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怼死这帮穿越狗、萧动上官燕小说

怼死这帮穿越狗

萧动上官燕小说

主角:萧动,上官燕 标签:

这是一个重生者,吊打穿越者的故事!你有金手指你就牛逼了?老子一样破你系统,抢你法宝,占你女人,踩你无尽年……

浑江二哥 状态:连载中

萧动上官燕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一章 重生

    潜龙大陆,东域,宋国,第一国教,天道院的练武校场上,朝阳初起,清晨的雾气还没有驱散,一群刚进入天道院的弟子已经开始了他们第一天早上的晨练。

    一身着干净白色道服的中年道人,灰发披肩,双眸锐利的扫过每一个弟子,正在认真的指点他们。

    “一日之计在于晨,每日早起多锻炼,强劲炼骨,活血壮脉,将来你们才有机会踏足修道,迈步长生以脱离轮回之苦。”他站在最前方,认真告诫后,又喝道:“尔等知道吗?”

    “弟子知道!”一群弟子大声回应,随后整齐“哼、哈”有声的武动了起来。

    这些人身着练功道袍,年级均在十六七岁,全是天道院这一代新收的弟子,虽然才入门不久,但能成为天道院的弟子,全接受了严格的考核,寻常的晨练根本难不倒他们,一个个武动起来,虎虎生风,整整齐齐。

    只有排在最末尾的一个少年,忽然在这群人当然停了下来,满目茫然。

    “我……这里是……天道院!”

    萧动静静的立在空地上。

    一身黑色束腰道袍,仿佛绝世孤立。

    他对周围喧哗的环境很惊讶,怔怔的望着眼前的一切。

    “我不是在洪武密藏中被他偷袭致死了吗?”

    “我怎么会在这里?难道这是死后的幻境?”

    萧动清楚的记得,洪武密藏现世,他带领最亲密的几位师弟力战群雄,杀到天昏地暗,血染长空,最后靠师弟们守护,独自与那位他曾经最信任的二师弟华一舟,共同进入其中。

    最后却因连续闯关,导致伤上加伤,运功疗伤之际,被其杀害致死。

    华一舟!

    没错,这个他曾经认为是情同手足,同生共死,曾多次相救的师弟,最后却为了独吞洪武密藏,趁机对萧动下了杀手的“穿越者”二师弟!

    穿越者!

    若不是最后咽气的一刻,萧动还不知道师弟的真面目,竟然是这种匪夷所思,从另一个世界,灵魂穿越到这个世界,来争夺长生气运的存在。

    长生气运,是萧动世界修道者,修炼至高境界后,才能捕获的气运。

    传言,得到长生气运者可获得永生。

    只是……

    怎么会变成了这样?

    洪武密藏不见了,自己却出现在“母宗”天道院里,而周围的人怎么都变成了小孩子?

    华一舟在哪?!

    萧动心念一动,目光四处巡视,终于在人群的最前方,看到那一身白色道服,气定神闲,双目炯炯看来的灰发道人。

    小……师弟的气息!

    庄一周,他怎么……变得这么老了?

    难道,我重生了?

    仅仅一瞬间,萧动就明白了现在的情况。

    毕竟在前世,他偶尔闯荡归来时,也曾细心指点过这位“聪颖的小师弟”,对其身上的那股沉淀气息很是熟悉,很看好对方的天赋,是一个有资质突破凡人的肉身十重,涉足修道极境的孩子。

    只是当初的孩子,如今已然灰发,观其气息,也已经迈入了修道极境当中。

    萧动心潮在翻涌,曾经的他法力近神,达到尊者果位,逍遥天下近千年,如今被害重活归来,当年熟悉的人最小的都已老去,这让他觉得很缥缈不实……

    “嘁!”

