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蚀骨密爱:偏执宫少宠上瘾、裴念瑶宫御擎小说

蚀骨密爱:偏执宫少宠上瘾

裴念瑶宫御擎小说

主角:裴念瑶,宫御擎 标签:言情小说

谁也不会想到,亲身父亲会对自己的女儿下药,为的只是想要得到自己的利益。却不料,缘分让他们相遇了。可是女人不敢靠近,男人却穷追不舍。五年前那些痛苦钻心痛苦的回忆,面对男人母亲的狠戾;面对女人的犹豫不敢靠近;面对身中情蛊,唯一的办法就是以血还血;面对结婚的要求,只能妥协。唯一的后遗症却是失去所有的记忆。当再次重逢的他们,是擦肩而过,还是穷追不舍呢?

溪北 状态:连载中

手机阅读全文

1、微信搜索: i163wx
2、关注公众号
3、回复:蚀骨密爱:偏执宫少宠上瘾

裴念瑶宫御擎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二章 救我,宫御擎

    女子听着所谓妹妹得意的话,还有嘴角扬起的弧度。知道,接下来一定会发生不可思议的事情。

    “我身体很热,是你在酒里面下了什么东西吗?”忍着心底的燥热和那种陌生的感觉,那热流一波一波的传至心底,酥酥麻麻,摇了摇头,想要找回冷静,但····

    “不,不是我在酒里面下药,而是爸爸。因为何总是一个老头子,爸爸担心你会看见他的时候,想尽办法逃离,才没有让何总出现。现在何总正在附近的酒店里面等着你呢?相信接下来的画面,一定是活色生香呀。这一辈子,你都休想将你的身子干净的留着,等着他出现。”

    裴文曼嘴角闪过一丝阴狠和毒辣,只要想起曾经的事情。

    “你,是你们,为什么?”女子已经无力去争辩什么?

    心却在恨着她的父亲和身边这所谓的妹妹。

    也明白,妹妹口中的他是谁?曾经,他们那么相爱。曾经,他们是学校里面最令人羡慕的情侣。曾经····

    “为什么,你会不知道吗?我不曾想要你过的比我好,我看不得你过的比我好。”

    裴文曼说起这些的时候,很是激动。扶着女子身体的手也加重了力道。

    而这股力道痛的让女子找回瞬间的冷静,望着已经走出别墅,凉风袭来。

    “我现在不管是从哪方面都比你过的差,如此狼狈的我,你还要折磨我吗?”女子洋装着和所谓的妹妹聊着,心底却在思索离开的方法。

    “不,不,不。”裴文曼简直是走火入魔了,摇头说着。

    “你现在的样子,虽然很狼狈,但我想让你过的更加狼狈和不堪。所以,等接下来,那些下流,龌蹉的画面发生时,我会命人拍下来,制成AV,我相信党别人看见你那风情万种,放荡淫靡的样子。当你成为过街的老鼠,看见你的时候,都会忍不住用口水掩饰你的时候,才是我的目的。”

    裴文曼几乎是幻想着这一切事情的发生,心底就掩饰不了那抹开心和激动。

    她的话,令女子的心生寒。

    从来都不知道,她的心犹如蛇蝎,竟可以如此阴狠,阴暗。不管怎么说,她都是裴文曼的姐姐呀,都留着同一个父亲的血。

    “好狠,你。”咬牙切齿的说着。

    在裴文曼都没有缓神的时候,瞬间爆发了她的洪荒之力,用力狠狠的推着裴文曼的身体,一个踉跄。裴文曼直接倒在地面,摔得的脚踝处直接留下了血。痛得她失声尖叫。

    “来人,赶紧过来,不要让她跑了。”裴文曼的声音一喊出,不知从哪里,突然钻出两个清瘦的男人。

    踩着恨天高的女子,步子慌乱的看着一直都追在她身后的两个男人。想要脱下鞋子,却不敢耽误一点点时间,在这争分夺秒的时刻。

    但····

    女子的速度根本不及两个男人来的快。很快,就被两个男人直接钳制住。

    摔得很痛的裴文曼追着来到三个人的面前,扬起手,狠狠的就是一个巴掌甩在女子的脸上。

    显得有些面目狰狞的脸颊,语气带着不可掩饰的怒气。

    “裴念瑶,你等着,等会儿,我相信,你一定会瞬间达到人生的顶峰。等你被何总爽过之后,我会将你再次送给身边这两位小哥。相信他们并不会嫌弃,已经是烂鞋子的你。”

