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庙堂金枝、迟易炎成柯小说

庙堂金枝

迟易炎成柯小说

主角:迟易炎,成柯 标签:

她是开朝女相国,不是妃嫔却能架空皇后独揽大权,横行六宫。他是头号大昏君,治国如儿戏还被传有龙阳之癖,声名狼藉。二人一起扮猪吃老虎,画风不是高冷酷炫吊炸天,而是撕逼打架坑蒙骗,史称——不要脸夫妇。

安红豆 状态:连载中

手机阅读全文

1、微信搜索: i163wx
2、关注公众号
3、回复:庙堂金枝

迟易炎成柯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一章 昏君与祸水

    东柯国朝中近日很不太平。

    戎狄来犯,边关数次告急,定北将军不停上表,请求增加军饷,奈何国库空虚,大部分银子都用来救济上半年遭受饥荒的难民们了。

    在这种内忧外患甚至关乎国家存亡的时刻,他们的皇上不处理政务却跑出了宫,美其名曰微服私访,也不知道访个啥。

    半个月后,盼星星盼月亮的大臣们终于把皇上给盼回来了,皇上却一头扎进后宫里,既不上朝也不传召。

    据小道消息传,皇上在微服私访途中捡回了一个女人,此女来路不明,一进宫就住进了皇帝寝宫临华殿,跟皇上一起呆在里面整整两天没出来过。

    大臣们喜悲交加,喜的是他们的皇帝陛下似乎身体不错,肾尤其的好;悲的是,自古的皇帝都是肾一好脑子就不好,他们很担心这位原本就不是很贤明的皇帝会更加迂腐下去。

    而此刻,作为绯闻男女主角的“肾好皇帝”迟易炎和“被捡女子”成柯,却远没有外界想象的那么……温情脉脉。

    “我早就说了,你找把剪刀把你头发一剪,这事儿就平了。”成柯咬牙又切齿,因为说话幅度略大,所以头发一动扯动头皮又让她倒吸了一口凉气。

    “朕是天子,要剪也是把你的头发剪了。”迟易炎阴沉着一张脸,手中拿着一把大剪刀,说话间已经开始在成柯的脑袋边比划。

    成柯立刻发出一声暴怒的咆哮,“你敢动我一根毫毛,我让你断子绝孙!”

    被吩咐只准守在临华殿外的宫人们听到这一句,纷纷害怕的缩起脑袋,他们家陛下这次带回来的美人儿,脾气看起来不太好。

    外人们都说,皇上非常宠爱这次带回来的这个女人,连下马车的时候都要抱着,旁边的侍卫想过来帮忙,刚一碰到那女人皇上就皱起了眉头让他们滚开;外人们还说,这个女人非常不知礼数恃宠而骄,面对出来迎接的皇后她连头都没抬,还示威般的把头紧紧靠在皇上怀里,耳鬓厮磨。

    对于外人的话,作为当事人的成柯和迟易炎表示,都是放屁。

    他们俩头发死缠在一起,不是不想分开是根本分不开。迟易炎不让侍卫碰是因为一动就疼,成柯不跟皇后打招呼也是这个理由,同时她也觉得太丢脸了,所以就一直死死趴着没露脸。

    因为两个人头发当初是编在一起的,再加上后来被毫无章法的乱扯乱拽过,所以打结程度惨不忍睹,如果选择用断发的方式解决,那么一定有一方会将近秃瓢,所以成柯和迟易炎都在致力于让对方变成秃瓢。

    “朕是天子……”迟易炎还要以“天下大义,保全大局”之类的话来让成柯屈服。

    成柯直接打断他的话,“我还是天子的救命恩人呢。”她瞪着迟易炎,义正辞严道,“做人就该感恩,如果知道你是为了报恩而变成秃瓢的,你的臣子和嫔妃们一定都可以理解,不会笑话你的。”

    “……”迟易炎已经开始把大剪刀往成柯脖子大动脉上比划了。

    就在这时,殿门外的小太监忽然喊了起来,“皇上,宋太医来了!”

