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扎纸异术、江修李明平张海小说

扎纸异术

江修李明平张海小说

主角:江修,李明平,张海 标签:奇闻、风俗传说

天道有轮回,谁又能逃过因果间的关系……

黑的蚂蚁 状态:连载中

江修李明平张海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三章 神秘黑爷

    “诈尸啦!诈尸啦!”

    紧挨着坟地最近的六名男子惊恐的喊叫出来,如同轰散的鸟群,没有一人敢上前去看怎么回事。

    最终还是张海哥壮着胆子走了上去。

    “爹啊~您老人家生前什么也不争,处处以和为贵,可怎么人走了反倒折腾了啊!”

    因为这两天怪事闹得人心惶惶,张海不禁跪在棺材前哭诉着。

    可张大爷依旧睁着眼睛,天空中的阴云也没有散去的征兆。

    “爹啊!您到底有什么心愿未了,您跟儿子说,安心的去吧!别再折腾乡亲们了。”

    我壮着胆子来到了张海哥身旁说道:“海哥~张大爷只是想在临走前再见田哥一眼。”

    双眼通红的张海看向我,疑惑的问道:“小江子,你怎么知道?”

    脸色愈显严肃的我,沉重说道:“昨天夜里张大爷给我托梦了。”

    “本来我是不相信的,可现在发生的这一切,就是不信,也不行了!”

    跪在地上的张海,身子一个踉跄,险些倒地。

    哪怕我已经尽可能的压低声音,可依旧被站在一旁的乡亲们听到。

    “老张头回魂了?!”几个老大爷脸色瞬间铁青,说啥也不待在这里。

    眼看着乡亲们都要逃离干净,我说啥也不让抬棺材的那几名壮年离去。

    “小江弟,你就让哥哥们离开吧!这,这太吓人了啊!”为首王家老大面色惨白的求情说道。

    我知道这样做很不近人情,可依旧没放他们离开。

    “不行,现在是白天你们怕什么?要知道张大爷可是托梦告诉我了。你们不按照我说的去做,今天晚上我就让张大爷陪你们!”

    说这句话时,我心里也没多少底气,余光瞥向躺在棺材里的张大爷,心中升起一丝寒意。

    不过有我这句话恐吓,他们六个显然被吓得不轻,哭诉说道:“我们帮,我们帮,别让张大爷来找我们。”

    张大爷被重新送回张家灵堂,当我将大致经过说出来后,吓得众人心中一惊,本能的想要离棺材远一些。

    张海心有余悸的看了一眼棺材,点头说道:“小江子,这件事麻烦你了,我会想办法尽快联系老二的。”

    “可因为今天这么一闹,恐怕晚上也没人来帮忙了。”

    张海不说还好,再次被他提起,我心中就升起一丝凉意,总感觉正有一双眼睛在盯着我。

    “海哥,张大爷生前也是我最亲的人,我现在回去拿一些东西,晚上我就留在这里帮忙了。”

    见我要留下来,张海激动的连连向我道谢。

    我从张家灵堂中走出来后,便向着纸扎店赶回去。

    临近家门时,我看到有个身穿一袭黑衣的老人一直在门口徘徊着。

    现在可是七月天,穿黑衣服的本来就少,更别说穿着长袖黑衫了,无形中给人一种十分诡异的感觉。

    “莫不是又遇到脏东西了吧?”

    我壮着胆子向那人走了过去,心情格外的紧张。

    因为老人是背朝着我,听到身后的声音时,这才转过身来,而我也看到了他的面貌。

    脸上的皱纹像是树根一样满是岁月的痕迹,可唯独那一双眼睛却是十分的有神。黑色而又深邃的双眼,不掺一丝浑浊就跟新生婴儿一般。

    “老,老人家,您是要买什么东西吗?”我紧张的询问道。

    老人并没有回答,而是上下打量着我。不知为何我总感觉在老人的面前,我内心所有的想法都会被他看穿。

    那种感觉让我极其的不舒服,正当我准备再次开口询问时,老人却跟自来熟一样,说道:“进屋说。”

