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再一次,初恋、唐言蹊陆仰止庄清时小说

再一次,初恋

唐言蹊陆仰止庄清时小说

主角:唐言蹊,陆仰止,庄清时 标签:总裁豪门,黑客,久别重逢,误会,虐恋

20岁,榕城有名无实的唐家小姐大着肚子被开除学籍。她整天追在陆仰止身后跑,恨不得让全天下都知道她怀了他的孩子。众人不屑地纷纷议论,唐言蹊想利用一个野种逼婚上位,因为陆家的继承人陆仰止,是个不近女色的Gay。可是,在众人嘲笑讥讽的目光中,她却转身成了人人艳羡的陆太太。……一段惊天丑闻,一顶扣在陆仰止头上的绿帽子,恶名昭著的陆太太被逼引产、锒铛入狱,人人拍手叫好。他们庆幸着陆大公子终于脱离苦海,却不知,陆家从此多了个小千金。五年后,唐言蹊看着闯入自己世界的小包子,目光复杂,“你叫陆相思?”“是啊。”小包子脆生生道,“爸爸说,相思如桃李,无言自成蹊。”

穆如清风TOKI 状态:连载中

唐言蹊陆仰止庄清时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1章 是她,她回来了

    陆氏集团。

    小型会议室里,几位负责招聘的考官正在面试一个年轻漂亮的女人。

    这年头,愿意和电脑打交道的女人本来就少,更何况是长相如此标致的,简直是万里挑一。

    不过,主考官冯总工程师扫了她一眼,遗憾道:“我们不能录用你。”

    唐言蹊眸光微微一凝,脑子里掠过的第一个念头,是自己的身份被陆仰止猜到了。

    很快她又反应过来,陆仰止并不在现场,光是看她递上去的那些资料,应该连她亲爹都认不出她来。

    更何况,如今的他,怕是早已经忘记她是谁了。

    唐言蹊垂眸,镇定地问:“理由?”

    “你是女性。”主考官道,“在这个职位上陆总向来不看好女性,只是今年负责初审的HR也刚上任不久,不知道陆总的习惯,才把你的简历送了上来。给你添麻烦了,很抱歉。”

    唐言蹊一怔,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

    ——陆总的习惯。

    什么时候开始,拒绝女性程序员变成了陆仰止的习惯?

    正在心里盘算着该怎么办,身后秘书突然慌慌张张地冲了进来,“不好了,冯工,公司电脑被黑了!”

    唐言蹊一怔,余光里,那位主考官脸色一变,立马打开了身边的一台电脑,“别急,我看看。”

    事出突然,所有人都如临大敌,没人记得刚刚被拒绝的女人还站在一旁。

    唐言蹊也没吭声,只是隔着很远望着被人打开的电脑屏幕,看到熟悉的界面,皱了下眉,忽然扶额笑了。

    门外的几个年轻程序员也好奇地探头张望进来,正听到冯工程师沉声道:“糟了,是wein!”

    有人问:“那是什么?”

    “那是五年前的国际黑客‘狄俄尼索斯’写的一串破坏性极强的代码,被称为网络黑洞,只要中了招,电脑就必死无疑。”

    “狄俄尼索斯?”对方震惊,“他不是在五年前就被抓起来了吗?听说是在美国逮捕的呀!”

    “是。”冯老沉声道,“但就算是那家伙五年前写出来的代码,如今能破译的人也寥寥无几。”

    秘书听完吓得冷汗都出来了,“冯工,您看现在该怎么办?集团电脑里这么多重要的资料……”

    冯工程师眉头紧锁,“我试试能不能破译它。”

    十五分钟后,在众人紧张的注视下,他满头大汗地摇头,“不行。”

    这时,一道女性的嗓音轻袅响起:“我试试吧。”

    众人不约而同看向声音的源头。

    竟然是一直没什么存在感的唐言蹊。

    “你?”众人鄙夷地笑。

    一个大学都没毕业、工作履历近乎空白的女人?

    唐言蹊就这么在各式各样的目光中走上前,轻笑,“死马当成活马医,不然还能怎么办?”

