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甜妻当宠、付霜霜聂景明霍思琪小说

甜妻当宠

付霜霜聂景明霍思琪小说

主角:付霜霜,聂景明,霍思琪 标签:宠文、首席、豪门、

她发誓,这真的是她第一次‘不干好事’,却被对方抓了个现行。人生地不熟的,她会干这事也是被逼无奈好么?只是,这个自称和她很熟的男人怎么这么不讲理?二话不说就把她扛回家一顿管教,笑话,她是这么容易被驯服的人么

暮铃儿 状态:完结

付霜霜聂景明霍思琪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1章说谎是要进监狱的

    某国际机场的VIP出口通道,两个身穿一模一样T恤牛仔的人挤在墙角交头接耳。

    “……在这里,这种行为有个名词的你知道吗?”长相十分俊美,但个头明显矮旁边帅哥一头的男孩子郑重地说道,顺便踮起脚摸了摸对方的头。

    同样拥有帅气外表的另一个男孩子,身高上以绝对的优势压制摸头的那位,但奇怪地并没有因为这个动作反抗。反而一脸好学地问:“什么名词?”

    “叫碰瓷。”

    “碰瓷?”不懂。

    矮个子男孩翻了个白眼:“出来之前叫你做足功课的,像这种特殊词汇,你能多记一点吗?”

    对方依旧一脸懵逼。

    为什么叫碰瓷不叫碰人?明明要碰的是人呀?

    中文好博大精深的赶脚。

    “不跟你说了,哎,看那里。”矮个子男孩偷偷指着刚下飞机从通道那头走过来的一个男人,咧开嘴笑,“一身名牌,气质高雅,你看到没,他的中指上还戴着一枚宝格丽限量款钻戒。呵……不是普通的有钱。”

    眼光好毒辣。

    他压了压头上的黑色鸭舌帽,对身旁高大的男孩子努了努嘴:“跟你说好了啊,你可别给我演砸了。”

    “嗯嗯。”

    得到明确的回应,矮个子男孩子突然间朝那个男人冲了过去,一边跑一边喊:“来人呐,有小偷,快抓小偷啊……”

    正赶时间的男人眉头一蹙,不禁抬腕看了一下表。

    二十一世纪都到了将近贰零年代,光天化日之下怎么还有这种白痴?

    VIP通道本来就没有什么人,男孩子一叫嚷,那寥寥无几的目光就都投了过来。男人看表的背影忽然一僵,有种被西北风刮到的冷飕飕的感觉。

    下一秒,他笔挺的西装就被某个人死死揪住了。

    “叔叔,呜呜呜……帮我抓一下小偷吧,他把我的钱包偷走了。”

    “叔……叔?”聂景明挑起一边眉毛,嘴里吐出这两个字。

    不知不觉,他已经这么老了?随便跑出个二十岁上下的黄毛小子,都管他叫叔叔?

    男孩子扬起小脸,可怜巴巴地望着他,眸底是一层动人的水光湛湛。

    聂景明想起了自己的小外甥女,果然十八九岁的孩子,都是磨人的妖精。

    他的手,毫不客气地把那孩子的手指一根根从自己身上扒下来,盯着他的眼睛,漠然地说道:“孩子,家里难道没人教你,说谎是要进监狱的吗?”

    咦?说谎要进监狱?

    有这条吗?

    男孩子偷偷朝同伴投去疑问的一眼,挤了挤眼睛。

    聂景明居高临下地看着他,顺便伸出两根手指,把他的MLGB黑色鸭舌帽一下子弹到地上,露出头顶那个小巧的丸子头:“下次演戏记住了,让你的男朋友站远点。”

    他捡起地上的帽子,拍了拍不存在的灰尘,把它重新戴在她的头上,然后朝出口扬长而去。

    付霜霜咬唇。

    她什么都没做呢,甚至都还没有诬赖上这个男人,那么他是从哪里看出自己在演戏的?而且,帽子明明戴地很好,他怎么就看出她是个女孩子?

    啊,书上说得对,上了年纪的男人,都是老奸巨猾的。

    她哼了一声,很不甘心地又朝聂景明扑了过去:“站住,你……是你,是你偷了我们的钱包。”

    没想到这孩子死皮赖脸到这个程度,都被他点破了,还硬着头皮把戏演下去。

    他恼火地拎起付霜霜的衣领,把她从自己身上丢开,用一根手指抵在她的额头上:“别再靠近我。”

    “唔……呜呜……啊啊啊……”付霜霜才不管,她今天要是弄不到钱,后果不堪设想。所以不管聂景明怎么警告她,她完全当做没听到一样,在大庭广众之下嚎啕大哭起来。一边哭,一边抱住聂景明的大腿滑坐到地上,死也不放手。

    看到付霜霜这模样,聂景明头大。早知道不应该一个人提早回国,把萧然带在身边,总不至于出现这种情况吧?

