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猎爱百计、温宜宁顾南城柯明小说

猎爱百计

温宜宁顾南城柯明小说

主角:温宜宁,顾南城,柯明 标签:言情

以救命之恩相要挟,温宜宁嫁给了自己暗恋十年的男人,顾南城。“温宜宁,我对你没感觉,懂?”“我懂的,南城哥哥我们合作愉快。”“温宜宁,别忘了你是谁的老婆!”“咦,你说过我们不是真正结婚啊。”一封离婚协议,他气急败坏地找来。“你敢踹我?!”“唔,是你说我们婚期只有一年呀。”“我要延期,延期一万年!”

秋言 状态:完结

温宜宁顾南城柯明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1章 结婚

    “我对你没感觉,别奢望从我身上得到什么,我们不是真正结婚,懂?”靳南城松了松领带,脸上带着几分冷意。

    突然被逼结婚,生气也是正常的。

    温宜宁搓了搓手心的汗点头:“我知道的,刚好我对你也没感觉,南城哥哥,我们合作愉快。”

    “那就别再跟我妈搞这种事情。”靳南城握住她的手往怀里一带,贴在她耳边说。

    对上他轻蔑的眼神,温宜宁有些气恼:“就算明天领了证我也不愿意跟你住在一起,更不要说现在了!情侣套房是罗阿姨订的,我一点也不知道!”

    “最好是这样,你可以走了。”靳南城紧紧抿了一下唇,退开几步开始脱衣服。

    “明天什么时候领证?”温宜宁眼看他脱掉外套开始解衬衣扣子,红着耳根低下了头。

    “等我电话。”他转过身,眼梢带着不耐烦。

    温宜宁撇撇嘴在原地站了一会,转身出去,打开门却看见大明星韩素雅正拿着房卡准备刷。

    四目相对,有些尴尬。

    “请问你是?”韩素雅很快调整好面部表情,自信而优雅地问。

    俨然一副女主人的姿态。

    温宜宁听到身后脚步声轻轻笑道:“我是来讨债的。”

    不等韩素雅说话,她便点点头挺直背脊走了。

    依稀听到身后的对话。

    “南城,你欠她什么?”

    “命。”

    “我听说你要跟个小法医结婚?”

    “一年就离了。”

    温宜宁站在电梯口看着数字一个个往上升,原来只有一年啊,不过应该也够了。

    希望这一年里哥哥再无后顾之忧,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第二天凌晨温宜宁接到通知,紧急赶往凶案现场。

    这是这个月第三起少女谋杀案了,受害者都是年轻貌美的公职人员。

    现场仍然只有一截手指,尸体应该跟前两起一样,砍碎了扔在别处。

    上面下了死命令这个月必须把连环杀人犯绳之於法,温宜宁跟同事在下水道里捞了大半天碎尸又急忙赶回解剖室化验。

    等重见天日的时候,已经快夕阳西下。

    “宜宁,你手机响好多次了。”同事提醒她。

    温宜宁心里咯噔一下,飞奔出去打开包,四通未接来电,全是靳南城打来的。

    “我先走了。”她挥挥手往外跑。

    上车了才发现自己身上臭气熏天,还得回去换身衣服才行。

    靳南城的电话足足打了八次才接通。

    “你现在有时间去领证吗?”她心虚地问。

    那边沉默了好一会才出声:“温宜宁,你觉得我会整天闲着没事等你召幸?”

    堂堂靳氏集团总裁,当然不可能没事做。

    “对不起,今天太忙了,我现在回家换衣服,你等我一会好不好?”温宜宁懊恼地咬着唇。

    “给你二十分钟,民政局见!”