    我诧异地看着老人进了纸扎店,也跟着进去,竟然还傻了吧唧的特意关上了门。

    可就在我转过身的时候,突然感觉阴森森的寒意再次将自己包围。我看到放在角落中的金童玉女正咧着嘴冲我笑,深陷其中的我本能的想要移开双眼,却发现怎么都动弹不了。

    腥红色的鲜血顺着眼眶如泉涌般流出,甚至我还看到纸人竟然长出了一排排森然洁白的牙齿,正准备向我脖颈上咬来。

    我努力的想要呼喊出声,可脖子就像被一双无形的手死死掐住。

    在我求助无望时,老人却是转过身子将手顺势搭在了我的肩膀上。这一刻,我就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

    阴冷的寒意随之消失后,我大口的喘着粗气,本能的向角落中的金童玉女望去,一切都已经恢复到了平静。

    对于我的异状老人表现的十分平静,似乎是对这一切都习以为常。

    老人在店里转了一圈,像是在寻找什么东西。

    稍稍平复惶恐的内心,我耐着性子问他:“这位大爷,您看您需要点儿什么?”

    老人脸色凝重,幽幽地对我说道:“你这娃倒也算是干这行的料。既然九二将店交给你,那你就好好的干。要是遇到什么事了,就打这个电话给我。”

    “另外,你且还需谨记一点,不该问的别问,不该说的别说!”

    我心中一惊,老人口中说的九二正是我师父的名字。至于后话,我也没来得及询问。

    “等等。您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会认识我的师父?”我急忙问道。

    老人驻足于门前,侧身说道:“我跟你师父有过几次接触算是好友吧!你可以称呼我为黑爷。不过干这一行哪有长命的,你师父能活到六十多岁已经很不错了。”

    也不知道黑爷说这句话是为了故意吓我,还是有其他的含义。

    等我反应过来追出去的时候,黑爷早已没了踪影。

    我心里发怵,虽说不知道这个黑爷和我师父到底是什么关系?但我总觉得他不简单。

    心事重重的我,内心像是被一层浓雾所笼罩,挥散不去。

    尽可能的不让自己多想,我拿上了一些纸扎、祭品刚一准备前往张家,可还没走两步路,大门却是砰的一声关在一起。

    咯咯咯~

    阴冷的笑声回荡在纸扎店内,我本能的向角落中的纸扎望去。

    空洞的眼眶并没有出现眼睛,可唯独用染料涂抹的嘴唇却是在微微上扬。

    汗毛乍起的我,随手从门口处拿起一根哭丧棒,胡乱的在空气中抽打着。

    啪~

    我只感觉哭丧棒似乎打到了什么东西,只听得一声惨叫后,原本紧闭的房门也已经打开。

    这一刻我哪还敢多待,急忙从店里跑了出去。

    一直等我看到张家时,这才放缓步伐。

    急忙上前接过我手中纸扎的张海,在看到我的脸色时,被吓了一跳,关心的问道:“小江子,你,你这是怎么了?怎么脸色这么难看?要不你还是先回去休息一下吧!”

    我强挤出一丝笑容,故作轻松的说道:“海哥,我没事,可能是刚才来的时候太急走岔气了,休息一会儿也就没事了。”

    颇为愧疚的张海,歉声说道:“小江子,麻烦你了。”

    说着,张海就从口袋里掏出一沓红钞票,交到我手中。

    我没有细点,可估摸着也得有小一千块。

    要说这纸扎钱,撑死也就三四百,我急忙说道:“海哥,这,这可使不得啊!这点东西用不了这么多。”

    说着,我就打算取出来一些还给张海。

    可张海却是说啥都要让我收下,感叹说道:“小江子,这是哥的一些心意,无论如何你都要收下,因为我爹的事,麻烦你了。”

    见张海坚持,我也没再推辞下去,而他也在这时跟我讲道:“小江子,老二到现在还没信,可老人家总不能一直在家里这么放着。”