    冯工程师没说话,她也没等他的准许,甚至没有坐下,就半弯着腰,在屏幕上敲敲打打。

    一旁离她最近的是冯工程师,他的表情从最开始的鄙夷慢慢转变成意外,而后加深成明明白白的震惊。

    干裂的嘴唇有些抖,话音就这么被抖出来,“你……要不要坐下?”

    说着便要让开电脑旁边的位置。

    唐言蹊头也没抬,“不用,很快。”

    确实很快。

    让工作了三十余年的老工程师研究了十五分钟却一筹莫展的东西,从她接手到屏幕恢复往常的样子,两分半。

    冯工程师的眼睛瞪着,和周围人一样,仿佛见了鬼。

    后面的青年程序员们纷纷跑进来,望着宛如重生的电脑,愕然,“简直是神迹……”

    “想不到我有生之年竟然能看到活人破译‘狄俄尼索斯’写的病毒!”

    “大佬深藏不露啊!”

    唐言蹊对四周的声音充耳不闻,用身体挡着电脑屏幕,悄悄在键盘上敲下一个单词“Moran?”,发送出去。

    冯工程师的脸色变了又变,半晌才问:“你会破译这种病毒?为什么?”

    唐言蹊笑了笑。

    为什么?

    不为什么啊。

    因为这种病毒代码,是她五年一个字一个字亲手敲出来的。

    ……

    几千公里外的遥远国度里,电脑前的男人在夜幕中,看到屏幕上显示的“入侵失败”四个字,表情是同样的愕然。

    他身边的顾况很快反应过来,“是陆仰止?”

    “不会,”男人皱眉,“他今天不可能在公司里。”

    每年的今天,他都会去另一个地方。

    顾况追问:“那是谁有本事破译酒神老大的代码?”

    狄俄尼索斯,希腊神话中以风流肆意、散漫成性出名的酒神;亦是曾经让人闻风丧胆的黑客神话,风靡整整一个时代的传奇。

    男人盯着屏幕上最后出现的一行小字“Moran?”,瞳孔缩紧。

    顾况见他奇怪的反应,不禁唤他的名字,“墨岚,怎么了?”

    “是她,是她本人。”墨岚闭上了眼,沉沉道,“她回来了。”

    ……

    陆氏集团的会议室里,只剩下唐言蹊和总工程师两个人。

    冯工程师面色凝重,“酒神写出来的病毒,这么多年除了陆总,我还没见有其他人破译过。”

    唐言蹊听着他的话,眸子轻轻眯起,视线却飘得远了。

    是啊,陆仰止在上学的时候就压她一头。

    她很长时间想不通,他一个金融、管理双学位的博士生为什么连敲代码的本事都要踩在她们这群码农头上。

    不过,若非因为他那些过人之处,她也不会死缠烂打地追了他这么多年,让他又厌恶又嫌弃,最后以最不留情面的手段,活活将她驱逐出他的世界。

    “你到底是什么人?”冯工程师问,眼神锐利得像要看穿她。

  • 第2章 陆相思都五岁了

    没人知道会议室里发生了什么,但是十分钟后,那个来路不明的女人和冯老一起走出来,并且正式成了陆氏集团的一员。

    上岗第一天,工程部人手不足,唐言蹊临时被派去展览会场做一天苦力。

    忽然,会场外面一阵骚动,一个样貌精致的女孩众星捧月般地走了进来。

    唐言蹊无意间抬头,正好看到她迎着午后的阳光而来。

    不知怎么,心口突然掀起一阵说不清的悸动,仿佛被人用力攥了一把,几乎窒息。

    见她发愣,身边的员工不由得笑道,“那个小洋娃娃是陆总的女儿,金枝玉叶,别看她长得漂亮,听说脾气相当古怪,明明才五岁,可是智商高得犯规,我劝你离她远点,别去触霉头了。”

    唐言蹊抿着唇没说话,眼神却暗了。

    陆仰止的女儿吗?他和……庄清时的女儿?

