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都市藏真、邹光秦忻怡方晓晓小说

都市藏真

邹光秦忻怡方晓晓小说

主角:邹光,秦忻怡,方晓晓 标签:逆袭富二代、花都自在纵横

人肉沙包邹光被富二代找茬,算计至死,意外得到金手指,扮猪吃虎,玩转人生!

胡不归 状态:完结

邹光秦忻怡方晓晓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一章 人肉沙包

      “砰砰砰”

      沙包大的拳头暴雨般砸在脸上,邹光趔趄这后退,身体猛地跌靠在其后的墙上。

      对手毫不停顿,并且很懂技巧,他抱住邹光的后颈,右膝竟是凶狠冷漠的顶住了邹光的腹部。

      “秦忻怡,你这个假清纯的贱人!小爷早晚把你按在我床单上,臭婊子……”

      公厕里,充斥着打人者的咒骂。

      腹部那钻心的疼痛让邹光痛苦得面容都有些变形,可他安静地没有一丝痛嚎,更加没有逃跑或反抗的意图,这让人看着实在摸不着头脑。

      邹光,牛头大学大三转学新生,虽然他的人刚刚来到这里,但是名声却是先行一步,甚至可以说是尽人皆知,原因很简单——他是个给钱就能随便被人殴打的人肉沙包。

      ……

      然后,又是三分钟不断地殴打,动手的人才停住了拳头,撑着膝盖,急促的喘着粗气。

      “你真是标准的贱东西,小爷都打累了,你竟然屁都不敢放一个。”

      “但是……好舒服啊!”

      男人一边说到,一边掏出一根香烟,掏出打火机,点上,也没管邹光,转头就往门口走去。

      然而没走几步,就听见身后邹光说话了。

      “你还没给钱呢!”

      男人陡然站住脚步,转过身子,又回到邹光身前,故意吐了口烟喷在邹光脸上。

      “新生吧?你去打听打听老子是什么人,问问谁敢跟我要钱?”

      邹光好像没听见一样,依旧淡定的说到。

      “加起来四百块,现金支付宝都行,谢谢支持。”

      砰!

      “操你大爷,能听懂人话不?”

      邹光对这一脚毫无防备,重重的撞在了身后的墙上。

      “在这牛头大学里面,谁他妈敢跟我白客要钱?可爱的新同学,你就不怕有命收钱,没命花吗?”

      白客冲地上吐出一口浓痰,仿佛已经掌控了全局。

      “你就是不想给钱了,对吧。”

      邹光重新直起身子,眼神忽然之间就阴冷了下来。白客居然感觉自己的眼角一抽,心里不禁有一刹那的慌乱。

      等他再次反应过来,心里已经充斥着不可阻挡的愤怒,白客斜眼看了眼一旁,嘴角忽然挂上微笑。

      他从身上摸出三张百元大钞,白客笑意更加浓厚,他盯住邹光的眼睛,伸手一抛,几张百元大钞全数撒进一旁的小便池。

      “狗东西!你有种掏出来,舔干净,小爷在给你五百块!”

      白客的微笑已经彻底变成讥笑,又掏出五张百元大钞扔进小便池,上面满是恶臭发黄的尿液。

      邹光笔直的站在在那里,如刀子一样的双眼一直盯着白客,没有任何想要挪开的意思。这眼神让白客心中又是阵阵的不舒服,好像自己没侮辱到他反而丢了脸一般。

      “狗东西,敬酒不吃吃罚酒!”

      又是满口污言秽语。

      “你们进来!”

      白客冲门口喊到,刚说完,几个男人从门外跑到他跟前,谄媚的笑到。

      “白哥,您有什么吩咐?刚才打得爽吧!”

      “爽个鸡毛,你们都给我打,弄死了我负责!去他妈的。”

      白客满脸愤怒的盯着邹光,跟俩跟班命令到。

      那两人可以说是没有半分思考就扑向了邹光,他们自然是知道白客的手段的,说到底不可能真把这小子揍死,打成残疾什么的。

      他俩顶了天也就录个口供就得被放出来,这是还可以讨得白客欢心,何乐而不为呢?

      “很不错,你还是第一个想打免费沙包的!”

