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恶少的温柔陷阱、叶天麟娄丽淇周小玉小说

恶少的温柔陷阱

叶天麟娄丽淇周小玉小说

主角:叶天麟,娄丽淇,周小玉, 标签:

恶少的温柔陷阱

容兮 状态:连载中

叶天麟娄丽淇周小玉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一章 没错,她就是那个炮灰

    “周小玉你在磨蹭什么?小心我的限量款包包!”

    卡尔顿酒店的旋转大门外,一个身穿红色大衣,脚踩恨天高的女人,趾高气扬地挥舞着手里的墨镜,尖声嚷道。要不是她的脸色太难看,以她的气质与身材,加上一头及腰的波浪大卷发跟一身紧致的内搭礼服,倒还算得上是个尤物。

    跟她一比,随便穿着一套卫衣运动裤的周小玉,活活就像她的助理。

    听到娄丽淇的尖叫声,周小玉的太阳穴“突突”地跳。但她还是吃力地把后备箱的行李都搬了下来。

    两个大箱子,外加三个小箱子。都是死沉死沉的,也不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她刚才嘴里嚷的限量款包包,在哪儿呢?她可没看到。

    周小玉直起腰喘了口气,不满地看了娄丽淇一眼。心想她大小姐真把自己当佣人使唤了么?但看到她那一身昂贵的衣服跟手拿包,还是打消了跟她一般见识的念头,免得自己沾晦气。

    要不是鞋太贵拿来踹这小贱种太浪费,娄丽淇真想上去踢周小玉两脚。

    “你想让我迟到是不是?”她瞪着一双画得十分精致的美目,恶意揣测这个同父异母的妹妹。

    周小玉真想撂开手里这几个大箱子,但是没办法,她还有东西在娄丽淇手上。

    “你可以先上去。”她面无表情地说道,然后一脚把一个大箱子踹进旋转门。

    身后立刻响起娄丽淇的尖叫声:“我的爱马仕——”

    可怜昂贵的爱马仕行李箱被旋转门一推,就滑溜地直接窜进了酒店大堂。还没等娄丽淇冲上去,周小玉又接着踹出了第二个箱子,然后是第三个,第四个……直到,所有的箱子都滑进大堂。

    面对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大堂里的服务员以及客人们都惊呆了。只见一个十分悠闲的年轻女人双手抄着卫衣口袋,气定神闲地进来,而身后则追着个踩着超高防水台,打扮得花枝招展但是面容扭曲的女人。那架势,真怕这女人半路给摔个狗吃屎。

    “非常抱歉女士,今天我们的大堂有点忙,行李车都没空,给您造成不便了。”大堂的值班经理立刻上前跟周小玉道歉。

    周小玉竖起一根手指点了点气得筛糠的娄丽淇,笑眯眯地说道:“箱子是她的。”

    经理一脸尴尬,急忙转头又跟娄丽淇道歉。

    想也不用想,不等两秒,身后就传来娄丽淇劈头盖脸的痛斥。

    周小玉挑眉,抬起胳膊露出一块老旧的手表,说道:“二姐,你要是再叽叽歪歪的,恐怕真的要迟到了。”

    娄丽淇一听,真是又气又急,但也顾不上再跟酒店的人唇枪舌剑的了,急忙拿着包往电梯走。走了半天发现周小玉没有跟上来,回头吼了一声:“周小玉,你脚上长秤砣了走不动吗?还不快点。”

    周小玉无语地翻了个白眼,对大堂经理说道:“麻烦这几件行李送到四楼牡丹厅。”说完,就慢悠悠跟上娄丽淇,坐上了电梯。

    电梯里,两人都扭开头,默契地谁都没说话。

    “叮”地一声,四楼到了。

    在即将跨出去的那一刻,娄丽淇突然拉住周小玉,神色严峻地说道:“知道该怎么做吧?”

    周小玉拍开她的手:“你要是真这么嫌弃叶家的大少爷,何必从美国回来呢?”说完,她就出了电梯。

    娄丽淇追了上来,义正言辞地说道:“娄丽美都来了,我凭什么不能来?”

    “所以呢?”周小玉觉得这对双胞胎也真是够奇怪的,明明谁都对这个叶天麟发憷,但就因为一个来跟叶天麟相亲了,一个也非得跟着来。还巴巴地从美国跑回来?这气性,要是放在家业上,多好。

    娄丽淇被她一句“所以呢”,堵得呛住。

    对啊,所以呢?

