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不负江山如画、东方琰钟灵小说

不负江山如画

东方琰钟灵小说

主角:东方琰,钟灵 标签:

南盛国,西梁国,东离国,北岳国四国鼎立,和平共处。现任南盛国君东方琰心思深沉,内心多疑。西梁、东离、北岳三国正虎视眈眈,伺机而动。

琴瑟工作室 状态:连载中

手机阅读全文

1、微信搜索: i163wx
2、关注公众号
3、回复:不负江山如画

东方琰钟灵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一章 清凉风

    南盛国与东离国交界,坎离城,硝烟四起,荒草丛生。

    再看去,东离的军队四散窜逃,溃不成军。

    正此时,本可乘胜追击的南盛大军却突然止步不前,停止追击。即便如此不合时宜,万千将士的眼中却无质疑,唯有坚定。对主帅的坚定。

    “殿下!”他的属下满目隐忍。这个时候撤军,无异于放虎归山。

    “东方朔!”南宫言干瞪着眼,恨不得狠狠揍他一顿。将功劳拱手让人这等蠢事,也就他东方朔一人做的得心应手。东方朔忍得,他南宫言可忍不住。这战功,东方朔不要,他南宫言领了。

    不等东方朔开口,南宫言已拔腿而去。前腿未踏出营帐,清冷的男声便已出口,“不准去。”

    平淡的语气,却透出不容置疑。

    “你就忍着,早晚有一天连你这条命也一并丢了,到那时你再后悔去吧!”南宫言对东方朔的一切知根知底,出口更是口无遮拦。

    众将士只觉浑身冰凉,营帐内一时间冷若寒冬。

    “启禀殿下,八百里加急!”帐外喊话声分外清晰。

    南宫言轻咳了几声,扭头装模作样地寻了自己的位置坐下,话里却不掩讽刺,“不知这回你那好父皇又给你带来了什么惊喜。”看似无意的话,却令东方朔拧起了眉。

    父皇不惜连下三道加急召令,将自己召回南陵城,不知又有何思虑。

    “殿下,南陵城是否发生什么大事,急需殿下回去主持大局?”他的部下忠厚老实,不禁忧心。

    “能有什么大事,你那父皇最惦记的事恐怕就是怎么害你。”南宫言斜眼望来,不依不挠。

    “南宫言!”要不是南宫言是太子殿下的好友,又是与他们共过生死之人,他们非揍的他满地找牙不可。

    南宫言看着一干人等隐怒不言的隐忍,笑意几乎要溢出眼眶。东方朔的属下,跟东方朔还真是同一个性子。但很快,南宫言的笑容戛然而止,目光冰冷,直刺不支一声就拉开营帐径直而入的男人。

    男人一身蟒袍,容颜俊美,细看五官与东方朔还有几分相似。

    南盛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南盛国有两位皇子,文能治国,武能安邦。一位是太子东方朔,一位便是眼前的人,少年封王的南盛四皇子——东方航。

    “大皇兄,父皇急召皇兄回宫,特派小弟前来。东离的余孽,小弟自会清理,皇兄且放心。”东方航温和的目光一一扫过账内的人,唯独对南宫言憎恶的视线不见。南宫言自讨没趣,冷着脸拔腿就走。

    东方朔沉默良久,目光扫过愤愤不平的将士,挥袖,“你们留下。”

    东离已是强弩之末。东方航的本事,他信得过。更何况眼下他更担心父皇如此着急召他回去……

    东方朔对众将士几声吩咐,又对东方航几声叮嘱,才出账外。账外不远处一颗大树上,南宫言冷冷的靠着,高挑的凤眼轻眯,见他只带了贴身侍卫离刃,翻了个白眼,翻身上马。旁边,东方朔和离刃的马早已静静地等着。

    “离刃,派人紧盯边疆这处。”男声清冷。

    离刃得令,纵马朝另一方向奔去。东方朔这才翻身上马,纵马追上南宫言。

    南宫言余光见东方朔一身银白戎装,面容俊美,却面无表情,白白浪费一张俊脸的模样,又见帐篷门口浅笑着目送他二人远去的东方航,心中不是滋味。说他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也罢,他就是觉得东方航别有居心。

    策马而行,风餐露宿。

    两日后,东方朔二人到达南盛都城,南陵城。

    一入主城,一小道消息不胫而走。皇帝要为温国公府的小姐赐婚。此消息一出,举城皆知。南陵城的人一清二楚,这南盛,要说适婚的贵公子,无非是兵部侍郎南宫家的公子,四皇子东方航,太子东方朔。

    东方皇室七位皇子,东方朔为最大,年方二十,早该到了娶妻的年纪。不过东方朔常年在外征战,是以二皇子东方朗、三皇子东方琪都已纳妃,东方朔的太子东宫仍然是不见女色,甚至连一个小丫鬟都没有。

