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帝尊盛宠:狂妃逆天、白若惜夜泽白若苓小说

帝尊盛宠:狂妃逆天

白若惜夜泽白若苓小说

主角:白若惜,夜泽,白若苓 标签:

"她是现代王牌特工,一朝穿越,却成为京城有名的白家傻小姐。家族内乱,黑幕不断。亲爹伪善绝情、姨娘佛口蛇心,姐妹喧宾夺主,这身体的原主人也因此被迫害致死,白若惜凉凉的勾起唇角,你们的好日子到头了!没有什么是坐下来砍两刀不能解决的,以暴制暴才是硬道理!自此,白家鸡飞狗跳,人人自危,见她犹如蛇蝎魔鬼,人人闻之变色。前世情伤之苦,她越发绝情冷漠,誓要效仿三国枭雄,宁教我负天下人,休叫天下人负我! "

公子扶苏 状态:连载中

白若惜夜泽白若苓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1章 穿越重生

    “不要,你不要过来!”一个十六七岁的绝色少女不住的向后退着,漂亮的大眼睛里满是惊恐,看着眼前那个目光淫-邪、满脸猥-琐表情的男子。  

    “白若惜,你以为你还是那个京城第一美人么,你以为三皇子还会要你这个傻子么,别痴心妄想了,倒不如讨好了爷,还可以让你做第十八房小妾。”

    “来人啊,救命啊,救救我!”少女又惊又怕,拼命的呼喊。

    “哈哈哈,就算你喊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救你的!”他直接狼扑过去,肥胖的身躯重重的压在那个美丽的女子身上,然后开始的撕扯她的衣服。

    女子拼命的反抗,可是她那纤细的胳膊、娇弱的身体,又岂是能和这肥头大耳的男人抗衡的,腰带在拉扯中散开,露出洁白晶莹的肌肤,这明显更加激发了男人的兽-欲。

    “啊,贱人!”男人突然惨叫一声,捂着下-体滚到一旁杀猪一般狼嚎鬼叫。

    趁这个机会,少女一把将他推开就要向着门口跑去,却被直接粗鲁的扯着头发拉了回来,一个耳光重重的打在了她的脸上,娇小的身影顿时狠狠摔倒在地,头部撞在了桌子尖锐的棱角上,身子微微抽搐了一下,很快就没了声息。

    可那色-欲熏心的男人还没有发现她的异样,还以为她是没有力气反抗,十分得意的大笑出声。

    “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要不是看在这张漂亮脸蛋的份上,本大爷才不想屈尊降贵临幸你这个傻子。既然你这么不识抬举,那爷今天就让你好好尝尝厉害。”

    听着房间里传来的声音,站在门口的两个女子脸上露出阴谋得逞的笑意。

    “这一次她可是栽了,姐姐真是好手段啊!”白若烟带着谄媚讨好的笑容向着一旁的粉衣女子说道。

    “呵……一个傻子也配占着白家嫡女的位置,也配嫁给三皇子飞上枝头变凤凰么。”说话的少女穿着一身粉色的罗裙,容貌娇俏艳丽,十足的美人胚子,所有人都夸赞她的美丽大方,但是她此时的样子满脸阴冷刻薄的笑容,跟她温婉可人的气质极为不符。

    陷害、告状、捉-奸,狠绝而又果断,这哪里像是十六七岁的少女能想出来的,还好现在她对付的人是白若惜,如果有一天把矛头指到别人的身上,那么……

    想到白若苓的手段,白若烟心中暗暗打了个寒颤。

    现在管不了那么多了,除掉白若惜才是最要紧的,谁让嫡女的头衔是一块肥肉呢,别说白若苓盯着,白家上下这些小姐们哪一个不眼馋?嫡庶有别,哪一个不想成为身份尊贵的嫡女,受家族重视,在姐妹面前扬眉吐气呢。

    “是啊,就算她之前是京城第一美人又怎么样,还不是已经成了傻子,照我看啊,她哪里配跟姐姐比,姐姐才是名至实归的第一美人,才是最应该成为嫡女,嫁给三皇子的人。”她心里明明不是这么想的,但是嘴上却说着违心的话,完美的让人找不出任何的破绽。

    她当然不想这么对白若苓这样卑躬屈膝,谁让她的母亲是青楼出身,在府中地位卑微。而白若苓的外祖父现在是吏部尚书,娘家势力强大,所以当然白若苓和她的母亲赵氏在白家地位当然是与众不同,而白若烟也必须要攀附她,才不会被府中其他的姐妹欺负。

    “马屁拍够了吧,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心思。”白若苓冷冷的看了她一眼,完全不把她当成是自家姐妹,就好像使唤一个丫鬟一样颐指气使,“给我在这守着,我现在就去给爹爹通报,要出了什么差错我就拿你是问。”

    “是!”

