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初见,余生浅言、苏暖顾锦笙小说

初见,余生浅言

苏暖顾锦笙小说

主角:苏暖,顾锦笙 标签:轻松、甜文、宠文、

姥姥不疼,舅舅不爱,苏暖以为自己够悲催了,直到遇上顾锦笙,真正的悲催才开始。“顾锦笙,你是瘟神吗?第一次遇到你,我被人追杀,第二次遇到你,我家房子烧了,第三次遇到你,我肚子大了……”某男笑而不语,摸着一旁露出月牙的儿子,又看了看苏暖的大肚子,这是他们第二个孩子了……

西木 状态:连载中

手机阅读全文

1、微信搜索: i163wx
2、关注公众号
3、回复:初见,余生浅言

苏暖顾锦笙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2章 这女人吵死了!

    “顾老板,顾大哥,求求你啦,你发发善心救救我吧,你看我一个弱女子,被那群流氓追着,整个小区都见死不救,你要是不管我,我就死定了。”

    苏暖见他并没有太多反应,顿时急了起来,她真怕那些人再杀下来,于是心一横,干脆坐在地上,抱着他的大腿开始哭起来。

    joe刚解决完上面的事,刚下楼就看到这一幕。

    自家BOSS一脸无语的站在路边,腿上抱着一个衣衫不整,想甩都甩不掉的女人,这要是外人看到,还以为BOSS对这女人做了什么不可描述的事情呢。

    不过现在过去交差,BOSS面子会不会过不去啊?

    joe躲在楼梯口,左右为难。

    远处的顾锦笙却一脸铁青,转头刚好看见他,joe犹如惊弓之鸟,假装自己看不到。

    顾锦笙的脸顿时更黑了,“愣着干什么!赶紧给我把这女人绑起来,顺便把嘴堵住了,吵死了!”

    最终苏暖还是成功上了车,刚才还一副痛不欲生的样子,到了车上却笑得跟花儿一样,女人心,海底针,翻书都比不上她翻脸快。

    顾锦笙在附近有一处高档住宅,面积虽然不大,但装修却很奢华。

    苏暖进了屋环视一圈,心里有点震惊,光是装修就花费不小,尤其客厅里挂的几幅字画更是价值不菲,这个顾锦笙到底什么来历?

    “客房有床,累了就睡,但不能乱碰我的东西,明天一早就走,不然赶你出去!”

    顾锦笙嫌弃的瞥了她一眼,随手递给她一个一次性的洗浴用品,“睡前洗澡,别弄脏我的地方。”

    苏暖玩不在意,笑嘻嘻的接过他的东西,顺带拍了一个不大不小的马屁,“顾老板你真贴心,不仅有颜有钱,心地也好,能认识你我真是走了大运。”

    顾锦笙早就对她的马屁免疫,真不知道这女人的嘴是不是摸了蜜了,什么好话都敢说。

    见他没反应,苏暖也不在意,强忍着脚踝的伤,转身兴冲冲的朝浴室跑去。

    清洗了一遍,苏暖拿过顾锦笙准备好的睡意,样子松松垮垮的,一看就是男款。

    她又抬眼看向梳妆台,上面虽然摆满了洗漱用品,但都是男人的,显然这个家没女人。

    没道理啊,一个钻石王老五竟然单身,苏暖撇了撇嘴,顾锦笙不是G就是变态。

    她随手拿了一个面霜擦了擦脸,然后才走出浴室。

    客厅里早没了顾锦笙的身影,她对主卧的方向道了一句晚安,便跑向客房的门。

    出于习惯,她一进门就检查了一下,看有没有装监视器或者可疑的地方。

    确定没有异常后,忍着疲惫将照片发到部长的邮箱,苏暖终于松懈了下来。

    疲惫的躺在床上,没过多久就进入了梦乡。

    马路上,红灯绿酒,正是夜市的时候,顾锦笙坐在阳台上看着夜景,随手拿起旁边的咖啡抿了一口,拨通了joe的电话。

    “明天之后,我要清远医院从H市彻底消失,明白吗?”

