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天下为聘:纨绔六皇妃、尹浣沁北南靖北黎翼小说

天下为聘:纨绔六皇妃

尹浣沁北南靖北黎翼小说

主角:尹浣沁,北南靖,北黎翼 标签:穿越、重生、复仇、宫斗、腹黑、女强

前世,她被最心爱的男人利用,全家一百三十八口惨遭灭门,她抱着未满月的孩子,前面是兵强马壮的追兵,后是深不见底的万丈悬崖,她笑的赤血狂猖,这一世,是她看错了他,才会落得如此下场,含恨跳崖,没想到重生到十四那年,熟知历史的她,将步步为营,为了保护自己心爱的人,她腹黑鬼魅,这一世所有人与事,都是她手中棋子,只为最后一击搏杀!

卜二爷 状态:连载中

尹浣沁北南靖北黎翼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一章 追杀

    秋日的凉风吹的大路两旁的树叶摇摇欲坠,地上也铺满了一层落叶,这时,大路前方传来一阵嘈杂的马蹄声,惊的两旁的小鸟都展开翅膀扑扑飞向远方。

    一辆风尘仆仆血迹斑斑的马车疾行而过,前面的车夫还不时把头转向后方,见后面的追兵越来越近,他使劲的挥动着马鞭抽在那匹汗血宝马背上。

    “大小姐,前面就是悬崖了!”

    车内的女子闻言,盈盈美眸中闪过一丝绝望,她抱着怀中的男婴眸光一下子变的柔软起来。

    “珏儿……是娘亲对不起你……”

    白皙稚嫩的婴儿脸上顿时滴落一滴透明的泪珠,他砸吧砸吧小嘴睡的还是很熟。

    看着自己孩子,尹浣沁咬住下唇偏过头,不让自己的眼泪继续滴落孩子脸上。

    这时,马车突然一震,车夫绝望的声音从外面传来,“大小姐……没路了……”

    后面的马蹄声越来越近,直到一声冰冷的怒喝传来:“太子妃,还请您束手就擒,您是跑不掉的!”

    看似尊敬的话语却让尹浣沁眸中闪过一丝讽刺,太子妃?她还算是太子妃吗?

    小心翼翼抱紧怀中的孩子,她拿起身旁的血剑,纵身一跃便来到了外面。

    前面是深不见底的悬崖,后面是兵强马壮的追兵,呵呵,尹浣沁从没想过自己会有今天!

    她手持血迹斑斑的长剑,一手紧抱怀中的孩子,双眸犀利射向马匹上坐着的盔甲男人,“常翼,八年前,我是瞎了眼,才会救了你这么个忘恩负义的东西!”

    战马上的男人并没有因为她的侮辱而不悦,反而,眸中却闪过一丝愧疚。

    “太子妃,您何不跟属下回去,看在您为皇室诞下子嗣的分上,太子会为您跟皇上求情的。”

    大批的人马顿时围住了尹浣沁,插翅难逃,说的就是她吧?

    “呵呵……哈哈哈哈……”

    她闻言不禁仰头大笑了出来,明明是笑声,听者,却觉得里面有一股悲凉的气息。

    “求情?”她慢慢止住笑意,眼角泛起的泪珠,不知是因为笑的太久,还是心中的悲凉。

    “我尹浣沁还有我尹家,到底是犯了什么罪,值得你们这群畜牲,这样赶尽杀绝的?!”

    她双眸中全是恨意,三日前那场屠杀,她就是做梦也忘不了,尹家一百三十八口,就这么在她面前慢慢倒下!血流成河,她多么希望那只是一场梦,可,那是现实,她的亲人全被斩杀了,只留下她这个所谓的太子妃和可怜的孩儿,在这里苟且偷生着。

    常翼看着那个全身散发着恨意的绝色女子,垂眸一睁,“那就不要怪属下无礼了!”

    他大手一挥,周围的精兵顿时朝她涌去,可那又怎样?堂堂尹大将军的女儿怎么会是废物?

    这时,后面的精兵顿时让出一条路来,一匹稀有的玉雪飞龙载着主人缓缓上前。

    “殿下,”常翼看到来人,连忙退到一边拱手作揖。

    来人一身洁白的细纹锦袍,一张温润如玉的脸廓衬的他的气质更加风华,只是那双幽深的黑眸却给人一种深不可测的感觉。

    他没有说话,只是坐在马上,冷眼看着包围圈里的女子是怎样浴血厮杀的。

    她一身脏乱红裙上已是破碎不堪,被那么多精兵围攻,还是不惧的抵抗着,一手长剑每次挥出总是会收割一条人命,虎父无犬女绝不是虚传。

    这时,一个士兵突然伸出长刀砍向那怀中的婴儿,尹浣沁心头一紧,连忙用手臂去挡,顿时,后背和手上突然多出一道长长的伤痕,她没有迟钝,而是快速的反手一剑解决了那个士兵。

    纵使她怀里抱着一个孩子,但却硬是看不出一丝败迹,一身红裙利落的穿梭在刀光剑影中,记得,那年狩猎,她也是这样的一身红裙,英姿飒爽又不失绝色,一手独绝的箭术,不知打败了多少自信满满的王公子弟,皇上也不禁放言,她若是男子,碧月国一统天下也只是时间问题!可……她却投错了胎,也让尹家没有了继承者,导致灭族。

    “殿下……要不我去?”

