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农门医后、萧泽琰红景小说

农门医后

萧泽琰红景小说

主角:萧泽琰,红景 标签:

妒忌她运气好?看不到她被休被逼死的时候了。羡慕她长得俏?忘了她之前黑不溜秋瘦不拉几的样儿了。可怜她无爹妈嫂子对她差?她哥哥已经挡在她身前了。——治病救人是她的老本行,采药制药才是她的特长,采药顺手把帅哥救,奈何帅哥是病娇。红景一片好心:少年郎,药喝多了伤身。少年郎:你配的药你要负责到底。……她有一颗仁心,救人无数,有人说无以为报,有人说没齿难忘,有人说……帅哥冲出一声吼:她是朕的专用“御医”!

云苗苗 状态:完结

手机阅读全文

1、微信搜索: i163wx
2、关注公众号
3、回复:农门医后

萧泽琰红景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二章 休书

    “哈哈哈哈……”周围看热闹的人,一听红景这句话,就都笑的不能行。

    村里的二流子也都嚷嚷道:“是啊,二妞,你咋知道孟三行不行?你是不是试过啊?”

    杨二妞是里正家的女儿,这三邻五村的,不说谁多尊敬她,可是谁也不敢给她脸色看,她哪里遇到过这种事,顿时涨得满脸通红。

    指着红景就是一顿骂:“你自己就是破烂货,还有脸出来,还敢攀咬别人,也就你这种不要脸的人才会做得出来。你就该被沉塘!”

    红景最烦人指着她,伸手握住她那粗壮的手腕,手微微一动捏住了杨二妞一个穴位。

    杨二妞登时疼的哇哇大叫,孟云鹤在一边看着有些急了,伸手就拉她:“你对二妞做了什么?你还真是丢人现眼不知收敛!回去!”

    回去?红景眼睛眯了眯,真不要脸,还当是和他一家的啊?

    红景躲过去了:“你最好别和我拉扯,省的侮辱了我的干净!不知道是谁丢人。”

    孟云鹤什么时候被红景这么下面子过,一张脸黑的如同锅底一样,连带着声音都听着有几分阴沉。

    “你信不信我现在就写休书,休了你?!”

    呵,红景这会儿白眼都懒得给他一个,颇有几分懒洋洋的说道:“休我,孟云鹤,你算个什么东西,要写休书也得是我写!”

    不等孟云鹤说什么,红景便已经大声说道:“诸位乡亲今天给我做个见证!孟云鹤自己不行,反倒污蔑我一个姑娘家不干净,不仁不义,我红景断没有守活寡还受气的道理,今天我就当着诸位的面,休了孟云鹤!”

    就是入赘的女婿尚没有被休的说法,今天红景竟然说休了他,还说他不行。

    周围的人,也都看热闹不嫌事儿大,跟着嚷嚷说孟云鹤不行,休了孟云鹤。

    孟云鹤越发觉得自己作为男人的尊严被严重的挑战了,再也顾不上什么君子动口不动手,全都抛在了脑后,上前一步就要打红景。

    红景躲都不躲,小声说道:“孟云鹤,你说我要把你和杨二妞珠胎暗结的事情说出来,会怎么样?”

    孟云鹤的巴掌眼看就要落在红景脸上,陡然停下落了下去,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红景。

    红景心里冷哼一声,她不单大学学的是中医,而且世承家学,从小就跟着长辈出诊,什么病号没见过?

    她先前还想着为什么杨二妞为什么会替孟云鹤出头,再一看杨二妞,分明就是怀孕了,这一下她哪里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孟云鹤就特么的渣男一个,自己在外边偷吃,想各种要钱逼原主退婚,没想到原主痴心一片竟然不肯退婚,孟云鹤就要用这龌蹉的法子给人家小姑娘弄死。

    哪有这样的好事,做了这样的肮脏事还得要名声。

    眼见孟云鹤依旧看着自己不出声,红景便道:“怎么样,想好了没?是你的前途重要,还是不行重要?”

    孟云鹤死死的盯着红景,一双手狠狠的握着。

    他很清楚,若是他品行不端的事情传出去了,他的前途不光到这就完了不算,说不定秀才的名头都得被撸了。

    可是自己要是同意了这女人写休书,这不就是承认了自己不行吗?

    孟云鹤一时心里天人交战,不知道如何抉择。

    他看着红景的眼睛,似乎还带着一丝笑意,顿时觉得被刺激了一样。

    罢了,前途重要,至于行不行的,等娶了杨二妞生了娃,看谁还会说自己不行?

    等自己以后发达了,再收拾这贱丫头不晚。

    韩信还受过胯下之辱呢,自己也得受点委屈,才能成大器。

    孟云鹤这么想着,脸色就好看了许多。

    “让你写休书可以,但不能在我家书房写,脏了我家书房!”

