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美女总裁的未婚夫、郝浪林鸾周乐乐小说

美女总裁的未婚夫

郝浪林鸾周乐乐小说

主角:郝浪,林鸾,周乐乐 标签:

"生活在最底层的农民工郝浪,竟然与美女总裁订婚?工地民工无意得到被一片无敌芯片植入大脑,从此以后,立志要当一个干翻天下的最强农民工。 "

叶一凡 状态:完结

郝浪林鸾周乐乐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1章 超强大脑

    三伏天,中午的阳光毒辣似火,大地都被炙烤的出现了裂纹,可况是活生生的人了。

    头顶橙色头盔,身穿变色泛黄背心,大花短裤的郝浪,眯着眼,汗流浃背的蹲在推土机旁。

    仔细端详,刚被他的豪车挖出来,黄泥包裹,鸽子蛋大小的玉色圆石。

    这是钻石?玉石?不会是途了一层莹润白玉色的玻璃球吧?

    “ 这到底是个什么玩意?”

    快被太阳烤化的郝浪,没好气的咒骂。

    妈的,还以为能将他十几吨推土机卡住的东西。定是个无价之宝,兴冲冲的下来一看,靠,就是个不知道什么材质的破铜烂铁。

    “郝浪,你不干活,撅屁股在哪瞅什么呢?还想让我爸扣你钱是不是?”

    女人呵斥的大嗓门传来,郝浪转头,看身穿花红长裙的张慧,挺胸妞臀的向他走来,忙换上笑脸。

    “慧姐,瞧你这话说的,我就下来看看是什么东西卡着我的豪车了,你跟观世音菩萨一样心善,跟张叔说说,我可没偷懒啊!”

    张慧是包工头张大军的姑娘,长相一般,可那丰腴的前凸后翘身材可是好的没话说,在这满是大老爷们的工地上,也算一枝花了。

    “哼,油嘴滑舌。”

    张慧嘴角上扬的嗔怒,一边扭着屁股走向灰头土脸的郝浪,心里一边暗自思量。

    就郝浪那冲动鲁莽,外加爱管闲事的性子,整日自找麻烦的惹事,这个月都扣八回工资了。

    要是再把他仅剩下的几百块钱扣了,估计他这个月都要吃树根了。

    “这什么东西,埋汰的都看不清本来样子,你还握在手里也不嫌脏。”

    “嗨,我一个天天跟泥巴打交道的人还分什么干净埋汰,隔远点看都分不来是人还是土堆。”

    郝浪蹲累了,一屁股坐在地上随意说道,末了,又抬头瞧俯身看他,张大的领口里露出大片春光的张慧,耸着鼻子笑嘻嘻道。

    “不像慧姐,整天干净的,身上都透着皂香,嗯,就这味,真稥……”

    “去你的,就知道占我便宜,臭小子。”

    张慧一把推开往她胸前凑的脑袋,脸红的站起身,拉了拉衣领。

    “呵呵,慧姐你可冤枉我了,明明是你太有魅力,害我连眼睛都控制不住了。”

    郝浪咧着嘴狡辩,见张慧不好意思,正想在调侃几句时,一道欠揍的声音插了进来。

    “郝浪,你他妈又被人家踹的起不来了?哈哈,怎么样,这次屁股蛋没踹开花吧?”

    “雷哥,估计这次没被踹开花,八成直接踹裂了,哈哈。”

    郝浪见光着膀子,五大三粗的顾大雷和瘦如鸡仔的孙二生,不怀好笑的样子,就想把他们的贱嘴封上。

    妈的,前几天看一个光鲜亮丽的女人,神情焦急的在工地上左顾右看,以为她丢了什么重要东西,好心的想帮她找找。

    谁知道,她是在找厕所,这他就帮不了了,这刚施工的工地,棚子还没搭起来,哪有厕所。

    让她就地解决吧, ,美女哭哭啼啼骂他是色狼,还招呼车上等待的男人把他好顿踹。

    好心的他不仅身体遭殃,扣了工资,还让这帮孙子嘲笑这么长时间。

    上哪说理去。

    “顾大雷,孙二生你们的活都干完了?不回去休息睡觉,来这儿顶着太阳找晒吗?”

    张慧双手环胸,不耐说道。

    最烦这两个欺软怕硬的家伙,见郝浪一个人来江溪打工,无亲无故无人仰仗,就合起火来欺负他。

    “嘿嘿,我们不是看见慧慧你在这儿,过来打个招呼嘛!”