  • 第二章 要命的头发

    “宣!”迟易炎这才放下“凶器”,暂时放弃“先杀成柯灭口再断头发脱身”的念头。

    宋太医气都喘不匀,看得出来是飞奔过来的,他低着头,两手高举过头顶,紫檀托盘上放着个大罐子,罐子里是透明的液体。

    “皇上,这是微臣按照古方配置的润发药水,具有奇效,只是用起来麻烦,需要劳烦您和这位姑娘躺下一会儿。”

    迟易炎和成柯便并肩躺下来,宋太医把他们沾湿头发慢慢揉搓。那药水也不知是什么做的,不一会儿被两人扯得毛躁的发丝便柔软服帖起来,依稀可以看见上面如嫩柳条般粗细的一个个小辫子。

    宋太医擦了擦脑门的汗,“臣倒还从没见过这么精致的编发。”

    迟易炎闻言,斥责般的狠狠瞪了旁边的成柯一眼,成柯立刻把视线挪向别处,心虚的吹口哨,同时她感觉到自己衣领子里的某个小东西在动,她不动声色的伸手弹了它一下,示意它老实呆着别被人发现。

    又过了好几个时辰,就在成柯觉得自己快大脑充血的时候,宋太医叹了一口气,高兴道,“好了,解开了。”

    成柯立刻挺身坐了起来,扭了扭脑袋,僵硬的有种脖子都不是自己的感觉,整整两天一直朝左边歪着头,神经末梢都快坏死了。

    就在成柯如释重负的时候,后背忽然生出一种无比阴冷的感觉,汗毛都竖起来了,只听迟易炎道,“宋哲,你先出去,把殿门关上,让宫人们都退到宫院外去。”

    成柯立刻有种大难临头的感觉,她机械的扭头去看迟易炎,果然,那人眼中一记记飞来的眼刀几乎快把她砍死。

    她讪讪地笑,“那什么,有话咱们好好说,君子动口不动手……”

    迟易炎笑的很冷残,“谁跟你说,朕是君子了?”

    成柯觉得这会儿的迟易炎就像条蛇,她都能看见他阴森森獠牙上的毒液,于是道,“我这个人是比较嘴贱一点,说了什么惹你不开心你别放在心上就是了,不管怎么样,我当初还是救了你的不是?”她竖起三根手指,非常认真的道,“我保证,只要你放了我,今后绝对不会再出现在你眼前,也不会说给任何人,咱俩就当这两天的事儿就跟没有一样。”

    成柯是个非常识时务的人,也非常能屈能伸,所以这种服软的话很能张口就来,对她来说,脸面乃次要之物,可要可不要;钱财乃重要之物,能要最好要;而小命则是必要之物,必须得要啊。

    迟易炎扬起一抹嘲讽的笑容,“你觉得我会相信你吗?”

    虽然跟成柯认识不过寥寥数天,但他很清楚,成柯虽然外表显现的大大咧咧没头没脑,但内里古灵精怪的主意很多,最擅长装傻充愣然后趁人不备插人一刀,还睚眦必报记仇得很,根本不是善茬。现在在皇宫里他还能占绝对优势,可出了宫门,天晓得她能想出什么丧心病狂的办法来报复他。

    虽说他现在的名声已经很臭不在意被人更抹黑一点,但这次出宫,牵扯的事情很大,绝不能有一丝风声走漏,否则他这些年的苦心孤诣都会白费,所以……

    迟易炎眯了眯眼,似笑非笑的看着成柯。

    成柯的第六感告诉她,自己要倒霉,几乎是连滚带爬的要跑,却被迟易炎眼疾手快的拽住,拖到面前,然后整个身子都朝她压了下来。

手机阅读全文

1、微信搜索: i163wx
2、关注公众号
3、回复:庙堂金枝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