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梁先生不解风情、江慕桑梁佑深江锦韵小说

梁先生不解风情

江慕桑梁佑深江锦韵小说

主角:江慕桑,梁佑深,江锦韵 标签:虐恋、总裁、日久生情、

江慕桑从来都清楚,想要的事情要自己去争取,哭是没有用。所以这么多年,她从不流眼泪。她以为自己只是把他当做报复母亲和姐姐的棋子,可是到最后,他说不爱她时竟难受的泪流满面。梁先生,如果岁月肯回首,你能不能,也爱我一次?

梁宋宋 状态:连载中

江慕桑梁佑深江锦韵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1章:梁先生等不及了?

    精致复古的刺着玫瑰花的棉布长裙,慕桑乌黑浓厚的长发编成一条长长发辫垂在颈后,露出一张过分白皙的脸,没有任何妆容,却好看得像电视上的明星。

    她懒懒地坐在公园木质的长凳上,手里举着鲜艳的玫瑰花百无聊赖地玩着,偶尔仰起头,触碰到那从树叶缝隙透进来的阳光时,才微微一笑。

    梁佑深坐在黑色卡宴上,抬眸望去的时候,就是这副模样的慕桑,干净纯澈又天真,与夜里那个妖冶热情媚眼如丝的小妖精没有半分相似。

    他示意司机鸣了两声笛。

    江慕桑顺着笛声投去视线,车窗恰好摇下,梁佑深宛若雕刻般的英俊脸庞露了出来,神情还是一如既往的淡漠清贵,又隐隐透出霸道。

    “怎么来的怎么早?”慕桑拉开车门坐上后座,动了动调了调姿势。

    “事情结束得早。”梁佑深说罢,修长的手指就捏住她的下巴,轻轻往上一抬,慕桑漂亮精致的脸便落入他的眸中。

    前面的司机很有眼见力地调好后射镜的位置,面无表情地淡定开车,似是对这场景见怪不怪。

    慕桑被他突如其来的动作弄得微微一愣,随即嘴角便绽开妩媚地笑,伸手勾住他的脖子,狐狸眼散着勾人的光芒,“怎么,梁先生等不及了?”

    梁佑深轻轻一笑,他刚刚一定是看走眼,才会觉得这女人也有纯澈天真一面。低头在她鲜艳欲滴的唇上落下浅浅一吻,“红色很衬你皮肤。”

    “我的眼光向来很好。”慕桑一语双关说完这句话,便松开手坐回自己的位置上,微闭着眼休息。

    她昨晚赶了一篇论文,今早又起早拍摄了杂志的封面海报,现在便有些犯困。而且梁佑深向来很少在车上跟她闲谈,所以她也就不搭理他自顾自睡会去了。

    车子很平稳地驶着,慕桑不知不觉竟真的睡着了,再次醒来的时候司机已经不在了车上,梁佑深在旁边使用平板,似在处理工作事项。

    “几点了?”

    “十二点十七分。”

    慕桑眉心一跳,她竟睡了一个多小时?小心翼翼地去观察梁佑深的表情,他微低着头,完美的侧脸落入她的视线,还是像以往那样高贵冷峻,但是没有不耐烦和怒火。

    看来早上他的项目谈得很顺利。慕桑放宽了心,“走吧我们去吃饭,我饿了。”

    梁佑深听罢将平板关机放到身侧,转过头来看着她,“我等了你半小时,怎么样都要先满足我才说的过去吧?”

    他的身子压过来的时候慕桑在想,为什么这男人说这么流氓的话都这般优雅高贵呢?

    “不许弄坏我裙子。”慕桑一边搂住他的脖子一边含糊不清道。

    得到的回应却是胸前的柔软被狠狠一捏。

    等到某人终于“满足”的时候,饭点早就过去。

    慕桑躺在柔软的座位上娇喘着气,连动手整理自己的凌乱衣服的力气都没有。她的发辫在激烈纠缠时候散落,浓密微卷的长发衬得她脸蛋更是小。

    梁佑深坐在上方俯视她,因为餍足所以心情不错,嘴角挂着浅浅的笑,“你应该多多运动。”

    “那也受不了太饥渴男人的折腾!”慕桑听到他侧面说她体能不行,不由得回口道。

    梁佑深听了又俯身下去,“想看我饥渴的样子?嗯?”