    “明白。”

    第二天一大早,一阵尖利的叫声划破了沉寂的清晨,苏暖站在浴室门口,对着全身光溜溜的顾锦笙愤怒咆哮:“啊!要瞎了,要瞎了!你出门怎么不穿衣服啊?变态!流氓!”

    苏暖原本还昏昏欲睡的脑子彻底清醒了过来,顾锦笙此时光裸着身体,身上的水珠还没有擦干,顺着他健硕的人鱼线一直滑到了腰间的浴巾里。

    “你洗澡穿衣服?”顾锦笙的脸色一片青黑,“在别人洗澡的时候闯进来,苏暖,到底谁是变态?谁是流氓?”

    苏暖张了张嘴,原本愤怒的心情这才平静了下来,沉寂过后就是尴尬。

    “你现在洗澡为什么不锁门呢?真是的,我又不是透视眼,不开门就知道你在里面吗?”

    “说完了没有?说完了就赶紧给我出去!”顾锦笙没好气的拉过旁边的睡衣穿上。

    苏暖撇了撇嘴,自知理亏灰溜溜的往外跑了。

    等他出来,苏暖又笑嘻嘻的迎了上去:“顾老板,对不起啊,我真的不知道你习惯在自己家裸奔,以后我会尽量跟你错开时间,晚点出门的。”

    话音刚落,顾锦笙的脸色瞬间黑成了锅底,苏暖没心没肺的嘲笑,而后拎起包直接出了上班去了。

    苏暖刚到公司,所有人都自己的站起来鼓掌,昨晚她把新闻发给部长之后,部长当天晚上就播到夜间新闻里去了。

    仅仅一夜过去,台里的收视力就直线飙升,部长一来更是十分高兴的点名表扬了她一番。

    苏暖一整天心情都好得不得了,直到快中午的时候,她接到了一通电话。

    一看屏幕上来电显示,苏暖的脸色立刻就阴沉了下来,她其实是不想接的,可不接又不行,谁让对方是她亲爹呢?

    按下接听键,杜振邦的声音立刻响了起来:“下月一号必须回来,你妹妹要结婚了。”

    “我很忙没空。”

    苏暖的声音冷冷的。

    杜振邦重重哼了一声,语气不容置疑道:“苏暖,我是在通知你,不是在跟你商量,一号必须回家!”

    “嘁,你放心好了,她的结婚红包我会给她,不会让你丢了面子。”

    “苏暖,这是你跟父亲说话的态度吗?你以为我是贪图你那点钱?”

    杜振邦显然十分生气,大吼大叫:“你可别忘了,你妈的骨灰盒还在我这,你要是不听话,我就让她滚蛋,活着我没办法离婚,死了我难道还拿她没辙吗?”

    苏暖的心蓦然一疼,委屈和愤怒翻江倒海的汹涌而来。

    “杜振邦,你究竟想干什么?”苏暖一拍桌子就站了起来,握着电话的手慢慢收紧,紧的手背都青经暴起。

    “我要你记住,你始终是我杜振邦的女人,女儿不听话,我有的是法子教训你!”

    说完他就直接挂断了电话,苏暖气的想砸手机,可想着就算把手机砸了杜振邦也不会有任何损失,她才恨恨的将手机放在了桌上。

    苏暖强迫自己平复情绪,可是不停抖动的双手仍然出卖了她内心的愤怒。

    不只是愤怒,还有恨,她恨那个男人,恨他对妈妈所做的一切!

    接完电话之后,苏暖的脸色一整天都阴郁的很,好不容易等到下班,她无精打采的往家里走,可刚到小区门口,就闻到了一股焦糊的味道。

    苏暖疑惑的抬头,一眼就看见了自家窗户里一片漆黑,甚至窗台上还在滴滴答答滴着水。

    她慌忙跑到保安室,拉着一个不认识的大哥问道:“二单元三楼是怎么回事?”

