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夫人别闹,咱不离婚!、陆婉婧展行琛游思远小说

夫人别闹,咱不离婚!

陆婉婧展行琛游思远小说

主角:陆婉婧,展行琛,游思远 标签:宝宝、契约、婚恋、虐恋、前夫

契婚三年,总裁的白月光终于回来,陆婉婧终于合约到期,成功解放了!为了庆祝重新晋升单身贵族,她决定寻找一枚超帅小鲜肉,力争第二春无缝接轨!但是总裁前夫你不去跟白月光修成正果,总是撩我做什么?展总裁:想离婚?也得问问我儿子同不同意!某萌宝:其实吧,换个爸爸也不错……时刻准备撬墙角的小鲜肉富二代:没错没错,宝宝看我当你后爸怎么样?

一路沉香 状态:连载中

陆婉婧展行琛游思远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1章 我巴不得摆脱你

    民政局前,一辆豪车缓缓停下。

    展行琛面色冰冷淡漠地扫了一眼陆婉婧,眉心微凛:“东西拿好了吗?”

    “展少放心,一件不差。”

    陆婉婧心情大好地丢下这句话,推开车门率先走了下去。

    行走之间,带起一股香味。

    展行琛眉心微拧,锐利幽寒的目光紧紧盯着那道身影,唇角微抿。

    以往她顶多化个淡妆,穿一身朴素到没有任何亮点的衣服,再踩一双小白鞋就出门了。

    今天却穿了一件无袖修身的连衣裙,头发也披散在肩上,化着精致的妆容,脚上还踩着十公分的高跟鞋。

    明艳动人。

    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是来办结婚证的!

    陆婉婧见后面半天没动静,停下脚步回头看了一眼,唇角微勾:“展少怎么还不下车?不会是想反悔吧?当初可是说好了,咱们形婚三年,昨天刚好到期,今天办离婚可是你应尽的义务。”

    “反悔?这辈子都不可能。”

    展行琛面色冷硬地下了车,越过陆婉婧,目不斜视地向里面走去。

    手工定制西装将欣长的身形衬托得越发挺拔。

    棱角分明的脸上隐隐蒙着一层薄霜,无时无刻散发着拒人千里之外的幽冷气息。

    深邃的眼底像是藏了无数情绪,让人看不通透。

    陆婉婧望着他的背影,很不在意地轻扯嘴角,跟了上去。

    不一会儿,两人就从民政局里出来。

    陆婉婧扫了一眼展行琛。

    正要说话,展行琛率先转过头一脸怒气地瞪着她,眉心一拧:“是你叫狗仔过来的?”

    “狗仔?什么狗仔?”

    陆婉婧一脸茫然地看着他,被他突如其来的斥责搞得心口发闷。

    就算他心情不爽,也没必要给她安上这种病莫须有的罪名吧。

    “不承认?”展行琛眼底一凛,冷嗤一声,抬起手向停在不远处的车子指去。

    等她看过去的时候,之前大开着的车窗忽然关上,好像还有个相机晃动了一下。

    陆婉婧心里一紧,脸色瞬间变得异常难看,忙不迭解释:“这些人真的不是我请来的!我巴不得赶紧结束这段婚姻,怎么会在这个时候请狗仔?”

    就在她急着摆脱干系的时候,说出来的话却狠狠刺在展行琛心上,本就阴沉的脸变得越发难看。

    他转过头狠狠盯着陆婉婧,幽寒的光芒像是一张无形的网,紧紧笼罩在她的身上,越缠越紧,让她几乎出不上气。

    这么多年,她已经早已习惯这样的目光,这样的脸色,可还是忍不住心里发寒。

    就在她不自觉想要再解释一遍的时候,展行琛冷冷眯了一下眼,带着一身迫人的寒气,缓缓俯身,锐利的目光狠狠戳进她的眼底。

    薄唇一张,一字一顿:“三年时间,足以改变一个人。你也只是一时侥幸,当了展家少奶奶。这个位置,带给你以前从未享受过得待遇。从今天起,你以前拥有的一切,都会化为乌有。所以,你别以为用这样的手段,就能重新坐上那个位置!”

    他扔下这些话,警告般地递给她一个冷厉的眼神之后,带着一身寒气转身就走。

    之前,他还真的以为她一心想离婚。

    现在看来,刚才不过是演给他看的而已。

    请狗仔,通过制造舆论给他施压,以达到重新挤进展家的目的,才是她的重头戏。

    想不到,是他一直小看了她!

