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小蛮妻,手下留情!、云朵朵介子微杨丹妮小说

小蛮妻,手下留情!

云朵朵介子微杨丹妮小说

主角:云朵朵,介子微,杨丹妮 标签:现代言情、婚恋生活、爽文、豪门、娇妻

相亲也能进错地方?一步错,步步错!“陪我,或者跳下去,你选。”男人说得大度。这是九楼!918就是个悲剧的事变 跳下去,还是留下来?

炼狱 状态:连载中

云朵朵介子微杨丹妮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一章 相亲艳遇

    “小白兔,白又白,爱吃萝卜和白菜……”

    极为另类可爱的手机铃声响起,这个手机铃声让周围所有的人回头率,达到了百分之三百,都用诧异看怪物的眼光看着手机铃声的主人。

    云朵朵咬牙拿出手机,又是那个恶作剧的小丫头,把她的手机铃声设定为这个幼稚的儿歌。

    “我正在过去,就快到了,唉……我知道了,知道知道,已经到门前了,您就万安吧太后老佛爷,我一定好好表现……”

    她来不及把手机铃声改掉,眼前出现了高高矗立,装修富丽堂皇的酒楼。

    “鸿运来!”

    云朵朵无奈狠狠地长出一口气起,就是这里,也不知道是几星级的宾馆,外带酒楼咖啡厅,一应俱全,就是这个名字特俗气了点。

    这是她第多少次相亲了?

    摇摇头,云朵朵迈步向鸿运来走了进去,迎宾的帅哥,躬身鞠躬,满脸和蔼可亲的笑容。云朵朵撇撇嘴,迎宾的小姐都换成帅哥了,这个年头,帅哥比美女更吃香吗?

    马路对面不远处,还有一座同样外表装潢不算豪华耀眼的饭店,上面几个金色的大字,迎着阳光有些看不清,正是“宏运来”,三个大字,那是一个纯粹的饭店。

    “请问,918在什么地方?”

    帅气的服务生,眼中忽然闪过暧昧,上下打量了云朵朵几眼,唇边笑意更深,微微躬身恭敬地说:“女士,请上九楼,门上有房间号码。”

    云朵朵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穿着,就算是她穿的休闲了一点,帅哥也不该用那样的眼神看着她吧?抬眼看满酒楼来来往往的人,她身上的衣服,的确是另类点儿。

    男人西装革履,女人长裙短裙,一派妖娆春光。

    唯有她,上身是一件牛仔外套,下身一条运动裤,脚下蹬着的也不是满酒楼宾馆细如游丝,高的让她眼晕的高跟鞋,而是一双旅游鞋。

    懒得去管别人怎么看她,云朵朵迈步轻盈地上了电梯,至少这身打扮不会走 光,走路也轻松。

    目光从九楼的房间门上看过,她在寻找918房间,今天相亲这主儿,一定是个金主,竟然把饭局定在这个起码是四星级宾馆的包房里面。这些房间,看着像是宾馆旅客住的房间,不像是酒楼的包房吧?

    云朵朵疑惑地伸手,去敲918房间的门,也许是她太土,从来没有进过这么高级的宾馆和酒楼,人家的酒楼包房就是这样高档也说不定。

    她的手刚刚敲在门上,身后忽然走过来的一个男人,用兴味十足的目光盯了她片刻,忽然伸手一把搂住她的纤腰。

    “你来了?微,你……”

    面前的房门打开,云朵朵还没有来得及反应过来,身子被一个男人有力的手臂拉入怀中,紧紧地贴在男人的胸膛上,手臂铁箍一般让她动弹不得。

    “你……你们……”

    “看到了吧?这就是我的女人,未婚妻,出去吧,别打扰我们的二人世界。”

    云朵朵身后的男人,霸道地一把将门里面的女人扯了出去,一把扔到墙壁上。那个女人的后背,和宾馆的墙壁来了一个亲密接触,惊叫出声。

    没有等云朵朵说什么,被男人拖着进入房间。

    “砰……”