    保安大哥摇了摇头:“你还不知道吗?昨天晚上那户人家就起火了,幸亏邻居发现的快,打了消防电话,虽然火势控制住了,但那家估计是不能住人了,姑娘,你认识那户人家吗?”

    苏暖十分勉强的笑了笑,缓缓摇头:“不认识,我就是随便问问。”

    然后,苏暖失魂落魄的爬上楼梯,家门口已经被撞开了,里面的东西散了一地,很多东西都变成了一团焦黑,根本分辨不出原本的模样。

    走进屋子,屋里的东西已经不成样子,她蹲下身子翻翻找找,没过多久,她就找到了妈妈的照片和妈妈留下的铁盒子。

    盒子烧得焦黑,但里面的东西完全没受影响。

    苏暖抱起将里面的照片整理好,环顾了一眼四周,心里暗骂了一顿,那些人下手可真够狠的,现在她算是无家可归了。

    她身上的钱,连住宾馆都不够。

    思来想去,苏暖决定还是去顾锦笙那里再凑合几晚。

    “顾老板,顾大哥,我家现在被烧了,无家可回啊!”

    苏暖可怜兮兮的,一鼻涕一把泪。

    顾锦笙翻了翻白眼,“然后呢?”

    “然后我请你收留我啊,不然我只能睡大街了,你这么好心,不会让我一个弱女子流落街头的哦?”

    苏暖哭得梨花带雨,眼睛的余光却不时偷偷瞄向他,“反正昨晚已经睡过一次了,也不在乎多睡几次,是不是啊?我发誓,我会尽快找好房子。”

    顾锦笙被她的逻辑气笑了,他做了一晚的好人,难不成让他做一辈子的好人?那好人也太累了。

    苏暖见他很不情愿的样子,捂着脸又哭了起来,样子可怜极了。

    因为在火灾里滚了一圈,她身上都是一层灰,头发蓬乱,又一副在他家门口哭诉的样子,像极了受尽委屈的失足少女。

    顾锦笙仍旧不为所动,坚持了五分钟,见她不依不饶的样子,最后无奈的扶额,“一个星期,一个星期之后无论你找不找得到房子,都得给我搬出去!还有!别乱碰我家里的东西。”

    “知道了老板!谢谢了老板!”

    苏暖笑颜逐开,哪里还有那副苦大仇深的表情,转身就跑了进去。

    “喂喂!换鞋!”

    顾锦笙看着光洁的地板新出现的黑色脚印,心里突然升起一股后悔。

    第二天一早,苏暖就被一阵拍门声吵醒,带着一身起床气从床上跳了起来,“大清早的敲什么门啊!让不让人睡了!”

    门一打开,门口站着的OL美女就傻眼了,她瞪大了两个眼珠子,像见鬼了一样上下打量苏暖。

    BOSS家里,什么时候住进女人了?

    苏暖也注意到了对方怪怪的眼神,咳嗽了一声,笑道:“美女啊,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只是暂住几天,跟顾BOSS一点关系都没有,你别误会啊。”

    OL美女半天才回过神来,立时收回那种怪怪的眼神,续而露出一副我懂的表情,苏暖被她的神情弄得尴尬无比,她觉得自己有必要解释一下,“我们真的没什么,除了睡两晚,没别的事了。”

    话刚出口,苏暖就想抽自己一个大嘴巴,她到底在说什么啊,真是越描越黑。

    “怎么?你还想发生点什么?”

