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御灵司、李雪兰钟一小说

御灵司

李雪兰钟一小说

主角:李雪兰,钟一 标签:风俗传说、鬼魅、风水命理、奇谈怪录、相亲、人鬼相恋

半个月前,我相亲遇到了一个女孩,然后她成了我老婆。后来我才知道,我老婆一家,已经死了整整三年……

南尘花 状态:连载中

李雪兰钟一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1章 上门女婿

    第1章 上门女婿

    天黑了。

    我拉上窗帘,点燃了两根蜡烛,一红一白,把它们放到床前。

    床上有一口黑漆漆的棺材,棺材旁边,露出一个床位。

    我走过去,伸手敲了敲棺材的盖子:“晚安。”

    随后在棺材旁边躺下来。

    至于我为什么要和棺材睡在一起,这事情,还得从半个月前说起。

    我叫钟一,今年23岁。

    名字是爷爷起的,爷爷说,“一”这个字,是生字的最后一笔,死字的第一笔,寓意着置之死地而后生。

    说我命中注定,有一场大劫难。

    我从小父母离异,父亲早亡,母亲改嫁外地,是爷爷把我抚养长大的。

    爷爷死在三年前,我当时在外地上学,没能见上他老人家最后一面。

    回家祭拜的时候,大伯交给我一个东西,说是爷爷留给我的。

    那是一枚灰扑扑的银戒指,上面雕着朵很俗气的花。

    大伯告诉我,爷爷死前,最放心不下的,就是我,让我在23岁过了以后,务必把戒指戴在无名指上。

    无名指代表着结婚的意思,我不懂爷爷的意思,当时倒是答应下来。

    三年过去,忙着毕业、忙着找工作、找女朋友之类的事情,这事情,被我不知不觉给忘了。

    半个月前,我刚过23岁的生日。

    当时在网上,试着相了几次亲,都是无疾而终。

    对这事情,我本来就没抱太大希望,也就不以为意。

    有一天,忽然接到一个电话。

    电话里的人,自称是我的远房表嫂,说大伯托她帮我介绍一个对象,她刚好认识一个合适的姑娘,家里有钱,是本地城中村的,就找上了我。

    远房表嫂?

    我搜遍记忆,也想不起,在我的亲戚列表里,她是什么样子。

    但既然知道我大伯的名字和我的名字,应该不会有假。

    在表嫂的撮合下,我和李雪梅见了面。

    李雪梅是个看起来很朴素的女孩,有点农村人老实巴交的味道,和我见面的时候,穿了一身类似于民国时期的碎花小袄,一双绣花鞋,很害羞,说话小声小气的。

    虽然没有化妆打扮,但看得出,五官还是清秀端正的,打扮一下,应该是个美女。

    我俩谈了谈,还算聊得来。

    李雪梅很坦言,她文化程度不高,只上过小学,但家里在本地,有套房子,有个妹妹又已经出嫁,所以她父母希望,她能找个愿意上门的女婿。

    同时表示,家里愿意拿出30万来当嫁妆。

    上门女婿?