    “哎,你放手!”

    “我不放。呜呜呜……大家快来评评理啊,呜呜呜……”付霜霜怎么可能轻易放手,好不容易找到这么一条孤身一人的肥鱼,放手的话,他俩喝西北风去吗?她不仅没放手,还挪了挪屁股,整个人都贴到了聂景明的腿上,朝渐渐围过来的三三两两的人哭诉道,“大家帮我主持公道啊,这位叔叔……呜呜,他吃我豆腐!”

    “哎,你别胡说八道。”聂景明冒火,伸手去扯付霜霜。

    可是这回付霜霜是有准备的,还没有让他碰到身体,就指着他大声哭嚷:“就是这样就是这样,他刚刚也是这样摸我的!呜呜呜……我让他帮我追小偷,他非但不帮我,还摸我。呜呜呜……”

    “我看到了。”有人大喊一声,就看到那个跟女孩子穿情侣装的帅气大男孩跑了过来,怒气冲冲地指着聂景明,“我都亲眼看到了,她说的都是实话。”

    “呜呜呜……今天他不给我个交代,我就不让他走!”付霜霜立刻添柴加火地说道。

    聂景明气得脸色铁青。

    这两个破小孩到底在搞什么鬼?尤其是这个女孩子,吃什么长大的,力气这么大。他们俩知道他是谁吗?知道在公众场合这么诬陷他会对他造成多大的影响?

    “滚!”聂景明踢腿。

    但付霜霜铁了心要当他的腿部挂件,当然是甩不开的。

    连蹬几下腿都没能把付霜霜弄开,聂景明觉得自己有点上火。直觉让他抬起头,果然看到几个压低了头的狗仔在不远处,手里遮掩着几部相机。

    他的脸色瞬间铁青,突然把付霜霜从地上捞了起来,扛到肩上,狠狠打了几下她的屁股,对所有人说道:“自家外甥女发神经,让让,我带她去医院。”

    诶?什么情况!

    付霜霜只觉得天旋地转,一下子脚就落了空。

    跟她搭戏的付新更是一脸茫然:“霜霜……你怎么成他的外甥女了?”

    “我哪知道啊!”付霜霜这下是真的哭了,慌得捶打聂景明,“你放我下来,臭流氓!”竟然还敢打她屁股。

  • 第3章 又帅又呆

    付霜霜见他似乎也没打算把她送去监狱,就大着胆子过去戳了戳他肩膀:“哎叔叔,你到底要把我们带到哪里去?我哥哥来这里,是有正事的,不能耽误。”

    “很好,我也有正事,一样耽误不得。”

    付霜霜又挠挠他肩膀:“你的正事有多正?我哥哥要去学校报到。”

    聂景明睁开半只眼:“留学生?”

    “江大医学系的交换生。”付霜霜努力更正他的说法。

    “江大的医学系?”聂景明倒有点吃惊。每年江大的医学系都有几个与世界顶尖学府交换学生的名额,他当年就是其中一个。知道无论是出去的,还是过来的,无疑都是这辈人里医学界最出色的人。没想到,今天还能碰上一个这么年轻的。更重要的是,付新的外表看起来除了帅跟呆以外,真没别的技能了。

    他不禁感慨:“江大的门槛这么低了?”

    付新:“……”门槛是什么?

    付霜霜虽然也不太知道门槛是什么东西,不过这话听起来好像不是好话。她正挠聂景明的手顿时用力戳了他一下,说道:“不许说我哥哥。”

    护兄狂魔!

    聂景明失笑,又闭上眼:“你们给我闹出这么大的事情,竟然没有半点自知之明。我要是你们的爸爸,估计早被气死了。在事情没有解决之前,你们哪里都不许去。”

    “你怎么可以这么蛮横不讲道理?”付霜霜不死心地挠他,“我哥哥明天就开学啦!”

    聂景明:“人呢,要有责任心。尤其是男人,要顶天立地,知道吗?自己闯出来的祸,跪着也要收拾残局。付新,你觉得我说得对吗?”

    付新点点头:“嗯,要有责任心。但为什么要顶天?”

    “……”聂景明。

    付霜霜大为不满:“你们夫子不是说了吗,唯女子与小人难养。我是女子,我哥哥是小人,我们两个可是很难养的。你真的决定不让我们离开?那你可别后悔。”

    什么跟什么!

