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高手之王、秦少虎燕雪娇霍无雪小说

高手之王

秦少虎燕雪娇霍无雪小说

主角:秦少虎,燕雪娇,霍无雪 标签:特种兵

特种之王龙潜都市,踩过恶霸,泡过女神,最终,却是要搏击云霄,睥睨天下。风光过失意过,但从来铁骨铮铮。多年以后,他叼着雪茄,问身后一群兄弟,那滔滔江湖,除哥之外,谁敢称人物?读者群:67426212

磨剑少爷 状态:完结

秦少虎燕雪娇霍无雪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3章 神秘狼侠

    吃完麻辣烫之后,秦少虎留了个燕雪娇的电话号码,便送她回超市的员工宿舍,还很男人的对她说,以后有谁欺负她的话,给他打电话就是,他会当成自己的事!

    虽然,燕雪娇心里清楚,别说在这个城市她不用担心被任何人欺负,就是在全华夏,只怕也没人敢动她。但秦少虎掷地有声的话,还是让她心里热乎了下,一个男人,本事大小是一回事,有没有担当是另外一回事。很多时候,担当比本事更重要。

    秦少虎拦了辆出租车,到了北城区的中原路,下车之后又往前步行了将近三百米,到一处巷子口的时候,他从身上掏出烟盒,点燃了一支烟,目光在街头不露痕迹地扫了一圈,没有发现什么异常之后,才折身进了巷子。

    进巷子差不多两百米,再转了个弯,出巷子,便看见一座小院。

    秦少虎走向院子,借烟头的火光,照着院子前的路,那上面有一层薄薄的细灰,如果不是火眼金睛绝对难以发觉,那是秦少虎故意洒的,如果有人“光临”他的小院,他就会知道。

    看见细灰上没有任何痕迹,他便咳嗽了一声。

    “汪”地一声叫唤,一条黑影从三米高的小院铁门上窜出来,围在秦少虎身边尾巴热情的左摇右摆。

    一条身高八十公分,长达一米多的黑色大狼狗。名叫“大黑”,是一条军犬,曾跟随秦少虎在特种部队冲锋陷阵,立下过汗马功劳。

    秦少虎抚摸着“大黑”的头,进了屋子,为“大黑”做了东西吃,然后到院子的后边,伸手到墙角下的一个洞里,拿出一个纸团来,再回到了院子里。在明亮的灯光之下,秦少虎打开了那个纸团,然后看见纸团上面写着:

    北城区金茂花园A幢3单元801,邓国兴,天台建筑公司经理,好色,好赌,拖欠工人工资不给,还请混混出面教训。

    盛世娱乐城股东之一,张代平,威逼利诱女生从事不正当交易。

    菜刀帮老大胡文生,外号“老蜈蚣”,于金源菜市场找一店主收保护费,因钱没准备够,将其手指断掉两根,扬言店主只要开店,他见了就砸!

    秦少虎拿出打火机,将纸团烧了。

    然后进卧室,换了一身黑衣服,从密码箱里取出了一张狼的面具,在身上藏好,摸了摸“大黑”的头,步行出屋。

    院子外面放着一辆铃木劲跑摩托,秦少虎戴上头盔,将摩托车骑出外面,再完成关上铁门,洒上细灰的布置,骑着劲跑摩托驶上了繁华街道。

    那摩托在正繁华的夜里,发出了猛虎般的咆哮。

    二十分钟后,戴着狼面具的秦少虎出现在北城区金茂花园A幢3单元801的门口,从身上取出一根细铁丝来,轻描淡写的鼓捣得两下,就把门给打开了。

    客厅的沙发上正躺着一个二十多岁的美女,也许是因为天气热,而且是在自己家里的缘故,竟然没有穿衣服!

    突然见到门打开,而且一个戴着狼面具的黑衣人出现,顿时吓得花容失色大声尖叫起来。

    秦少虎反手把门关上,只冷冷地说了一句:“想活命的,就给我把嘴闭上!”

    美女赶紧在沙发上抓起浴巾遮住自己的身体,哆哆嗦嗦地问:“你是谁,想干什么?”

    那还算匀称和饱满的身子瑟瑟发抖着,如花枝乱颤。

    秦少虎说:“你放心,我不是来劫财,更不是来劫色,我只是来找一个人,这个人叫做邓国兴,我想你应该认识他。”

    美女问:“你找他干什么?”

    秦少虎说:“我找他干什么你就不用知道了,这动静都没见他人出来,看来他是不在了,麻烦你打个电话让他回来吧。”

    美女试探着问:“大哥你跟他是有什么仇吗?有话好好说。”

    秦少虎说:“我现在不就是在跟你好好说吗,赶紧打电话吧,少废话了,记得找个好的借口,他回不来,你可就死定了。”

    美女吓得一个哆嗦,说:“电话在卧室里充电,我去拿。”

    起身的时候,那匆忙围在身上的浴巾,一个没系得稳,又掉了下去。她赶忙捡起来,把敏感的位置遮住,往卧室里面跑,结果吓得厉害,脚都是软的,才起步一跑,脚一软就崴了,在那里痛得哼叫起来。

    “算了,我去帮你拿电话吧。”秦少虎进卧室里,拿了确实正充电的手机出来,递给了美女。

    美女接过手机,竟突然把身上的浴巾扯掉,看着秦少虎哀求:“大哥,你能不能不要杀他,他可是我的依靠,他死了,我也就茫然了。如果他做了什么让大哥生气的事,我替他补偿补偿怎么样?”