      邹光笑得有些阴冷,他看着面前这三人就知道,今天是没得钱拿了。

      双脚发力,身体忽然腾空而起,两个狗腿子和白客都没反应过来,白客已经被邹光按在地上。

      邹光毫不留情的一巴掌扇在白客脸上,连带着烟头都被打进他嘴里。

      白客一声惨叫,几乎穿透了厕所的墙壁。

      刚准备扑上来的俩狗腿子瞬间呆住了,愣在那里足足好几秒钟,直到啪啪啪如同连环鞭炮一般的耳光声拉回了他们的思绪,他们才手忙脚乱的去拉邹光的胳膊。

      可是邹光就跟个铁塔似的,动也不动。没有办法的两个狗腿子,只好拳头脚尖都往邹光身上招呼。

      然而不要忘了,白客可是被邹光压在身下,两个家伙的拳头脚尖没少打在白客身上,两人都是吓得直冒冷汗。

      邹光不管他们,等到他耳光扇完了,拳头又像暴雨一样,赏赐给白客,不过几十秒钟,白客那油光粉面的的脸就肿成了猪头。

      “你他妈……敢动我?你他妈打听过我是……谁吗?”

      白客现在说话都说不清楚,并且每说半句话就会被邹光的拳头把声音压下去,这短短的一句话说得要多痛苦有多痛苦。

      “刚才你打了我大概三分钟左右,既然你不想给钱,那我就把这拳头照单还给你,在打你三分钟就差不多了。”

      邹光声音冷淡平静,但是拳头确实毫不停歇。

      两个狗腿子慌得不得了,要真被邹光打上三分钟,白客能不顺带着记恨上自己两人吗?

      两个家伙对视一眼,一同冲了上去,死死的抱住了邹光的胳膊,终于暂时拉住了他。

      当然,这只是暂时罢了,邹光胳膊猛然发力,腰杆一扭,两人被一股大力带倒,重重的砸在了白客身上。

      白客只感觉胸前好像被锤子砸中,这家伙白眼一翻,又是一声凄厉刺耳的惨嚎。

      “你们急什么?这才一分钟嘛,慢慢来哈!”

      邹光坐在白客身上,望着摔到一堆的三个人,谁也看不明白他脸上的表情是个什么意思。

      那两个家伙反应不可谓不快,抽身爬起来又开始扑向邹光。

      邹光一脚踹到一人的小腹上,那个家伙扑通一声滚出去,身子弯成了虾米。

      还有一个也没有多好,被邹光拎起后颈,再在他脚下一拌,这家伙仿佛狗吃屎一样,又一头栽下去,这次更巧,直接撞在了白客脸上,自己悄悄滚到旁边,乖乖躺好不敢再说半句话了。

      “这个!是还给你的!”

  • 第二章 车祸

      邹光拎起白客的脖子,膝猛地撞了上去,每一下,白客都仿佛一只被掐住喉咙的公鸡,叫声凄厉而动听。

      “我给你钱!别打了!我给钱!”

      白客好容易把一句话说顺溜。

      可是邹光连一丝停下的迹象都没有!

      “别打了!我给一千!”

      依然是毫不留情的膝盖撞击,白客只感觉得到一阵钻心的疼痛,双目都差点蹦出来。

      “三千,别打了……”

      白客已经是在求他了,要是真的被打三分钟,他能不能活下来都是个问题。

      他现在毫不怀疑邹光有这个胆子这么做。

      一听这价格,邹光心里一动,本来他收费是三百块钱三分钟,但是现在能到手三千,倒也是意外收获了。

      白客被放开,他怕邹光再次动手,赶忙从包里掏出一沓红票子,看那厚薄程度,怎么着也得有个五千左右。

      邹光结果钱,衡恒德吻在钱上,人畜无害的笑着说。

      “白哥就是有钱,这小费拿得哗哗的。”

      好像刚才那个凶残的要人命的家伙不是她一样。

      他转头离开公厕,留下了脸色越来越难看的白客。

      “虽然钱不多,也够买你贱命。”

      转眼都到了放学时间,邹光也没在管那三人,直接回家了,目前他住在谢文锦家,谢文锦也是他们学校的学生,不过由于她奶奶重病在身,请假照顾去了。

      邹光之所以心甘情愿当人肉沙包,不仅是给自己赚取生活费,更多的是为了帮助谢文锦的奶奶筹集医药费。

      牛头市西城区,这里可以说是贫民窟的代名词,与富有的其他三个城区相比,不得不说这里是一块令人生厌之地。

      但是谢文锦家就坐落于此,一百多平方米的破烂院子,那其中还包括了种着些许蔬菜喂着两头猪的破烂院子。

      他返回自己房间,简略的清理创伤,洗净衣物,随意弄了些吃的,邹光盘膝坐下来修炼。

      这十多年来,他从未修炼出暗力,家族也因此把他赶出家族,但是邹光还是没有放弃自己,依旧每日坚持修炼。

      时光悄然溜走,六个小时之后,邹光吐出一口浊气,眼神却是黯淡了下来,叹息道。

      “怎么还是老样子”

      “嗡嗡嗡!”邹光的思绪被电话铃声拉回来。

      邹光一看,正是谢文锦打过来的,便接通了。

      “文锦,怎么了?想我了?”