    五皇子才十三,谈及纳妃还为之甚早。思来想去也就那三位能当的这赐婚。就是不知到底花落谁家。

    南宫言一听有自己的事,又闻得宫里的人今日便去温锦海那里宣旨,立刻舍下东方朔,朝温国公府飞驰而去。东方朔深知南宫言的禀性,生怕南宫言大闹温国公府,但眼下自己回宫复命在即,只好任由南宫言去闹。

    南宫言心中算的清楚,要是那赐婚的对象真是自己,他就大闹温国公府再拍拍屁股走人,那些草包休想找到他。他的婚姻嫁娶,从来都是要自己做主。即便是皇帝老儿,也休想来干涉他的事情。

    纵马飞奔至温国公府,见那宫里宣旨的人才出门口,一把扯住那人的衣领,面笑心不笑,“这皇帝老儿又打谁的主意?”

    那人被吓得瑟瑟发抖,没多久便透露了,“太子殿下。”

    南宫言一脸嫌弃地放开那人,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心却更冷。这温国公府一无权二无势,温锦海那老头完全靠阿谀奉承才坐到今天的位置。温国公府,何德何能,能当得起太子妃这个名号。

    东方朔啊东方朔,你尊敬的父皇,根本不在为你着想。连他这个外人都心知肚明,唯有东方朔不管不顾,对东方琰尊敬有加。

    策马转身,马蹄绝尘。

    南宫言却在无人的角落,藏好马匹,纵身跃入温国公府的内院。他倒要看看,即将成为太子妃的人到底是谁。

    温国公府内,人人肃穆,无人有温国公府即将出一个太子妃的喜悦。温锦海冷冷地坐在主位,不耐烦地询问,“温福,大小姐怎么还不过来?”眼底藏不住的不耐与鄙视,还有一丝难以压抑的恨意,让外面看的一清二楚的南宫言错愕。

    温国公府何时来的大小姐?

    “老爷,老奴早已派人去请。”温福深知温锦海对这个大小姐的蔑视,“但大小姐迟迟不开门。”

    “放肆!”温锦海怒极。没想到,当年的事,竟是那个贱女人搞的鬼。可如今他还要依靠这个贱女人的女儿,一时间也不能撕破脸,“再去!就算是绑也要给我绑过来!”这个逆女,果然是贱人的女儿,再不给她点颜色看看,简直无法无天了。外露的戾气令一旁的姨太太和温暖都感到畏惧,大气都不敢出。

    温福应声而去,却又失败而归。

    “老爷,大小姐院上都是倒刺,门又坚固,家丁们力不从心。”温福惶恐。

    “没用的东西!”温锦海气急,茶几被拍的直颤。眨眼间,温锦海人已在门口,双手背负,目光不善,“走,随我去看看!”

    这温锦海会武!南宫言轻笑,老狐狸,藏得够深啊。

  • 第二章 清凉月

    众人七歪八拐,直到南宫言觉得快出温国公府,温锦海才在一处偏僻的小院门前停了下来。抬腿一踹,坚固的门轰的一声向后倒去砸在地上,溅起尘土无数。南宫言啧啧一声,看的津津有味。

    小院内,一张摇椅,一块绒毯,一张大理石圆桌,一片青竹。

    “摇啊摇,摇到外婆桥……”女声轻柔。

    听闻那震天的声响,温凉眼色一冷,不抬眸,反低头,果然见摇椅上的母亲重咳了几声,眼看即将转醒。直等到摇椅上的人转醒,温凉安慰了几句,摇椅中的人再次沉沉睡去,才抬头。

    “你们是谁?所谓何事?”温凉替娘亲盖上绒毯,才举步朝众人走来。

    明媚的阳光中,一身布衣,毫无装饰的温凉信步而来,身后竹影婆娑。恬淡的气质,令人不由追随。直到温凉踏出小院,众人才如梦初醒。

    温锦海怒气更深,指节被捏的发白。

    南宫言心中畅爽,眉目一挑,目光望向摇椅中的人。那人三十年岁,面色苍白,泛着病态。看脸色,已是病入膏肓。但是要救,也不无可能。东方朔的母妃梁子容,医术高超,若能让她一瞧,没准还有转机。

    还来不及多想,南宫言的目光便被那边的动静吸引。

    “逆女!”温锦海冷喝。

    温凉不悦地蹙眉,确定动静不会影响到娘亲的睡眠,才淡淡地望去。第一眼,她就知道那是她爹,从她出生就没有疼过她一次的爹爹。这个爹,她不认,她为何要认?