    看着一丝不挂的美女,那成熟的味道确实让秦少虎有些心动,男人毕竟是有生理需要的动物,而且他也有怜香惜玉的本性。但他是正人君子,不会做小人之事,还是坚决地下了命令:“少废话,赶紧打!他不回来,你就替他死,自己想好了。”

    美女无奈地只好给邓国兴打了电话,她竟然找了个让秦少虎瞠目结舌的借口,说她一个人看片兴趣来了,让他赶快来。

    “如果我猜得不错的话,你不是他老婆,而是他情人吧?”秦少虎想了想,觉得一个建筑公司经理起码也是三四十岁了,而眼前的美女才二十多,还很年轻,而且家里也没有孩子,显然不像邓国兴真正的家,便做了这种猜测。

    果然,美女答:“嗯,不是,我是他养着的。”

    靠,秦少虎当时心里就骂了声,住着豪宅,养着情人,却拖欠民工的工资,还对民工作威作福,这种人不修理简直天理不容啊!

    那股怒火在秦少虎心里熊熊的烧着,他一屁股在沙发上坐下,翘着二郎腿,等着邓国兴回来。

    大约二十分钟的样子,外面有人敲门。

    美女问了声:“谁?”

    “我。”一个男人的声音。

    秦少虎已经站起身,往门口走去,从这个“我”字他已经确定对方就是他要找的邓国兴,到门口直接就把门打开了,门口那个胖得跟猪一样的中年秃头男子看见秦少虎吓得一个哆嗦,感到愕然的时候,秦少虎已经一伸手就把他拽进了屋里,摔了他一个翻滚。

    秦少虎再把门关上。

    “你,你是什么人?”邓国兴吓得结结巴巴地问。

    “狼侠!”秦少虎杀机烈烈地说了两个字。

    “狼侠?你是狼侠?”邓国兴的声音里充满了惊骇,仿佛见鬼一般的恐惧。

    秦少虎说:“没错,我就是狼侠,既然你知道我,也该知道我的来意了!”

    “我,我是好人,没做过坏事的,大侠饶命啊。”邓国兴赶紧解释。

    “你是好人?”秦少虎冷笑一声,“拖着民工的工资不发,却养着情人潇洒快活,你也敢说你是好人!”

    说罢,一脚往邓国兴的手臂上踢去,只听得杀猪般的一声嚎叫。

    秦少虎再一脚把他的头给踩到地上,整张脸都踩扁了,声音都堵在喉咙里叫不出来,他想用手把秦少虎的脚给拖开,可秦少虎的脚在他脸上生根一般,纹丝不动,那个女人在旁边更是吓得娇躯直颤,却又不敢多言。

  • 第1章 高手在市井

    这是一个很平常的夜晚,秦少虎正在蜀东市的步行街口动作麻利的煎饼,在他的煎饼摊前,已经排了几十人的长队,蔚为壮观。

    煎饼摊边,有一块看着气势不凡的招牌:天下第一煎饼。

    秦少虎又动作娴熟地煎好一轮饼,边递给顾客边收补着钱,突然,他发现了不对。

    几个凶神恶煞的小青年从队列后边走来,手里都提着钢管,杀气腾腾的,引得排队的顾客纷纷闪躲,生怕招惹到一样。

    “天下第一煎饼?好大的口气!”一黄头发青年满脸轻蔑,一挥手中钢管,直接就砸向那块招牌,“哗啦”一声响,薄铁皮做的招牌就被砸破开了,吓得前面的顾客一个抖。

    秦少虎煎饼的动作停了下来,但脸上还是洋溢着那么热情的笑,看着几个小青年:“几位大哥,这,这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一个嘴角长了黑痣的青年一脚蹬向秦少虎的煎饼炉子,差点将煎饼炉子蹬翻,还溅出几点油来,指着秦少虎就凶,“让你不要在蜀东卖煎饼,你把大哥们的话当屁了吗?活得不耐烦了是吧?”

    吼完,一钢管就砸在煎锅上,“哐啷”一声响,那几个刚下到滚油里的灰面团还没来得及变成煎饼,就随煎锅一起滚地了。

    秦少虎还是陪着笑脸:“大哥你这是跟我开玩笑呢,我就卖个煎饼混个生存,又没碍着大哥们的财路,大哥们为什么非得要赶我走呢?”