    等到展行琛快要从眼前彻底消失的时候,陆婉婧才彻底明白他刚才到底说了些什么,顿时气得大脑缺氧,头皮阵阵发麻。

    就连耳朵里,也充斥着阵阵嗡鸣。

    她咬紧牙关,带着一身怒气快步向展行琛跑去,攥紧气得发抖的手,厉声离开怒斥:“展行琛!嫁给你这么多年,我什么时候不是在看你们家人的脸色?是,展家少奶奶的位置确实让我享受到了许多,让我能够和你一起参加酒会,穿好看的衣服,戴贵重首饰。可那又怎么样?最后还不都是你展家的东西?除了衣服鞋子之外,那些贵重东西我都好好保管着,就等办完离婚手续之后还给你!”

    “你以为天底下谁都想进你展家的门?那你自我感觉也太良好了吧!”

    “说我请狗仔是为了踏进你展家的大门?那么请问,既然我不想从展家离开,直接选择不离婚,用命来拖死你,你能怎么办?”

    越到最后,她的声音越紧,积攒了多年的委屈和怨气一并涌了上来。

    心口剧烈地起伏,就连声线都颤抖个不停。

    酸涩发胀的眼眶里蓄满了泪,疼得厉害。

    当初她和展行琛签订结婚协议的时候,不过是看中他愿意资助收留她的孤儿院而已。

    至于展行琛,虽然她不太清楚他和自己形婚的目的,却也知道,两人不过是各取所需而已。

    现在他居然用这种方式诋毁她,她是绝对不会认的!

    展行琛牙关紧咬,一刻未停地走到车边。

    打开车门,直接钻进车里,发动车子扬长而去。

    陆婉婧气不打一处来,快追了几步之后,脑子一抽,直接将包甩了出去:“展行琛!你大爷!”

    由于她的动作太大,散在肩上的长发瞬间变得凌乱异常。

    她带着一身怒气,阴沉着脸快步走过去,捡起包就准备走。

    余光却瞥见那辆坐着狗仔的车还停在原地。

    她牙关一咬,绷着脸直接杀了过去。

    就在她往过走的时候,狗仔还拿着相机对着她一顿狂拍。

    这帮人,也太嚣张了吧!

    她眉心一拧,伸手就去抢对方的相机。

    对方却直接关上车窗,发动车子直接从另一边绕了过去,连她说话的机会都不给。

    陆婉婧硬是气得脸色泛白,四肢发抖到了极点。

    就在她带着一身怒气,不得不走在路边拦出租车的时候,有关于他们离婚的传闻已经在网络上迅速蔓延。

    对于她陆婉婧的各种猜测,更是喧嚣尘上,只是她这个当事人还一无所知。

    她前脚刚上车,后脚手机就震动了几声。

    她面色难看地拿出手机扫了一眼,见是袁媛打来的,表情稍微缓和了一些。

  • 第2章 识相就自己走

    “喂?什么事?”

    她声音疲累地问了一句。

    “你和展行琛离婚了?”

    袁媛的声音瞬间从听筒里冲出来,听上去有些尖利,其中还夹杂着几分不可置信的味道。

    陆婉婧皱了皱眉:“你怎么知道的?”

    虽然袁媛的消息一向很灵通,可她压根儿没告诉任何人,她怎么能第一时间知道这些消息?

    再说,展行琛压根没见过袁媛,怎么可能把这个消息告诉她?

    “居然是真的!陆婉婧啊陆婉婧,你好不容易当上了展家的少奶奶,怎么能说离就离呢?就算别的男人再好,怎么能比得上展行琛呢?展家可是A市大佬,你怎么能把这块肥肉让给别人呢?”

    “袁媛,你到底在胡说八道些什么?什么别的男人?”

    “新闻上说,你婚内喜欢上别的男人,然后跟展行琛离婚了。难道不是?”

    袁媛这句话,像晴天霹雳,直接从陆婉婧头上劈下,就连心跳都暂停了一两秒。

    脑袋更是阵阵发麻,浑身的血液在不断翻涌,脸色更是变幻莫测。

    袁媛的声音还在继续。

    “这个新闻刚爆出来,就把微博服务器弄瘫痪了。现在你们离婚的话题已经爆了,后面紧跟着就是你出轨的各种猜测和新闻。那个……婉婧,我不是那个意思,只是不相信你会做出这种事情。最终目的还是提醒你,千万要冷静。”

    “冷静?这个时候我怎么冷静得下来!我根本没出轨!更没什么喜欢的男人!”

    陆婉婧几乎是将这句话吼出来的,脸都气得涨红,惹得司机连连看了她好几眼。

    她深吸一口气,闭上眼一脸烦躁地靠着椅背,紧紧握着手机。

    一定是那帮狗仔干的!

