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枕上溺宠:撒旦老公,请节制、墨辰非安心唐果果小说

枕上溺宠:撒旦老公,请节制

墨辰非安心唐果果小说

主角:墨辰非,安心,唐果果 标签:总裁

两年前,一场巨大的变故,她被送到他身边。他霸道冷酷,阴晴不定,却宠她入骨,强势侵入她生命里的点点滴滴 两年时间,她每一次的抗争和拒绝都是徒劳,终于学会了听话和顺从。哥哥回来后,她终于逃离他的掌控,以为自己重获自由。可最终,她才发现,他早就成为她生命里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她想要逃离的,偏偏是她一直都追寻的东西

林岚森 状态:连载中

墨辰非安心唐果果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1章 小别胜新婚

    三月初,春寒料峭,后院石桌旁栽种的几棵梅花树,白的粉的正值怒放,香气袭人,清风吹来,落英缤纷,飘飘洒洒如下了一场盛大的花瓣雨。

    纷纷扬扬的落在树下的石桌石凳上,落在黑白相间的冷暖玉围棋盘上,落在穿着白色羊绒大衣正在对弈的两个男孩身上。

    阳光明媚,安心穿了最新款的淡粉色羊绒裙,冒冒失失的从外面冲进来,大声嚷嚷着:“哥哥,你给我带的礼物呢?”

    安逸叹口气,站起身,宠溺般的摸摸安心的小脑袋,没有回答她,朝着坐在对面的男孩笑了笑,介绍道:“这就是我跟你经常提起的妹妹,安心。”

    安心顺着安逸的视线看过去,就对上一双璨若星辰的双眸,男孩容貌俊秀,温润如玉,对着安心淡然一笑,好看的唇角微微翘起,如十里春风般吹皱了安心平静的心湖。

    “你好,我叫顾凌风,你哥哥的同学。”顾凌风风度翩翩的伸手。

    安心凝视着他好看的眉眼,魔怔了一般,将柔弱无骨的小手放进他的手心里,空灵的声音染上一抹娇羞,“你好。”

    说完,瓷白的脸颊飞上两片桃花红,人比花娇俏。

    立在面前的顾凌风眉心突然裂开一个洞,血红的液体喷涌出来,身子在飞舞的花瓣雨里四分五裂,......

    “凌风。”安心从梦靥里惊醒过来,额头冷汗沁沁。

    睁开眼睛,壁灯散发着暖色的微光,朦朦胧胧一片,连续三天做相同的梦,安心彻底睡不着了,撑着手臂坐起来。

    纯白色的蚕丝被从肩膀上滑落下去,露出圆润的肩膀和精致的锁骨,房间里的冷气开的有点低,安心缩了缩脖子,重新滑进被子里。

    身边的男人伸过来一条手臂,搭在她的腰上,将她往自己怀里带了带,问:“睡不着了?”

    他的声音带着午夜初醒后的暗哑和低沉的磁性,悦耳极了,安心沉浸在他温柔的语调里,有片刻的失神,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男人翻身覆在她身上,修长的手指熟练的从睡裙的下摆处伸进去,解除她身上的束缚,薄唇寻到她温软的嘴,辗转流连。

    手指在她身上来回穿梭,安心的身子在他不轻不重的揉搓下软成一汪春水。

    “阿辰,嗯。”安心克制不住,低低的嘤咛一声。

    墨辰非呼吸声变得沉重,热热的气息喷洒在她的脸上,脖子间,钻入她小巧的耳朵里。

    听到她娇声娇气的喘气声,他逐渐控制不住自己的力道,一下比一下重的撞击她。

    安心攀在他脖子上的手臂软绵无力的滑落下来,灵魂仿佛从躯壳里面抽离出来,脑海里有烟花升腾的爆炸声......

    不知道折腾了多久,墨辰非总算餍足,手指拨开她汗湿的长发,盯着她恬静的睡颜看了半响,终于心满意足的闭上眼睛。

    安心醒过来,习惯性的伸了个懒腰,只觉得腰间酸涩的要命,身边的位置空落落的,伸手一摸,已经冷却下来了。

    看来墨辰非已经起床很久了,睁开眼睛,安心瞟了一眼时钟,快到十一点了。

    伸手捡起丢在地上的睡裙,套在身上,安心掀开被子去了里间的浴室,不一会,就传来哗哗的流水声。

    梳洗完毕,已经到了午餐时间,安心换了一身长到膝盖的棉布裙,扶着栏杆懒洋洋的下楼。

    墨辰非刚从公司回来,坐在一楼的客厅里,开着笔记本,处理工作上的事情,听到脚步声,抬头看着神情慵懒的安心,冰凉的唇角掀起一抹笑意,合上手中的电脑,站起来,朝着安心走过去。

    安心乖巧的挽上他的手臂,两人默契的去了餐厅。

    “还没睡好?”看她面色疲惫,墨辰非戏谑开口。

    安心白他一眼,没好气的回答:“我一晚上才睡了几个小时?”

    “我的错。”墨辰非唇角勾起的幅度明显上扬,哪里有半分认错的态度,“小别胜新婚,何况我们都十多天没见面了。”

    安心气结,却没有像往常一样乱发脾气,低眉垂目的想着要怎么跟他开口。

    气氛很好,其乐融融的样子。

    墨辰非看上去少有的好心情,冰山般的面容上挂着浅淡的笑意。

    两年时间,让安心将墨辰非的心思揣摩的八九不离十,现在是最好的时机了。

  • 第2章 等我满足了,考虑答应你

    “阿辰,下周一系里组织了郊游,我想......”