    忽然,一声长吟自远空传来。

    “那是什么?怎么有一只沐浴在火焰中巨禽?!”有人抬头看到后,发出吼声。

    “天呐,那难道鸾鸟?传说中,一种拥有神凤血脉的神禽。”

    “是鸾鸟,我在家族的古籍上看过它的介绍!只是它……它后面的是什么?好像拉着一辆古战车?”

    周围喧哗声四起,所有人都停止了修炼,一起抬头看天。

    萧动整个人如遭雷击,豁然抬头,只见空长红遮天,一只浑身沐浴在火焰中的巨大飞禽,拉着一辆古战车,破空而来。

    寰宇战车?

    不,不是寰宇战车!

    我当年便被华一舟所骗,已经陪他一起把寰宇战车制成了御天神舟……

    战车古朴,上面刻画了无数的铭文符箓,寻常人只看一眼,就会头痛欲裂,根本抬不起头来。而那鸾鸟,天火环绕,仿佛能焚烧一切,只因战车上不时发出淡淡光幕,将其包裹隔离,才没有让他人遭殃。

    所至之处,天道院所有护院大阵全部自主关闭。

    但饶是这样,在这鸾鸟所越过,悬空停在天道院最高峰前的时候,周围的气温,还是急剧升高,简直快超过到最炎热的夏日正午时分了……

    “好热!”周围一群年轻弟子,兴奋目光中带着难耐,所有人额头开始出汗。

    “青玄,进来吧!”一道悠久道音自大殿内传出,响彻天道院。

    “师叔,恕弟子来迟了!”

    战车内传出郎朗之音,随后,只见天空中神光一现,随后,战车和鸾鸟消失,再出现时,只有一位屹立远空,白衣翩翩的英俊青年。

    “天呐,来的竟然是东离神教华尊者座下的青玄前辈?”

    “刚才他叫院长什么?师叔?!”

    “难道传言是真的,那位君临东域的华一舟尊者,真的出自我们天道院?”周围再次沸腾,无数人在抬头仰望,流出羡慕又崇拜的目光。

    飞天遁地,这是只有突破肉身,达到修道极境的人物才能办到的啊!

    在场所有人都没有注意到的是,为首教他们修行的白衣道人庄周,不仅从未抬头去看一眼,甚至目光一直蹙眉的锁定了一个人。

    那个冷冷瞩目,不曾惊讶,也不曾羡慕的萧动。

    萧动怎么可能抬头去看这个人的弟子和车驾?

    华一舟!

    华师弟!

    是他的弟子?难怪啊……

    萧动拳头里的指甲已经嵌入肉中,刺痛却不及心中万一的愤怒。

    那个他曾最信任的华师弟!

    而现在,几百年过去,往事无人知晓,他也成为了传奇!

    洪武大帝的隔世弟子华一舟!

    他,就是在洪武密藏中,趁着萧动恢复疗伤之际,将自己偷袭致死。最后傲然告诉他“自己根本不是他师弟,而是一位灵魂入主,占了华一舟身体的穿越者!”

    所有的一切,包括萧动刚才重生在这具同名同姓身体的少年生前的一切记忆,都在他的脑海中闪过了。

    这个少年,是因为在几日前,为了成功加入天道院,不顾后果,而强行服下了极药,虽然短暂的提升实力,但却导致在刚才晨练一开始的时候就暴毙了……

    “你天赋不佳,资质寻常,修道本不是你应走的路途。”

    “但你不甘退婚的屈辱,想加入天道院学成本事,找她一雪前耻的决心,我赞赏!既然我萧动重生在了你萧动的身体中,自当承你因,还你果!”

    “以后天地间,就只有我一个萧动,你我所受到一切耻辱、仇恨,我都会一一讨回!”

    萧动死死的捏着拳头,过去受辱、受害、被盗的名……

    一切的一切,他全都刻骨铭心……

    “你跟我来!”

    就在萧动走神之际,一道冷冷的声音,压住了周围的躁动,如在耳畔般响起。

    抬头,前方人群自主散开。

    远处,灰发披肩,白衣似雪的“庄周师弟”抬指点他,双目如炬。

    “……叫我?”

