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恶魔总裁腹黑妻、殷天绝苏桐顾凌翔小说

恶魔总裁腹黑妻

殷天绝苏桐顾凌翔小说

主角:殷天绝,苏桐,顾凌翔 标签:现代言情、总裁豪门、总裁、豪门、腹黑、

“开个价,我要你一夜!”男人眯眼、诡笑。女人妖笑、唇起:“姑娘我卖艺不卖身,要不你开个价,我要你一夜!”一夜掠夺,她仓皇而逃,却因一千万成为他的契约情人。白天,她是他睿智干练的贴身助理。晚上,她是他从不以真面目示人的契约小情人。两个身份她玩的游刃有余,这是一场小绵羊对抗灰太狼的游戏,谁认真谁就输了……

十二斓 状态:连载中

殷天绝苏桐顾凌翔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001章 美女与猛兽

    华国、云市。

    夜笙箫酒吧,一片纸醉金迷。

    舞台上十几个穿着黑色皮质性感三点式的艳女郎跳着极其撩人的钢管舞,宛若灵蛇般柔软的身姿勾在钢管上卖弄风骚,挑逗着人类最原始的底线。

    空气中酒气、情 欲肆虐乱窜,那悬挂在顶部的七彩水晶吊灯无疑更增添了几分暧昧的因子。

    嘶喊声、口哨声、欢呼声,络绎不绝。

    所有人都尽情发泄着那藏匿在心底,最原始最原始的欲望。

    这里是天上人间,来到这里夜夜笙歌,忘却一切。

    忽然,只见那十几个艳女郎身后的黑布掉下,一头关在铁笼里的猛兽映入眼帘,那森林之王的嘶喊声,让人心中一惊。

    老虎!

    竟然是老虎!

    原本沉沦在最原始欲望中的男男女女突然有被惊醒的感觉,甚是不可思议老虎竟然会出现在酒吧,害怕之余有一抹好奇,不会是人扮的吧?有甚者更上前,去瞧,但还没靠近,只听老虎一声嘶吼,直接扑在笼子上。

    此时人群中的人一部分在兴奋着、一部分在害怕好奇着。

    之所以兴奋,是因为他们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罂粟!!!”

    人群中突然一声兴奋的高喊。

    众人抬头望去,只见一穿着红色裹胸纱裙的女人宛若九天仙女下凡般落下,盈盈雪白的肌肤在火红色纱裙的映衬下泛着诱人的光泽,三千黑丝环绕腰间,尽显妩媚妖娆,她的脸上带着一同色系的面具,面具的一圈镶嵌有水钻,在七彩灯光的照射下无疑光彩夺目,仅仅裸露的下半张脸,倾国倾城,引人之无限遐想。

    这一瞬间,不单男人,就连女人都看呆了。

    这女人美的不该是凡间应有的物种。

    在所有人爱慕的眼神下,罂粟落地,涂了艳红色口红的唇微微上挑,扬手,只听……

    啪!

    一声皮鞭爆破的声音抽打在铁笼上,紧接着无疑是猛兽的嘶吼。

    众人回过神来,这才发现原来小女人的手上还紧握一条艳红色的皮鞭。

    铁笼是圆形,形状宛若两个同心圆,罂粟所站的位置是外面那个圆,而老虎则是在罂粟圆形铁笼的里面。

    纵使有一圈铁栏杆做保护,如此猛兽,谁敢接近,更何况是驯兽抽鞭?

    音乐起。

    只见罂粟扭动身姿,而她手中那根皮鞭则成了道具,每每她与野兽互动的时候都会引得一片尖叫连连。

    她的身体很软、软到可以随意做出任何动作,她的笑容很妖,妖到一个微笑让人醉死梦生,她的眼神很媚,媚到让人忘乎所以,她的舞蹈艳而不俗,她的气质惑而不沉,她的容貌单单半张脸便迷倒众生。

    她是罂粟,致命毒药!

    就在此刻二楼三个俊美的男人也正透过玻璃窗观看着这一幕。

    “美女与猛兽?靠!白子清,难怪夜笙箫人群爆满,玩的如此重口味,那女人老子看上了,你们俩都不准跟我抢!”顾凌翔说话间浑身已经蠢蠢欲动。

    见白子清不说话,顾凌翔着急了,“白子清,你该不会也看上了吧?”

    “……你觉得呢?”白子清嘴角上挑。

    “知道你小子不好这口。”顾凌翔语落便迫不及待的朝玄关奔去。

    “出了问题,夜笙箫概不负责!”白子清一脸漠然,话语清冷,但两只眸却是紧锁台上的小女人。

    顾凌翔:“……滚!”

    顾凌翔离开后,白子清这才将眼神落在静坐在角落里的男人身上。

    男人低垂着脑袋手里玩弄着一高脚杯,高脚杯中的红酒被他摇晃的哗哗哗作响,无形中一股强大的气息向四周扩散,他就好似那掌控一切的王者,一个眼神一个动作便可以颠倒众生。

    他正是云市无数女人魂牵梦绕的男人,殷天绝,殷帝!