    我明白张海的意思,毕竟家里人还是要生活的,一直在家里摆放着尸体,夏天容易放臭了不说,还容易在村子里惹出什么是非遭人闲话。

    “在你走之前我已经联系了一家镇里面的殡仪馆,明天就将老爷子从家里接过去。”

    “等找到老二了,再将老爷子接回来。”

    我点了点头,心想这恐怕是最好的解决办法了。

  • 第一章 纸人画睛

    我叫江修,是师父从外面捡来的,打小我跟师父相依为命,靠纸扎生活。

    早些年师父去世了,只留给了我一家纸扎店,并再三嘱咐我,绝对不能把纸扎店卖了。

    我不明白师父为何会执拗于纸扎店,直到有天,我发现了纸扎店的秘密。

    我记得那天临近傍晚,我如往常一样制作着纸扎,不知是不是因为要下雨的缘故,给人一种分外闷热的感觉。因为担心雨水会将纸扎打湿,我急忙将晾在外面的成品全部都挪到里屋。

    因为天色的缘故,整个房间阴沉静谧,给人一种窒息的压抑感。花花绿绿的纸人都带着诡异的笑容,阴森恐怖,让人心里一阵发毛。

    我看着堆积如山的纸人,直起鸡皮疙瘩,连忙将把房门给关上。可刚关上,就听到房间内传出一阵咯吱咯吱的响动。

    我心想坏了,里面不会是有耗子吧?那些纸扎可都是我这些天的心血,要是被耗子白白啃食,我损失可就大了!

    一想到这儿,我就从身边捡起一支木杆,蹑手蹑脚地来到门前,轻轻地转动门锁,一点一点地推开房门。

    咯吱咯吱的响声更加清晰,我心想这该死的老鼠要是被我逮到,绝饶不了它。

    当我推开门,透过昏暗的灯光,发现里屋的纸人竟都动了起来。惨白的面庞上画着如血般的腮红,原本不曾被我点睛的纸人也不知在何时被‘画上’了眼睛。

    师父生前说纸扎虽是生人活,却有死人意,若是点了睛,即刻通阴灵。

    骇人的目光,让我不寒而栗!

    我吓得惊嚎一声,连忙冲出房间。

    刚跑到屋外,我似乎撞到什么人,一个踉跄摔倒在地。

    “哎哟,这可是要了我的老命啊!”

    听到来人的惨叫,我也顾不得额头上的疼痛,顺势便向着前方看去。原来是村南口的张大爷,不小心被我撞倒了。

    我心想坏了,这要是把张大爷再撞出个好歹来,我可怎么跟他家人交代啊!

    慌乱的我急忙上前询问道:“张大爷,您没事吧?”

    不知是不是被我撞的缘故,张大爷的脸色格外惨白,好在他还能站起来,微微摆手说道:“没事,没事,小江子你这一下,可差点要了我这把老骨头的命啊!”

    “张大爷,对不起,对不起。”我连连道歉。

    张大爷并没有怪我的意思,疑惑的问道:“你这是怎么了?慌慌张张的。”

    我心有余悸地瞥向了里屋的门,脑海里浮现出刚刚纸扎在里屋动起来的样子,恐惧地不敢说话。

    见我有些愣神,张大爷笑着说道:“走,反正你店里面也没啥事,陪我下两盘象棋。”

    我见他兴致勃勃地想要找我杀一盘,不想扫了他的兴,就陪他坐下来。

    张大爷正玩得不亦乐乎,我见准时机,率先发难。

    我说:“张大爷,我将军了。”

    迟迟不见张大爷应答,我抬起头,发现坐在我对面的张大爷不见了?!

    正当我匪夷所思时,王婶子急匆匆地赶过来,她说:“小江子,你快给你张大爷做个纸扎。”

    我应了一声,拿起木杆正准备干活儿,突然反应过来。

    纸扎都是做给死人用的,王婶子让我给张大爷做纸扎,岂不就是……

    我瞪大了眸子,确认道:“王婶子,你刚刚是让我给张大爷做纸扎吗?”

