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冷月如卿、白清月萧楚渊白若怜小说

冷月如卿

白清月萧楚渊白若怜小说

主角:白清月,萧楚渊,白若怜 标签:轻松、宠文、爽文、王爷、将军、权谋、、欢喜冤家、

她是白府的嫡女,却自幼流落民间,她宛如清月,清清娆娆,看似什么都不在意,却什么都念在心底;他的母亲是西平萧帝一生挚爱,但他却从出生就被其父恨着……他和她本是相互利用才答应这桩婚约,却不想互生情愫……

野味喵 状态:完结

白清月萧楚渊白若怜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1章真正的大小姐

    雨后初霁,白府内的绿植皆因雨水恩露而格外翠绿,丫鬟结对的忙碌着,时不时碰头低声软语。

    槐嬷嬷披了件银鼠袄子,直直穿过回廊带起片片落叶,神色隐忍,眸中可见些许癫狂。

    踏着横纹理石的砖,她一把推开了听雪院正屋的房门。

    白若怜正绣着一个精致荷包,一颦一笑皆是温婉可人。听见动静她看向来人,颦蹙道:“嬷嬷今儿个是怎么了?竟连规矩也不顾了?”

    槐嬷嬷冷哼了一声,如钢刮骨的声音刺的她心里直泛冷,将所有丫鬟都打发了出去,房门被重重合上。

    “大小姐已是火烧眉毛的处境了,还不着急吗?”

    她坐在白若怜的对面,拿过那未绣完的荷包,银线细密的穿在鲤鱼荷叶之间,称着碧绿的的布底尤为喜庆。

    杏眼圆睁,白若怜瞧着平时向来寡言的槐嬷嬷这般说道,心下惴惴。

    “嬷嬷,可是出了什么事?”

    “大小姐,不,小姐,您是老奴看着护着长大的,这么多年说句大不敬的话,老奴视您为己出,这个秘密本该是要带进棺材的,可今日老奴不得不说了啊。”

    槐嬷嬷粗糙黢黑的脸皱在一起,眼角还挤出几滴泪水,白若怜觉得有些作呕,却还是握住了她的手。

    “是何秘密,嬷嬷快说,你我之间还需见外吗?”

    此时窗外又飘起小雨来,像是在为二人接下来所谈之事应景一般。

    沙哑的嗓音揭开了十年的辛密,白若怜根本就不是白家的大小姐,当年大凉与西平开战,白家大爷为保家人平安将她们送进深山,白家大小姐就是在战乱中走丢的.......

    颤抖的手碰掉了茶杯,清脆的声响将槐嬷嬷从回忆中拉了出来。

    “不....不可能...我就是爹娘的亲身女儿,一定是你这刁奴欺我!”

    白若怜站起身来一手指着槐嬷嬷,面容狰狞。

    “大小姐,您信不信且两说,当务之急是,白家真正的大小姐要回府了。”

    似是预料之内,槐嬷嬷平静地说道。

    白若怜如斗败的公鸡,瘫坐在软椅上,再看向为老夫人缝制的荷包,竟觉得有些可笑。

    狠狠夺过荷包,将它撕扯着踩在地上,一口怨气吐出,白若怜冷静下来。

    “我不是白府大小姐,那我是谁?”

    槐嬷嬷眸中划过一丝古怪:“这老奴就不知道了...”

    白若怜本是打着主意,若她亲生爹娘也出身高贵,便是不认了白府又如何,况且做了这么多年的亲赘何愁不能说门好亲事。

    可现在看来她来历不明,唯有依靠白府才能在平京上流有一席之地。

    思及此,她眼睛一眨就落下泪来,跪在槐嬷嬷面前。

    “嬷嬷定要帮我啊......”

