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腹黑王妃请上位、纪凌珏御婉苏澄琤小说

腹黑王妃请上位

纪凌珏御婉苏澄琤小说

主角:纪凌珏,御婉,苏澄琤 标签:

“纪凌珏,你带我走吧,我不要安平王府,不要这天瀚江山,我只要你。”那一年,新帝登基,铲除异己,她为了护他,甘愿放弃十年信仰。“对不起。”十年相思,生死茫茫,他不能拖累,唯有放手。江山动荡,朝堂诡谲,她与他几番生死相对,情义终究难以两全。沙场两对立,银枪长剑染尽血迹斑斑。“纪凌珏,你可知,早在十年前,月下竹林疏影里,你为我吹的那一曲萧开始,你便已入了我的心。”

北堂婉 状态:连载中

纪凌珏御婉苏澄琤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一章

    天瀚一百四十三年,云南王纪凌珏起兵谋逆,大军势如破竹,直逼燕尾城下。

    城外十里的燕尾岭上,纷乱的马蹄声打破了夜的寂静,清冷的月光洒了一地雪白。

    “快,追上他们,不要让他们跑了。”一声长喝,有利箭发出,嗖嗖几声射落了前方奔逃的几名士兵,御婉手持银枪格挡,这才堪堪救下两人。

    “郡主。”

    “弃马,入黑漆林。”听着愈来愈近的马蹄声,御婉当机立断,带头飞跃进了黑漆林中,追随她的几名红衣士兵也纷纷弃马进林。

    黑漆林生长百年,古木参森,地上根系错节,加上雪天路滑,可谓是举步维艰,但愿可以暂时阻扰追兵的脚步。

    想她御婉半生叱咤沙场,战无不胜,这一次竟然会败在自己的夫君云南王手中。

    到底是她大意了。御婉暗恨,她怎么也没有想到燕尾城中竟然会有云南王留下的细作,里应外合破了燕尾城,就是为了得到她手中可以号令北地三十万长平军的兵符玺印。

    十年相思,两年夫妻,终究还是不及那高高在上的帝位。

    御婉心中悲凉,想起燕尾城中一片萧肃,她仅剩三千守城将士,浩诚军却有十万之数,敌众我寡,也只能弃城拼死杀出一条血路。

    “阿湛,这是玺印,你速往燕桐关调遣二十万长平军回京勤王,救我阿离哥哥。”

    “你放心,我与云南王尚有夫妻情意,还有我这腹中孩儿,即便燕尾城沦陷,他也不会拿我如何。”

    当真不会如何吗?御婉嘴角微勾,面颊微微湿了,两年的夫妻情深,一句‘我愿与你相守百年’也不过是他格杀令下的一个笑话而已。

    小腹绞痛,御婉突然脚下一软,竟跌倒在地上,额上满是细汗。

    “孩儿,你也痛吗?”素手抚上小腹,绞痛一阵痛过一阵,御婉一喘,一时提不起气来。

    嗖。

    利箭横空,凌厉地射进脚边的雪地,溅起雪花飞絮。

    “快,他们就在前面。”

    “云南王有令,燕尾城残兵,就地格杀。”

    “郡主,他们追来了。”红衣士兵着急地看着越来越近的追兵,他们竟然也弃马进林,穷追不舍,看来是真得了绝杀令了。

    “分开逃,能跑多远跑多远,一定要给萧将军争取更多的时间。”只有让云南王错觉玺印就在她的身上,萧湛暴露的时间才会越短,玺印才能被送到燕桐关。

    她答应过的,一定会保住兴帝的帝位,所以逃,逃出去,否则她死也不会甘心的。

    身后追逐的脚步声渐渐远了,但御婉不会以为她已经成功逃脱追捕的,脚下的积雪早已暴露了她的行踪,她只能快,更快。

    小腹坠痛的感觉越来越深刻,御婉心中升起一股惶恐,下身一热,鲜红的液体滴落在洁白的雪地上,开出了一朵妖冶的红梅。“孩子。”

    “找到了,她在那里。”一声大喊惊醒了御婉,纵使她脚下已经无力,但仍拔腿艰难地向前,身下的热流翻涌得更加剧烈,御婉只觉得自己的心也在滴血,这是他的孩儿啊。

    眼前纵然出现的断崖终究逼得御婉不得不停下了脚步,这还真是,天要亡她。

    御婉看着脚下的断崖,崖下云雾深深,根本看不见底,从这里跳下去,怕会是粉身碎骨吧

    “王妃,让我等好追啊。”尾随而来的追兵也不慢,瞬间就将御婉围住,阻断了她唯一的退路,为首的是浩诚军中的王副将。“云南王有令,只要王妃乖乖交出玺印,我等可以留你全尸”

    “呵呵,留我全尸?”御婉像是听到一个天大的笑话一般,仰天长笑,手中银枪直对敌方剑锋,“我御婉堂堂天瀚郡主,三军统帅,何需尔等乱臣贼子来留我全尸?笑话!”

