的手机,好看的嘴角露出一抹阴沉的笑,“你倒是提醒我了,那个小丫头……”

    “那小丫头的手机?”欧阳瀚挑眉,一脸暧昧的看着男人,“真想不到,你刚回国就差点被女人给阉了,对方还是个小丫头,你真是越活越回去了啊,哈哈哈……”

    男人好看的双眼微微眯起,俊美无双的脸露出一抹邪魅的笑,“很好笑?”

    “哈哈哈,好笑,太好笑了,认识你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被女人拒绝,我倒是很好奇是个什么样的女人。”这世上,怕是也只有欧阳瀚敢这么跟眼前这位这么说话了,换了是其他人,话没说完怕是就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

    “你信不信再多说一句,我就让你也尝尝被阉的滋味?”男人咬牙,阴沉的看着欧阳瀚,那架势,就是欧阳瀚看着都忍不住心里发毛。

    “咳咳,好好好,不说就不说,不过,你这宝贝还真是伤的不轻,接下来一个月,你还是乖乖的让它休息吧,可千万别碰女人,否则,我也救不了你。”欧阳瀚一脸认真的说完,将手套丢到一边,起身在一边的医药箱里摸出一瓶药丢给他,道,“记得每天用。”

    男人的表情十分难看,却不得不接过那瓶药,恶狠狠的道,“管住你的嘴,可以滚了。”

    欧阳瀚耸耸肩,“过河拆桥,真是……”不过,心里却是小小的得意了一把,他倒是想知道,让这男人一个月不碰女人,会把他憋成什么样子?

    难得有机会可以让这位禁欲,啧啧,他很好奇接下来会有什么好戏看。当然,他更好奇那胆敢踢伤他的小女人是何方神圣。

    “手机里应该有那位小丫头的照片吧?不需要我帮你找?”欧阳瀚笑眯眯的看着男人。

    男人挑眉,将手机紧紧握在手心,“不必,你可以走了。”

    欧阳瀚耸耸肩,无奈,只能转身离开。

    路过酒店大堂时,隐隐听到酒店的经理在教训几个前台服务人员,他靠近了才听见,居然是在说刚刚那房间的事?

    “这么大的问题你们居然没发现?1805房虽然一直空着,但房号的牌子出了问题,号码都掉下来了,你们怎么都没发现?今晚住的可是咱们老板,所幸没有什么大问题,否则,丢了工作是小,丢了小命可不怪我没提醒你们……扣一个月薪水,今后给我仔细点。”

    1805——1802?欧阳瀚嘴角勾起,帅气的一笑,他好像知道了什么。

    ……

    一周后。

    灯光凌乱的酒吧。

    夏浅浅和好友林璇坐在一个小角落里,大口大口的喝着酒,像是不要钱似得。

    “我说浅浅,你没事儿吧?我就出去玩了一周,怎么回来你就变成这样了?”林璇看着往日里滴酒不沾的夏浅浅在一杯杯的喝着酒,眉头紧皱,略带笑意的说道。

    夏浅浅仰头又是一杯,脸颊泛红的她,已经染上了几分醉意,看着对面的林璇,大声的说道,“小璇,我跟顾亦然玩完了。”

    林璇蹙眉,有些八卦的问道,“你电话里也没说清楚,你们到底怎么回事?他不是一周前才回国?你们……”

    “哈哈……”说起顾亦然,夏浅浅的心还是痛得不能呼吸,她给自己倒了一杯酒,喝完才道,“你一定没听过这么好笑的笑话,哈哈,他们,被我抓奸在床,却问我这两年他不在,我是不是还没浪够,问我是不是就这样,穿着他送的衣服跟男人做的。哈哈,小璇,你说,是不是很好笑。”

    林璇猛地瞪大了双眼,激动的道,“你说什么?抓奸在床?”

    所幸酒吧里的灯光很乱,音乐很响,否则,林璇这一叫,还不是全世界都听到了?

    她一把抓住夏浅浅的手,激动的道,“抓奸在床?顾亦然跟谁上床了?你看到了?”

    夏浅浅推开她的手,脸颊通红的笑道,“是啊,看到了,他,光着身子,在床上,正在跟那个女人啪啪啪……你不知道那画面有多刺激,哈哈……”

    林璇瞪大了双眼,惊恐的看着夏浅浅,“不是吧?我靠,你,你看到你男人在跟别的女人上床居然还能笑得出来?”

    “那你要我哭吗?我为什么要哭?不过是个渣男,分开了更好,省的恶心我。”虽然嘴里这么说,可只有夏浅浅知道,每次提起那个名字,她的心就在狠狠的,狠狠的抽痛着,痛到几乎不能呼吸,痛到恨不得死去。

    尤其,那天之后,她几乎每天晚上都在做噩梦,梦见顾亦然跟那个女人亲热,梦见他冷眼看她,质问她是不是跟别的男人上床很刺激。

    她期待了那么久的重逢,得知他回来,她几乎整夜整夜的都睡不着,最后却发现,梦与现实竟有着天壤之别。

手机阅读全文

1、微信搜索: i163wx
2、关注公众号
3、回复:不负爱情不负君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