    电话挂断。

    温宜宁一脚轰下油门飙到民政局门口。

    靳南城靠在车门上抽烟,看她穿着灰扑扑的T恤牛仔裤跑来,马尾松垮垮地在脑后甩来甩去,脸色瞬间阴沉了下去。

    “对不起,我手机忘在办公室了。”温宜宁再次解释。

    看他皱着眉一脸嫌弃地看着她,她微微红了脸往旁边挪了两步:“在下水道钻了一天,没来得及换衣服,我本来想叫你等一等我的……”

    “谁跟我妈说今天拿不到证就不认我这个儿子?我等得起吗?”靳南城冷冰冰地转身,脚步迈得飞快。

    温宜宁低头看了眼表,唔,还有十几分钟就下班了。

    所幸,顺利地拿到了结婚证。

    温宜宁抱着红本本亲了两口,以后这就是她的护身符了!

    靳南城目光流转地看着她映在夕阳下的笑容,冷哼一声:“上车。”

    “我开车来了。”

    “上车。”靳南城不知道为什么又不耐烦了,两个字说得极为冷硬。

    温宜宁只好乖乖上车,还故意在椅背上蹭了两下,叫你那么凶,臭死你。

    “我的车怎么办?”她可怜巴巴地看着自己那辆小QQ。

    “卖了。”靳南城发动车子,开得飞快。

    “为什么?”那是她存了好久的钱买的,一路陪她逃难到这里,都有感情了。

    “有失身份。”

    温宜宁无语,做靳太太好烦。

    “那我送给烟烟。”温宜宁说着就给好朋友卢轻烟打电话让她来取车。

    等她电话打完,空气突然凝固般地安静了下来。

    十年没见,突然成了夫妻,还是有那么一点尴尬。

    温宜宁觉得自己应该找点什么话说,保险起见就聊八卦好了。

    “南城哥哥,你真的在跟韩素雅交往吗?”

    此话一出,她恨不得咬断自己的舌头。

    靳南城却突然笑了一下,硬朗的五官被夕阳照得和煦了不少:“是又怎么样?”

    “唔,那你可以帮我要个签名吗?我挺喜欢她上部电影的角色。”

    靳南城原本松软的表情突然僵住,声音多了几分冷厉:“你最好别去招惹她。”

    “你放心,我不会干涉你们的,等以后我们离婚了,我会告诉她……”

    车子一个急拐弯,温宜宁脑袋撞在车窗上,几乎头晕眼花。

    看来韩素雅在他心里的地位,不是一般的高啊,提都不能提的。

    温宜宁怕再惹他生气直接被扔下去,乖乖闭了嘴。

    好一会,旁边突然传来靳南城微恼的声音。

    “你没告诉家里人结婚的事?”

    温宜宁心里咯噔一下:“我大哥找你了?”

    “他说我要是敢跟你结婚就砍了我。”靳南城瞥了眼前边放着的结婚证,目光深了深。

    要不是温成安给他打电话,他还不知道她妈妈去世了,她爸爸逼着她嫁给个糟老头子,还用她威胁她哥把自己的资产全部转到他名下,她这才孤注一掷把工作调到S城,拿十年前的救命之恩胁迫他娶她。

    “大哥想让我跟他的好朋友柯明在一起,可是你知道吗,柯明前面三个女朋友都莫名其妙死了,我还想多活几年呢。”温宜宁后怕地打了个哆嗦,整张脸快要皱成个包子。

    倒是很少在她平静如水的脸上看到这样调皮的表情。

  • 第3章 出事了

    那女人压根看都没看他一眼!

    “靳少,酒还没喝完呢,去哪啊?”

    靳南城抽着烟站在包厢门口,眼看着温宜宁游魂一样一间一间打开包厢门,又脸色惨白地出来。

    直觉告诉他,出事了。

    “南城,你怎么能就这么走了呢?张总都生气了。”韩素雅追出来拉他的手。

    靳南城甩开:“你去陪他。”

    韩素雅脸色一白,踉跄着险些站不稳,不太明确他嘴里的陪是什么意思。

    想开口问,他却已经抬脚往那个女人的方向走去。

    不是说一年后就会离婚吗?为什么还要在意?

