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逢君幸是未嫁时、刘大丫刘明旭小说

逢君幸是未嫁时

刘大丫刘明旭小说

主角:刘大丫,刘明旭 标签:红尘、公主、小三、夜店

我叫刘大丫,十九岁,今年高三,马上就要参加高考了。两个月之前的一天,我放学回到家里,意外的发现家门口站着两个粗壮的光头男,站在我们家门口就跟门神一样……

含笑纯真 状态:连载中

手机阅读全文

1、微信搜索: i163wx
2、关注公众号
3、回复:逢君幸是未嫁时

刘大丫刘明旭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一章 又惹事

    在这个世界上,每天都在变,唯一不变的,那就是人类的欲望。

    人们渴望着金钱和地位,天复一天年复一年的渴望着,得到了,却还想要得到更多。

    而我,从始至终都没变过,不是我有多高尚,因为我什么都没有,我只想要得到自由!

    事情还要从两个月之前说起。

    我叫刘大丫,十九岁,今年高三,马上就要参加高考了。

    两个月之前的一天,我放学回到家里,意外的发现家门口站着两个粗壮的光头男,站在我们家门口就跟门神一样。

    屋里头还有争吵声,我没敢走进去,只敢躲在院子里偷听,害怕一会儿惹火上身。

    我在这个家里的地位,比一只小猫小狗高不到哪里去,家里如果出了什么事情,我第一个想法绝对是躲出去。

    在外面听了一会儿,里面的争吵声越来越厉害,我甚至听到了后妈的尖叫声,不过听到最后总算是听出了一点儿苗头出来。

    原来是刘明旭又惹事儿了。

    刘明旭是我同父异母的弟弟,只比我小一岁,他还有一个一母同胞的妹妹,叫刘明丽,比我小两岁。

    他们俩都是我后妈生的,我们三个在同一个学校里上高中,我跟刘明旭在一个班级里,刘明丽比我们低两届,今年刚升高一。

    我对我亲妈没什么太多的印象,家里除了一张她的老照片之外,就没有其他关于我亲妈的痕迹了。

    那张照片还是从我爸的抽屉里偷出来的,我只知道她是隔壁村子里的人,我姥姥家也在隔壁村子,只是她们从来都不待见我。

    还是以前听邻居说的,我亲妈长的可好看了,是隔壁村子里的一枝花,追她的人都能从村头排到村尾去,但她眼光高,谁也看不上,后来就跟着村子里的人出去打工,后来也不知道为什么想通了,就托人到我们村子来说亲,也不知道为啥相中了我爸,结婚刚一年就生了我。

    我爸这个人,说好听点儿就是老实,不好听了就是木讷,但心里头有自己的主意,他觉得女人就应该在家里相夫教子,不应该出去抛头露面,我亲妈生下我之后就还想再出去打工,因为我爸不同意,竟然就扔下我跑了。

    从那以后就我亲妈再也没消息,我爸抱着刚满月的我去姥姥家找人,还被人给轰了出来,那时候农村里的结婚都不扯证,办了酒席就算是一家子了,所以我爸这婚姻连最基础的法律保障也没有,找不到媳妇,就只能带着我回家去了。

    再后来我爸就不找了,又找媒人花钱娶了个媳妇,就是我后妈。

    后妈进门一年就生了个男娃,就是刘明旭,地位一下子就稳固了,再过一年又生了个闺女,我这个前头生的也就不稀罕了。

    我在家里的地位可有可无,还要时不时的听几句邻居的闲言碎语,大家都说我亲妈是跟城里的野男人跑了,还说我不是我爸亲生的,反正这样的话说来说去也没人反驳,大家就当个乐子了,见了我面上笑过转脸就能再把前尘往事扯出来念叨一遍,从头到尾的我都会背了。

    不过我坚信我姥姥肯定是知道亲妈的消息,之前我也去找过几回,可是姥姥家的人不待见我,连大门都不给我开,更被提跟我说什么线索了,我就想着等高考之后再去找一回。

    在我们这个小村子里,大学生比金子还珍贵呢,我要是考上了大学,姥姥一定不会再跟之前那样对我了,说不定我就能找到我亲妈了。

    屋子里的争吵越来越大,最后还是我爸喊了一声才停下来,我就听我爸说:“孩子犯了错,该赔啥俺们啥话也不说,你们说个数,就是砸锅卖铁,俺们也赔!”