    可是谁在乎,她来都来了。

    她一屁股挤开周小玉,率先往牡丹厅走去:“我这是来碰碰运气,要是这个叶天麟人很好呢?不就让娄丽美捡便宜了。哎周小玉,你可要见机行事明白吗?不然,那个穷鬼的消息我可不告诉你。”

    周小玉无语。

    人称鬼手阎王的叶天麟人很好?有没有搞错!他都死了两个老婆了好吗?谁都知道他两个老婆是怎么死的。这样的人,娄庆元也敢用自己的女儿去拉拢,真是不怕有一天被鬼给吃了。

    不过幸好,这个娄丽淇还算有点脑子,懂得找个炮灰来堵枪眼。

    没错,她就是那个炮灰。只要叶天麟流露出一丝对娄丽淇感兴趣的意思,那么就由她周小玉来引开这个鬼佬的注意力。

    当然了,假如娄丽淇不是用金池的消息来威胁她的话,她当然不会傻得来撞这个枪口。

  • 第二章 自己都不信

    牡丹厅到了,娄丽淇握住门把手,回头瞪周小玉:“哎,你没好看衣服吗?穿这样子行不行!”

    那种露沟的小礼服吗?不好意思,她还真没有。

    周小玉看着她,展开两臂转了一圈:“吃惯了你们这种珍馐美食,说不定叶少爷喜欢我这种清汤寡水呢?你到底进不进去,不进去我可走了。”

    娄丽淇还是挺担心的。周小玉长得虽然好看,但老天开眼,她不会打扮,要不然没准真会被她给比下去。

    说不上心里是什么滋味,娄丽淇长长吸了口气,然后推开包房的大门。

    牡丹厅里的陈设缓缓展开。

    对面是一道镂空的牡丹花屏风,转过屏风是个待客厅。透过屏风的镂空望过去,能看到黑压压地或站或坐了好多人。

    叶天麟相个亲,这排场未免也太大了。

    周小玉吃了一惊,慢慢跟在娄丽淇身后转出屏风。

    这是个完全仿古式的大厅,一色的黄花梨木桌椅,连茶器都是出自名家的青花小茗碗。茶叶的香气在厅中袅袅轻漾,像是这安静当中的唯一一丝生动。

    是的,人虽然很多,可是大厅里出奇地安静。

    娄庆元没有坐在主位上,他跟妻子罗伊人分别端着一碗茶坐在旁边的位置,看模样,那茶已经捧了很久,只是谁都没有喝一口。

    娄丽美坐在另一边,脸色有点苍白。

    周小玉看了一圈,除了娄家三个人以外,剩下的就都是叶天麟带过来的人了。清一色都戴墨镜,背手跨步站在主位那张大圈椅后面,显然都是叶天麟的随身保镖。

    但主位上是空的,叶天麟并没有坐在那里。

    她皱了下眉,感觉到有点古怪。娄丽淇却好像没发现什么,顶多看了那几个保镖一眼,就扭着屁股来到娄庆元跟罗伊人面前。

    “爸,妈……”她撒娇喊着。

    娄庆元抬眉看了她一眼:“你来了。”只是像平时那么平淡地说了一句。

    娄丽淇知道在父亲那边讨不到好,就转身勾住母亲的手臂:“妈,你怎么都不看我一眼。”

    罗伊人现在可没什么心思跟自己女儿腻歪,朝娄丽美那里抬了抬下巴:“别胡闹,快过去坐。”然后一抬头就看到了周小玉,眉头顿时拧了起来,“谁叫你来的?”

    周小玉顺手把卫衣帽子翻下,露出一根短马尾,她没说话,只是找了个位子自己坐下。

    罗伊人瞪了娄丽淇一眼:“你叫她来的?”

    娄丽淇笑了笑,岔开话,问她:“叶大少爷人呢?”

    罗伊人无可奈何,但是提到叶天麟时,神情一时变得十分复杂:“他……上洗手间去了。”她回答道,语气里像是连自己都不能相信。

    上洗手间能离开半个小时?但叶天麟走前,的确是说他上洗手间去了。就连他带来的保镖,一个都没有跟着离开,像一尊尊铁塔一样,围着他们娄家三个人。

    一想到叶天麟的模样,罗伊人罕见地有点发抖。

    “乖,快去坐好。”她催促女儿。

    娄丽淇觉得母亲很怪,但是考虑到叶天麟的身份特殊,母亲这种反应,也就不奇怪了。

    她快步走到娄丽美旁边的位置坐下,挑衅一般地翘起一条修长的腿,对她说道:“哎呀刚下飞机,都不知道国内是冷是热,我这都来不及挑衣服,只能穿裙子了……”

    两张如出一辙的脸,但是看久了,也能看出很大差别。

    比如,娄丽美的脸上有一颗小小的淡痣,虽然经过化妆掩盖住了,但知道的人总能看出一丝蛛丝马迹;而娄丽淇的耳垂比娄丽美丰厚,看上去倒更有福相……

    听到妹妹的挑衅,娄丽美破天荒地没有跟她一般见识,只是露出一个嘲讽的笑容。

    娄丽淇看没什么效果,烦躁地撇开头,扭向周小玉。

    周小玉正淡定地喝茶,打算待会儿无论发生什么都不搭腔,反正她的目的就是拿到金池的消息。谁知道她好好地与世无争,都有祸事掉到自己头上。

    “小玉,你回去吧。”娄庆元淡淡说道。

    周小玉一愣,抬起双眸看向他。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