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一晌贪欢:商先生,诱你入局、陈盈盈商航策刘泽楷小说

一晌贪欢:商先生,诱你入局

陈盈盈商航策刘泽楷小说

主角:陈盈盈,商航策,刘泽楷 标签:婚恋,二婚、报仇、虐恋

五年前,她的人生从光明走向黑暗,被前夫和表妹算计入狱,父母和弟弟惨死,她变得一无所有。出狱后,她找上了港城最有权势的继承人,她出卖肉体,他为她报仇,她以为他们之间只有交易。她步步算计,他游刃有余的周旋,不管她如何的努力都进不去他的心防,却一不小心,遗落了自己的本心。他捏住她的下巴,轻蔑的说道:“陈盈盈,在我眼里,你只是取悦我的玩物。”她眼眶含泪,却笑得妩媚:“彼此!彼此!你对我来说也只是报仇的工具。”第二日,她留下了一纸离婚协议书,拖着行李箱伤心离开…… " "

云云 状态:连载中

陈盈盈商航策刘泽楷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1章 算计商航策,和他发生关系

      推开包厢门,陈盈盈一眼就看到了被人群簇拥着的那个男人。

      他深沉的眼神望过来时,她心跳差点漏了一拍。

      他是商家大少商航策,一个优秀的能让男女都疯狂的男人,陈盈盈想她要是能攀上的话,就有机会借他的手报复刘泽楷和李倩对狗男女。

      “航策,这些女的可是我让经理给你准备的,一个个都干净着。”

      陈盈盈身边的男人,笑嘻嘻的说道。

      商航策不客气的在身边的女伴的大腿上捏了一把,动作轻佻,可脸上却一点笑容都没有。

      “赶紧的,给大少敬一杯。”

      还是那男人说道。

      女孩也很识趣,倒了杯酒,娇滴滴的往商航策的嘴边喂去。

      商航策很给面子的喝了一口。

      就在陈盈盈揣测商航策应该是个能够放得开的男人的时候,身边的男人猛然把她拥入怀,把一杯大啤酒递到她的面前。

      “喝。”男人道。

      陈盈盈有点为难,五年没喝过酒,不知道酒量怎么样,只是想到自己的与众不同也许能够吸引商航策的主意,她眼眸一沉,打定了主意,端起桌子上的酒,仰头一饮而尽,辛辣的味道在她的胃里燃烧着。

      “好,爽快。”男人道。

      陈盈盈轻咳一声,妩媚一笑。

      “带劲。”

      男人捏着陈盈盈的下巴,叫了商航策一声,“航策,这个妞还挺爽快的,要不然让她们比比看。”

      商航策朝陈盈盈这边看了一眼,眼里闪过一抹若有所思。

      陈盈盈坐直,恰到好处的朝他笑了下。

      商航策面无表情的喝了口酒,“无所谓。”

      比什么?

      当然是这些有钱的主玩剩下的东西。

      陈盈盈身边的男人朝桌上一沓钱,让她和那女孩拼酒。

      陈盈盈咬咬牙,拿着酒瓶往两个杯子里倒酒,把其中一杯递给女孩,然后仰头一饮而尽,一杯接着一杯,不知道喝了多少,凭着毅力战胜了对手。

      她的豪爽,自然赢得了众男人的喝彩。

      她醉眼迷蒙的朝众人一笑,接着双眼一闭倒在沙发上,嘴里还发出了像是喝醉后的呢喃的声音。

      她微微睁着眼,看起来似乎醉的不轻,其实脑子里还残留着几分清醒,余光一直注意着商航策的动向,却在他的目光朝她这边看过来的时候,心跳差点漏掉了一拍。

      凌晨三点,商航策喝了不少酒,似乎有点醉,接了个电话就离开了包厢。

      陈盈盈见时机来了,佯装要吐,赶紧把身边的男人的手耍到一边,装作踉跄的跟出去。

      他上了楼上,在他进入房间眼看要把门关上之际,她像只灵活的猴子一样,悄然的窜了进去。

      里面很黑,陈盈盈直觉感到一阵浓烈的气息朝她扑来,她心脏忍不住的砰砰直跳,以为商航策要打她。

      结果他一把把她抵在墙壁上,把她的双手举高,高大的身躯把她挤压在墙壁上,她甚至能闻得到他身上淡淡的古龙香味和不算浓烈的酒味,两种味道混杂在一块,竟然不让人觉得难闻。