    “裴文曼,你一定会遭到报应的,一定会。”女子咬牙切齿,却无力去改变什么。只是在心底有一个声音,不停的对着她自己说着,一定不能被带去酒店,否则,定会身败名裂。如果,如果有一天,再次见到他的时候,至少还有站在他面前的勇气和资格。

    “我会不会遭到报应,你不会看见。但是你的报应很快就来了。”裴文曼一脸奸计得逞的笑意。

    身边的两个男人很是配合的夹着女子的身体。

    那脏兮兮的手,忍不住的在女子的是很伤蹭着。

    只要想到在不久之后,如此娇美的女人会承欢在他么的身下,想着就是一件超级爽快的事情。

    裴文曼一直都跟在他们的身后,只有看见她进去酒店进入房间,一颗不安的心才能彻底放心下来。

    而一直都被两个男人钳制的女子,不听话的动着她的身子。身边的两个男人面对她如此的行径,显得很是不耐烦。

    瞬间,女子爆发了她的洪荒之力,抬脚,狠狠的在抓着她右手的男人胯下就是一踢,痛得男人尖叫起来。身旁的男人都还没有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的时候,感觉到手臂处传来的同意,狠狠的甩开女子,直接一个巴掌甩在女子的脸上。

    直接被打在地面的她,有些晕晕的,但潜意识的只能逃离这里。不给身后的他们任何机会。

    起身,想要逃离。

    但,那个被咬手的男人,直接将要逃离的她抓在手里,狠狠的又是一个巴掌。再次将女子甩打在地面。

    当那个男人将要抓住女子的时候,只见女子用力狠狠一推,直接将男人推到在地面。抬脚,疯狂的想要冲到马路的对面,丝毫不知道对面正驶来一辆如夜色一般的豪车。

    “吱”的一声,听见轮胎摩擦地面的声音。

    车上的男人深深蹙眉,熄火,开门,下车。

    正看见地面躺着一个衣衫不整的女人躺着,样子很是狼狈。

    如果不是因为这里离酒会的位置不远,男人根本就不会去处理这样的事情。

    想着刚从国外回来,不应该给别人留下任何把柄,这才抬脚,往女人的方向走去。

    刚走进女人,正巧四眸相对。

    女子震惊,诧异的望着眼前冷峻,疏离的男人。害怕,担忧的心却瞬间放了下来。

    男人的震惊和诧异丝毫不亚于女人。

    不曾想到,五年的重逢,女人竟然如此狼狈。

    他可是清楚的记得,曾经的她可是中文系的高材生,那辩驳的能力,几乎是无人能及,没有一次,他能说得过她····

    瞬间,沉浸在思绪的男人,却被女子求救的声音的给打断。

    “救我,宫御擎。”

  • 第三章 只有你才是我的解药

    任谁都不会想到,五年后的重逢,女子竟是如此狼狈。而男子却是如此高贵到不可一世,不能靠近,那浓烈的疏离感,令女子燥热,想要找到一丝丝冷静的思绪都觉得很难。

    心底担忧,曾经,是她选择说分手,现在就算是见死不救,也是人之常情。

    但趁着还有一丝丝理智在的女子,面色痛苦的从地面挣扎起来。但由于全身没有一点点力气,也只能用尽全身的力气靠近男子的腿。

    女子用力的扯着男子的裤子,抬眸,求救的眸子毫不掩饰。

    “救我,宫御擎,求求你。我不想被他们带走,我不想成为被任人唾弃的荡妇,求求你,带我离开,求求你。”女子语气急速,语气竟是担忧,扯着他裤脚的手特别用力。

    她的眸子里满是担心,还有迷离和不知所措。

    生怕说慢了一点点,这个男人并不会看在以往的情义上,出手救她。

    第一次,这还是第一次看见如此狼狈的裴念瑶。

    冷硬的心,在看见女子如此狼狈的时候,激起怒气。曾经那么骄傲的她····

    只是,深邃的眸子,女子根本就看不出来,他掩饰的太好,太深。

    不远处两个男人烦躁和怒气的声音传来。

    “你这个臭婊子,竟然还踢我那里,看我不弄死你。”那个被踢的男人,怒气的话说的极不好听。

    而男人听着迎面满是怒气走过来的男人,那难以入耳的话,眉头深蹙。

    心底急切想要知道,这五年的时间,眼前这个女人到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将自己弄的这么狼狈。