    聂景明皱眉掏了掏耳朵:“夫子还说过闭嘴两个字知道吗?”

    付霜霜:“……”

    ……

    一个多小时后,车子终于在一处小型私家庄园停了下来。

    电动大铁门安安静静地移开,蜿蜒的花园小径出现在眼帘里。不过让聂景明意外的是,单怜雅的车子也在这里。她怎么会过来?难道萧然说漏嘴了?

    他用眼神询问老刘,老刘老实地摇头:“我早上出门去机场的时候,单小姐还没有来。”言下之意,单怜雅是在老刘走后才出现的。

    聂景明点头。既然怜雅在这里,那么这个惊喜提前倒也无所谓。不过看了看身后两个跟屁虫,他还是有点伤脑筋地蹙眉。

    这简直就是多了两台超高瓦的巨型电灯泡。

    无奈地将手指放在指纹锁上,聂景明不得不提前叮嘱他们:“进了这道门以后,你们可别给我乱说话,听懂了吗?”

    什么算乱说?

    什么样的话,又不算乱说话呢?

    两兄妹眨眨眼,感到聂景明的这个要求好高难度。

    “嘀嘀”指纹锁开了,聂景明推开门。正侧身让两个小鬼头先进去,突然走在前面的付霜霜尖叫起来:“啊——”

    紧接着付新也叫了一声:“啊!”然后捂住自己的眼睛,飞快转过身。

    客厅里,宽大的沙发上,两具交缠的身体,惊愕地发不出任何声音。

    地毯上一路掉落的衣物,甚至是贴身衣裤,沉默而凌乱地告诉所有人,这两个人在干什么。

    聂景明的脸色白了一下,身体有点僵硬地走了过去,一把掰转付霜霜的双肩,没好气地说了声:“不许看。”

    付霜霜嘟嘴,但也很听话地没有企图转过身去。因为她感觉到,聂景明似乎很生气。糟糕了,难道那个女人,是他的老婆?

    简直不敢想象。

    要是这种事发生在她家,爸爸一定会立刻掏出枪,把那个男人毙了。不过,妈妈绝对不可能做这种事。

    沙发上的两个人慌乱地分开,男人滚下地,狼狈地找到自己的衣物,胡乱往身上套。

    聂景明捏紧拳头,忍住自己上去暴揍他一顿的冲动,视线落到一直蜷缩在沙发里瑟瑟发抖的女人身上。

    单怜雅。

    她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吗?

    “景明。呜呜呜景明……你终于回来了!”光溜溜的单怜雅泪流满面地抬起头,她紧紧抱着自己的身体,那柔弱无助的模样,不像是装出来的。

    聂景明冷冷看着她,并没有因为她的这份可怜而生出什么怜悯。他沉默地走到惶惶然正打算偷偷爬走的男人面前,一脚踩在他的手背上:“你是谁?”

    “啊——”手指骨头发出粉碎般的声音,男人疼得立刻大叫起来,豆大的冷汗转眼沁满额头后背,“聂……聂总……”

    “你是谁!”聂景明加重了语气,再次问道。

    单怜雅的身体也抖得更厉害,她仰起满脸泪水的漂亮脸蛋,指着男人说道:“景明,是他逼我的,我是被逼的景明,你一定要相信我……呜呜呜……”

    “是吗?”聂景明的皮鞋踩在男人的手背上,狠狠碾了碾,“他逼你开的车,逼你开的门,逼你脱的衣服,逼你张开腿在我聂景明的房子里做的吗?单怜雅,你当我聂景明的脑子是摆设吗?”

    单怜雅被吓得噤声,连哭都忘了。之前装得再像的柔弱与无辜,此时在聂景明的咄咄逼问之下,彻底粉粹瓦解。

    她幽怨地望着聂景明:“景明,原谅我……我,我以后再也不会了。”

    “他到底是谁?”聂景明冷冷地问。

    能让单怜雅这么重视,竟然带到这里偷欢的人,来头应该不小吧?

    单怜雅咬唇。

    “说!”

    “诚康那里新来的CFO。”单怜雅被他突然地一吓,不禁脱口说道。

    这时,那名狼狈的CFO用他那只还能动的左手,艰辛地拉住聂景明的裤脚:“聂总,聂总……是她勾引我的,是她勾引我的。我发誓,我真的不知道她是聂总您的女人……”

    “滚!”聂景明一脚踢开他,“你也给我滚。”他对单怜雅说道,然后头也不回地丢下所有人,上了楼。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