    “放肆,云南王奉命拨乱反正,肃清朝堂,王妃莫要听信谗言、胡言乱语。”

    “话说得再好听,那也掩盖不了你们谋反的事实,将来明皇长史,浩浩长河,记载的也不过是尔等叛上作乱的污浊骂名罢了。”御婉一手抚上小腹,暗自咬舌,逼迫自己可以撑得久一点。

    “哼,既然王妃执迷不悟,那就休怪得末将不客气了。”单手一抬,身后士兵齐齐拉弓引箭,森寒的利箭对准了御婉的心口,誓要叫她万箭穿心。“王爷有令,宁错杀不放过,给我放箭!”

    利箭破空,气势如虹,御婉银枪横扫,却还是不敌,一箭深深射进她的左臂。

    银枪落地,手中已再无气力,鲜红的血从她的身下蔓延,皓皓白雪点成片片红梅,如火灼目。

    “好一个宁错杀不放过,他纪凌珏够狠。”御婉一口银牙几欲咬碎,腹痛难忍,清眸半眯,眼前早已模糊一片,只有身后断崖的残风呼呼。

    ‘哒哒哒’,远处有马蹄声逼近,可御婉早已无心理会是何人到来了,她看着那深深的黝黑崖底,死亡气息朝她压近。

    从这里跳下去,是不是什么都可以结束了呢?孩儿,娘亲来陪你可好。“你们想要玺印,可以,本郡主给你们。”

    “郡主若是早识时务,又何必废我弟兄这一番心力。”王副将听言大喜,若能夺得玺印,加官进爵便指日可待,“王妃放心,末将必定不会让王妃死得太痛苦。”

    “那本郡主还要多谢王副将啊。”御婉从怀里掏出一物掷向王副将,王副将心急一跃,却不曾注意到御婉手中紧握的银枪急速如风朝他刺来。

    王副将躲闪不及,心口处竟被生生扎了个血窟窿。待得众人反应过来,银枪勾过那物,随着那抹曼妙的红色身影坠落深崖。

    “阿婉,不……”

    风声呼啸,马蹄纷踏,红衣飞舞间,御婉恍然看见了那个清贵高傲的男子急奔而来。

    她缓缓一笑,倾国倾城。

    纪凌珏,若能重来一次,阿婉定与你此生,不见。

  • 第二章 竹林厮杀

    燕尾城去往徐川的官道上,有骏马急急而过,掀起雪絮飞扬。

    “前面的马车,给我停下,官府检查。”两名身着官府的衙役高骑骏马,拦下了一辆正在赶路的马车。

    马车算不得华丽,只是车前挂着的铭牌却彰显着车内主人的身份,徐川知府杜家。

    “两位衙役大哥,不知有何指教?”车帘被掀起一角,一个梳着双发髻的小丫鬟探出头来,却仔细着不让外头的人窥见车内一隅。

    “车内有什么人?”衙役狐疑地想探一探车内,小丫鬟赶紧挡着,“车内乃是徐川知府家的小姐,小姐未出阁,不宜见外男,两位衙役大哥有什么事,与环儿说便是,环儿定会代为转达。”

    徐川知府?两名衙役面面相觑,上面交代了,搜查人犯时万不可惊动知州官府,此乃徐川知府家的马车,看来动作不能大了,“原来是小姐的马车,在下有眼不识泰山,冒犯了。只是我等有差事在身,不知能否请教小姐一事。”

    “两位大哥请讲便是。”环儿勉力一笑,抓着车帘的手心微微冒汗。

    一名衙役从怀中掏出一张纸,递给了环儿,“不知小姐可曾见过这画上的铃铛,这碧铃铛乃是一位贵人之物,不想盗贼猖狂,竟然盗走了它。”

    “小姐。”环儿接过那画,又入了马车,在看见那横隔在洁白脖颈间的匕首时手上一抖,“小姐,这……”