    房门在她身后被重重关闭上,男人回手把门锁死,搂着云朵朵进入房间。

    云朵朵诧异地想,今天这个相亲的主儿,不仅是一位金主,还挺有个性的,初次见面就招惹了一个小三提前埋伏在这里不说,还上演了抢亲的戏码。

    男人松开手,云朵朵这时才有时间转过头来去看男人。

    麦色肌肤,硬朗英挺的线条,眸子中闪动无尽寒芒,棱角分明的脸雕像般完美,身上有些微隐藏的煞气。一双眸子明亮如天空黎明前的星曜一般,带着一抹寒意。

    冷酷优雅,俊朗无匹,他的出现,是沉沉黑夜中出现的一颗启明星,是黎明后的第一抹阳光,鹤立鸡群的那种感觉。

    一瞬间云朵朵愣怔片刻,今儿相亲的这主,果然是一个极品的帅哥,又酷又帅,冷酷的气质足以引起大多数女人为他尖叫。一张胜过明星的脸,让云朵朵以为,他是从某部狗血偶像剧里面走出来的男主角。

    “砰砰……”

    敲门的声音传了进来,云朵朵靠在窗前,手臂抱在胸前,一副看好戏的模样,看这个男人,怎么去对付那个事先就埋伏在这个房间的小三。

    相亲敢带着一个小三,那个小三事先埋伏在他们要相亲的包房里面,这戏码够火辣的。

    男人犀利的目光,在房间中扫视了一周,没有去看云朵朵一眼,他从床上拎起了一个女式的皮包,还有一件外套,向门口走了过去。

    云朵朵想起来,刚才被男人扔到墙壁上,和墙壁亲吻的那个小三,身上只穿着一件,薄如劣质方便袋一般透明的睡衣,似乎还是粉色的。

    明晃晃地色 诱啊!

    门被打开,她听到男人冷酷无情,略带戏谑的声音:“这些都是你的东西,作为大家闺秀,你应该懂得不去打扰别人约会,破坏别人好事是最起码礼仪。还有,淑女不应该穿成这副模样,会被人误会你是在找恩客的小姐。如果没有其他东西遗忘在我定的房间,需要我告诉你宾馆的门怎么走吗?”

    “砰……”

    男人让人难堪无法接受的几句话说完,不等门外的女人说什么,决然重重关闭了房门。

    “微,你不能这样……啊……”

    云朵朵听到男人把皮包还有什么东西扔出去的声音,门被关闭的声音,门外小三的尖叫和反对声。

    她用好奇旁观的目光看着他,这个男人天生着一张祸国殃民,祸害天下女人的俊脸,不是她的菜。她容貌算是清秀可人,今天的相亲,就当是免费看了一场好戏吧。

    男人缓步向云朵朵走了过去,每一步都带给云朵朵巨大的压力。

    “停,我们不熟,戏演完我该退场了,但愿不再相见。”

  • 第二章 碰上狼

    房间里面的男人,给云朵朵危险的感觉,她不想和这个男人计较被拖进房间的事情,绕过男人准备出去。她相信这样出色的男人,不会瞎了眼看中她。

    “被我带进房间的女人,还没有一个能这样走出去的。”

    男人伸出手臂,拦住云朵朵,一抹讥诮戏谑的笑意,在他薄薄的唇边勾勒出冷月上弦优美弧度,略带几分痞气。琥珀色野兽般的目光,上上下下打量着面前这个被他临时拎到房间里面的女人。

    他以为她是在酒店中进行特殊服务的小姐,在寻找她的猎物。

    眼光不错,能找到他这么优秀的金主做恩客,现在的小姐真是花样百出啊!

    她这一身休闲的装束,看上去别有味道,让他对她有了那么一点点的兴趣。

    和那些穿着透明装,性感装的小姐比起来,她身上没有风尘妩媚的味道,却有一种清新脱俗的气质。也好,今天的约会就拿她来消遣吧,闲着也是闲着,她看上去还有些味道。

    “老兄,你的难题已经解决了,我们之间也不会再有任何关系,请让开。”

    面对男人堪比明星的脸,云朵朵没有半点想法,唇微微撇了一下,用这张脸去祸害小女生吧,她已经过了小女生的年纪,对帅哥不太感冒。在她的心中,帅哥都应该归于危险品行列,远离才安全。

    “说吧,陪我一次你要多少?”

    男人甩手掏出一个皮夹,把皮夹中一叠钞票捏在手上,厚厚的一沓,足有几千元。

    云朵朵咬牙,这个男人欠踹,把她当成什么人了?

    她忽然向男人灿烂一笑,伸手去接男人手中的钞票,男人唇角高高翘起,轻蔑地微笑。

    “老兄,留着给你买个盒子,把你装进去吧!”