    又一个男人说:“原本我们也不想太为难你们的,所以一直也没找过来,但是你们家小崽子下手忒狠,直接在我儿子脑袋上开了瓢了,现在人还在医院躺着呢,医生说醒不醒的过来都不知道呢,我也不管你家多要,就一百万!”

    “多少?”后妈嚎了起来:“一百万?你们是土匪啊?你们的儿子是黄金做的还是钻石做的?打一下就要一百万?你看看俺这条命值不值这老些钱,不够你连俺们老头子的命也一起都拿走,俺们这院子你也一并拿走,都抵给你!”

    这是后妈平时的一贯作风,撒泼打诨,我爸一般都不管她,由着她想干啥就干啥,我在外面听着都能想象出那画面来。

    可是这招对我爸管用,真要是碰上硬茬可就不好使了。

    果然听到男人又说:“一百万我可没多要,这马上就要高考了,我儿子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醒过来,就算赶在高考之前醒了,他考试也会受到影响,说不定还会有什么后遗症,县城里的大医院有多贵你们去打听打听,光一天住院的钱就得五千块,你们自己算算这一百万我多要了没有,刘老哥,别怪兄弟我说话不中听,就你们家这破院子,再来是个我也看不上,另外,人是你们家小崽子打的,那就让他去医院伺候我儿子,什么时候我儿子醒了,什么时候让他回来!”

    “放你娘的狗屁……”

    “哼,你现在嘴巴可得放干净点儿,看见外头那俩人了吗?那是我兄弟,今天我来是解决事儿的,可不是来打架的,钱和人你们要不出也行,让你们家小崽子出来,我儿子现在什么样,他也得什么样!”

    屋子里一下子没动静了,过了好一会儿,男人又说:“钱可不着急,打个欠条有多少线给多少,人我明天晚上过来领,告诉你们,别想着开溜,我兄弟会一直盯着你们家的。”

    这话音落下,屋子里就走出来一个男人,转移打扮看上去挺有钱的,手腕子带着金表,脖子上还挂着一条手指头粗细的大金链子,阳光一照,金光刺的我眼睛疼。

    他刚出来屋里就响起后妈的哀嚎声,边哭边骂,把家里的人都说了一遍,第一个骂的就是我,骂的最多的就是我爸,而那个惹事儿的主却没听到一句不是。

  • 第二章 凑钱

    又过了好一会儿,一直等听不到什么动静了我才敢进去,屋子里头全是烟,呛的人喘不上气来,我爸坐在沙发上低着头,手指头里还夹着半截没抽完的烟,后妈就坐在一边儿抹眼睛,也不知道是真哭还是假哭。

    我说:“爸,我回来了。”

    后妈突然抬头看着我,眼睛通红通红的,看见我就跟看见了仇人一样,随便抓了个鞋就往我身上打,我没想到她会直接冲上来,想跑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大鞋底子抽打在身上,疼的厉害。

    她一边打一边骂:“败家的东西!我让你败家!让你败……你弟弟好好的怎么就把人给打了?让你看着点儿,你是咋看的?啊?咋看的啊你!一百万呢,人家要一百万,把你卖了值这一百万不?”

    “爸……爸……你快救救我呀……后妈要打死我了,爸……”我挣扎着朝我爸求救,但他只是坐在沙发上抽烟,压根就不理会我的死活。

    我躲着疼,哭喊:“你干啥打我,干啥打我!是你儿子打了人又不是我,你干啥打我!刘明旭,缩头乌龟王八蛋啊你,还是不是个男人,敢做不敢当……没种啊你!”

    “你还敢顶嘴?还学会骂你弟弟了?给你上学是为了啥?让你好好看着你弟弟,你看哪儿去了?好好的他咋就把人给打了?”后妈说话的功夫又连抽了我几下。

    是啊,明明是上学的时间,刘明旭怎么就把人给打了呢?

    后妈她问我,我去问谁去啊?

    刘明旭在我们班级里是出了名的混,逃课那是家常便饭,打架更是常有的事儿,以前叫家长写检查,顶多就是赔点儿医药费就解决了,每次后妈都是教训我一顿,对刘明旭那就是捧着疼着,这下可好了,闹这么大,我看他怎么收场!