    传闻殷帝喜怒无常!

    传闻殷帝孤僻残暴!

    传闻殷帝换女人如换衣服!

    就连殷天绝的外貌都是传闻,因为他从来不照相,但纵使如此,他依旧被外界传闻的美轮美奂,每天洗白白等着爬上他床的女人多不胜数。

    而此刻他那两只宛若鹰一般犀利、阴冷的眸正紧锁台面上跳着艳 舞的女人。

    “绝,有兴趣?”白子清问。

    殷天绝换女人确实如换衣服,跟顾凌翔相比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只是殷天绝有洁癖,更有着特殊的喜好,他喜欢清纯干净的女人,绝不会染指风花雪月里的女人,所以刚刚顾凌翔才只问他而不问殷天绝。

    舞台上,罂粟对着在牢笼上嘶吼猛扑的猛兽下腰,然后接过旁人递过的红酒,以极其撩人的姿势灌下,当她起身时,最后一个音乐正好落下。

    殷天绝看着退下舞台的罂粟,仰头将手中高脚杯中红酒一口闷下。

    起身,低沉霸气的声音道:“自己留着吧。”

    从铁笼出来后,罂粟便快步朝自己换衣间走去,一路上小姐们指指点点骂不咧咧,对于这些罂粟早已视若无睹,要知道夜笙歌小姐无数,而有自己独立换衣间的只有她,一周一三五来跳舞而且仅一曲的也只有她,不接见任何客人不陪酒不献身的还是只有她。

    而她之所以有如此待遇,只因为有白老大的口谕,更有甚者传言她是白老大的小蜜,对于悠悠众人之口,罂粟都是一笑而过,怕别人说,不如早点解开裤腰带上吊得了。

    “罂粟。”

    听到呼唤声,罂粟转身,只见颜如玉朝自己款步走来,她双手环胸,身上穿着V领短裙,领子大的只感觉那两团雪白呼之欲出,再往下两条雪白的大腿,晃得人只想立马把它分开。

    罂粟挑眉,如果没记错她跟这女人不熟,不,应该说是很不熟!

    因为颜如玉小姐本是夜笙箫的台柱,正是因为罂粟的到来沦为第二,但由于罂粟有白老大撑腰,所以她一直敢怒不敢言,只得教唆别的小姐跟她作对,这些她都知道,懒得理,跟这种人一般见识,只说明你、太、闲!

    “有事?”罂粟挑眉,话语间不冷不淡,相反嘴角上挑,勾出笑容。

    “今晚的舞真美!”颜如玉叹然,只是话语间有一分古怪。

    “谢谢!”

    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罂粟懒得多言,直接转身走人。

    “罂粟,今晚过后,你就是夜笙歌的烂 货,我看你能高傲到什么时候。”颜如玉粉拳紧攥,一脸狰狞。

    眼看就要进入换衣间的时候,一个身影挡在了她面前。

  • 第002章 吻上恶魔的唇

    抬头望去,只见这男人一身黑色劲装打扮,骚包的皮靴、骚包的皮衣皮裤,还有一头染成黄色的微卷的头发,有几分韩国的味道,也有几分黑客帝国的韵味,不知道的以为在玩cosplay。

    但不得不承认,这男人长的很是俊美,有骚包的资本。

    “先生,有事?”罂粟挑眉问,在朝男人身后的保镖望去,不得不揣摩起眼前男人的身份。

    要知道夜笙箫能玩得起美女与猛兽,正是因为白老大,也正是因为白老大所有没人敢在夜笙箫闹事,而夜笙箫的后台更是所有客人的禁地,而如今这男人不单能够自己来,而且还带保镖?

    呵呵,不简单!

    顾凌翔望着近在咫尺的女神,只感觉浑身的血液都在叫喧,猛吞涂抹,两只手直接抓住罂粟的小手。

    掩盖不住激动的声音道:“我叫顾凌翔,”

    罂粟本想抽回手,谁知顾凌翔死死的抓住,只得盈笑道:“顾先生,男女有别,您是不是先松开。”

    云市只要顾凌翔报出这个名字多少女人趋之若鹜,而这女人竟然……

    欲擒故纵?

    我喜欢!

    手臂往前一拉,美人抱入怀中。

    罂粟怎么也没想到顾凌翔来这招。

    直接曲膝朝他腹部顶去,扬手就是一清脆的巴掌。

    这一巴掌打得顾凌翔懵了。

    女人扇他巴掌,这恐怕是长这么大头一遭。

    就在顾凌翔发懵的瞬间,罂粟已经快步离开。

    “好辣的女人,有意思!”

    回过神来的顾凌翔傻傻一笑,抬头望去,罂粟已经跑远。

    冲保镖喊道:“还不赶快给我追!”