    顾大雷眼神闪躲,规避张慧的问题,笑嘻嘻朝她露出两颗大黄牙,像个急于配种的某种人类畜生朋友。

    张慧懒得搭理他们,蹲在地上打量郝浪手里的不明物体,一言不发。

    顾大雷见状,眯成一条缝的眼睛射向郝浪,眼里充满妒恨。

    骂丫的,自从这个姓郝的来到工地,张慧就整天围着他转,以前还给他们打饭。

    ,现在别说打饭了,连个笑脸都见不着,竟围着这个姓郝的浪货转悠了。

    “郝浪你手里拿的那屎黄色东西是什么啊?不会是大便吧?咦……”

    顾大雷皱着鼻子,斜笑道:“郝浪,虽然你挺浪的,但这喜欢闻屎的癖好,也太……浪过头了吧?”

    郝浪捏紧手里的石头,咬牙暗恨,恨他身高,体格跟近两米高,有两百多斤重的顾大雷相比,弱小的连鸡蛋撞石头的资格都没有。

    只有被欺负的份,可他又不服,凭什么长的比猪还肥的家伙,就能把最辛苦的活撂给他,自己回去睡觉。

    凭什么同样都是睡宿舍板房,他要睡地上,而这些猪就能躺床上呼呼大睡。

    难道只是因为他是新来的,举目无亲就能任人欺侮吗?

    郝浪手握成拳,真想一拳把对面的猪头捶成真正的猪头,但师傅临终前的话始终在脑中回荡。

    “啊浪,我的内力虽已全部传给你,但因你常年为师傅试药,支配身体的大脑神经早已受损,所以在没有找到修复受损神经前,在外面遇到不公之处,要学会忍耐,切不可意气用事。”

    握紧的拳头一点点松开,郝浪眼也不眨,头也不转的继续看手里的鸽子蛋圆石,就当做什么都没听见一样。

    顾大雷见此情景,怒气不仅没有消散,反而愈演愈烈,他蹭的走到郝浪面前,一把提起他洗变色的背心肩带。

    “郝浪,你他妈是聋子吗,没听见爷谁跟你说话呢?”

    郝浪充耳不闻,任顾大雷揪着他的衣服,一声不吭。

    “妈的,怂货,在我这装聋,那老子就把你打成真聋子。”

    顾大雷愤怒的扬起手臂就要扇过去,途中却被斜里插进来的手拦住了去路。

    “顾大雷你干什么?打人是犯法的知道吗?”

    张慧怒目圆睁的瞪眼前,胖的看不见眼睛的顾大雷,心里的愤怒无法言表。

    如今,她还在这的呢,这些人就敢明目张胆的欺负郝浪,可见她不在的时候,郝浪要被欺负成什么样。

    “我,没想打他,就是跟他闹着玩呢,哈哈。”

    顾大雷讪笑的放下手臂,斜眼看郝浪低着头不吱声的孬样,不甘心的打掉他手里满是泥巴的石头。

    啪的一声响,明明能卡住推土机前行的石头,竟瞬间四分五裂。

    郝浪瞳孔大睁,伤心的蹲在地上捡着破碎的石头,眼里涌出不甘的狠戾。

    不是为这破碎的石头,而是为了这石头是因为在他手里,才被人无情摔碎。

    “顾大雷,你太过分了。”张慧怒不可揭的喊道。

    “我不是故意了,就是手滑了一下,没想到郝兄弟这么弱不经风,轻轻一拍,就这样了……”

    顾大雷睁着一条细缝眼睛,诚恳说道,见张慧还是一脸怒容,又到:“实在不行,我帮郝兄弟把这坨大便,哦,不,把这石头给修复好。”

    说完,顾大雷上前一步,从郝浪手里夺过摔成三块的玉石,趁张慧站在身后,看不见他的动作,阴冷看向郝浪。

    妈的,靠女人庇护过日子的怂货,老子今天不教训教训你,就往妄为这工地一霸。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所有人都不注意的空隙,顾大雷扬起拿着石头的手臂,狠戾的朝郝浪的太阳穴砸去。

    “呼。”

    郝浪只感觉一道劲风想他袭来,还没看清是什么,脑袋忽的一痛,接着就有道温热的液体从脸庞滑落。

    “啊……”

    张慧尖叫,望着郝浪太阳穴处插着的几粒石头碎屑,呆愣的站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

    眼睁睁的看鲜红血液瞬间喷薄而出,殷红了玉石,浸染了大地。

    “砰……”

    郝浪感觉天旋地转,脚步虚浮的倒在地上,望着碧蓝的天空缓缓闭上双眼。

    在黑暗来临前,他似乎听见张慧的紧张呼喊声,和一道玩世不恭的僵硬机械声。

    “唉,千挑万选,他这颗超强芯片,竟进了一个农民工的身体,让他拥有了无敌超强大脑,真是浪费了。”

  • 第3章 伪富豪

    郝浪瞬间迷醉了,嘴角绽放出傻兮兮的笑容,盯着美女的眼睛眨都不带眨一下,专注的,连靠近他的脚步声都没听见。

    嘿嘿!太美了……

    瞧那两弯似蹙非蹙的黛眉,傲然挺立的琼鼻,还有那双清澈似水,能把人的魂魄吸进去,还甘之如饴漆黑双眸……

    啧啧,美啊!

