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替身鲜妻:厉少你要乖乖哒、洛锦棉厉耀沉林君然小说

替身鲜妻:厉少你要乖乖哒

洛锦棉厉耀沉林君然小说

主角:洛锦棉,厉耀沉,林君然 标签:机智;腹黑;豪门;总裁

被亲生姐姐和未婚夫背叛,洛锦棉被关进了地牢。有一个男人为了寻找一个替身,将她救了出来。从此这个男人成了她内心的一道光。本以为他是不爱自己的,可是她有一点始终想不明白。“厉耀沉,你为什么不去宠那个女人,反而来宠一个替身?”洛锦棉很不解。厉耀沉摸着她的脸,目光深沉,“洛锦棉,你来说说看,到底谁是谁的替身?”

安浅 状态:连载中

洛锦棉厉耀沉林君然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1章 影子

    砰地一声,铁门打开。

    “谁?”幽暗冰冷的地下室里,传来女人低沉而沙哑的声音。

    她被关在这里已经有七天了。

    一道刺眼的光芒照进来,一抹高大冷峻的身影出现在她面前。

    “洛锦棉。”男人的音调冰冷阴翳。

    “是。”洛锦棉回答,然后咯咯的冷笑:“是那对儿奸夫淫妇让你来杀我的?”

    修长而冰冷的手指捏住她的下巴,把她的脸抬起头。

    男人借着阳光打量着她,确实有几分相似。

    “洛锦棉,想不想离开这里?”男人冷冰冰的问。

    “你会放我走?”洛锦棉根本不相信。

    “帮我演场戏,我还你自由,不过过程可是要付出代价的。”男人冷漠道。

    “好。”洛锦棉答应。

    现在都这样了,她还有什么不能答应的。

    只要能出去,只要能报仇。

    她什么都无所谓。

    ——

    几天之后,京城第一名媛柳菲菲的照片绯闻得到了澄清,照片里和大明星林君然勾搭在一起的女人,另有其人。

    洛锦棉拿到了丰厚的报酬——自由。

    厉耀沉告诉她:“从此以后,你就是柳菲菲的影子,她需要的时候,你就要出现。”

    “好。”洛锦棉点点头。

    “这半年内你要把自己隐藏好,不要让洛家的人知道你还活着,不然后果自负。”厉耀沉威胁道。

    “你放心,我会做到的。”洛锦棉看着他:“我可以走了吗?”

    哐当。

    厉耀沉把一串钥匙扔给她,“为了安全起见,从今天开始你住进我的别墅。”

    “好。”洛锦棉捡起了钥匙。

    她没得选择。

    把钥匙风景风衣口袋,她戴上墨镜,离开了厉耀沉的办公室。

    站在路边,洛锦棉要打车。

    一辆深黑色的罗密欧停在她的面前,车窗落下,林君然邪魅一笑:“去哪里?”

    “回家。”洛锦棉冷淡回答。

    “我送你。”林君然道。

    “不必。”洛锦棉不想和他有任何的牵扯。

    照片拍完了,就结束了。

    “你不上车,我就下车,抱着你在路边一阵狂亲。”林君然威胁她。

    “你。”洛锦棉愤愤的瞪着他。

    可他一脸的玩世不恭,很找打的笑着。

    最终,她呼出一口气,迈步上了车。

    她坐到了后座。

    林君然就笑了:“避我如蛇蝎,话说和我拍照的时候,你可不这样。”

    “那是任务。”洛锦棉冷冷的说:“送我去浅海别墅。”

    “你还真把我当司机了。”林君然眯起了眸子,方向盘一打转了弯:“陪我去参加一个活动。”

    “什么活动?”洛锦棉深深地蹙眉。

    她不能出现在公开场合。

    “洛家大小姐洛勤勤和康家大公子康浩谦的婚礼。”林君然回答。

    “不,我不去!”洛锦棉的情绪一下子变得很激动:“停车,停车!”

    林君然吓了一跳,可是他非但没有停车,反而踩了油门加速:“你怎么这么怕,莫非你和他们有什么恩怨,那我就更想看看你们是什么关系了。”

    洛锦棉整个人都在颤抖。

    没有办法了,她只能向厉耀沉求救。

    林君然把车开到了停车场。

    洛锦棉缩在车里瑟瑟发抖。

    想起了半个月前,她在地牢里的深深绝望,她恨不得拿着刀子冲进去,把那些人都砍死。

    可是她不能冲动。

    她要报仇,绝对不能连自己也搭进去。

    现在更不是在他们面前露面的时候。

    林君然回头,看她抖成那样,笑了笑:“你怕什么?”