    “女神,我的圣母玛利亚你别跑啊!”

    罂粟转头,看着那朝自己追来的顾凌翔,真心怀疑是不是昨天晚上二院墙塌了,才跑出来这么个神经病。

    她脚下穿的是十五厘米高的高跟鞋,跑起来就跟踩高跷一般,而身后那群疯狗没有一点放弃的意思。

    逼不得已下,罂粟只得推开一VIP包间,正准备冲进去的时候,傻眼了。

    因为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正在里面玩着骑大马的游戏。

    “抱歉,继续!”

    罂粟面色一红,急忙退出,转头一看,顾凌翔的保镖已经近在咫尺,无路可走了?

    罂粟四周环视,突然一指示牌映入眼帘。

    本朝女洗手间奔去她犹豫了下,果断冲进了男洗手间,顺势还将门关上上了锁。

    这才趴在门背后,捂着胸口粗喘了起来,突然感觉有那么一丝的不对劲,转头,对上了一双鹰般犀利的眸。

    男人的很高,至少一八零以上,黑色镶嵌有黑宝石纽扣的西装包裹着他那黄金比例的身躯,他没有系领带,黑色衬衣最上端的两颗纽扣呈解开的状况,古铜色的肌肤若隐若现,不知怎的,罂粟竟喉咙一干。

    男人的五官仿若雕刻师亲自雕刻一般,性感微薄略带粉红的两片唇、高挺的鹰钩鼻、鹰一般犀利散发着寒光的眸子,还有那两条剑眉,一头碎发散落额头,因为有些修长,隐约遮盖住了那双令人发寒的眸,他就好似上天亲自创造出的杰作,每一寸都恰到好处。

    她在看他,顿时心中大惊,是他?

    他也在看她,眉头上挑,是她?

    罂粟未来得及开口,只听外面传来了蟋蟀的脚步声。

    “女洗手间、男洗手间都给我仔细搜,一只苍蝇都别放过!”

    这声音除了顾凌翔还能是谁?

    下一秒钟,便听咚咚咚的砸门声响起。

    “顾少,男洗手间门被上锁了。”

    “撬!”

    罂粟再次肯定,这男人绝对是疯人院逃出来的。

    一听那决绝的字眼,罂粟慌了,直接抓住殷天绝的胳膊闪入一狭小的三合板里,通过缝隙观察着外面的一切,如今她越发的好奇了,竟然能够在夜笙箫大张旗鼓的搜人,这男人究竟是谁?

    “夜笙箫的头牌原来……”

    殷天绝的话还未说完,只见罂粟利索的反锁,然后一把捂住了殷天绝的嘴。

    殷天绝本想说,夜笙箫的头牌原来有如此嗜好,不知小姐你下一步想做什么?

    但却未曾想,这小女人竟如此胆大包天竟然一把捂住了他的嘴。

    很好!

    殷天绝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有人让他把到嘴边的话语吞回去。

    男性独有的荷尔蒙气息夹杂着烟草的清香迎面扑来。

    莫名的,罂粟体内竟然有一股燥热在来回的蹿梭涌动。

    原本捂在殷天绝唇上的手,不知何时竟在他那两片性感的薄唇上摸索,隔着面具,她那两只眸竟变得迷离妖娆,下一秒竟送上了红唇。

    罂粟的吻很笨拙,应该说她根本不知如何吻,只是允吸着殷天绝的唇瓣,然后在上面啃噬撕咬。

    如此动作竟勾起了殷天绝体内的火苗。

    女人对于殷天绝而言就是一释放的工具,用完丢掉的工具,但他绝不碰不干净的女人,而体内竟莫名的对这女人产生了那么一丁点的……期待。

    就在罂粟两只胳膊攀上殷天绝脖颈的时候,耳畔边响起了砰砰砰的敲门声。

    “啊!”罂粟一声低呼,捂住嘴巴时,已经为时已晚。

    “顾少,里面有人!”

    “女神,你是自己出来呢,还是我请你出来?”顾凌翔话语间已是迫不及待。

    罂粟整个身子趴在殷天绝的身上,胸前两团雪白更是狠狠压了上去,与他的矫健的胸膛摩擦。

    在那个吻的作用下罂粟此刻是面色潮红、媚眼如丝,药物的作用更是彻底挥发了出来。

    罂粟也当即感觉到了不对劲,从跳舞到结束,她没喝过任何东西,怎么会?

    突然,舞曲结束时,那杯酒闪现过脑海。

    难道说是那个时候?

    再联系颜如玉刚刚黄鼠狼的模样,事情已经一目了然,该死的女人,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非点闯!

    两字……

    找死!

    罂粟可不是什么善男信女,你不惹我大家安好,你若惹我,百倍讨还!

    罂粟的眸本就媚眼如丝勾人心扉,她再加上几分料,更仿若小白兔一般惹人怜爱。

    “给我撬!”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