    去字还没说出口,就被墨辰非打断了,“多久?”

    “一个星期而已。”

    “不行。”墨辰非蹙眉,拒绝。

    “为什么?”安心按耐着心里的怒气,特意放柔了声音,心平气和的模样。

    “下周我不出差,会一直待在家里......”意思很明显了,他在家里,她就哪里也不许去。

    安心积压的火气终于找到出口,将手里的筷子摔在桌上,抽出纸巾擦着嘴角,“我已经报名了。”

    她已经决定了,只是想要通知他一声而已。

    明明说了要出差一个月的,为什么偏偏半个月就回来了,打乱她的行程不说,一回来就将她折腾的死去活来,恨不得将她拆骨入腹。

    “报名了也是可以撤回的。”墨辰非抬眸,扫了一眼她碗里才动了两口的米饭,夹了个水晶丸子放进她面前的碟子里,“吃完。”

    “饱了。”安心恨恨的瞪他一眼,刚要转身往外走。

    手腕被墨辰非拉住,用力往后一拽,安心站立不稳,往后倒去,稳稳的落在了他怀里。

    墨辰非唇角冰冷,浑身上下散发着凉凉的寒意,双眸漆黑透亮,冷冷的看着她。

    “又想绝食吓唬我?”

    “我只是看到你没有了胃口。”安心手腕快要被捏断,咬牙挣了挣,动不了分毫。

    话音刚落,墨辰非漆黑的眼眸里杀气弥漫,看着安心的眼神一片阴鸷。

    安心有些后怕,梗着脖子逼着自己对上他的视线,不肯服输。

    墨辰非的手掌缓缓往上移动,停留在她纤长优美的脖子上,忍着将她掐死的冲动,一把推开她,站起来往餐厅外走,吩咐管家:“从今天起,断了安小姐的零花钱。”

    墨辰非的想法很简单,不是要出去郊游吗,吃的用的花的都是需要钱的,没有了钱,看你怎么出门。

    只是想不到,这句话彻底惹恼了安心,安心冲到玄关处,取下自己的包,拉开拉链,当着墨辰非和管家的面,将里面所有的东西稀里哗啦全部倒在了地板上。

    顿时,钱包,钥匙,口红,纸巾......散落一地。

    安心丢下手里最新款的爱马仕包包,捡起地上的钱包,将里面的卡一一抽出来扔在地上,钱包里所有的钞票也拿出来,朝着墨辰非砸过去:“还给你。”

    说完还不解气,软绵的拖鞋从散乱的钱币上踩过去,气呼呼的跑到了楼上。

    管家在一旁看的心惊胆战,眼角瞟到墨辰非轮廓分明的侧脸,吓的大气不敢出。

    墨辰非闭着眼睛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转身,一步一步的朝着楼上走去。

    安心跑回更衣室,拉开柜门,将两年前带过来没舍得丢的衣服拿出来,一股脑儿的丢在行李箱里,低头看着自己身上的棉布裙,想到刚才墨辰非说的话,鼻子一酸,将身上的裙子脱下来,丢在地毯上,从行李箱挑了一件白色的衬衣打算换上。

    衣服还没套到身上,更衣室的门就被推开了,墨辰非看着地上一片狼藉,视线慢慢上移,落到了安心光着的后背上。

    安心知道他进来,也不避讳,只是侧了个身子,将弧线优美的后背对着他,继续穿着手里的衬衣。

    墨辰非带上门,眼神里的怒火渐渐被炙热代替,呼吸声变得沉重起来,大步走过去,从后面搂抱着她,双手按住她正在扣衣扣的手指,薄唇凑过去啃咬她敏感的耳垂。

    “你放开我。”安心伸脚,往后踢他的小腿。

    墨辰非一把将她翻转过来,抵在更衣室宽大的镜面上,撕扯她身上的白色衬衣,“不是想去郊游吗?等我满足了,再考虑答应你。”

    刚才还在拼命挣扎的安心立即放弃了反抗,身后是冰冷冷的镜面,身前是覆着滚烫的体温,安心的手臂圈住他的脖子,吐出丁香小舌,回应他的吻。

    身子酸涩一片,安心也管不了那么多了,踮着脚尖打起精神迎合他......

    墨辰非漆黑如墨的眼里闪着晶莹的光,看她温顺主动的样子,异常受用。

    很快,安心就受不了了,浑身的骨头被抽了一般,身子软软的往下滑,一双有力的手臂托在她纤细的腰肢上,轻轻一提,她的双脚就离开了地面。

    安心低低的惊叫一声,无力的趴在他的肩膀上,大脑一片混沌,迷蒙的双眼里腾起一片水雾,只觉得有些透不过气,半张着温软的唇,大口大口的吸气......

    等到安心恢复清醒的时候,已经躺在了床上,夜幕快要降临了,身边的人去了书房,安心疲累的厉害,翻个身,沉沉的睡过去了。

    第二天,安心早早的起床,从更衣室里拖出自己的箱子,客厅的茶几上放在厚厚一叠红色的钞票,昨天丢在地上的卡和钱包也摆放的整整齐齐。

    安心瞟了一眼,转身提着箱子下楼。

    管家匆匆跑过来,“小姐不吃早餐吗?少爷他......”

    “不吃了,送我去学校。”安心打断他的话,懒得听墨辰非的任何消息。

    管家不敢得罪安心,赶紧吩咐好保镖阿勇将安心送走,顺便将早餐也一同打包好从车窗口递给安心。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