    云朵朵忽然扬手,从男人手中抽走那些钞票,一把摔在男人的脸上,钞票掉落的满地都是,从男人俊朗的脸上一张张飘飞而起,缓缓地在房间中飘扬。

    男人的脸,一瞬间变得阴沉起来,眸子无底的寒潭一般,冷冷盯着云朵朵。

    她想从男人的身边挤过去,却被男人一把抓住手臂,用身体和力量的优势,将她禁锢在墙壁上。

    两个人的身体紧紧贴在一起,云朵朵一只手用力抵在男人的胸前,扬眉瞪视男人:“好狗不挡道,莫非你不懂得这个道理?”

    “你敢说我是狗?”

    “挡道就是狗,不挡路就不是,是不是狗决定权在你。”

    云朵朵毫无畏惧,一双澄澈漆黑的眸子盯着男人,两个人的目光在空气中摩擦出一串串无形的火花,噼里啪啦。

    “忘记告诉你了。”

    男人忽然冷魅一笑,邪魅的笑容让云朵朵想捂住眼睛,这个男人不笑已经可以吸引从七岁到七十岁,所有雌性动物的目光,这样邪恶的笑容,没有几个女人能逃过。

    “我不是狗,我是狼!”

    下一刻,男人用行动诠释了“狼”这个词的含义,一把将云朵朵推倒在床上,身体重重压了上去。

    云朵朵在床上一个翻身,从床边滚了出去,男人手臂按在床上没有压到云朵朵。他用兴趣十足的目光盯着云朵朵,有意思,这个女人果然有趣,看样子有两下子,可惜今天她遇到的人是他!

    “过来,你玩的花样不错,引起了我的兴趣。”

    介子微向云朵朵伸出手,在他看来,云朵朵只是故意装模作样,好要一个更高的价格,而他今天愿意为云朵朵付出高价。

    “你没有引起我的兴趣。”

    云朵朵戒备地后退几步,迅速冲向房门。

    “有意思,想玩逃跑的花样吗?”

    慵懒半躺在床上的介子微忽然一个鲤鱼打挺,飞快地从床上跳了起来,修长身躯挡住通往玄关的门。他靠在门框上似笑非笑看着云朵朵,这个小姐的花样真多,但是他承认,她引起了他的兴致。

    “说,你想要多少钱?”

    一句话让云朵朵有杀人的冲动,这条该死的色 狼!

    介子微用两根手指皮夹,皮夹里面有厚厚一沓钱,还有几张斑斓金碧辉煌的卡,修长的手指从皮夹上游走而过,眼睛眯成两道危险的弧度盯住云朵朵。

    “滚开!”

    这两个字惹恼了介子微,他伸手去抓云朵朵,想给她一点教训。

    “太久没有人敢这样和我说话,原来是一匹烈马,我最喜欢骑的就是烈马。”

    云朵朵后退,两个人交手在房间中打斗起来。

    “砰砰……”

    椅子被踢翻,云朵朵伸脚勾住椅子飞起,向介子微砸了过去,想逼迫介子微让开道路。

    “难怪敢这样嚣张,有两下子,可惜你遇到的人是我!”

    介子微伸手接过椅子扔到一边,步步紧逼向云朵朵,房间本来不大,云朵朵被介子微逼得到处乱跳,借助两张床和房间中的桌椅躲闪。行家一交手,就知道彼此身手怎么样。

    云朵朵一个踉跄,被介子微抓住脚腕跌倒在床上。

    介子微唇边漾出邪魅笑意,一个纵身扑了上去,云朵朵扭身屈膝,膝盖的方向正是介子微的腹部。

    如果介子微继续这样扑到云朵朵的身上,腹部会先被云朵朵膝盖重重的一下撞击得半死不活。介子微手掌压下,抓住云朵朵的膝盖用力一按,云朵朵的膝盖被压直平躺在床上。

    她飞起一脚,却被介子微用身体的优势和重量压了下去,身体下面的床沉陷,两个人叠在一起。

    云朵朵挥手一个手刀,向介子微的脖子砍了过去。

    介子微冷笑微微偏头躲过,二人身体亲密接触,在床上纠缠起来。

    拳来脚往,此时介子微也明白云朵朵绝不是在宾馆中寻找猎物的小姐,但是他却不想放过云朵朵。

    体重和力量的优势压制着云朵朵,她几番挣扎都没有能够从介子微的魔爪和身体下脱身。

    “叭……”

    一个响亮的吻,落在云朵朵脸颊上,云朵朵怒火中烧用力挺身。

    “噗通……”

    二人从床上滚到地下,趁掉落在地的一瞬间,云朵朵终于摆脱了介子微的控制,翻身到了窗前。

    “色 狼,你再敢侵犯我,我就从这里跳下去!”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