    身后,一股怒火扑过来,顾锦笙似乎刚洗了澡,头发湿漉漉的,身上一身居家服,一脸冷冰的扫了苏暖一眼。

    OL装美女见状,连忙把文件递了过去,“BOSS,这是急着签的文件。”

    顾锦笙点了点头,接过文件,两下三就签好了,“以后事先记得给我打电话,大清早敲门很不好。”

    “对不起顾总,打扰您了。”

    女人迅速低头,像个做错事的孩子。

    一旁的苏暖嗤笑一声,顿时惹来两人的目光,尤其是OL装美女的眼神,带着一股暧昧和羡慕。

    顾锦笙的眼神正好扫过来,女人浑身打了一个激灵,那好文件,一溜烟的跑了。

    门再次被关上,不过这次明显带着气,苏暖想在他还没发火之前,蹑手蹑手的溜回房间,可没走几步,就被身后一个有力的手指扣住睡衣领。

    “以后没我的允许,不许开门!明白吗?”

    苏暖连忙扯回自己的睡衣,鸡啄米一般点头,“是是是,这次是我的错,对不起啊顾老板,我以后绝对不会了。”

    顾锦笙笑了笑,并没有松手的意思。

    苏暖有点生气了,转过头,怒道:“喂!你还是不是男人啊,我都道歉了你还想怎样?你拽得我好疼,衣服都快被你拽坏了。”

    话刚出口,苏暖就后悔了,因为她穿的是顾锦笙的男士睡衣,所以比较宽松,如果顾锦笙稍微一用力,她的下场只有果奔了。

    现在有危险的是她,当然要识时务一点。

    想着,苏暖猛的转身回来,想趁他不注意趁机抽掉睡衣,可惜却没估计好距离,不小跌了一跤,摔在他胸口。

    顾锦笙被她的动作惊了一下,手指不经意间被她挑开,睡衣就这么滑溜溜的掉落在地……

  • 第1章 怎么?想赖上我?

    “别跑!”

    “抓住她,别让她跑了!”

    一声声厉喝从黝黑的巷口冲出。

    苏暖怀里揣着相机左穿右穿,像个兔子一样,很快就消失在了黑夜中,朝着街道上最敞亮的地方跑出。

    这时,一辆亮黑色的奔驰SUV正缓缓的停在路边,车门打开,刚好拦住了苏暖的去路,她因为速度太快,来不及躲避,一头撞了上去。

    苏暖缓了一会儿才站起来,但后面的人已经追了上来。

    眼看着躲不过去,她当机立断一步跨进车里,刚好看到车里坐了个男人,顿时扑上去捂住男人的嘴。

    “谁!别伤我家boss!”

    前排的司机被这突如其来的状况吓了一跳,但自家BOSS还在别人的手上,他也不敢轻举妄动。

    “别,别误会,我不是坏人,只是为了躲外面的那些人不得已才上车的,我身上有件东西很重要,决不能落在这些坏人手里。”

    苏暖急急的解释了一句,眼前却紧张的瞄向窗外,观察着那些人的一举一动。

    不出片刻,黑暗中追出来三十几个黑衣人,一个个凶神恶煞的样子,走到车子前一阵徘徊。

    完了完了,她吓得脑子一片空白,看他们的架势,下一步肯定会进来搜车,那她真的炸翅难逃了。

    不行,不能坐以待毙!

    苏暖松开捂着男人的手,推开车门就想跳下去,没想到却被身后的男人一把抓住跨在身上的相机,连带着将她也拉回车里。

    “joe,开车!”

    男人冷着脸,吩咐了一句。

    “是!BOSS!”

    司机眼疾手快,车子很快驶离原地,后面的黑衣人反应过来时,车子已经驰骋而去。

    车内的氛围有些诡异,苏暖仍旧围着后仰的姿势倒在男人的怀里,两个人紧贴着,进得都能听到对方的心跳声。

    半响后,她才慌乱的从他怀里爬起来,强压着尴尬,嬉皮笑脸的说道:“老板,麻烦前面路口下车,今天真是多谢你仗义相助,虽然都说大恩不言谢,但我会永远记住你的!”

    “我让你走了?”