    槐嬷嬷扶起她,从怀中掏出一个小盒来。

    “大小姐快起吧,不用您说,老奴今日就是死也会保住您的位置。”

    小盒里是排排银针,造型奇特,针尖有暗钩。

    将针捏在手上,她解释道:“老奴记得白家大小姐左肩有胎记,这是唯一辨别你们二人的证据,如今我为您刺上胎记,剩下的就都好办了。”

    事已至此,白若怜哪还有不愿意,完全失去了主心骨,任槐嬷嬷摆布了。

    没有服食麻沸散,针扎进皮肤里的痛感使她出了一身冷汗,白若怜在心里默默将这一切记在了未见过面的白家大小姐头上,恨意犹生。

    白府东面,细密的修竹将雨隔绝,老夫人盘腿坐在暖炕上,手里的白瓷烟斗重重磕在青花碟边。

    “回来了?”她头也没抬的问道。

    一旁候着的花嬷嬷凑近道:“来了,已经进了三出院了。”

    白府一共七出,头三出为外院,后四出为内院。

    老夫人点点头:“去,将大房二房的都叫过来,掌掌眼。”

    “是。”

    白知礼大步走在前头,也没打油伞,任由雨滴湿了襟裳,他后面跟着一位少女,不过十三四的年岁,身形修长,杏眼桃腮,姿容很是明艳可身上却透着股清冷之气,让人移不开眼。

    老夫人的屋里此时已是桃红柳绿齐聚一堂,没了平日里的欢声笑语,气氛压抑着。

    大太太眼角潮红,紧紧拉着白若怜,心里很不是滋味。

    养了十几年的女儿被怀疑是假的,夫君竟还带着所谓的‘正牌’回了府,当真是荒唐至极。

    门帘被掀开,白知礼领着少女走了进来,那肖似白知礼的模样看的众人一愣。

    “母亲安好。”白知礼进来给老夫人行了一礼道。

    “这就是那丫头?你可都查清楚了?”

    虽说少女模样和自家儿子如出一辙,可老夫人这心里还是不大熨帖。

    说到这白知礼有些支吾:“调查来看确实错不了,但到底如何.....还是隔得太久了。”

    “荒唐!”大太太在一旁冷语了一声。

    老夫人没理她,对着那少女招招手。

    “老夫人安好。”她学着白知礼的样子行礼,声音如玉落地,煞是好听。

    盘问了一番出身年岁,都是对的上号的,老夫人脸色好了不少。

    “可有名号了?”

    “回老夫人,有个小字,唤绾绾。”

    白知礼适时的开口道:“来的路上,我已经想好了名字,就叫清月,白清月。”

    其月皎皎,清清娆娆。

    白若怜低头打量着白清月,双目中似是有火往外冒,抓着大太太的手愈发紧了。

    感应到她的不安,大太太摸了下她的头顶,对着白知礼吼道:“这姑娘你们想认是你们的事,我不认!一个不知道来历的种也想踏进我白府的门,白知礼我看你是糊涂了。”

    白清月当年走丢时还是稚龄,得江湖帮派春风堂堂主所救,如今更是春风堂的少主,自从得知了身世,她便多番打探,终于找到了白知礼处。

    本以为可以一享亲情,可大太太这话给她浇了一盆凉水,冻的她直难受。

    “娘亲....女儿在您身边尽孝十余载,如今却是个假的....女儿怎的会是假的呢?”

    白若怜乳燕还林地扑进大太太怀里,哭的梨花带雨,看的二房的几位小姐心里也一阵堵。

    “对了,娘,您可还记得女儿身上有处胎记?身份做的假,这胎记总不会作假吧?”

    白若怜抓着大太太说道,像是找到了救命稻草。

  • 第3章 国寺上香

    白清月收回手,红了眼眶却未落下泪来。

    “回老夫人....我....”欲言又止地抿了抿薄唇,她跪了下去:“是孙女的过错,愿受责罚。”

    审视的目光划过她的脸庞,屋内的气氛渐渐沉了起来。

    白娉婷对这个二姐并不反感,此时也是为她捏了一把汗,反倒是白相宜,憨厚的面目下藏着幸灾乐祸的心。

    “有事就说,白家的女儿不可扭捏。”刚刚升起的一点怜惜又淡了下去,声音都冷了几分。

    “回老夫人,不关二小姐的事,是丫鬟彩鬓铜罗,暗中克扣二小姐的物件,府内新添的好东西都被占了去,二小姐没法子才这般打扮。”

    明云面容悲切的磕头说道,声音不急不缓,条理清楚,老夫人听耳朵里也信服了一二,这丫头是老大媳妇院里出来的,应当不会偏颇白清月。

    “她说的可当真?”浑浊的眸子紧紧盯着她,如芒在背。

    她抬起头,平视前方不怜不艾:“正是如此。”