    孟云鹤死鸭子嘴硬还不忘恶心一把红景,红景听了只想吐。

    以前孟云鹤坚持要让红景学认字,还让她跟他去书房,当然,是为了让红景做那等红袖添香的事儿,只不过红景老实,一直没同意。

    现在竟然反过来说脏了他家书房?也不嫌臊的慌。

    不过红景也不愿意在这种事上多跟孟云鹤计较,在旁观的人群里扫了一眼,看到了刘老太婆,正是孟家的邻居。

    红景走过去,对她微微一笑,拿出身上仅有的五文钱递给刘老太婆道:“阿婆,孟家没有纸笔了,能不能用你家的纸和笔?”

    刘老太婆的孙子今年刚送去读书,家里是有纸笔的。

    她看热闹,早就跟周围的人一样看傻了,听到红景的话,愣了愣忙不迭的点头,接过钱就说道:“好,你等着,我去给你拿!”

    纸和笔虽然精贵,但是就一张纸,用一次笔,五文钱还是绰绰有余的。

    孟唐氏眼瞅着儿子就要去打那个贱丫头,心里不停叫好,可这是发生了什么,三儿就由着这个贱丫头胡来?

    不行,她可不能让她的宝贝儿子受这个气。

    “好啊,你这个贱丫头,不知羞耻还作妖,你看我不打死你!”孟唐氏一边说着,一边就转身拿了笤帚要打红景。

    红花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事情就反转了,自己妹子要休了孟云鹤,但是她一看孟唐氏要打红景,立马就不干了!

    爹娘去的早,红景是她一手带大的,她疼爱红景,一个指头都不舍得碰她,现在这个孟唐氏竟然说打就打?

    红花立马站在红景面前,挡住了孟唐氏,又狠狠的推了一把,然后大声嚷道:“孟云鹤,你管不管你娘了?就让他这么撒泼?”

    孟云鹤心里暗道,谁撒泼有你厉害,可是看看红景似笑非笑的眼睛,孟云鹤只觉得心烦意乱,他不由得不满的说道:“娘,你就不要添乱了,我做事有分寸!”

    孟唐氏想说什么,可一想儿子是读书人,懂得道理多,嘴皮子掀了掀最终没说话。

    不一会儿,刘老太婆颠着小脚,拿来了一直纸和蘸了墨的笔,一看都是劣质的,不过红景也知道这是乡下,这已经算好的了。

    红景也不讲究,就着院里的小石桌就写了起来,还是昨日那身红衣,虽然没带头饰,但也没挽发,可看着,忽然就透出 一股子书香味来。

    村里的人看到也说不明白,就觉得一身说不清楚的清灵,只坐在那儿,就让人生出一种不可小看的感觉。

    很快,休书就写好了,红景等字晾干了,拿起来毫不客气的往孟云鹤脸上一摔:“孟云鹤,以后咱们各自婚嫁,两不相干!”

  • 第三章 不待见

    “红景,你别太不要脸了,被休了还不赶紧滚,还在这里丢人现眼!”

    杨二妞根本不知道孟云鹤为什么会被休,只当是孟云鹤心疼自己,想赶紧把自己娶进门,所以甘愿自己丢脸。

    杨二妞不由得觉得自己很幸福,不能光让孟云鹤为了她付出,她也得为孟云鹤出头。

    所以,她毫不犹豫的就把红景骂了一顿。

    孟云鹤刚忍辱负重把红景摆平,就听见杨二妞的话,不由得脸色大变,生怕红景受了刺激,嚷嚷出来,心里大骂杨二妞蠢货。

    红景看一眼杨二妞,十几岁的小丫头,指不定也是被孟云鹤骗了,虽然孟云鹤做事绝,可她不能跟孟云鹤一样的德行,毕竟小姑娘的路还很长。

    她深深的看了一眼杨二妞的肚子,幽幽的道:“杨二妞,你怕是弄反了,是我休了孟云鹤!”

    杨二妞看到红景看自己的肚子,吓了一跳,加上自己心里心虚,就再没说什么,悄悄的捂着肚子溜了。

    一时间,石河村因为“休书事件”热闹的不得了,到处都有人在说孟云鹤不行,读书了也没用,读再多的书,再光宗耀祖,也得是个男人吧?不然跟太监有什么区别?

    而红景有些无奈,虽然是她写的休书,但是她没人要回娘家了事实。这不,从孟家回来,哥哥嫂子对她就没好脸色。

    而红花再怎么疼自己,也是出嫁的闺女了,先前为自己出头就已经很不容易了,毕竟她还有自己那一家子呢。

    李氏在院子里一边洗盆子,一边骂骂咧咧道:“跟个书生几年,会写几个字就长本事了,人家都高中秀才了,还闹到被休,这么丢人,要是我,早一根绳子吊死了!”

