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牙医小娘子:夫君赖上门、顾青悬景衡陶苟氏小说

牙医小娘子:夫君赖上门

顾青悬景衡陶苟氏小说

主角:顾青悬,景衡,陶苟氏 标签:独家首发

现代精英牙科主治医师顾青悬年愈三十不嫁,在父母眼中早已是黄金剩女,一朝死后穿越成古代小村子里的长女,父母老实巴交受尽欺凌,连口饱饭都吃不上,低弟妹年幼孱弱,连句囫囵话都说不清楚,她重活一世,十分惜命,看着上有老下有小,欲哭无泪做人不能去死,就得对自己有点信心,机缘巧合之下,竟发觉这古代人还有不少牙齿疾病的,想想那些在自己手术椅上痛哭流涕的病痛患者,顾青悬觉得自己也不算来错,重拾刀钳再度出诊。施展医术解人痛苦,自此扬名,却和一位貌若春花的好少年,相识相知,斗恶人挣大钱,绝不向恶势力低头,纵然过程艰难,可若能携手一生,这些又算得了什么呢?

明月星河 状态:完结

顾青悬景衡陶苟氏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1章 干什么能吃饱饭

    “悬娘,悬娘……”一声微弱的呼唤从破落的土屋里头传来,伴着几声咳嗽,看样子说话之人十分虚弱无力,像是积病多时。

    院子里头,一个约莫瞧着十四五岁的少女正吃力地将打来的水倒进破了好大一个口子,缸身上也有一道裂纹的棕色水缸里头,哗啦啦一阵水声之后,才听见微弱的叫声。

    她连忙放下手中的水桶,往屋子里头走去,脆生生地应了一声,“阿娘,别急,我这就来了。”

    她伸手在青色布裙上的围裙上擦了擦手,往前走了过去,那矮小的土房前挂着一幅已经破旧的门帘,挑开去里面一股腐朽的气味扑鼻而来,顾青悬皱了皱眉,心中暗叹,这已经来了快一个月了,这味道还是不能习惯啊。

    屋子里头的床榻上躺着两个人,一男一女,面容枯黄消瘦,眼瞧着是病得很,神色都十分不好,顾青悬看在眼中颇有几分心疼,这会儿也顾不上别的,坐在床边给两人掖了掖被角,道:“这初春里头还寒,不能再着风寒了。阿娘,可是要喝水?”

    靠在床上的中年妇人脸上沟壑颇多,一看就知是操劳过度的苍老,她抬起头来心疼地看着女儿道,“我、我没事,你从早上就开始忙,跟陀螺似的,累坏了吧。”

    顾青悬抬起头来,冲着母亲展颜一笑,“哪里会呢?我正年轻,正是多干活长身体的时候呢,一点都不累!”

    那妇人当然知道她说的是瞎话,多干活长身体那是能吃饱饭,才能吃得多长的也快,可他们家……

    她垂下头来低低地叹息了一声,顾青悬看她神色就知道她心中所想,忙笑着道:“母亲不必担心,我去打水还摘了不少野菜回来,还有红薯,家里还有一点面,我做个红薯菜饼,定然好吃得很。”

    天晓得,她这样一个二十一世纪的牙科主治医师如今竟然能懂得将完全不搭的材料混合在一起做成一锅像模像样,够七八口人吃的饭,她垂下头来看了看自己的手,短短一个月,这双曾经精心护养的手浸过初春冰冷的河水,拔过荒地里的野草,还攀折过树上的果子,已经颇有几分粗糙了。

    她抿了抿唇,决定不去想这件事,什么都没有再活一回重要了。

    妇人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虽然知道女儿是在逗自己开心,却也不再多说什么了,她侧眼看了一眼还在昏昏睡着的丈夫,吃了药之后丈夫便没什么精神,只能睡觉。

    顾青悬细心地拿着干净的帕子替父亲擦了擦脖子上沾的些许污泥,抬起头来道:“母亲不必担心,我一会儿做好饭就给您端过来,哦对了还有阿爷阿奶。”

    顾梁氏轻轻地点了点头,叹了口气,道:“我要早些好起来,还能做些活,也叫你不那么累。”

    顾青悬连忙摇摇头道,“没事,母亲养好身体才是正事,其他的有女儿来就行了。”

    顾梁氏抬起头来,担忧地道:“可是家里头过了下顿就没有一丁点米面了,可该怎么办?你爹爹的药……”

    她望向炕头,小土堆成的桌子上只剩下一包药了,能熬过明天就不错了。

    顾青悬沉默了片刻,随即又是没当回事似的,笑道,“母亲放心,我定不会叫父亲药断了的,也不会叫弟弟妹妹和阿爷阿奶还有爹娘饿着的。”

    “那这……你能干什么?”顾梁氏满心忧愁,“这初春时候哪儿有活计能干,劈柴挑水,你一个姑娘家,如何能成?你得干什么才能叫我们吃饱饭,我们、我们还不如就这般死了罢了。”

    一边说着,她忍不住就掉下眼泪来,实在不是她丧气,而是这日子实在太苦了,苦的她这一生受过不少磨难的人都忍不住想放弃,更何况顾青悬她呢?