      陈盈盈感受到一双大手在她的背部游移着,五年没被开荒过的身体,男人轻轻地触碰,都能让她条件反射的感到战栗。

      “宝贝,这就是你给我的惊喜?”他滚烫的唇直接贴了上来。

      陈盈盈的双眼忍不住瞪大,有点害怕,可在商航策高超的吻技的带动下,竟然情不自禁的回应。

      她忍不住暗骂自己,别表现的这么饥渴,就跟没男人要一样。

      可事实是,她在牢里五年,面对的都是形形色色的女人。

      商航策的吻非常的霸道,夺人呼吸一般,急促又持续,令她忍不住的沉浸其中。

      她能感受到一双大手在脱她的衣服,她有过一丝的迟疑,毕竟和一个一无所知的男人发生关系,还是挑战着她的传统观念,只是一想到刘泽楷,她的迟疑也瞬间荡然无存。

      陈盈盈配合商航策的动作脱下衣服,双手也急切的去脱他的衣服,两人吻的难舍难分的朝床边走去。

      感受着异物的入侵,她还是疼的差点落泪。

      五年没被动过的地方,乍然被入侵,除了疼还是疼,只是脑海里闪过刘泽楷那卑鄙无耻的脸,她又觉得这些疼都不算什么。

      ……

      这一夜很疯狂,他不断地进出,亲她,啃她,亲昵的叫她宝贝,还说会娶她。

      陈盈盈知道商航策口里的“宝贝”是另有其人,只是箭在弦上,她已经管不了那么多,被迫在商航策的猛烈中浮浮沉沉。

      一夜激情,她累的连根手指头都动不了,勉强的拿出刚买不久的手机拍下她和商航策裸着的身体,想着他如果不上钩,还有这种照片威胁他。

      越是有钱的男人,面子看得越重。

      只不过不到万不得已,她并不想拿这种照片威胁商航策,没准会绝地反弹,惹怒商航策这头沉睡的狮子。

      做完这一切,陈盈盈睡了过去。

      第二天,陈盈盈一睁开眼,对上了商航策暗潮涌起的黑眸,她心头一跳,只是五年的牢狱之中让她学会了收敛情绪。

      陈盈盈昨晚已经想好了对策,一双眼无辜的看着商航策,“商先生,我……我昨晚明明陪高先生喝酒的,怎么是你?”

      商航策没有说话,只是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陈盈盈攥紧拳,指甲已经陷入手心里,刺刺的疼,却能让她保持冷静。

      她抬起被子遮住自己的身体,表情有点委屈和无助,“我只是会所的服务员,听经理说陪你们喝酒能赚到更高的小费,我才进去的,没想过要出卖自己的身体。”

      说完,她的眼圈一红,故意把被子一掀,床上的红显得格外的刺。

      而商航策自然也注意到这抹红。

      “经理一再的跟我保证,你们的人品很好,不会强迫卖酒的女孩的,没想到你会趁我醉酒,做出这么禽兽不如的事。”

      陈盈盈泫泪欲泣,仿佛真的受到了天大的委屈。

      商航策还是没说话。

      看他这样,陈盈盈心里惴惴不安,只是开弓没有回头的箭,只能继续编。

      

  • 第2章 被他的未婚妻打

      商航策突然伸手捏住陈盈盈的下巴,手下一个用力,疼的她差点惊呼出声。

      “陈盈盈,你似乎忘了,六年前,我们在一场宴会中见过。”