    黄头发吆喝着:“没碍着我们的财路,但碍着别人的财路了,我们拿人钱财替人消灾。识相的赶紧滚,滚越远越好,否则的话,就不只是砸你的摊子,得连人一起砸了!”

    然后还把钢管往那些排着队的顾客一指,大声吼:“都别买了,从今天起,这煎饼都不可能卖了!”

    这一吼,加上那表情的狰狞,好多顾客立马就转身走了。

    可神奇的是队列中间却有一个少女走上前来,冲着小青年们就义愤填膺地斥责:“你们还有没有王法了,连一个卖煎饼的也欺负!”

    少女约二十妙龄,一头乌黑若瀑布的秀发,脸庞清纯,肌肤雪白,胸前起伏,腰肢纤细,双腿修长,穿一件很寻常的粉红T恤配蓝色牛仔短裤,却将身体的每一处都完美体现,自成气质,美得无可挑剔。

    秦少虎阅女无数,都看得有些呆。

    更可贵的是,一个天仙般的美少女,竟然还能有这种见义勇为的品质,真是稀有宝贝。秦少虎当时心里就想,这是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眼前吗?

    几个小混混的眼睛也都亮了起来,黄头发用那不怀好意的目光上下打量着少女,嬉皮笑脸厚颜无耻的:“哟,美女啊,长得有味道哎,咱们不欺负他了,欺负你行不行?”

    边说着,把手扶向少女的香肩。

    “神经病!”少女骂得一声,愤然挥手将那龌龊的手打了开。

    “哟,还有点野,不过老子叫不信邪,泡女人,不到手誓不罢休!”黄头发觉得脸上有些挂不住,心里也有些痒痒,开始用霸王硬上弓的手段,直接扔掉钢管,伸手袭向少女胸前高耸的部位。

    眼看着那手就伸到娇弱少女的胸上,结果黄头发却一膝盖跪到了地上,少女已经退开了好几步,而秦少虎正抓着少女的手臂。

    旁边的一混混看见了,是秦少虎非常迅速地给了黄头发下面一脚,顿时杀气腾腾将手中的钢管向秦少虎一指:“妈的,你敢动手?”

    秦少虎赶紧松开少女,装出一副害怕的样子,连连摆手解释:“没有,没有,我刚才是吓到了本能反应,不是有意的,大哥你别误会。”

    “不误会,就给老子跪着说话!”混混吆喝着。

    结果那跪倒的黄头发恼羞成怒的爬起来,冲着那混混就吼:“给我动手整啊,跟他废那么多话干什么!”

    边吼着边去地上捡起家伙。

    “哎,真是no zuo no die(不作死就不会死)啊!”秦少虎仰天长叹,一脸悲天悯人的样子。

    说话间一混混的钢管已经往秦少虎头上砸来。

    秦少虎熟练而麻利的一个摆胯,侧身,抬腿,像是绝美的表演,帅呆了,酷毙了。在钢管还没落下之前,一脚拉弓射箭般蹬中肚子,那混混喉咙里只“喔”得一声,人像皮球般摔飞出去。

    “狗日的,还敢还手!”

    一混混怒骂着,挥舞着钢管冲向秦少虎,另外几个混混也都一起动手了。

    那远远都是看热闹的人,见此情景,无不替秦少虎叹息一声,肯定要遭殃了,对方人多,而且还有武器在手,秦少虎绝难幸免。

    就连站在秦少虎身后的少女也将那颗心悬了起来。

    可奇迹却发生了。

    那一瞬间,观众只看到了秦少虎的身子突然一矮,然后那几个混混就像被砍倒的树桩纷纷倒地,钢管已经摔到了一边,都抱着自己的脚“哎哟”地叫唤起来。

    不到一分钟时间,六个拿着钢管的小混混,都被秦少虎打倒在地,抱着痛处哼叫。

    周围的人群里,不知道谁吼了声:“好煎饼,好本事!”

    秦少虎表示感谢的抱拳作揖一个,然后用锅铲将地上那刚滚油的灰面团铲起一个,递到最开始动手的那黄头发嘴边,捏住他的嘴,就将灰面团硬塞进去,还戏谑着:“我这生意做得活络,有买有送,买的是揍,送的是煎饼。”

    黄头发还想往外吐,秦少虎五指如钩,将他的咽喉一捏,他的嘴顿时张大,秦少虎再顺势将灰面团往里面一塞,便落下了喉咙,呛得他直咳嗽。

    秦少虎把那半桶没煎完的灰面泥提到他面前,又撬起一坨:“说,为什么要砸我的摊子,不说的话这些灰面团都得塞你肚里去,一旦发酵,足够撑死你。”

    黄头发犹豫着。

    他觉得说出来有点违背江湖道义,不说又害怕秦少虎整他,到这个时候他算看清楚了,真是高手在民间,秦少虎不是一个简单二愣子卖煎饼的,而是有本事的人。

    而就在黄头发两难的时候,警笛声尖叫,几辆警车急刹车停在路口,几名警察冲了过来,威严地吆喝着:“不许动!”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