    一根绳子吊不死,红景就是例子。

    她往院子看了一眼,想要接话,但想到之前红景去绣庄卖的绣品的钱,都是给的她,还换不来她一个好脸色,在家里洗衣做饭收拾屋里院子,吃饭还被限量,已经这个年纪了,还没有生理期。

    她起身出来,挑明了说:“二嫂,我平时在家,也没少干活吧?在绣庄的工钱,也没少给你吧?我回来了,一没花你的钱,二没牵连你,你还这样对我,是要分家吗?”

    分家的话,红景还能过好点儿,至少自己挣钱自己花,也不用给她了。

    红家也就剩她一个“没出嫁”的姑娘了,原本是她出嫁之后,要给她三哥议亲的,议亲成婚后就能分出去了!

    结果,第二天就回来了,李氏能不生气吗?

    她这个姑娘是不要用什么,但老三呢?

    被红景这么一呛,李氏哐嘡就把手里的盆子扔了:“分家?这种事轮得到你来说?就是你三哥他也不敢这么说!我有说错?你不嫌丢人,你出去啊!被人家戳着脊梁骨,你还真是没脸没皮的!真是赔钱货!”

    以前的红景,对这些并不在意,别人说她些什么,她憨笑一下就过去了,都知道她是个实心的,所以现在有人说好的也有人说坏的。

    但李氏和她二哥成亲的时候,红景傻乎乎的为了孟云鹤去州试路费赊账。

    尤其还是,这一年到头也就几十吊钱就够一家四五口人用的了,她一下子就赊了五十贯!

    一贯可是十吊钱,五十贯可是够他们家用三四年了,去年开春借的,还到今夏了,才还十几贯。

    那么多钱白白的没了,李氏能不生气吗?红景想着怎么解释一下,毕竟她二哥待她还是不错的。她并不想影响哥嫂感情的。

    “红苗……红苗家的!快!你大哥红壮他……被蛇咬了!”

    门外忽然跑进来一个中年大叔,慌里慌张的,话都说的断续。

    红景有些纳闷:“是我大哥出事了?”

    李氏和红景相比还算沉稳,立刻说:“红景,你快去找你三哥,让他去找大夫!”

    红景上面三哥一姐,三个哥哥分别是红壮,红苗,红安,还有大姐红苗。但男女单排,所以红壮、红苗、红安这三个按一二三排了,红景是老幺。

    “哪有大夫?”

    红景对于大夫这个事,完全没印象,她虽然也会,但考虑到这些人的信任问题——

    “十几里外的半坡,那村里有个大夫!”

    说着,她就跟着那人出去,方向就是村外的田里。

    红景一听路程,心里咯噔一下,十几里,等人来黄花菜都凉了。

    ……

    跟着到地头,才看到是靠着山边的,大哥红壮在地上躺着,裤管撸到膝盖上,小腿迎面骨上青黑一大片。

    围着的都是村里在地里的人,除了通信的,就是守着的。

    红景直接上手,用一旁稻草人身上的布条直接扎住他的大腿:“大哥!你是在哪儿被咬的?被什么咬的?”

    “你干什么?”李氏急忙拉住她:“大哥他可是伤着的,你这是要他的命吗!?”

    她这话一说,围着的人都看到红景手里有绳子了。

    红景挣了几下才挣脱,李氏常年做农活,手上的力气可不小。也不管能不能解释清楚了,红景说:“我要帮他控毒,都这样了不扎住,毒素上行,会攻心的!”

    她尽量用他们能听懂的说了,伸手扎紧他的大腿:“大哥,疼吗?”

    红壮的腿已经麻了,被绑的那么紧他也没什么感觉,看着红景这些动作,他很不解,又听到问题,就只如实说:“不疼,这是我下来的时候,过了半山了,眼看就要下来了,一条红黑的蛇,很快,咬了我就跑。”

    这个时节的蛇,是产卵期的吧?

    红景伸手拉扶他,说:“大哥,你先坐起来,这边是不是麻了?你从麻的地方往下按着,我去给你找药,一会儿就回来。”

    “哎,你这丫头,疯了吧?你知道什么是……药吗?”

    她二嫂还怨她没有去找老三,还说什么去找药,这丫头真是……失心疯?

    红景可是真救人要紧,不知道具体位置,她只能边走边看,毒蛇出没的十步之内必有解药的,这是常识,她见的干草药比鲜草药多,或许薄弱一点,但还是知道的。

    忽然她眼睛一亮,在大树底下看到一颗绿色的不起眼的草,对,是它了!蛇衔草!红黑花蛇,能治!

    转身要走的时候,她又抓了一把疙瘩草,解毒的。

    或许功效不那么强,但救急用,也是够了。

    因为这是村西头,这边有红壮家的地,老二家的地在村东头,那边有河,老二红苗和老三红安都在那边,红景不去叫人,老二家的只好过去叫人。老大家媳妇回娘家了,也是那个村的。

手机阅读全文

1、微信搜索: i163wx
2、关注公众号
3、回复:农门医后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