    我第一反应是拒绝的,毕竟这事情,说出去多少有几分不光彩。

    而30万块,对于我这个刚毕业的大学生来说,还是有很大吸引力的。

    我告诉她,我考虑考虑。

    但当天晚上,就接连出现了两件事。

    先是接到领导的电话——我在一家濒临倒闭的商贸公司上班,领导都换了好几个。

    他委婉的告诉我,公司因为发展问题,要裁员,而我很不幸,就是裁员名单之一。

    表示我明天就不用去上班了,还剩半个月的工资,在月底会打到我卡上,还有一笔补偿金。

    对于这个公司,我本来也没打算做长远,离职就离职,也不意外。

    可第二件事,却把我彻底的逼到了绝路。

    我接到了一个陌生的电话。

    电话那头,是个浑厚有些沙哑的中年男声,他说出了一个名字。

    我开始愣了一下,很快反应过来,那是我20年未见面的母亲的名字。

    他告诉我,他是我母亲现在的丈夫,我母亲出了车祸,现在躺在医院,需要马上做手术,问我能不能想办法筹点钱。

    我本能反应是遇上了骗子。

    那男人让我加了个微信,打开视频,才第一眼,我就认出来,病床上躺着的人,确实是我的母亲。

    那是一种发自骨子里、血肉相连的气息。

    我家里有张老旧的黑白照片,是一家三口的合照,她眉脚有颗痣,很清晰。

    这时候的她,披头散发,昏迷不醒,脸上有多处伤痕,苍白的嘴唇,以及两鬓的白发,让我对这个女人沉积了二十年的怨恨,忽然就烟消云散。

    我当时“哇”的一声,本能的哭了出来。

    我问那个男人,还需要多少钱,他给了我个数字:30万。

    不多不少,正好是上门女婿的钱。

    那天晚上,从来不抽烟的我,买了一包烟,抽了一宿,第二天早上,按照李雪梅留给我的电话,打了过去。

    显示是空号。

    我本以为,这最后一根救命稻草都没了的时候,李雪梅给我回了个电话。

    我和她协商着,问,我现在答应她,当上门女婿的话,能把钱先给我么。

    她二话没说,就答应了,并和我约好老地方见。

    见到她的时候,她手里提着一个有些老套的布袋子,递给我。

    打开一看,里面是一扎扎的钱,数了数,正好30万。

    我俩的事,就这么定下来。

    她让我晚上去她家,说去见她父母。

    下午时候,我给那个男人打了个电话,去银行把钱汇了过去。

    到了晚上,我换上衣柜里,最贵的一套衣服,刮了胡子,按照李雪梅留给我的地址,找了过去。

    那地方在城市的北脚,很偏僻,是一个看起来有些破旧的村落,赶着最后一趟公交车,我终于找到这里。

    见到环境后,我当时有些后悔:这和我想象里的本地人,好像不一样。

    但钱都拿了,还能咋办,我只能硬着头皮进去。

    整个村子,静悄悄的,有着微弱的灯光,就好像六七十年代的时候,没有电灯、使用煤油灯的场景。

    才来到村口,就听到一阵狗吠的声音,一条忽然出现的大黑狗,面目狰狞,对着我穷凶极恶、龇牙咧嘴的吼着。

    我从小并不是很怕狗,但这条狗看着来势汹汹的,多少有些心虚。

    四处找了找,看能不能找根棍子把它赶跑,就听到“唑”的一声,那狗叫声,就停了下来。

    在我前面,出现了一个穿着绣花袄子、头发苍白的老妇人,两眼犹如死鱼眼一样,翻着白,看起来像是高度的白内障。

    那袄子,形式奇特,怎么看,都像是寿衣店里挂着的寿衣!

  • 第2章 闻君有两意

    第2章 闻君有两意

    此时此刻,这种环境下,忽然出现这么一个貌似穿着寿衣的老妇人,我忍不住有些毛骨悚然的感觉。

    “老人家……”

    我想要谢谢她,谢字还没出口。

    “还不滚回去!这地方,是你该来的么?”

    老妇人手里拄着根拐杖,忽然不由分说的举起来,对着我就是劈头盖脸一顿打。

    她疯了吧?

    我根本就不认识她,真是莫名其妙。

    老妇人的手脚不是很灵便,我轻易就躲开她的殴打,就在这时候,我手一凉,被一个人给抓住。

    吓我一跳,扭头一看,是李雪梅。

    也许是因为天黑风大的原因,李雪梅的手十分冰冷,握着我,犹如一块寒冰,冻得我忍不住一激灵。

    “她是个疯子。”