    白若烟一副低眉顺眼的样子,但是等白若苓离开之后却狠狠啐了一口:“神气什么啊,再怎么样你还不是一个庶女,现在还是被一个傻子压着,谁笑到最后,谁才是赢家。”

    这个时候,她皱着眉头转过头看着紧闭的房门,怎么……好像里面半天没有动静了?

    ……

    痛!这是白若惜醒来的第一感觉,后脑传来一阵阵的钝痛,让她难受的蹙眉。

    疼痛之余,她突然又意识到了什么问题一般蓦然睁大双眼,她竟然没有死!

    她是M组织的王牌特工,却在执行一项暗杀任务的过程中爱上了那个男人,甚至不惜背弃组织只为了和他在一起。

    她的付出得到的却是背叛,在他们的婚礼上,他牵着另一个女人的手出现,冰冷的枪口对准了她的心脏,然后扣动了扳机。

    身体的疼痛不足以表达,最痛的是心,她付出了一切,到头来不过就是一场骗局,她好恨!

    呵……男人,就是是世界上最虚伪的东西。临死的那一刻她发誓,若有来生,再也不触碰感情,还要杀尽天下所有负心的男人。

    白若惜撑着身体坐了起来,惊讶的发现此时她正处在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透着古色古香的气息,再低头看看自己,竟然身着一件白色薄纱长裙。

    这个时候脑子里突然一阵白光闪过,无数的记忆迎面而来,让她难受的抱头。

    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白若惜的目光不再是那么迷惘,而是透出一股冰冷,让人感觉到刺骨的寒意。

    原来,她穿越了,这里并不是21世纪,而是天泽大陆夜氏王朝,这个身体的主人跟她同名同姓,也叫白若惜。

    白家是夜国第一皇商,富可敌国,而这身体的主人,是白家大小姐,琴棋书画样样精通,长相美若天仙,是京城第一美人,又跟三皇子有婚约,风光无限。

    三年前,她被白若苓陷害成了傻子,人也变得疯疯癫癫,她和娘亲秦氏在白家的地位就一落千丈。

    明明是正妻和嫡女,但是在府中却备受冷落,日子过得连下人都不如。

    她的好父亲白瓒人前乐善好施,人后假情假意,在知道白若惜傻了之后他受赵氏挑唆非但不请大夫给她医治,反而还把她囚禁起来,想让白若苓代替她履行三皇子的婚约。

    可当初圣上金口,要把白家的嫡女指婚给三皇子,而白若苓不过是个庶女,所以她当然要想方设法的毁了白若惜,所以便有了这次的诡计。

  • 第2章 捉奸在床

    “完了,完了!”王绍祖连滚带爬的扑出门去,对着站在门外的白若烟慌张的说道。

    白若惜人都已经傻了,没想到性子还挺倔,宁死都不肯委身于他。

    他现在后悔了,谁让他色、欲熏心,听了白若苓和白若烟的怂恿,再垂涎白若惜绝美无双的脸蛋,就算她是傻子,能尝到这样的美人儿也是求之不得啊,而且她们承诺事成之后一定会把把白若惜给他做小妾,可是他现在万万没想到闹出了人命啊! 

    “干什么,我爹他们还没过来呢,你可别怀了我们的好事。”白若烟明显还没有搞清楚状况,刚被白若苓训斥了一通,看到他这样就把气撒在他的身上。

    “白若惜……死了!”

    “你说什么?”白若烟顿时脸色青白一片,要是白若惜真死了,那可麻烦了。

    等她快步走进房间的时候,就看到站在床边的白衣身影,似乎是听到了脚步声,转过头来和他们对视,看着那双冰冷的的眼睛,白若烟心中一颤。

    “什么死了,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她这不是还好好的活着么。”

    王绍祖也跟了进来,看到刚刚明明已经死了的人,此时却好好的站在那里,他并没有觉得松一口气,而是更加恐惧起来。

    “不对,她刚刚明明已经没气了,我亲自探过了,怎么会这样?”  

    “我看是你自己太蠢了,竟然还能被一个傻子蒙骗,她肯定是故意装死来骗你的!” 