      商航策的话,让陈盈盈的身体微微的颤抖了一下,脸上的血色也消失不见。

      陈盈盈千算万算,没有算到商航策认识她,甚至冷眼旁观的看着她犹如跳梁小丑一样的表演。

      这个男人,很可怕。

      “我听说你不久前才出狱,翅膀还没长硬,就敢算计到我头上,要不是看在旧识的份上,我有无数种方法,让你在港城寸步难行。”

      商航策的声调没有起伏,可陈盈盈却是后背一寒。

      她知道,他说得出,就会做得到。

      她紧紧地抓着被子,似乎这样,能平复她的心慌意乱。

      “你,你怎么会认我的,你还知道些什么?”

      她小声的问道。

      她想知道商航策会不会把她出狱的事告诉刘泽楷,她现在一无所有,不管是商航策还是刘泽楷,弄死她,比一只蚂蚁还要容易。

      “我知道的,远比你认为的多。”商航策从床上下来,赤裸的身材在陈盈盈面前一览无遗。“你和刘泽楷的那点恩怨,我没兴趣管,也不想当你报复渣男的工具。”

      陈盈盈咬着嘴唇,心有不甘,费了那么多的心思,结果商航策一早就认出她来了。

      商航策穿上衣服,漫不经心的看她一眼。

      “看在你大义凛然献身的份上,我可以提供刘泽楷一家三口现在住的地方,我听说他的儿子你还帮忙养了一年。”

      听到孩子两个字,陈盈盈浑身一僵,烙印在骨子里的那种痛又再次席卷而来。

      刘泽楷的儿子,她确实亲自养了一年,不是她圣母,而是她以为这是她生的孩子,可最后刘泽楷和李倩在算计她去坐牢的时候,亲口跟她说,她怀的孩子早在出生的时候就没了呼吸,而且还是刘泽楷亲自下药造成的。

      陈盈盈紧紧地咬着嘴唇,才没有让那种滔天的恨意发泄出声。

      “等下,我会让我的助理把刘泽楷的住址和他一家三口的照片发给你,希望你以后好自为之。”

      说完,不等陈盈盈说话,他就直接离开了房间。

      果不其然,没过一会儿,陈盈盈的手机响起,是一条地址的短信和一条一家三口的短信。

      照片中粉雕玉琢的小男孩,一手牵着一人,笑的非常的开心。

      她的儿子……

      陈盈盈恋恋不舍的抚摸着照片上的小男孩,可是下一秒,她的脸变得有点狰狞。

      这不是她的儿子,是刘泽楷和李倩的孽种,她的孩子早已经胎死腹中,是刘泽楷亲手扼杀的。

      她一直想不明白,到底什么仇什么怨,能让刘泽楷如此的恨她,恨到连亲生的孩子都能下得去手,甚至算计谋夺她家的公司,陷害她入狱,害她一无所有。

      看着照片上亲密的一家三口,她只觉得恶心,他们的幸福,是建立在她家破人亡的痛苦之上。

      陈盈盈紧紧地捏着手机,几乎用了所有的力气才平复着心里的怨恨。

      掀开被子,她看着床上的红,觉得讽刺的很,为了看起来是第一次,她特意去做了修补手术,结果只是徒劳。

      她赌气的下床,身上的酸软让她差点摔倒在地。

      她抓着床,缓了好久才觉得恢复了点精神。

      她勉强的到浴室洗了个澡,穿上昨晚的工作服,下楼跟经理请了个假,然后换上自己的衣服就走了。

      走在回去的路上,陈盈盈不停的思考着要怎么样才能继续接近商航策,他认识她,也许可以从这作为切入点。

      结果还没到她目前住的小区,就被一群人堵在路上,然后两个大汉捂着她的嘴巴把陈盈盈拖进小巷子里。

      陈盈盈睁大眼,一直朝路过的行人摇手求救,只不过大家看人太多,又一个个身形高大,为了避免麻烦上身,所以都是匆匆的离开了。

      陈盈盈很绝望,一直都明白大家明哲保身的冷血。

      “昨晚,就是你勾引航策的?”