    长女自幼懂事,帮着自己和丈夫干了不少活,可过年的时候顾满厚想趁着年节帮着人多做点活也能过个好年,却一下子给累倒了,那家人却也不肯给钱,而自己上门讨要,也因为身体病弱被赶了出来,一气之下也病倒了,根本干不动活计。

    这家里头还有两个老人也是卧病在床,还有两个小的不知事,家庭的担子全部都落在了顾青悬肩上,瞧着女儿愈发憔悴的模样她都忍不住心疼。

    干什么能吃饱饭?顾青悬也想思考这个问题,闻言不由自主地沉默了下来。

  • 第二章 普济寺

    她确实有手艺,可眼下在这个生存大于保养的古代社会里,她的高超技术似乎并无用武之地,她头一次觉得自己其实是从零开始的,什么也不会,要赤手空拳地在这个社会里生存。

    这种感觉让她沮丧,可是她好不容易活一次,真的不甘心就这样面对这一切,她想活得好一些,如果可以,她希望能多挣钱,让自己过得好一点再好一点。

    首当其冲的便是这个问题,她穿来一个月,从最初的愕然和绝望到后来的认命与沮丧再到后面重振旗鼓充满希望,她不停地给自己打气,好歹自己的思想也是领先了这里几千年不说,最起码还有维度和空间的差别呢,再怎么样,也不能举手投降。

    是以,这些日子,她勤勤恳恳用忙碌充斥自己,而今日这个问题再度被提上来,却让她心头一震。

    顾梁氏见女儿不说话,眉宇轻蹙,神色中却并无多少茫然,反而多了几分坚定,心中不免疑惑,自从自己和丈夫都倒下之后,女儿一夕之间似是长大了,便是过完年节的花灯节上,顾青悬去帮人做活却因为太过劳累,一头跌入水塘中被抬回来,病了两日之后整个人就有些不一样了。

    哪里不一样,她也不好说。她先前自是勤恳的,可如今的她勤恳之中倒似多了几分灵活一般,一双眼睛也不再是怯懦和呆呆的了,她没上过学堂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只是觉得女儿笑的时候多了,不管什么时候也都是笑眯眯的。

    她试探地叫了一声,“悬娘、悬娘……”

    顾青悬被声音唤回神来,看着顾梁氏有些担忧的眼神,忍不住笑了起来道,“阿娘放心就是,我听说普济寺的师傅们都十分心善,想来现在春日也需得不少工活可以干,我去帮他们挑水劈柴,许是能换些吃的回来。”

    顾梁氏闻言,心头一松又是一紧,“可是普济寺在山上,那挑水更是累人得很……”

    “不妨事,我明日就去瞧瞧,母亲别担心,我会好好的。”顾青悬笑着说道,安慰了母亲一二,这才转过身来走出了门,开始洗手做饭。

    做好了饭菜,她先盛出两碗端到正间里头,那屋子里收拾得倒也干净,只是床上两个老人面色枯黄,身上散发着一股腐朽的味道,一闻便知是常年卧病的模样。

    她低声笑着哄劝了两人吃好饭,这才端着碗出来,给爹娘盛去两碗,又给弟妹两碗,再去捞锅里头的饭食时,已经只剩丁点米粒和稀汤了。

    她抿了抿唇,叹了口气,不能吃就喝饱也可以的,活命要紧。盛出稀汤来,刚坐到一旁开始吃,却见一个小豆丁磨磨蹭蹭地挨到她身边来,软软地叫了一声,“姐姐……”

    她一瞧却笑了出来,摸了摸对方的脑袋,低声道,“怎么了?”

    那小豆丁是个约莫五六岁的小男孩,头发都有些发黄,瞧着很显然是长期营养不良导致的,只是一双眼睛湛然有光,期期艾艾地看着顾青悬,捧着自己的碗到她面前,低声喏喏道:“我还小,不用吃太多,姐姐,这是给你留着的,你多吃点……”

    顾青悬心头一软,胸怀中涌起一股暖流来,这搁在现代的孩子,若是不吃饭,家里大人怕是要急死的,怎会是眼前这情形?

    她笑着摸了摸他的头,低声笑着道,“没关系,我不饿,你吃吧。吃饱了志儿才会长个子呢。”

    顾狗蛋抿嘴轻轻地笑了起来,却依旧倔强地捧着碗不肯拿回来,顾青悬见他倔强刚还要接着说话,身旁却又凑了个毛茸茸的小脑袋,也把自己的碗递到她面前。

    “阿姐多吃点,我们都还小,不饿的。”

    扭过头去,却是顾家的二女儿丫头,只是个乳名浑叫,连个正经名字都没有,可面貌上却能瞧出来,眉眼柔和,与顾梁氏颇有几分相似。

    顾青悬心中暖意融融,见两人抿着嘴,一副她不吃他们也不吃的架势,只好轻轻地拨出一部分到自己碗里头,道,“这下可以了吧?快点吃吧!等会儿凉了!”

    两个小脑袋探头看了一眼,见顾青悬碗里多了许多米粒来这才舒了一口气,放心地点头吃了起来,两人也是饿坏了,连忙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

    想着两人不肯动筷子,就是为了她适才忙碌还没吃好饭,顾青悬忍不住眼睛一酸,险些掉下泪来。

    她一定要好好活着,努力赚钱,让他们过上好日子!

    吃过了饭,顾青悬回房间同父母打了招呼,并将留下的一些面饼放在了祖父母和父母的床头,这样若是她真的晚回来,不会饿着他们,这才束起了背篓,领着弟弟妹妹出门去了。

    普济寺是她这两天打听来的,这村子里的人说势利也不势利,有的自然是看不起他们家败落,又没有个能干活的人,有的却是可怜他们一家老小连口吃的都难,便给她指了这么一个去处。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