    这话说的,王绍祖自己也不大确定了,反正白若惜没死是好事,要是真死了,他可说不清了。

    想着刚刚自己吓得屁滚尿流的狼狈样子都是拜这个傻子所赐,他气不打一处来,指着白若惜就骂:“你个傻子竟然还敢骗爷,看爷今天不打死你!”

    他的拳头还没有落到白若惜的身上,在半空中就被截了下来,他不敢置信的看着她,一个娇弱的女子,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力气。

    白若惜嘴角勾起一丝冰冷的笑意,手下微微一用力,房间里就响起杀猪般的嚎叫声:“啊,我的手!”

    肥胖的手掌松松垮垮的自手腕处垂晃下来,竟是已经断了,她怎么敢下这样的狠手。

    白若烟完全没想到事情就变成这样,但是她却急中生智立即给她扣罪名:“白若惜你好大的胆子,不知廉耻未出阁就勾-引男人,现在还敢行凶伤人,等爹爹知道了,他一定会重重的惩罚你。”

    清白尽失,还出手伤人,白若惜啊白若惜,这一次就算是神仙也救不了你。

    “有人通风报信,他不是很快就来了么?”白若惜非但没有被她吓住,反而还十分镇定的说道。

    “你……你怎么会知道?”白若烟有些诧异,再看着白若惜散发着寒意的眸子,她心中狠狠一颤,一个傻子竟然会有这样可怕的眼神,让她感觉到了深深的恐惧。可再怎么样她也不能被一个傻子给震住了,她立即挺了挺腰板。

    “白若惜,你占着嫡女的身份这么多年,现在风水轮流转,很快你就会变成万人唾弃的荡-妇,我要亲眼看着你沦为怎样的下场。”

    白若惜和她没有任何的冤仇,她却心肠歹毒非要置她于死地,无非就是因为嫉妒。

    嫉妒她美丽的容貌还有无与伦比的才情,嫉妒她嫡女的身份,有些人心中就是这样肮脏阴暗,见不得别人比自己好,所以她一定要毁了白若惜。

    “那就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白若惜向前一步,慢慢地朝着她逼近。

    王绍祖因为断了手趴在地上鬼哭狼嚎,此时周围又没有别人,想着她刚刚那么狠绝的直接折断了他的手,白若烟突然有些害怕,心中也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

    “苓儿,你说的可是真的!”

    “千真万确啊爹爹,事关重大,苓儿岂敢妄言,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所以前来禀告爹爹。”

    白瓒十分震怒,重重的一拍桌子:“这个孽障,竟敢做出如此败坏门风的事情,今天我就来清理门户。”

    秦氏哭的泪眼朦胧跪在地上苦苦哀求:“老爷,你可千万不能相信啊,惜儿也是你的女儿,她什么性格你应该了解,她怎么可能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二夫人赵氏语气中带着明显的嘲讽:“那姐姐的意思是说,苓儿在撒谎了?”

    白瓒立即说道:“胡说,苓儿善良单纯,怎么可能会骗人。”

    “可是……这件事情肯定是有什么误会,或者说是她看花了眼。”

    赵氏冷笑出声:“姐姐维护女儿的心思大家都可以理解,以若惜之前的表现,谁都相信她是清白的,可是别忘了她现在已经是个傻子了,傻子什么事情做不出来啊。”

    一旁几个姨娘小姐也纷纷附和,她们见风使舵的本领是一个比一个高了。

    白若苓又行了一礼:“是真是假,大家前去一看便知,耳听为虚,眼见为实。”

    赵氏心知肚明,既然白若苓都这么说了,那一定是已经做好万全的准备,所以她立即起身带头:“那说什么都要去这一趟了,不只是为了验证若惜的清白,也是要证明苓儿的清白啊。”

    秦氏知道阻止不了,也没有办法,只能红着眼睛跟了上去。

    白若苓带路,一行人跟着她一直走到了一个院子门口,白若烟并不在,四周也看不到她的人,不是说好让她在这里看着么,真是没用的东西,等这件事情解决完了再收拾她。

    白瓒一脚把门踢开,果然就看到房间床上的帐子垂了下来,其中隐隐可以看到两个交缠在一起的人影。

    赵氏露出了得意的笑容,呵……秦玉莲,你压在我头上这么多年,这一次你女儿做出这样伤风败俗的事情,你这个母亲完全脱不了责任,看你这一次还有什么话说。

    赵氏房中的方嬷嬷接到主子的眼色之后立即上前将帐子拉开,让大家可以足够看清里面的情景。

    这个时候,发出惊叫的却不是秦氏,而是兰姨娘,白若烟的娘亲。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