    而那个的话说完,才发现眼前正站着一个男人,那怒意的眸子无法掩饰。

    心底高兴,觉得,一定是地面上这个女人惹他生气了。

    但,眼前这个男人冷峻的气场,吓得男人并不敢靠近。饶是在道上混的他,见到之后,心都很害怕。

    “这位先生,对不起,这个女人是我的,因为刚才不听话,才让她跑了,跑了。”男人一脸谄媚和讨好的笑意,也说的很小心。

    在说话的时候,慢慢走近地面女人的身边,想要将女人拖走。

    而眼前这清瘦的男人都还没有靠近女子,深邃眸子的男人抬脚,用力一踢,清瘦的男人瞬间被踢出去很远。

    只见清瘦男人尖叫的声音。

    躺在地面的女子看见男人如此狠戾的手段,一颗害怕和焦急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一直用力扯着他裤脚的手,松了一口气的,放了下来。

    而另外一个男人看见自家兄弟被那个男人欺负,瞬间心就不好了。

    “你谁啊,竟然敢对我们下手,是不想活了吗?”另一个清瘦的男人语气狂妄,来到男人的面前。

    “滚。”男人低沉的话,压抑着怒气。

    他不想在这里动手。

    而在不远处的裴文曼看见那抹熟悉的声音,脸上满是惊喜,也是忧愁。

    “你才滚,你不知道我们是谁吗?你是不想活了··”吗?这个字都还没有说出来。

    出其不意的,男人再次用力狠狠的就是一脚,清瘦的男人直接摔在地面。

    身子修长的男人弯腰,将躺在地面的狼狈女人抱了起来。

    而女子的身体在碰到男人冷清的身子时,那种奇怪的感觉再次蔓延在女子的心底。

    “记住,这个女人,是你们一辈子都不能碰的,否则生不如死。”冷峻,满是威胁的话,犹如地狱来的撒旦一般,吓得被踢在地面的两个男人,不敢回话,只敢乖乖的听从。

    抬脚,准备往他车子走去的时候,却听见女人娇滴滴的声音传来。

    “好舒服,好舒服。”冰凉的身躯,让女子毫无意识的往他的怀里蹭了蹭。一双手毫无节奏的在男人的胸前乱摸。

    “停下,裴念瑶。”低声怒吼。

    “不,不要停下,好舒服,我想要,我想····”女人毫无意识的话,羞羞的传来。

    蓦地,一股热流在男人的心底蔓延。胸口的位置,瞬间好像呼吸急促起来,就连心跳都不受控制一般的,狂乱起来。

    面对女人如此热情的撩拨,刺激着他的荷尔蒙,怎么让他受得了呢?

    这个他一直都深深爱到骨血的女人。

    尽管,当年,是她无情的说出分手的话。任他怎么挽留,她都不回头的女人。

    “我想,真的真的好想。阿擎,给我,给我好吗?”潜意识的话说出来。

    让男人的心震惊,是不是可以认为在她的心理,依旧有他的位置呢?这种察觉,让男人的心雀跃起来。

    但看着怀里的女人这幅意乱情迷的样子,心一沉。

    “别闹,裴念瑶,乖乖听话。”男人的声音极力忍受心底那股想要发泄的欲望。

    说话之际,已经将女人放在副驾驶上,温柔的替她系上安全带。

    而就在男人准备离开的时候,女子用力一拉,直接将男人拉入怀中,两个人的身躯贴在一起。男人情不自禁的闷哼了一声。

    满眼迷离,尽管已是红肿的脸颊染上了红晕,黑色的长裙在逃跑的时候,被撕开了一些,那令人喷鼻血的雪峰。

    男人呼吸急促,“别闹,别闹。”

    男人想要她,是急切的想要,但不是现在,不是她被下药的情况下。

    “阿擎,是有你才是我的解药,只有你才是。”

    令人血液膨胀的邀请,都还来不及回神,女人诱人的红唇贴上他冰冷的唇。

    舒服的感觉蔓延在女人的心尖,酥酥麻麻。

    “你····”

    女子的唇胡乱的在他的唇瓣上啃咬的,一点都不温柔。但已经没有意识的她,只知道需要心底那股最原始的欲望。

    两个相爱的人,碰触在一起,很容易擦出火花来。

    尤其他的身体,已经被禁锢了这么多年,女人热情的邀请,不是要他的小命的吗?

    “给我,给我·····”女人嘴里的念叨的就是这几个字。

    “好,给你,马上就给你。”男人低沉的话带着忍耐。

    离开女人的身体,用最快的速度上车,车速飞快的往最近的一家酒店奔去。

    而一直都在附近看着事情发生在眼底裴文曼,手心紧握,指甲深深的陷进肉里面了,都丝毫不知道痛一般,只是眸子阴狠的望着早就已经消失的地方。

手机阅读全文

1、微信搜索: i163wx
2、关注公众号
3、回复:蚀骨密爱:偏执宫少宠上瘾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