      邹光开玩笑一般说到。

      “你怎么这么说人家!邹大哥,你在家吧?”姑娘家娇憨的声音传来。

      “恩,我正打算去医院看看咱奶奶呢。”

      也是巧了,邹光正想着把那五千块钱送去,谢文锦却是先打电话过来了。

      “邹大哥,你能过来我这边吗?人家有些话想跟你说,哦对了,我在凤凰桥。”

      电话那边谢文锦说到。

      “好没问题。”

      邹光想也没想就答应了。

      挂了电话,邹光一边洗脸一边自说自话。

      “凤凰桥可是传说中的野战圣地,文锦要我过去,难道是为了以身相许?”

      想到这里,邹光难得的破费一次,打了个出租车。

      没到一个小时,邹光就在凤凰桥上来回溜达了一趟,桥边那肆无忌惮起伏的车子,和令人欢愉的某种叫声,让邹光有些心猿意马。

      但是让他疑惑的是,他并没有看见谢文锦在哪里。于是他只好拨通了谢文锦的电话。

      “文锦你在哪里啊?我怎么没看到人?”

      “邹大哥,你往前面桥梁施工处看啊!”

      “行,我过来找你。”

      邹光一面答应着,一面小步跑了过去,那地方邹光知道,以前一辆车从哪里冲下了桥,把护栏撞出个豁口,直到现在还没来得及修补。

      邹光本就是一路小跑,不一会儿他就到了豁口处,却依旧没有找到谢文锦。

      “文锦,还是没看到你啊?”那边电话没有挂断。

      “邹大哥,你再回头看看?”

      女孩突然阴笑起来,邹光大脑还没转过弯,扭头就看见一道强烈到刺眼的车灯,竟然让他眼睛的短暂失明了,然后是一阵野兽般的马达超速转动声音……

      “砰!”

      没办法躲避,邹光随着那辆车,一同飞入冰冷到刺骨的河水里,他感觉到一阵刺痛从外而内贯通全身

      为何如此!

      谢文锦,我对你真心实意,你为什么要这样子而将仇报?他这才明白过来谢文锦那古怪的最后一句话。

      是了,没错,这事从头至尾都是针对自己的一场必死之局。

      死亡靠近的这一刹那,邹光脑中闪过了很多过往的画面。

      从小不能修炼出暗力的他,省会各个大家族的轻视,以及牛头市贫寒但温暖的家,还有温柔的谢文锦,这一切都已经逝去了。

      要怎样深得城府,才能为了把自己引导到这个缺口,做出那样环环相扣的安排?

      “啊……”

      肺部的缺氧,逼迫着邹光张大了口,想要呼吸到更多的空气,然而很遗憾,换来的是更多的喝水疯狂的灌入邹光的肺部。

      不甘心啊!从小到大他都遭到旁人白眼,就连家族都是对他万分鄙夷,最终抛弃了他。好不容易有段平凡幸福的生活,却还是死在了这里。

      他怎么可能服气!

      愤恨!不甘!怨念……

      无数的负面情绪侵占了邹光的心,他的眼睛一瞬间变得血红,仿佛要问问这苍天,为何如此待他!

      “哎,小子,你想不想逆天而行?”

      不知从何处传来的鬼魅声音,有一种古老神秘的味道,不知远近,充满威严。

      “若有来生,我一定破命而立,碎青天,杀出个朗朗乾坤来!”

      走光没办法说话,但是还是充满激情的在心底呐喊道,然并卵,他还是晕了过去。

      河畔青青,邹光猛然坐起来,不知所以的挠了挠头。

      “我还活着吗?”

      忽然呆住。

      手居然没有一丝不适,可以动了,他尝试着站了起来,全身上下没有一处不适,如果不是他身上衣服还湿溻溻的贴在身上,邹光都会以为自己做了一场真实的噩梦罢。

      “谁把我救起来的?”

      一个疑问从邹光脑海里冒出。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