      一道极为嚣张的女声响起。

      陈盈盈循声看去,是一名浓妆艳抹,打扮的非常性.感,年纪目测不超过二十六岁女孩,正双手环胸,正不屑的打量着她。

      她肯定,她不认识这个女孩。

      不过她既然能说出商航策的名字,应该是跟他认识的,也许……

      陈盈盈脑子灵光一闪,想到商航策口里的“宝贝”,没准是眼前这个女孩也说不定。

      她只是没想到,商航策这样的男人,会喜欢这种的。

      “放开她,让她说话。”

      女孩指着保镖,命令道。

      保镖听话的松开手,陈盈盈得以呼吸。

      “这位小姐,我不认识你,我想我们之间有什么误会也说不定。”

      陈盈盈保险的说道。

      陈盈盈怕说多,会触怒到这个看起来嚣张的女孩,所以说的话也有点小心翼翼。

      “啪”的一声,那女孩不分青红皂白的打了陈盈盈一巴掌。

      陈盈盈的脸被打的偏向一旁,脑袋有点嗡嗡的在响着。

      “我罗兰的未婚夫,你也敢上手。”

      说完,陈盈盈的脸上又挨了一巴掌。

      火辣辣的疼,激起了陈盈盈的愤怒,在罗兰的下一巴掌就要落下的时候,她伸手抓住她的手,愤怒的瞪着她。

      “罗小姐,打人也要给个说法的。”

      陈盈盈咬牙切齿道。

      罗兰也许是没想到陈盈盈会反抗,气急,命令保镖把她抓住。

      两名保镖上前,硬生生的抓着陈盈盈的手,她使劲的挣扎着,奈何他们的力气太大,她根本动弹不得。

      罗兰捏着陈盈盈的下巴,把她上下左右的打量了一遍,没好气的冷哼一声。

      “这样的姿色,也敢勾引航策,真是不自量力。”

      说完,罗兰一拳捶在陈盈盈的肚子上,她疼的脸色一白。

      昨晚的放纵,她的身体到现在还是酸软的,被这么一打,只觉得五脏六腑都揪在一块,一阵恶心袭来,差点没吐出来。

      罗兰似乎很享受看到陈盈盈的痛苦,接二连三的捶打她的腹部,她疼的忍不住弯下腰。

      “大小姐,商少爷的电话。”

      就在陈盈盈以为她今天就要命丧于此的时候,一道男声把她解救于水火之中。

      罗兰接过电话,声音立马变得柔情似水,似乎刚刚的暴力打人仅仅只是个假象。

      “航策,我现在在练习插花呢,你想见我啊,行,我让老师先回去,现在过去找你。”

      说着,她对着手机非常肉麻的亲吻了一下,然后才挂断电话。

      罗兰的心情变得非常的好,居高临下的看着狼狈的陈盈盈。

      “今天你运气好,下次要是被我知道你纠缠航策,我让你生不如死。”

      罗兰不客气的往陈盈盈的手指上一踩,然后趾高气昂的踩着高跟鞋出了巷子。

      陈盈盈移动着几乎要被踩断的手指,复杂不甘的盯着罗兰的背影。

      陈家没有了,她几乎成了人人都能欺负的丧家之犬,这种强大的落差,让她不住的生出不平来。

      陈盈盈抬手擦拭着眼泪,有什么好哭的,她现在从牢里出来了,迟早有一天会夺回属于自己的一切,让那些害的她一无所有的人付出代价的。

      这样安慰了自己一番,陈盈盈心情好转了一些,勉强的从地上爬起来,可是肚子的疼,还是让她跌在墙下。

      陈盈盈额头出着汗,费力的拿出手机给晨曦打了个电话,让她过来接她。

      等晨曦赶到的时候,她几乎疼的就要晕过去了。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