    白娉婷听了也坐不住了,将手里茶杯一撂话如连珠:“老夫人,二姐怎么说也是正儿八经的主子,岂能被如此轻慢?传出去简直是污我白家名声啊。”

    叹了口气,老夫人冲花嬷嬷说:“把那两个丫鬟带过来吧。”

    彩鬓与铜罗进门的时候还不知道山雨欲来,此时二人打扮的人比花娇,身穿螺纹蜀锦织衫,头戴貔貅宝箍,得意极了。

    “真是大胆贱婢,还不跪下!”本来老夫人是不尽信的,但如今亲眼所见,当下便怒极难消,三言两语直要发作了这俩丫鬟。

    彩鬓和铜罗白了脸,看见静坐如山的白清月连滚带爬的过去扯住了她的裙角。

    “二小姐奴婢知错了,您快跟老夫人说说别发作我们,求求您了二小姐。”

    二人哭的鼻涕眼泪揉成一团,姣好的粉黛早已失了颜色。

    “这是怎么了?”大太太对完账目路过东院便进来看看,谁料竟见到这一幕。

    “大太太救救奴婢吧!”彩鬓脑子最为灵活,率先爬向大太太,样子好不可怜。

    老夫人咂咂舌:“你不必管,两个犯事的丫鬟罢了。”

    “老夫人,这两个都是我院里出来的丫鬟,本性不坏,能犯什么大事?”

    花嬷嬷小步凑到她耳旁,将来龙去脉讲了一遍,谁想到大太太表情立刻狰狞了。

    “好你个小蹄子,年纪不大手段倒是不少,我看分明就是你害了这两个丫头给你立威,真是好毒的心思,和你那外室娘怕是一个德行!”

    玉手指着白清月的鼻子,大太太破口大骂。这白清月就是扎在她心里的一根刺,早在初见之日她便认定了这孩子是外室所生,再加上白若怜也没少煽风点火,此刻正愁没地方发落了。

    双眸渐渐睁大,白清月看着面前的泼妇,心里微微抽痛。她不是没见过大太太是如何对白若怜的,只是没想到在她心里从不承认她的身份。

    “大太太教训的是,清月受教了。”苦涩弥漫,她艰难地吐出服软的话,低下头遮住了眸中的湿意。

    要是让堂里那帮弟兄知道她竟也有落泪时,怕是眼珠子都要惊掉了。

    “够了!像什么样子!”老夫人甚是不悦的叫住大太太,“不管你怎么想,清月既然已经认进了白家,就容不得半点欺负,这两个丫鬟即刻发卖,不容说情。”

    事已至此,大太太被呵斥一顿落了脸面,当下就走了,老夫人乏得很,也招呼大家散了。

    出了东院,明云合雀跟在白清月的后面,尤其是明云,刚刚善做主张,此时心若擂鼓。

    “明云,你做的很好。”她淡淡说了一句,随风飘散却烙印在了明云的心坎里。

    入夜,头三出的院子闹腾不停,好似是二少爷白远梦靥了,白清月睡意全无,望着明月直到天光大亮,也不知为何,她心里总觉得不踏实........

    “二小姐,老夫人请您过去。”

    刚用了早饭,一个丫鬟便立于门前说道。

    白清月不敢怠慢,漱了口就过去了。

    路上虽说赶得急,但明月轩到底还是偏了些,待她到东院时女眷已经齐聚一堂了。

    “见过老夫人、大太太、二太太。”挨个行了礼,顶着大太太剐人的目光,白清月站到了一边。

    不出意外的,白若怜今日也来了,脸色还颇为红润,一点也看不出大病初愈的样子。

    老夫人环顾众人,慢悠悠地开口:“今日叫你们过来,事关府里最近不太安生,今儿个我也跟大太太二太太商议了,决定由大太太带着你们一众小姐儿去国寺上上香,也算是驱灾解难了。”

    先是白若怜无故头风,白远又半夜梦魇,下人们嘴碎一些风言风语传了出来,老夫人不能放任门风不正,才想出这个法子。

    白府的小姐,除了姨娘所出的白相宜,尽数跟着大太太去了,就连白清月也在白若怜再三哀求下被捎带。

    思及白若怜的反应,白清月几乎可以断定,此次出行怕是暗箭难防,就连府上的事端都与她逃不了干系。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