    杜小姐深吸一口气,勉强镇定了,展开那画一看,确实是一串铃铛,铃铛一半镂空,花纹诡谲,不像是中原之物。她慌乱一瞥身后红色衣裙露出的碧色,与画上之物甚为相似。

    脖间的匕首微一动作,又近了脖颈几分,再一用力,只怕杜小姐就要血洒当场了。

    “怕是帮不了两位大哥了。”杜小姐极力镇定,使自己的声音听起来不会太过慌乱,“小女子不曾见过此物。”

    画纸被递了出去,马车外传进了衙役的声音,“多谢小姐,打扰了。”

    马蹄踏踏,渐渐远去,马车也在同一时间继续前行,车轱辘骨碌碌地碾压雪地,留下辙痕。

    待得马车行远了,杜小姐这才感觉到脖间的匕首松了些许,这也让她心中的猜想得到了几分验证,“方才那两人要寻的,可是姑娘?”她瞧见了,那碧色的铃铛。

    顺着杜小姐的目光看向腰间的碧铃铛,御婉讽刺一笑,她是万万没有想到的,昔日纪凌珏送予她定情的铃铛今日竟然会成了他们搜捕她的铁证,果真是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那二人走了,姑娘是否可以放开我家小姐了?”环儿听言也是心惊的很,这姑娘瞧着娇娇小小温婉可人的,怎么做起盗贼的勾当来了,最最可恶的是竟然还挟持她们小姐。

    她哪里知道御婉从高崖上坠下,好不容易死里逃生,可还未歇口气,就遇上了纪凌珏派下来搜捕的人,两次大战,这才逃出了燕尾岭。不想追兵紧接而至,她只能钻进这辆靠在酒舍一角歇息的马车,挟持了马车的主人杜小姐,以谋一线生机。

    马车渐渐远离了燕尾城的范围,想来是安全了,御婉刚要松口气,马车后却响起了一阵马蹄声,是那两名衙役。

    “停下,前面的马车给爷停下。”马鞭重重落下,马儿奔跑得更快了。这官道宽敞,可因为大雪刚歇,并没有什么行人商旅,王妃刚刚逃出燕尾岭哪里有那么快便销声匿迹,无法探查,直到方才与马车错身而过他才越想越不对劲。

    官家小姐的马车,哪里来的血腥味!

    就在衙役的马儿逼近马车之际,马车里惊呼一声小姐,是那个丫鬟。

    衙役心上一惊,赶马上前,却见车夫早已吓得摊在了车辕上,手指着官道旁的小竹林,口齿不清,“她,她,那里……”

    溃逃在竹林里,落叶萧肃,雪地难行,御婉跌倒了几回,手掌也擦破了皮,她抬手一抹额上细汗,发丝微散,显得几分狼狈。

    左臂上的伤口早已裂开,此时正潺潺地流着血,她咬牙撕下裙摆,又往伤口上缠了几圈。纪凌珏手下密卫的鼻子灵得跟狗一样,只怕不一会就会找到她了。

    刚这样一想着,身后就响起了踩踏落雪的咯吱声,竹叶婆娑,有人追来了。

    该死,怎么跟阴灵一样阴魂不散。

    御婉暗骂一声,扶着竹子继续向前走。这是一条小路捷径,只要穿过这片竹林,她就可以到徐川了,徐川渡船,绕道洛水,只要入了北地境内,便无人能奈她何了。

    身后的脚步声还在逼近,眼前的路已经被拦截。那两名衙役竟然分开截击。

    “王妃,束手就擒吧。”利剑出鞘,寒锋指向御婉,“王爷有令,请王妃跟属下回燕尾城。”

    “回燕尾城?”御婉勾唇一笑,眼眸闪过必杀的寒光,“怎么,这一次不是就地格杀了吗?”

    什么就地格杀,密卫暗皱眉头,罢了,他们接到的命令只是带王妃回城,只要完成任务就好了。

    寒锋相对,两名密卫一前一后堵住御婉的进退之路,御婉已无银枪在手,但又哪里会束手就擒,她警惕地看着两名密卫步步逼近,却没有任何动作,一副坐以待毙的模样。却不想二人刚近御婉的身,深藏袖间的匕首利刃出鞘,寒光争锋,一人急急而退,一人躲闪不及,脖间血痕一现,当场毙命。

    仅剩的密卫哪里还敢松懈,提起十二分精神,长剑格挡利刃,一击而退,随手扯下腰间的信号弹。御婉见此心急,手腕翻转,银针寒芒一闪,便入了那名密卫的眉心,却还是没能阻止信号弹升空,在竹林上空爆开。

    不消半刻,御婉便敏锐地感觉了竹林四周的气息变化,是杀气。

    逃!

    这是御婉脑中唯一的想法。

    半刻钟后,一队人马匆匆而来。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