  • 第二章 跟我来

    “……叫我?”

    人群让开,看到庄周点指自己,萧动也是微微一愣。

    “今天的晨练就到这里,其余人各自退回休息,早饭后到传经殿受课。”庄周说完,目光二次看向萧动:“你跟我来。”

    说完,他转身就走,只留下独自被所有人都以奇异目光看着的萧动。

    “萧动,一周长老怎么会单独叫他?”人群中立即传出了骚动的声音。

    “是洛城的那个萧动?不是传言他先天体弱,连肉身境三阶都无法突破,他怎么进了我们天道院?”

    “他难道是舞弊过关的?”

    “舞弊?哈哈,我们天道院考核严格,他一个废物怎么舞弊?”

    “切,你们不知道,他去年被洛曦师姐退婚,恐怕愤怒至极……现在加入天道院,八成是想一雪前耻……”周围一阵议论纷纷。

    萧动此面对这些人的嘲笑、蜚语,只淡淡地看了过去,无恼也无怒。因为,巨龙怎会计较一群蚂蚁在下面叽喳?

    “唷,萧动,你这什么眼神?我们说你还有错了?”两个先前带头议论的人,在看到庄周道人迈入练武场旁的殿宇后,就移步身影挡住了萧动跟过去的步伐。

    “让开!”萧动的声音很冷,他通过原身的记忆,认出了面前的两人。

    他们左边较高大壮实的人叫洛武,右边较瘦一些的叫洛详。

    这二人,出自洛家,是一对堂兄弟,早年的时候和萧动有过冲突。

    他二人虽然姓洛,却不是洛家的核心弟子。只是自小根骨极佳,一年多以前就成为了天道院弟子,自然看不起有废物之名的萧动。

    “走开?你算什么,让我们走开?”瘦高的洛详尽显不屑。

    洛武也冷哼一声,嘲讽道:“萧动,你还以为你是我们洛师姐的未婚夫?开口闭口就想指挥我们?”

    在天道院当中,不管原先是什么身份,但来到这里后就只有一个身份,那就是“弟子!”

    所以他们当着众人也只敢称呼洛嫣为“师姐”而不敢叫别的。

    对于这种蚍蜉都不如的东西,即便萧动现在的身体已经被“极药”掏空了也是无惧。

    他是谁?

    曾经纵横东域,带领几个人就敢堵在洪武大帝的密藏外,堵截、挑战天下诸强的逍遥尊者!

    萧动眼眸微睁,神露如刀,一个眼神,瞬间就让两人浑身冒出冷汗,不自觉的倒退开去。

    直到他离去,快走进庄周所入的殿宇后,两人才堪堪的反应了过来。

    “我……我刚才怎么了?”

    “他……”洛家兄弟嘴唇还在哆嗦,因为他们方才从萧动眼神中看到的实在恐怖,就仿佛是灵魂深处的恐惧,却说不出那到底是什么。

    因为萧动现在即便境界不再,但其神魂何其强大?

    “吁……”周围人唏嘘,随后一哄而散,只留下愤愤又惊惧,看着那黑袍少年跨入殿宇的兄弟二人……

    ……

    “武殿!”萧动站在殿宇门口抬头看着门匾上镶金的两个大字,心中唏嘘更胜。

    没想到昔年还要自己指教的小师弟,如今已成长至此,都成了一殿之主。

    想着,微微感慨后,萧动抬手按住大门的把手,轻轻敲了敲,听到里面传来回应,就推开进去 。

    “你来了!”

    开门瞬间,阳光射进点内,青砖铺地,四根红漆柱子位列各角。

    除了殿首一盏明灯外,再没添置任何的摆设。

    他活的还这样的简单。

    萧动心中感慨,想起这个少年,曾孜然一身的种种往事。

    “你可知道我为何叫你进来?”