    长得真像庄清时。

    眼前冷不丁地又浮现出五年前手术台上鲜血淋漓的一幕,她仿佛能回想起肚子里的血脉一寸寸流失的感觉,恐怖得让她手脚冰凉。

    当年逼她引产,却允许庄清时来为他孕育后代。

    呵。

    她唐言蹊的感情,就是这样拿来被轻贱的。

    虽然陆相思走到哪都会引来一大片人的瞩目,不过她也是第一次见到盯着她发呆发这么久的人,看了唐言蹊两眼,骄横道:“你看什么?”

    保镖面无表情地在心里同情了唐言蹊一把,心道大小姐怕是又要滥觞无辜了。

    场上的负责人是个老江湖,打圆场的本事很有一套,“大小姐,她是新来的,不懂规矩。我叫个机灵的过来陪您玩游戏,还是和往常一样,下围棋好不好?”

    “不好!”陆相思小脸一别,气鼓鼓的。

    过了两秒钟,她的眼睛转了转,“也行,不过要她来陪我下!”

    她扬手一指,就指到了唐言蹊身上。

    负责人擦了擦冷汗,赶紧扯了唐言蹊一把,低声警告道:“发什么愣,小心丢饭碗!”

    唐言蹊吃痛地回过神,只见那骄傲的小公主已经被保镖抱着坐上了一台电脑。

    很难想象渊渟岳峙的陆仰止会培养出这么一个目中无人、不懂礼数的女儿。

    因为是庄清时的女儿,所以格外宠爱吗?

    唐言蹊讽刺地掀了掀唇角,坐在了对面的电脑前。

    行至中盘,她有些吃惊——这个孩子虽然才五岁,但她的逻辑思维能力比二三十岁的成年人都不枉多让。

    旁边没几个真正懂棋的,都不知道局势如何,只有陆相思攥着鼠标的手越握越紧。

    她遇上对手了。

    还是个战胜不了的对手。

    无论她如何进攻,对方都能不急不缓地轻易化解。仿佛站在山巅,居高临下地俯瞰她,甚至一招一式都在试探她的棋力。

    是和爸爸下棋一样,束手无策的感觉。

    眼看着就要收官,陆相思彻底挫败了,咬着牙,趁着别人不注意,调出了一个窗口,“啪啪啪”地输入了好几行文字。

    紧接着网页上就出现了“白子向黑子投降,等待黑子接受中”的字样。

    唐言蹊愣住。

    执白子的是她,可她并没有点过投降!

    难道是……

    脑海里迅速划过什么不可思议的念头,她眉眼一沉,调出服务器端的修改记录,果然看到几秒钟前有人和她现在一样,侵入过服务器。

    陆仰止的女儿,一个五岁的孩子!

    她智商到底有多高?!

    陆相思得意洋洋地探出头看着她,还吐了个舌头,“投降啊,好丢人哦。”

    唐言蹊目光一闪。

    继而含笑,“你好好看清楚。”

    陆相思看向电脑,却发现上面弹出来的窗口不见了,被人换成:“黑子犯规,游戏结束。”

    她瞪大了眼睛,不仅是她,周围所有人都见了鬼一般。

    “你!”陆相思很快意识到了什么,拍案而起,“你耍赖!我要告诉我爸爸,让他来收拾你!”

    “要收拾我,你身边这几个人就够了。”唐言蹊看了眼她旁边几个面露凶相的保镖,不以为意道,“不过,你爸爸没告诉过你,下棋等同于做人,要光明磊落,坦荡诚实吗?”

    要是让墨岚听见这话从她嘴里说出来,恐怕又要笑她,“时下哪种穷凶极恶丧尽天良的病毒不是出自你手?堂堂毒祖宗恬着脸教育别人光明磊落,你良心不会痛吗?”

    若是五年前,她大概还会插着腰怼一句:“我们仙女不需要良心。”

    不过如今……吃亏吃够了,人也就学会收敛了。

    陆相思被说得涨红了脸,“你”了半天你不出下文来,气得甩手就从最近的侧门跑出了展厅。

    所有人大惊失色,唐言蹊也没想到这小姑娘性格竟然和她当初一样烈。

    在保镖都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她第一时间追了出去。

    紧接着身后却传来男人低沉而含威不露的嗓音:“出什么事了?”

    保镖和负责人吓了一跳,哆哆嗦嗦地转过身来,“陆、陆总……”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