    郝浪目光下移,看那微抿的丹砂檀口,不自觉舔了舔干涩的嘴唇。

    唔,身体燥热的厉害……郝浪瞬间傻眼了。

    靠,人家天仙站在那一动没动,他就起反应了,这等无招无形的功力,是想把他们男人活活折磨死啊!

    “哼,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可人家天鹅看了你满身的疙瘩,就恶心想吐。”

    站在郝浪身旁良久都没被发现的张慧,噘嘴哼道。

    男人没一个好东西,都是见一个爱一个,也不看看前方那女人的穿着举止,是这些不要脸的男人能肖想的吗?

    被人看穿,脸皮堪比城墙的郝浪,只是稍微侧身挡住,笑嘻嘻的看向张慧,也不觉的难堪。

    “慧姐,那你说,你们女人喜欢男人什么调调的,才会愿意奉上最宝贵东西啊?”

    “我们啊……也不要花式太多的,只要一心一意对我们好,我们就会奉上自己最宝贵的……”

    张慧话说一半儿突然止住,脸颊通红的锤了郝浪一拳,嗔道:“你,你不要脸。”

    郝浪捂着胸口,一脸茫然道:“我想要喜欢女人最宝贵的一颗心,怎么就不要脸了?”

    心?张慧眼睛瞬间睁大,又快速的低头,羞赧不语。

    “我说慧姐,你不会以为我说的宝贵东西是你们女人的……那啥吧?”

    郝浪别的不会,长期处在社会底层看人脸色,最会察言观色,一看张慧低着头,耳朵通红,就知道自己想的没错。

    “唉!弄了半天,有些事不光男人喜欢想,你们女人也挺喜欢寻思的嘛?”

    郝浪低沉缓慢的声音在张慧耳边缭绕,弄的她皮肤发痒,气恼的怒吼道:“是又怎么样?难道只许你们男人肖想女人,我们女人就不能想男人吗?”

    尘土飞扬的工地,突然想响起一声爆喝,另前方谈事的所有人,目光都不约而同的转向这边。

    郝浪也是一愣,没想到张慧竟能说出这么猛的言论,他抬眼,看向怒气横生的张大军,嘻嘻的傻笑。

    “小慧,你趴在领导的车上干什么?赶紧给我过来。”

    张大军怒吼,豆大的眼睛直瞪郝浪,混小子,敢勾引他如花似玉的姑娘,看一会儿领导走了,他怎么教训他。

    张慧吼完就后悔了,可此刻也容不得她不好意思,硬着头皮走过去。

    郝浪见状,也跟上她拖沓的步伐。

    两人站定后,张大军不能当着高层面发脾气,只好堆起脸上褶子说道。

    “哈,雷总这是我女儿张慧,年纪小不懂事,劳您担待啊!”

    雷利沉默,也不搭话也不点头,就好像这些下等人不配跟他交谈一样。

    张大军尴尬了,手脚都不知往哪放了,张慧也有些手足无措。

    狗眼看人低。

    提都没被提起的郝浪,见此不被尊重的情景,眉头紧皱的暗骂。

    场面一时寂静无声,要多尴尬有多尴尬。

    然而就在这时,一道轻柔婉转的声音响起,瞬间化解了僵硬气氛。

    “张小姐也没做错什么,张工不用放在心上。”

    林鸾看向窘迫的张慧,淡淡的说道。

    “谢谢,谢……这位小姐体谅。”张大军不知道林鸾的名字和身份,只好简称,弓腰道谢。

    张慧看高贵优雅的高层领导竟然为她说话,眼里充满感激,而她身旁的郝浪则一双眼睛都贴在了人家身上,转都不舍得转。

    瞧这淡然的小模样,小龙女啊!嘿嘿!他就喜欢小龙女的清冷出尘。

    郝浪猥琐的看了人家半晌,也没人搭理他。

    张大军也没有一点要介绍他的样子,也不知怎的,心里一急,竟主动报上了姓名。

    “美女,你好,我叫郝浪,姓郝的好,浪花的浪。”

    突兀的自我介绍,让在场的所有人都为之一愣,待听完郝浪全名后,均捧腹大笑。

    哈哈,郝浪,好浪……哈哈,真人是巴不得别人不知道他有多浪,才起的这名字吧?