    就在萧动思绪往事间,明灯下人影闪动,传来了询问的声音。

    萧动抬头,第一次露出了抿嘴的笑容,很轻松、随意:“缘者自来。”

    说完他才微微一怔,刚才走神了,既然把当初的对话了出来。

    暗自一笑,萧动再抬头,果然看到大殿深处,那白衣、灰发的“小师弟”也同样的愣了愣神,原冰冷的面容,似乎也跟着笑了一笑,随后对着他招手。

    “你,过来!”

    虽然对方只是招手,但只是一个动作,萧动就清楚的感觉到周身有着一股轻柔的力量,带着他飘身往前,直接飞离到庄周的跟前。

    “果然难得,数百年的时间,竟然炼到‘自在境’了。”萧动心中点头。

    凡人过了肉身十重之后,就是修道极境,而这当中又分两个阶段。

    初者:修道

    盛者:极境

    而两者又有五境之分,修道为:通神、隐神、开元、地元、自在

    极境:大自在、神变、御天、真我、无疆

    单一境界,至少可增加数十、几百年的寿命,而小师弟已是“自在境”为何会灰发披肩?而面容依然像一个青年人!

    这才过去数百年而已,他何故变的如此模样?

    萧动心头在蹙眉,难道庄周小师弟他一直在某种“逆时空”的地方出入?

    就他生前所知,这天下有不少时空错乱的地带,有些地方过去百日、千日,而外界才过了寥寥数天、数月。

    他为什么这般刻苦修炼,难道有什么难言之隐?

    这个念头一出,萧动长袖内的拳头已经捏了起来,对这个小师弟,他是真的铭在心间的疼爱,是真的视为亲人的存在。

    “你心系杂念,怨恨太重,不易大道,这里不是你应该留的地方,早日归去吧。”庄周的声音再次在耳畔响起。

    萧动仰头,就看到对方炯炯目光,仿佛能把自己看穿一般。可他的意志何其强大,虽然如今的境界和曾经相差太远,可他一点不惧的收起心思,平淡道:“我听说道纳万物,存在便有道理。”

    “所以我心中的苦,未尝又不是我的道?”

    “你的道?”庄周惊讶。

    萧动镇定:“就是我的道,既然道长知道我的来意,那么也知道我走到这一步的坚定!天道院我如今是入了,即便你以我考场舞弊,服食禁药,违反门规,逐我出天道院,但我依然会在院外修行,一日不讨回公道,我萧动又岂能安逸苟活?”

    最后一句话,萧动的声音掷地有声,说得斩钉截铁,让庄周那双如炬的瞳孔都是一缩……

    “这孩子,和大兄有着同样的名讳,且还连自身的秉性都一样,难道真的是一株相似的花现世?只是他的这具身体……”庄周在心中,暗自的凝重和叹息。大兄是他对萧动的敬称。

    他如今作为天道院的武殿之主,早在看到萧动名讳的时候,就特别注意过这个孩子,只是不管资料还是亲自查探,他都确定这个孩子的根骨奇差无比,甚至连肉身境后期都难以突破,和大兄天生的道韵圣体,比起来完全是两个极端。

    前者平平无奇,后者先天就亲和大道,迈入修道极境后,直接就能达到隐神境,一日之功,完全能超过别人百日汗水。

    “你确定要留在这里修炼么?”

    “确定!”

    “即便前路崎岖,也永不退缩?”

    “永不!”

    “你去吧,你的事,我会和院主师兄说的,院里不可轻易寻私仇,望你好自为之。”庄周挥手,轻柔的力量再次裹着萧动,将他带出了大殿。

    站在门外,他对着庄周双手抱拳,才转身离去,但脸上却升起了莫名意味。

    院长师兄……是石一横么?

    我为什么能在天道院的测试服用极药,那个送药人是谁?

    还有当初提议把守外面,由我和华一舟一起进入洪武密藏的就是他啊……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