    王婶子说:“是啊!今天早上,你张大爷刚走。你给他做个纸扎,让他在下面不那么孤独。”

    我脑袋“嗡”得一下,眼前浮现出张大爷慈祥的微笑,整个身子僵硬地坐在板扎上,久久没有站起。

    ……

    村里的夜越来越深,路上伸手不见五指,靠着手电的指引,我一路跟着王婶子前往张大爷家。

    也不知怎得,在前往张大爷家的路上,我心底升起一股寒意,背脊一阵发凉,脚下的步子更是显得沉重。

    浑浑噩噩来到张大爷家门口,家里掌灯吊丧,显眼的灵堂浮现在我的眼前。不少前来吊丧的村民三三两两围在一起讨论着张大爷的生前的事儿。

    大儿子张海为人老实,没少帮邻居和乡亲们的忙,得到乡邻们的一致夸赞;二儿子张田,好吃懒做,不务正业,甚至还时常偷村里人的东西,落下了不少坏名声。

    前两年张田去了镇里后,就再也没有回来。有人说是犯了事,关到局子里了;也有人说,是欠下赌债,逃命去了……

    反正杂七乱八说啥都有,但他能离开村子,乡亲们也都十分高兴。如今,张大爷去世,张田依然没有出现,更加印证了乡亲们的猜想。

    我迈着艰难的步子来到了灵堂前,看到张大爷的遗像,心里说不出的滋味。

    张海哥披麻戴孝地跪在棺材旁,满脸泪花地抱着张大爷的遗像,不断地哽咽着。

    不知为何,越是靠近张大爷的棺材,我心里就跟压着一块石头窒息感迎面而来。

    “小江子,你来了。”张海哥声音沙哑的说道。

    我点了点头,安慰张海哥:“我听说张大爷走了,过来再看他最后一眼。哥,节哀顺变。”

    “小江子,有心了。”

    看着黑白照片中的张大爷笑的那么慈祥,不禁让我想起小时候他还给过我糖吃,心里更不是滋味,在张大爷躺着的棺材前,深深地鞠了三次躬。

    呼——

    突然一阵大风刮来,将盖在张大爷身上的白布掀开,掉到了烧纸的火盆里,发生这样的情况,着实吓了众人一大跳。

    张海急忙将白布从火盆里拿出,好在反应迅速没有将白布点燃,但上面却染上了不少灰。

    “爹啊~无意惊扰到您老人家,儿子不孝啊!”张海哭喊着顺势就要将白布重新盖在张大爷的身上,可刚一伸出去的手,却停在了半空中,脸上满是震惊和恐惧。

    心中疑惑的我,也不知道哪来的胆子,伸头就往棺材里看去,平躺在棺材中的张大爷,竟然是睁着眼的!

    听村里的老人说,死不瞑目是心有怨气,心愿未了。

    咚——

    张海跪在地上,虽说他心里十分害怕,可躺着的毕竟是自己父亲。

    “爹啊~您告诉儿子,您还有什么心愿,儿子一定帮您完成,您闭眼吧!”

    不知怎得,在张海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张大爷竟然真的闭上眼了!

    灵堂中闹出这样的动静,得知缘由后的乡亲们也有些害怕。

    我也不敢久待,急忙赶回家中。

    可每当我想起张大爷直勾勾的眼神,心里忍不住的一阵后怕。

    哒哒哒!

    房梁上突然传来一阵响动,神经紧绷的我,突然感觉背后一阵凉意,就好像堂厅里有双眸子正无时无刻地盯着我。

    随着声音愈发清楚,我强忍着心中的恐惧抬头望去,迎来的却是房梁上掉落的一根木棍。

    砰!

    木棍结结实实地砸在我的脑袋上,我闷哼一声,双眼一黑昏了过去。

    半梦半醒中,我似乎听到有人在叫我的名字。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