    林鸾不语,水润的黑眸瞧向郝浪垂涎猥琐的眼睛,俏脸瞬间冷若冰霜。

    又是一个只看皮囊的无耻之徒。

    林鸾一直沉默不语,也没有人打算附和一两句,郝浪顿时像个被晾在太阳底下的猴子,尴尬的要死。

    叫你多嘴,让人看笑话了吧,活该。

    见此情景,林鸾即使再气,出于良好的教养,还是冲郝浪轻轻点了一下头,让场面不那么尴尬。

    啊……她看他了……天,不会是看上他了吧?哎呀!太激动了!

    郝浪双手捂着胸口,因为人家敷衍的一个点头回应,激动了好半晌。

    直到一句阴测测的声音响起,才止住他自作多情的幻想。

    “郝…浪,这名字还真是特别,我很奇怪,你的父母为什么不干脆给你叫你下贱货,这才叫过耳不忘。”

    雷利不屑的睨视皮肤黝黑,浑身脏兮兮的郝浪。

    哼,一个土掉渣的农民工,有什么资格认识身份高贵的林鸾?

    想想他的百般殷勤示好,林鸾都是视若无睹,如今却跟这个底层男人打招呼,心里就十分不爽。

    郝浪皱眉,玛德文盲,老子姓郝不姓下。

    他恼怒望着雷利高昂着头颅,瞧不起人的死样,手握成拳,想展示一下他刚被芯片君恢复的内力,一拳打歪他鼻子。

    可张大军父女担忧又紧张的神情,提醒他,不能轻举妄动,否则工地的所有人都可能因为他的鲁莽,而丢了饭碗。

    这么一想的郝浪,逼迫自己松开紧握的拳头,低头不看雷利狂傲的嘴脸。

    哼,狗眼看人低的奸商,最好不要在没人的时候遇见他,否则,打不死他。

    “跟你说话呢,你聋了?需要我给你治治耳朵吗?”

    雷利阴笑,伸手就朝郝浪的耳朵甩过去,不料,途中竟被一只素手拦下。

    他侧头,望着表情清冷的林鸾,惊诧道:“小鸾,你要为这个农民工出头?”

    本要侧头躲过,让雷利摔个狗吃屎的郝浪,忽的抬头,眼冒精光的看林鸾侧脸的优美轮廓,内心激动不已。

    美女要替他出头?啊,替他出头……嘿嘿……真看上他了?

    “不是替他出头,而是身为风雷集团的总经理,无故打压一个农民工有意思吗?”

    激动得不行的郝浪,听此言论,扬起笑容瞬间垮掉。

    靠,不是为他一人,而是为所有人农民工……哎,白激动了。

    “雷经理,林总说的对,我们风雷集团现在急需借助和林木工程集团的合作,解决财务危机,如果这些农民工罢工,工程就会停滞,到那时……”

    雷利听身后大腹便便的男人,附在耳边的轻声言论,皱眉思索半晌后,笑着凑近林鸾,道:“小鸾,你真善良,都听你的。”

    呕……想吐……

    有了顺风耳,听清了整个过程的郝浪,差点没被雷利伪装出来的柔善蜜语恶心的当场喷射污秽物。

    还下三滥的忽悠女人,得以翻身,真特么不是个男人。

    “今天先这样吧,我还要回去见张局长,时间来不及了。”林鸾不着痕迹一动脚步,抬腕看表。

    雷利皱眉,张局长,土地局的?

    他不动声色的给挺着啤酒肚的属下投去一个莫名眼神,后又温和看向林鸾。

    “好,我护送你出去,这里钢筋水泥的太不安全。”

    林鸾没有拂了雷利的好意,点头跟他并排而行。

    “雷总慢走,慢走,小心脚下……”

    郝浪见张大军拍马溜须的送客,冷哼一声,一个伪富豪有什么可溜须的,多拍拍他身边的低调美人还行。

    毕竟,能让群男人借力翻身的女人,肯定不是普通人。

    郝浪转眸看向林鸾纤瘦的背影,不知道她有没有察觉这些饿狼的意图。

    等等……什么声音。

    郝浪双耳忽然一动,抬眼看向高空摇摇欲坠的臂式升降机,再看地面上与之相对的林鸾,提升内力就超前奔去。

    “小心。”

    穿透云霄的呐喊,让前方行走的一行人顿步。

    雷利不耐烦,回头正欲呵斥疾跑过来的郝浪,空中咣当咣当的机械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抬头一看,硕大的黄色钢铁马上就要坠落,雷利吓得大叫一声,撇下林鸾,撒丫子开始奔跑的模式。

    吱嘎,升降机的最后几颗螺丝脱落。

    被撇下的林鸾,抬头望着头顶急速坠落的巨大钢铁,瞳孔瞬间扩散,全身僵硬,动弹不得。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