    男人冷冷开口,看着她的眼神就像狮子见了兔子。

    苏暖心突然咯噔一声,转头刚好撞上他的视线,过路的车灯忽闪忽灭,她分明从他深邃的眸子里看到了自己狼狈的身影。

    她小心翼翼的扯了扯相机背带,脸上赔着笑意:“老板,我知道闯进你的车不对,不过我真的不是故意的,这样好不好,现在天色那么晚了,我改天请你吃饭赔罪好不好?”

    一边说着一边稍微往后退,和男人拉开安全距离。

    顾锦笙瞥了她一眼,目光刚好略过她护住的胸前,顿时轻蔑的吐了一个字:呵!

    苏暖顺着他的目光往下看,脸色顿时青了,呵是什么意思?

    她有些气恼,哼了一声扯了扯自己的衣角,不服气似得和某人划清界限,缩在角落里警惕的看着某人一张一张的翻看她相机里的照片。

    刚才太急,也不知道这男人是什么来头,她现在只希望自己别刚从狼窝逃出来就又掉进虎穴,要不然真的完蛋了。

    这些照片都是她辛辛苦苦偷偷从清远医院偷拍到的,里面都是医护人员虐待病人的铁证,甚至还有一些肮脏的地下交易。

    而刚才追她的那帮人都是医院的走狗,因为怕她将照片传出去,断了他们的财路,所以才急着夺回照片。

    半响后,男人随手将相机扔回她怀里:“没想到一个豆芽菜,也有胆子拍这样的照片。”

    苏暖接好相机,看到相片完好无损,心也放松了下来。

    “joe,前面让她下车!”

    苏暖闻言,顿时咧嘴一笑,看来这次是碰到好人了啊。

    她将相机的内存条拔出来,小心翼翼的放在口袋里,而后笑眯眯的看向男人,“老板大哥,我现在突然改主意了,不想现在下车,你还是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你直接送我回家吧,这里四处无人,我很怕啊。”

    男人嗤了一声,显然没有被她的瞎掰唬住:“上车的时候,那股狠劲哪去了!”

    苏暖闻言,撇了撇嘴,躺在椅子上开始耍赖:“不嘛,这里到我家很远的,我一个人走天亮都走不到,你真的忍心让我一个弱女子在这荒郊野岭里?而且你也看过照片了,事情很严重的,我这是在救人,你要是耽误了我救人,你就是间接的帮凶,知道吗?”

    男人顿时无语了,坐在驾驶座上的joe看着BOSS受气的样子,忍不住嗤笑出来。

    “如果没有我,这些照片早被追回去了!”男人哼了一声。

    苏暖一听,立时又笑眯眯的接过他的话,“所以我才说,你是一个好人,我先替那些正在还有即将脱离苦海的病人们谢谢你了!好人好报,你一定一生平安,财源广进!”

    苏暖很狗腿的拍着马屁,一张俏脸笑得像朵花儿。

    男人笑着摇了摇头,总算是让司机掉头往市区而去。

    等到了苏暖的家门口,她就被无情的丢下去,对方在赖得跟她多说一句,直接拉上车帘,扬长而去。

    苏暖这次却不再不依不饶,反而热情的挥挥手,“老板再见啊!好人好报!”

    最危险的时刻总算是过去了,照片终于安全,苏暖哼着小曲摸着肚子往家里走,在医院蹲了整整一天,饭都没顾上来吃,现在放松下来才发觉肚子都快饿扁了。

    然而正在放松的她却没发现,楼梯口有一道黑影一闪而逝。

    苏暖的职业是一家报社的记者,平常都会潜伏在各种角落偷拍一些见不得人的黑幕,也正因为如此,她总是麻烦不断,不过以往都能逢凶化吉,但这次,情况似乎有些不一样。

    漆黑的走廊里,苏暖低着头从包包里掏钥匙,可没想到刚抬头开门,就看到一个凶神恶煞的男人堵在她前头。

    苏暖第一个反应及时撒腿就跑,像只兔子似的,瞬间就窜到了楼梯口。

    可没想到刚跑两步,却发现下面同样被人堵了,上下都有人,显然对方早有部署。

    所幸刚才下车之前拔掉了内存卡,就算相机被他们抢走了也没事。

    不过,相机是公司配送的,一个就要好几万,弄丢了要赔的,不如直接拼了算了!