    温锦海不说话,温凉自然不会接话。

    “喂,爹爹跟你说话,你耳朵是不是聋了!”温暖从小娇生惯养,看温凉一身粗布麻衣,不免嫌弃,说话更是口无遮拦。

    温锦海沉默,算是默认温暖对她的针对。温凉目色一冷,倔强地迎上温锦海的目光。

    “今日,陛下下旨赐婚……”温锦海怒极,但眼下还要靠温凉,并未表露自己的怒意。

    不等温锦海说完,温凉已断然回绝,“不嫁。”

    “你!”温锦海冷喝一声,“由不得你说不!”

    温凉冷冷地望去,漆黑的眼仿佛是一个漩涡,令温锦海顿生寒意。回过神时,才惊觉自己已经一脚将温凉踹倒在地。

    “姐姐,嫁给太子殿下,你就是太子妃了……”温暖见气愤剑拔弩张,不由开始利诱。

    太子……

    “好,我嫁。”

    三个字吐出,温凉起身拍拍上的尘土,再不看众人鄙视的眼神。回到小院,静静守在摇椅旁。那些人的目光,根本不值得她在意。

    南宫言静静地看着这一切,兴致高涨。

    这温国公府的大小姐,不错。

    自从她答应嫁太子以来,身边便笼罩着太多闲言碎语。有说她不知廉耻攀龙附凤的,有说她贪财恋权的,对此她一概无视。那些人的话,对她造不成任何的影响,不过便是耳旁吹过的一阵风罢了。

    “站住,来者何人。”几日后,宫门外,一粗布麻衣的少女正被阻拦在外。

    “我找太子殿下。”温凉提气,欲言又止,眼神急切。

    守卫上上下下将温凉打量了一个遍,不屑地高举手中的长枪驱赶,“走走走,赶紧走,太子殿下不会见你的。”区区一介布衣,也想要见太子殿下,简直是痴人说梦,也不看看自己几斤几两。

    温凉心中急切,却苦无办法。只好设法转移守卫的注意力,想要闯入。没想带被眼尖的守卫察觉,推的她重心不稳,向后摔去。她咬着牙准备忍受疼痛,却不妨撞入了一个温暖的胸膛。

    东方朔帮助温凉站稳,便放开了她,移开几步去。

    温凉正欲道谢,就见两名守卫恭敬地问候,“殿下!”

    他是皇子!温凉眼前一亮,在东方朔举步离开之前,抓住了东方朔的手,话里带着些微祈求,“带我进宫。”她咬着牙,不敢看面前的男人。她从未如此唐突,但眼前,又有什么比得上娘亲的病。

    “为何进宫?”东方朔拧着眉看着被温凉抓住的衣袖。

    此时温凉心中的局促反而少了些,目光已被哀伤占满,“我娘亲快死了,我想救她。”

    东方朔久久地望着温凉,久到温凉觉得自己一定会被拒绝,面前的男人却一把抓起她的手,眨眼间,她已被带着蹿出几丈远。从不知轻功为何物的温凉,纵使再淡然也不由惊叫出声。抬眼望去,冷峻的男人眼里竟有着丝丝笑意。

    “怎么走?”清冷的男声不变。

    温凉任由东方朔抱着,一时间不知如何。但她本是聪慧之人,很快领会了东方朔的意思,一边指路,一边错愕,“为什么要帮我?”她甚至不认识他。除了那个即将要嫁的太子,她对南盛的皇室几乎一无所知。

    耳旁刮过的风十分锐利,让她听不清男人的回答。而后她也不再问,因为眨眼两人已经回到了温国公府。

    越往居住的小院走,温凉便感觉到越冷。直到她深深打了个寒颤,才惊觉冷气全出自身旁的男人。她错愕,但很快便无心思去猜测他的想法,只因屋内连声的重咳,已令她心惊胆战。

    东方朔冷眸扫过清贫的小院,目色微凉。

    温国公府,何时贫困到这种地步?

    “娘——娘——”温凉急切地唤着,却唤不回床上的人的一丝清明。久居偏僻的小院,让她对事知之甚少,而出事的却是她在意的娘亲。此时此刻,温凉不由慌了阵脚,迫切地想要抓住这一根浮木。

    东方朔将小院里里外外打量个遍,望去时,就见温凉半身趴在床沿,注视着他,目光汲汲,眼神祈求,却只盯着他不说话。

    “求你,求你救救她……”下了极大的决心,温凉颤抖道。

    床上的人面色惨白,伴随止不住的重咳,简陋的木板床随着重咳发出吱吱的声响。门外的青松随风摇晃。

    东方朔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见到温凉如此失措的表情。到后来温凉失措时,他却难以见到了。

    东方朔冷然。几步上前抱起床上病入膏肓的人,向外迈去。

手机阅读全文

1、微信搜索: i163wx
2、关注公众号
3、回复:不负江山如画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