    常翼又何曾不知她的厉害,当下便上前请命。

    北黎冀没有说话,只是淡淡的垂下了眸,常翼领命,便立刻从马上飞身到了包围圈中。

    他能做到北黎冀的亲信,身手自然不一般,而尹浣沁也因为他的到来渐渐吃力起来。

    她已经三天三夜没有休息过了,滔天的仇恨让她支撑到了现在,不管如何,哪怕还有一丝希望,她都要带着孩子离开这个罪恶的牢笼!

    常翼又怎会不知她的情况?不忍心的开口劝道:“太子妃,您不要在抵抗了,要是伤到皇孙,您也不忍心呀!”

    “住口!你这忘恩负义的畜牲!”

    尹浣沁闻言,怒火更加,出手也越发狠戾起来,常翼一个不小心身上就被她划开了一道口子。

    这时,后面一个精兵顿时朝她肩膀砍去,尹浣沁抱着孩子的手一抖,还没抱稳,另一把长刀又朝着孩子袭来,她心下一紧,反射性的把孩子朝外抛去,本以为她和刚刚样能接住,却没想到,常翼的一把长剑趁着她不注意,就这么刺进了她的腹部。

    孩子猛然拋向悬崖处,尹浣沁屏住呼吸不顾身上的伤口,提起轻功扑了过去。

    却总是慢了一步,才几个月大的孩子就这么掉进了那深不见底的悬崖下。

    所有人都愣了,也没有人在上前来抓她,只有马上的北黎冀眸光一暗。

    尹浣沁呆愣的趴在悬崖边,不敢置信的看着那个身影渐渐消失在她的眼中。

    秋风还在刮着,刚才还嘈杂的打斗声一下子就变的销声匿迹起来,所有人都看着那个孤独的身影一动不动的趴在悬崖边。

    常翼心中划过一丝不忍,正准备开口劝她,谁知,她竟慢慢的站了起来。

    渐渐回身,她看着马上的那个人影,一如既往的绝代风华,让人痴迷,可尹浣沁眸中,就只有恨意,滔天的恨意。

    “我们认识有十年了吧?”

    她的声音很轻,轻的让人觉得那似乎是幻觉,可习武之人怎么可能听不到?

    “可就是这十年!”她突然嘶吼出声,看着一如既往平静的北黎冀大声吼道:“我竟没能看清你的狼心狗肺!”

    是的,十年了,她仰慕他十年了,嫁给她八年,不惜倾了尹家之力助他登上储君之位,可得到的是什么?是皇上的忌惮,是他为了表衷心,亲自带人屠杀了尹家一百三十八口!

    尹浣沁脚步虚散的退后着身后就是悬崖,却没人来提醒她,她只是看着他喃喃自语着:“是我的错,我眼瞎,北黎冀……不要在让我碰到你……”不然我定让你后悔终生!

    她轻轻后退一步,整个身子顿时没有支撑的倒下了悬崖下,那把血迹斑斑的长剑还孤零零的躺在崖边,似乎是在提醒众人,刚刚那里还站在一个人。

    常冀心头一紧,却没有发出声,只是反射性的看向马上的人。

    北黎冀垂下眸,遮住了眼中翻滚的情绪,他微微启唇:“回宫。”

  • 第四章 宴会

    来到大殿,尹以娇和周玫还在那兴致勃勃的聊着,见她过来,连忙岔开了话题,“姐姐干什么去了?”

    尹浣沁耳力极好,怎会没听到她们刚才说的话?但那也只是心中笑笑,不表露出任何情绪。

    “后山有片桃花林,随便看了下,我们该回去了。”他对着周玫淡淡点头。

    尹以娇猛然反应过来,她终于知道哪不对了,以前的姐姐总是高高在上,谁也不理,如今,竟变的这么温和了!

    只是她不知,尹浣沁只是表面温和,细心的观察,会发现她的气势还是那么的高不可攀,尹家嫡女,倾世才华,她有那个资本。

    “那周姐姐我们先走了啊,下次再见。”

    尹以娇不舍的挥挥手,这才跟着尹浣沁下山。

    回到尹家,正好看见爹爹在她院中,尹浣沁一下子就天性解放,蹦跳着扑了过去。

    “这么大人了,怎么还跟个小孩似的,也不怕以后没人要。”

    尹将军一脸刚毅的神色,可眸中却全是满满的疼爱。

    “那就不嫁呗!”尹浣沁拉着自家老爹的手,一脸皎洁的笑容,只是心中全是恨意,这一世,她才不会嫁给那个畜牲!