    苏暖晃了晃脑袋,想着要是大喊救命或许会引来周围邻居的注意,如果有人在身边,他们总不能大庭广众之下乱来吧。

    “来人啊!救命啊!杀人啦!抢劫啦!”

    苏暖一边逃一边扯着嗓子大喊,可让她没想到的是,她的呼救不仅没有四邻右舍的帮助,反而一个个纷纷落锁,唯恐避之不及,苏暖的心一下子就凉了,看来今天死定了!

    这时楼梯里的蜂拥而上,有人抢她相机,有人趁乱撕扯她的衣服。

    苏暖甚至觉得有双手偷偷伸进她的内衣,胡乱摸了一把,她脸色顿时大变,猛地抬头,正好看到几张泛着淫笑的脸。

    “臭丫头,你可别怪我们,要怪就怪你多管闲事,惹了不该惹的人!今晚就让我们哥几个教教你,什么人不该惹,嘿嘿……”

    “我惹你大爷的!”

    苏暖大怒,使出身上最后一丝力气,拳打脚踢,拼命的挣扎,连抓带撕的挠像那几个臭男人。

    只是面对这些人高马大的男人,她终究还是太弱了,仅仅片刻,就败下阵来。

    “大哥!上当了,相机里的内存条不见了!”

    黑暗中突然传来一道骂娘的声音。

    下一秒,苏暖只感觉脸庞传来一阵火辣辣的疼痛,那个凶神恶煞的男人恶狠狠的道:“先把这臭娘们给我压到屋里,今晚就算扒光她,我也要找到那张内存条。”

    苏暖被一巴掌扇得晕头转向的,她想尖叫着阻止那些人的拖拽,却很快被堵住了嘴。

    无论她怎么挣扎,周围的人始终没有出来帮忙的,苏暖渐渐绝望了,缓缓闭上双眸。

    “滚!”

    就在这时,楼下突然传来一声暴喝,不知道从哪里跑出来的几个墨镜男,快速的冲上来,把原先那几个撂倒在地。

    苏暖感觉自己的身体一松,紧接着又一紧,但她知道自己是掉进了另一个人的怀抱。

    被打蒙头的混混终于反应了过来,立刻从地上爬起来,跟刚冲过来的墨镜男打成一团。

    苏暖也感觉自己被人趁乱抱下了楼,路灯柔和的照在她脸上,她微微抬头,发现抱着自己的人竟然是刚刚开车离去的那个男人。

    “还以为你多厉害呢,没想到这么快就被人追上门,真蠢!”顾锦笙不屑的瞥了她一眼,

    苏暖脸色顿时不好看,气得在他怀里不断挣扎,刚要站稳,脚上却传来一阵钻心的痛,疼得她差点跪在地上。

    索性这时有一双大手伸过来,稳稳的扶住她,“跪谢就免了,如果你真的想谢我,可以换别的。”

    苏暖气得牙痒痒,慢慢扶着他的胳膊站起来,心里明明应该是感激的,但她就是气得不行。

    “要让别人谢你,总得先告诉我尊姓大名吧?”

    “顾锦笙。”

    “顾锦笙?”

    苏暖重复了一句,心里微微一动,这名字听起来有点耳熟啊,可就是想不起来在哪听过。

    不过算了,作为一名记者,她听过的名字海了去了,总不能个个都记得吧。

    苏暖脸上重新绽开笑容,“顾大老板真是大好人,不但英俊潇洒,心地也善良,不如你好人做到底,带我离开这里?”

    顾锦笙嘴唇一翘,瞥了她一眼,“怎么?想赖上我啊?”

手机阅读全文

1、微信搜索: i163wx
2、关注公众号
3、回复:初见,余生浅言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