    上课的时间刘明旭出去把人给打了,后妈是让我看着他,但他逃课出去,我不能也跟着逃课吧,我还指着多学一点儿,高考的时候能考上个好大学去找我亲妈呢。

    于是我就回头冲着后妈大叫:“我不知道!你儿子是逃课出去的,我在班里学习,不知道他咋回事儿,爸,后妈要打死我,她要卖了你闺女给人家偿命啊,爸……”

    我大声喊,喊给我爸听,让他知道刘明旭这个儿子,整天就知道惹事儿不学好,可我也是他闺女,成绩好以后能考上大学有出去,他不能管我!

    后妈听见我说刘明旭逃课的事儿,脸又黑了几分,下手也越来越重,拿着鞋底子就忘我脸上抽,没几下我的脸就肿起来了。

    “我让你满嘴喷粪,明旭是你弟弟,你还乱败坏他的名声,小娼货,跟你亲妈一个德行,狗眼看人低,心黑烂下水的东西……”

    “啪”的一声,水杯被摔在地上碎成了渣渣。

    后妈吓了一跳,抓我的手也松了,我赶紧趁机挣脱开躲到一边儿去,脸上火辣辣的疼,嘴里头都被咬烂了,腥咸腥咸的。

    我亲妈的事儿那就是我爸的心病,这么多年我爸被邻里街坊笑话就是因为这件事儿,这在我们家里是禁忌,刚才后妈一着急提了一句,所以我爸才发了火。

    但他什么也没说,就冷冷的看了我一眼。

    那个眼神冷的就跟冰窟窿一样,让我心里忍不住的发寒。

    小的时候我不懂事儿,被后妈打了我就去找爸爸告状,别人家的爸爸都是爱说爱笑的模样,在孩子面前就跟保护伞一样,我也想让我爸给我当保护伞,但每次去找他,他都是这么看着我。

    那是一副事不关己的态度,不管是在后妈打我的时候,还是在刘明旭和刘明丽欺负我的时候,他总是用这样的眼神儿看我,冷冷的,没有一丝一毫的温度,更别说是什么亲情了。

    平时他不怎么跟我说话,就算是要说,也就是会安排我去干活,比如说:大丫,去吧猪给喂了……大丫,去把碗给刷了……大丫,下去了,去给你弟弟妹妹送伞……

    要说他是重男轻女的思想吧,可对刘明丽的时候他并不是这样,虽然也谈不上多慈爱吧,最少还有个笑脸,会关心一下,对我就完全是漠视。

    有时候我会怀疑,我爸是不是把对我亲妈的恨都转移到我身上去了,甚至我会怀疑,难道真的像别人说的那样,我是我妈在外面怀的野种,不是他亲生的?

    以前在家里干活我都特别的卖力,就是想听他夸我一句,后来上学了,也都争取考第一,想在他脸上看到欣慰,可是后来我发现,不管我做的好不好,他都是这样,做好了没奖励,做的不好也没惩罚,他对我就好像是对透明人一样,能当空气绝对不会多浪费一个眼神儿。

    我有爸爸,却还每天都幻想着父爱是什么滋味,有骨肉血亲,却每天都在渴望亲情的关怀,想想也真的是挺可笑的。

    这次也一样,他对我还是选择视而不见,只有在提及到我亲妈的时候,他才会给我一个眼神儿。

    一个冰冷刺骨的眼神儿。

    他只看了我一眼,没多做停留就把视线移开了,继续抽他手里剩下的那根烟,抽到烟屁股自己灭了才对我后妈说:“咱们家还剩下多少钱?”

    “还能有多少?总共就剩下那么点儿,一年到头累死累活的干,也不够别人吃喝一顿的,家里这么老些人张嘴要吃饭,儿子大了,总要补些营养吧,你这一天天起早贪黑的赚钱,吃的也不能差了,要不然身子骨可熬不住,还有咱闺女,也不小了,也得好好捯饬捯饬,在过几年可都是要找婆家的人了……这里里外外的哪些个地方不要用钱?反正一百万肯定是没有!”

    后妈东拉西扯的说出一堆,意思很明确,就是不想掏钱。

    “别说那老些没用的话,是多是少总得有个数吧,家里能凑的都凑凑,把能卖的都卖卖……”

    “咱家里啥也没有,就人多……”后妈穿了鞋,又斜了我一眼。

手机阅读全文

1、微信搜索: i163wx
2、关注公众号
3、回复:逢君幸是未嫁时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