    “别急着走啊,来都来了,陪哥哥们喝两杯。”

    温宜宁被一群醉鬼拉住脱不了身,只能给秦赫打电话,可对方占线。

    应该是在安排抓捕事宜。

    “放开我!”温宜宁挣扎着挠花了其中一个人的脸。

    那人抬手要打她。

    “都他妈给我住手!”雄浑的一声怒吼响彻在走廊里,震耳欲聋。

    温宜宁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就被靳南城拉进怀里,几脚把那群醉鬼踹了出去。

    会所经理连忙过来赔礼道歉,让保镖把那群人拉走。

    靳南城却看都没看他一眼,抬起温宜宁的下巴问:“找谁呢?”

    大手抢走她的手机翻到通话记录,秦赫。

    她遇到危险第一个打给了这个男人。

    “滚。”他松开她,冷漠地扭开头。

    温宜宁想让他帮忙找卢轻烟,以他的势力找起来肯定更容易,但是看到快步朝他们走过来的韩素雅,她又把话憋了回去,转身往走廊另一头跑去。

    没有,到处都没有。

    烟烟已经不在这里了。

    温宜宁急哭了,手机却再次收到卢轻烟发来的短信:宜宁,救我。

    你在哪?

    七宝山火葬场,你要一个人来。

    温宜宁犹豫了一下,把消息转发给秦赫,直接开车往七宝山赶去。

    她已经能猜到这次凶手的作案手法,他要把尸体直接烧掉。

    酒吧里,靳南城在韩素雅陪同下赶去下一个场子,对方是政府部门的人,他要从他手里拿块地。

    “韩厅长来晚了啊。”韩素雅亲自给他斟了杯酒,刚才为了灌醉张总她已经喝了不少,所以现在必须使出浑身解数先把这个韩厅长灌醉才行。

    “没办法,最近被那连环杀手闹的,专杀公职人员,我得先把我老婆送回家再过来。”韩厅长抬头看了眼靳南城,一饮而尽。

    韩素雅拍手叫好。

    靳南城却皱着眉问:“抓到了吗?”

    韩厅长意外地看了他一眼,没想到他会对这种事情感兴趣,传说中靳氏集团总裁不是只对钱感兴趣吗?

    “听说盯上了一个小法医,刑警队的打算让那姑娘当诱饵,现在正……”

    韩厅长话还没说完,靳南城已经起身快步走出包厢。

    “你在哪?”他发动车子,一时间不知道往哪开。

    刚才他分明看见她想向他求助的,可是她没说,他就赌气当没看见!

    “有事吗?”温宜宁独自开在漆黑的公路上,远远看见七宝山的轮廓了。

    “告诉我你在哪!”靳南城忍不住怒吼。

    温宜宁深吸了几口气说:“我现在在工作。”

    “你知不知道警察局的人要拿你当诱饵!”靳南城一拳砸在方向盘上。

    “我知道,是我提出这个方案的,南城哥哥,你先回去看罗阿姨吧,她今晚上气坏了,我工作忙完了就回来。”温宜宁想挂电话。

    靳南城的威胁却已经传过来:“你敢挂电话,我就让你哥的公司马上破产!”

    “靳南城,你不要无理取闹好不好?我现在在工作。”温宜宁拐了个弯,前面什么都看不清,她很紧张。

    靳南城捏了捏眉心,深吸几口气压下怒火,柔声道:“小阿宁,告诉哥哥你在哪,哥哥会帮你。”

    温宜宁七上八下的心酸了一下,知道靳南城不知道她的位置不肯罢休:“他让我一个人去。”

    “我保证不会有事的,告诉我你要去哪。”靳南城耐着性子诱哄道。

    “七宝山。”

    “还有多久的路程?”

    “二十分钟。”

    “速度慢下来,我马上到。”靳南城车子已经飚出去,一边给警察局的人施压要他们务必保证温宜宁的安全,甚至抬出了柯明来压他们,一边给助理打电话让他们派人秘密围住七宝山。

    可是温宜宁并没有听他的话,她害怕自己会害死卢轻烟。

    在七宝山脚下,她正想着拐上盘山公路,突然前方蹿出来一个小丑。

    小丑举着木棍直直朝她跑来,跳上引擎盖。,砸碎了挡风玻璃。

    靳南城赶到的时候,看到的只有一辆沾满血迹的车。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