    李雪梅低声告诉我,拖着我就走。

    见我被李雪梅拖走,老妇人的口里,忽然哼起一种奇怪的歌谣。

    声音里,带着浓郁的本地乡音,我是外地来的,很听不清楚。

    只隐约听到两句:什么村子里来了两个人,一个男人,一个女人,一个活人,一个死人……

    在这寂静的夜里,这种声音听起来,诡异中,带着几分恐怖。

    我俩越走越远,老妇人的声音,渐渐弱不可闻。

    这个村子的建筑风格,和我见过的许多建筑,都不相同,每栋房子,都是花花绿绿的,各不相同。

    我记得,我以前去过一家花圈店,里面又卖过灵屋。

    灵屋,也就是烧给死人的屋子,除了屋子外,还会烧一些童男童女、汽车之类的东西下去。

    而我现在见到的这些屋子,总感觉,和我见过的那些灵屋,大同小异。

    我心里,莫名有种不安感。

    总感觉这个地方,显得十分诡异。

    李雪梅的家,同样是一栋红砖绿瓦的二层小楼。

    这地方,虽然算城市,但城市的发展,还未完全覆盖过来,所以这个村子,并不算真正意义上的“城中村”。

    进了屋子,屋子里果然点着蜡烛。

    看家家户户都是这样,应该是区域停电。

    李雪梅的父母,是一对老实巴交的中年人,衣着朴素,脸上挂着一成不变的笑容。

    那种笑容……就好像是,画上去的。

    他俩没有说话,倒是一旁,有一个身穿大红外套、脖子上系着一条丝巾、二十出头的女孩,过来上上下下、打量我几眼。

    这女孩的脸部轮廓,和李雪梅差不多,但看起来,明显比李雪梅时尚,画着淡妆,涂抹着口红,还画了眉,颜值看着提高好多。

    我想起李雪梅和我说过的话:她有一个已经嫁了人的妹妹。

    眼前的这个女孩,应该就是她的妹妹。

    “姐姐,姐夫。”女孩开口,普通话很标准,和李雪梅那种带着浓烈乡音的地方语言不同:“咱们吃饭吧。”

    我这才注意到,李雪梅的父母,那对老实巴交的中年人,已经在后面的桌子上,摆好饭菜。

    闻起来香喷喷的。

    李雪梅带着我坐过去,和妹妹坐在一起。

    我见她父母没过来坐着,想要问,妹妹已经递给我一双筷子:“吃吧,他们已经吃过了。”

    我们三个人,默默开始吃饭。

    期间,妹妹问了我几个问题。

    问我是否自愿上门入赘,家里父母是否同意,等等。

    说是来见岳父岳母,这分明是来见小姨子啊。

    我琢磨着,如实回答。

    小姨子是上过学、读过书、见过世面的,和李雪梅的沉默寡言、保守含蓄比起来,完全是两种不同的风格。

    我心里忽然产生一个荒谬的想法:要是李雪梅和小姨子的身份,能够互换一下,我找的是她,那就好了。

    起码有共同语言,不存在代沟。

    但就是这么一个想法,却让我,陷入了万丈深渊!

    ……

    吃饭的时候,小姨子倒了一杯酒给我,说是一路劳累,喝点酒晚上好休息。

    我平时本来是不喝酒的,但不知怎的,当时居然鬼使神差的接过那杯酒,喝了下去。

    一杯酒下肚,顿时觉得天摇地晃、头脑昏昏沉沉,眼睛也花了起来。

    好像自己被两个人扶着,进入了一个黑漆漆的房间里躺着。

    就在我迷迷糊糊的时候,感觉自己的身上,好像多了一个人,香气扑鼻。

    这香气,好像是小姨子的,我晕乎乎的想着,酒劲上来,大脑变得一片空白。

    第二天一早。

    我昏昏沉沉的睁开眼睛,旁边忽然传来了一阵哭声。

    我一激灵,连忙坐起来,就发现,小姨子正蜷缩在我的旁边,衣衫不整,抱着膝盖,在那里低声的哭泣。

    而我自己,同样也是衣衫不整!

    这种场面,我第一反应就是,我酒后……那啥了?

    “砰!”

    门被打开。

    李雪梅和她父母,出现在了门口,脸上带着复杂的神色。

    我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好。

    我昨晚,真的和小姨子乱来了?

    我大脑里并没有印象。

    但事实显示,就是这样。

    “你跟我出来吧。”李雪梅看着我,半天,叹了口气,说。

    我手忙脚乱的整理好衣服,跟在她的身后。

    “我们的婚事,算了吧。”李雪梅说。

    我心里一咯噔:婚事算了,也就算了,该不会,让我赔那30万吧?

    我哪里,去找那30万赔偿?

    李雪梅转过头,脸上的表情,带着一点点的不忍:“我们一家都很传统,你既然和我小妹……,你俩结婚吧。”

    “她不是,嫁人了么?”我低声问。

    “是,她嫁了人,但她男人去年死了,她现在是个寡妇。”李雪梅回答着,停顿了一下,又说:“你读过书,有文化,我俩好,委屈了你。你俩,更合适些。”

    她这话,似乎是用尽浑身力气说出来的,声音显得有些低沉和莫名的忧伤。

    不过我这时候,注意力,却集中在一个词上。

    寡妇?

    打心底,我是拒绝和一个寡妇二婚的。

    但人穷志短,这时候,我最担心的,还是她们家找我要回那30万。

    如果我拒绝这门婚事,那百分百,她们会把钱给要回去。

    我没有其他的选择。

    “行。”

    我略作考虑,只能答应下来。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