    他的俊脸在她眼前放大,慕桑觉得今天的梁佑深可真斤斤计较。

    换上甜美笑容,主动在他脸颊轻轻一吻,“下次再来见识好不好?”

    梁佑深这才放过她,动手帮她整理整理衣服,“走吧,现在去满足你的胃。”

  • 第2章:餐厅里的‘活春宫’

    新开的法式餐厅,慕桑这一身红色棉布裙本是不太搭这餐厅气氛,然而她将长发放下之后,配上那美艳的脸和冷冷的气质,瞬间便觉得没有她撑不住的场面。

    梁佑深吃饭的时候也是淡然而优雅,慕桑很饿,但是行为举止间也是名媛风范,梁佑深不由得多看她几眼。

    按道理说像她这样家庭背景的女孩应该不会有这般自幼受过良好调教一样的名媛气质才是。第一次,他对她的身份背景产生了好奇心。

    慕桑显然被折腾到了,不看梁佑深也不主动说话,自顾自吃着自己的菜。

    然而看着这暗自生气模样的慕桑,梁佑深眼底出现自己都没注意到的柔情。

    一餐饭吃完已经是下午两点多。梁佑深放下刀叉说要先走,结果大腿便穿来一阵异样感觉。伸手抓住她桌底下不安分的腿,“你要在这里玩?”

    江慕桑却只是用手肘撑着下巴,言笑晏晏,看向他的狐狸眼里媚气横生,不答反问道,“梁先生是要去会美人才走得这般急?”

    梁佑深听罢淡淡一笑,“嗯,醋了?”语气里有戏谑成分。

    “不是。”江慕桑收回腿,站了起身,优雅道,“确认一下梁先生行程。这样的话我今晚就有空和送我这身裙子和玫瑰花的学长看看电影了。”

    “祝梁先生抱得美人归。”说罢抬腿就走,没有半分留恋。

    然没走几步手腕便被人拽住,用力一拉,回过神来的时候她已经跌回梁佑深的腿上。“这裙子是别的男人送的?”梁佑深语气低沉,隐隐有怒火。

    “是啊,所以我叫你不要弄坏,我挺喜欢的。”慕桑不怕死地答道。

    “穿着别的男人送你的衣服来和我吃饭,江慕桑你胆子真大!”说罢没等她回答,空着的大手便抓住她的衣领,“撕拉”一声,做工精致的布料就碎开一个口子,漂亮锁骨下的白皙隐隐露出来。

    这撕裂声在静谧的餐厅格外明显,服务员的目光瞬间投过来,但见到他们暧昧的姿势时,很是懂事地转开视线。

    江慕桑赶紧抓住他的手,“梁佑深,你干嘛?!”他竟然当众撕她的衣服,还好现在不是用餐高峰期,除了早挪开视线干别的事的服务员餐厅里几乎没有多少人。

    梁佑深不回答,手继续用力,衣衫裂开的程度更大,黑色蕾丝包裹下的柔软越发清晰可见。眸光一暗,反握住她抓着他的手,然后带着她的手便挤开那黑色蕾丝胸罩,直接抚摸上她的浑圆。

    饶是江慕桑向来大胆镇定,也被他这举动弄得耳根发红,用力要抽开自己的手,梁佑深却抓的更紧,带着她有一下没一下地逗弄自己的柔软。

    过了一会儿,梁佑深低头在她耳边道,“江慕桑,它变硬了。”暧昧的气息吐在她耳边,故意要挑逗她。

    江慕桑咬唇瞪他,“你下面的也硬了!”

    梁佑深眸里含笑,“嗯,那一起释放一下。”大手重重一捏,与此同时咬住她的唇,细细啃噬。

    在情事上他向来霸道,然这次阵势却真有些吓到江慕桑,到底还是个姑娘,要光天化日之下在餐厅里表演活春宫,她还真过不了心里这坎。

    伸出另一只空闲的手推开他,反复用力好几下才微微推开一些距离。“不要在这里。”她气息不稳道。

    梁佑深置若罔闻,撬开她的舌头继续深入。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