    她嫁给他八年,爹爹也辅佐了他八年,直到他打败了众人成为太子,可是,尹家锋芒毕露,所以皇上忌惮了,认为他和尹家结党营私有不轨之心,那该死的畜牲为了撇清和尹家的关心,竟然亲自领命,连一道圣旨都没有,领着数千精兵屠了尹家一百三十八口,那条的血流成河,尹浣沁不想在回忆,既然老天给她比重新来过的机会,那么,她绝不会让尹家重蹈覆辙,定要让那个畜牲血债血偿!

    “那可不行,我还等着抱外孙呢。”尹将军打趣的捏了下她的脸蛋,却没注意到她眸中一闪而过的痛色。

    “爹爹说什么呢,”尹浣沁松开他的手臂,不满的走到石桌旁坐下,只是眼中的哀伤却怎么也驱散不去。

    尹将军笑了笑,不在取笑她,而是随意的问道:“明天月海国使节来访,宫里晚上有个宴会,你要去吗?”

    尹浣沁闻言一愣,小手把玩着空空如也的茶杯,面上看不出情绪,过了半响,她才抬手给爹爹倒了杯茶,一脸肆意的笑容,似乎要灼了人的眼。

    “去,怎么不去,我也想看看那个月海国的公主是怎么个厉害法。”

    记得前世,她不屑参加这种宴会,便留在了家中,本来朝臣嫡女都是要去的,可她却是个例外,因为她是尹大将军的女儿。

    谁知,宴会上却让那个月海国的公主一夜成名,那公主的确是文武双全,一条长鞭不知击败了多少王公子弟,还是北黎冀出手,才拦下了她那句,碧月国难道就只有一群孱弱公子哥吗?

    因此,那个公主也对北黎冀一见钟情,不惜不顾女子形象处处追在他身后,记得当时的自己,还想找那个公主打一架,谁知北黎冀却拦住了她,说自己会处理。

    是的,她从十岁那年就开始倾慕他了,打败了多少爱慕他的女子才成为他的正妻,可到头来,得到的却是家破人亡!

    “那个公主怎么比的过我家沁儿?”

    尹将军骄傲的声音拉回了尹浣沁的思绪,她撇了下嘴,竟不知自家老爹这么看好自己的耶!

    突然,她灵光一闪,伸过头压低声音对着他道:“爹爹,你觉得那位王爷能坐上那个位置?”

    尹将军闻言突然正色起来,浑身顿时散发出一股浑厚的气势,他目光莫名的看着自己女儿道:“沁儿若是嫁给季王爷,那爹爹自然要把你送上那个位置。”

    尹浣沁眸光一热,忍住内心的心酸,特意扬起个肆意的笑容道:“爹爹说什么呢?我才不会嫁给北黎冀,以前只是觉得他很好说话,才相处的多点。”

    “喔?”尹将军半信半疑斜了她眼,倒也没多问什么,只是淡淡的道:“现在还太早,以后在看看吧。”

    他坐了没一会便去处理公文了,尹浣沁独自一人坐在院中垂头发呆着,明天就要看到北黎冀了吗?还有田笙笛那个毒妇!

    前世她嫁给他八年,流了两次产,都是那个毒妇搞的鬼,她不屑那些阴谋诡计,那田笙笛乃是堂堂太傅之女,却甘愿做侧妃,表面一套背后一套,尹浣沁把她恨的咬牙切齿,今世,她定要让那个毒妇为那个两个未出世的孩子付出代价!

    夜晚,皇宫里一片热闹繁华,四处都闪烁着萤萤烛光,御花园中走过一群锦衣华服面容不一的女子,前面提着灯笼的丫鬟和后面的随从足足排了数丈远。

    “听说那月海国的公主国色天香才华横溢,我觉得还比不上田姐姐呢。”

    女子一袭水绿仕女宫装,面容清秀可人,她对着前面的美艳华服女人嬉笑打趣道。

    锦妃闻言不禁摇摇头没有说话,倒是后面跟着的一大群嫡女千金都附和着道:“是呀,我看谁也比不上田妹妹。”

    “田妹妹可是我们碧月国第一才女,那个月海国的什么公主怎么比的了?”

    一群年纪不大的小姐们都在叽叽喳喳的附和着,而一袭鲜红水袖束腰长裙的尹浣沁只是抿了下唇角,眸光扫过后面那个温婉清纯的女子,她握紧了藏在袖中的小手。

    “各位姐姐说笑了,笙笛只是雕虫小技,怎么比的过那些那个公主呢?”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