    分明离婚是两人你情我愿的事情,到最后,居然给她安上了出轨的罪名。

    这帮狗仔,还真是看热闹不嫌事大!

    她牙关紧咬,深吸一口气之后,睁开眼,直接将落到眼前的头发撩到脑后,一边听袁媛说话,一边打开微博,点进他们离婚的页面,一页一页地往下翻阅。

    越往下看,心跳越快,火气越大,到最后手都有些发抖,手心出了一层粘腻的汗。

    “既然你没做糊涂事,那我也没什么要说的了。那些新闻你也别看了,省得动气。”

    “袁媛,你作为我的好朋友,我还是觉得有必要跟你解释一下。”

    陆婉婧深吸一口气,声线发紧地说道:“我和展行琛本来就是合约关系,最近他喜欢的女人回国了,我实在受不了他们两人在我面前不停晃荡刷存在感,我这才等到合约到期,提出了离婚。”

    谁知道那些狗仔,硬是用拍到的那些画面,拼凑成她有了新欢,心情很好地提出离婚。就因为她穿了一身美美的衣服,化了精致的妆容。

    至于她后来发飙,形象全无的样子,则是因为她被净身出户,没得到补偿而气急败坏。

    最主要的是,居然有人相信,一个劲地挖她祖坟,说一些难听的话。

    “不就是一个男人嘛,有什么大不了的。反正这些年你也没吃亏。等我回来,给你介绍一打优质男,保你迅速忘掉这些乱七八糟的事。至于新闻,你不看就好,过几天就没人提了。”

    陆婉婧深吸几口气,点了点头。

    就在她挂断电话的时候,司机将车子停了下来。

    陆婉婧打开车门,带着一身冷气直接上了楼,直奔401室。

    要是展行琛回来的话,许多事情也就好办了。

    直接让他联系娱乐圈的那些人,撤掉新闻。

    毕竟,让他平白无故顶上一个绿帽子,也不见得他有多开心。

    他要是想给她添堵,不愿意解决的话,那就只能她自己来了。

    临进门的时候,她对着反着光线的大理石墙面整理了一下头发,将心口那股气往下压了压,这才输入密码。

    就在推门进去的时候,听到屋里传来一倒腾东西的声音。

    她一只脚刚迈进去,就听见展行琛母亲的声音。

    “把这些东西都给我打包好,看看屋里还有没有她的东西,别落下。我们展家,可不想要她的一点东西。又占地方又惹人烦。”

    惹人烦?

    是惹她心烦吧?

    自从她进展家家门第一天起,展行琛的母亲就看她不顺眼,处处给她难堪。

    当初为了得到孤儿院的资助,她不得不得低声下气。现在好了,她和展行琛没什么关系了,她也没必要继续受这些窝囊气了。

    陆婉婧故意用力推开门。

    门砰的一声撞在墙上,发出一声闷响,瞬间将展母的目光吸引过来。

    在看到她的那一瞬间,展母先是露出了惊诧的神情。紧接着,就变得鄙夷和厌恶。

    ““呦,大忙人儿回来了啊。赶紧看看落了什么东西,别到时候再三番五次回来取。到时候,我们展家就换了门锁,你想进也进不来了。”

    展母说这些话的时候,故意拿捏着腔调,一脸不屑的神色。

    陆婉婧往里走了几步,这才发现客厅里堆满了大大小小的包装箱。

    打开几个看了看,里面放的都是她的东西。

    一些很重要的文件都被当成垃圾一样,胡乱塞进箱子里,乱成一团。

    一股火气冲了上来。

    她冷笑一声,一脚将那些箱子踢开,一个眼神向坐在沙发上冷嘲热讽的展母扫去:“您一大清早就过来帮我收拾东西,还真是体贴啊!怎么,累坏了吧?需不需要给您端杯茶,好好歇歇啊?”

    “你不说我都忘了,你的那些咖啡啊什么的,我都扔了。像这种东西,搬家的时候根本不需要。再说,像你这种没爹没妈没靠山的女人,根本享不起这种福。”

    说到这里,展母越发停不下来,竖起指尖指着陆婉婧的鼻梁:“我就不明白了,当初那么多好女孩追着行琛跑,他怎么最后娶了你这么一个草包?什么都没有就算了,每年还要往那个破孤儿院捐那么多钱。这种赔本儿的买卖他都做,实在是气死我了。”

    陆婉婧被这番强词夺理的言论气得心肝直颤,怒极反笑:“是啊,那么多有钱有势的好女孩你不选,非得等到他娶我这么一个一穷二白的女人。这一切不都是你自己作的吗!”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