    “林君然,厉耀沉不会放过你的,他说我不能出现在公众面前。”洛锦棉怒视着他。

    这是林君然的报复。

    他在报复厉耀沉。

    却拿她开刀。

    林君然却下了车,然后走到后座车门,打开车门,伸手去抓她。

    “放开我!不要!”洛锦棉挣扎着,却还是被林君然抓住了手腕,从车里抓了出去。

    “林君然,你疯了,被人看到你的名誉不要了是吗!”洛锦棉咬着牙,强忍镇定。

    厉耀沉怎么还不来。

    “我敢和柳菲菲传绯闻,你觉得我还怕什么?”林君然坏坏的笑着。

    说洛锦棉像柳菲菲,其实也只是长相,有那么七八分相似。

    可是细细的看,她比柳菲菲更加的……妖媚。

    他一直都很好奇,厉耀沉到底是从哪里找到她的。

    “走。”林君然才不管她在害怕什么,拉着她就往里面走。

    洛锦棉已经看到了矗立在入口的结婚照。

    照片里的两个人站在一起,十分的登对,脸上都挂着很幸福的微笑。

    那一瞬间,洛锦棉的心口狠狠地疼了一下,像是被钝刀割过一样。

    正巧,康浩谦出来迎客,他西装笔挺,英俊翩翩,可是没人知道他狼子野心,是披着羊皮的狼。

    洛锦棉躲到林君然的身后,死死地揪着他的外套:“求求你,快点带我离开这里。”

    “来都来了,吃完饭再回去。”林君然根本不理会她的请求。

    完蛋了!

    洛锦棉急得快要哭出来。

    蓦的,有人抓住她的手腕,把她拉近了一个冷硬又冰冷的怀抱,修长的大手扣着她的小脑袋,把她的脸往自己的怀里按。

    闻到熟悉的古龙水味,洛锦棉整个人都激动了起来。

    “藏好。”厉耀沉的嗓音阴没有温度。

    洛锦棉很听话,把小脑袋缩进他的外套里,消瘦的肩膀轻轻颤抖。

    林君然回身,冷冷的一笑:“厉总,巧啊。”

    “我警告过你,离她远一点。”厉耀沉神情冷鸷,眼眸阴寒的能析出冰碴来。

    “厉总,林先生。”康浩谦发现了他们。

    洛锦棉听到这个声音,抖得更加厉害了。

    “这位是?”康浩谦看着怀里的背影,总觉得很熟悉。

    “她是……”林君然开口。

    “她是菲菲。”厉耀沉抢先一步,“她有些不舒服,我正准备带她回去。”

    康浩谦知道,厉耀沉的女朋友是京城第一名媛柳菲菲。

    不过前些日子柳菲菲和林君然传出了绯闻。

    事后却证明是假的。

    但是看到他们二人一起出现,还有绯闻女主角在场,总觉得很怪异。

    “来都来了,不然进去喝杯酒吧。”康浩谦笑着说:“而且勤勤知道菲菲来了,去没有进来,一定会失望的。”

    洛锦棉颤抖了一下。

    洛勤勤和柳菲菲是认识的?

    那她就跟更要离开这里了。

    “不用了。”厉耀沉冷漠拒绝。

    康浩谦有些尴尬。

    洛勤勤和柳菲菲是闺蜜,他一直都想和厉耀沉见上一面,谈一谈合作的事情。

    可是一直没有机会。

    而且之前发出请帖,柳菲菲也说厉耀沉不会来。

    但是没想到他竟然来了。

    这样的机会康浩谦怎么会放过。

    “菲菲?”洛勤勤也从婚礼现场出来,看到厉耀沉抱着一个女人,她不假思索的就喊出了柳菲菲的名字。

    洛锦棉蹙眉,她和柳菲菲就那么像吗?

    林君然俨然已经是看戏的状态了。

    这就有意思了。

    为什么厉耀沉不让他们知道自己怀里的女人不是柳菲菲?

    “走。”厉耀沉不管这些,抱着洛锦棉就往外走。

    车已经停在了酒店门口。

    厉耀沉动作粗鲁的把洛锦棉塞进车里,他刚要坐进去,手机却响了。

    看了一眼屏幕,他眼神一暗。

  • 第2章 替身

    “喂?”他嗓音低沉。

    “耀沉,你在哪里呀,我快到勤勤举办婚礼的地方了。”柳菲菲嗓音甜美。

    厉耀沉看了一眼坐在车里十分恐慌的洛锦棉,“我也在这里。”

    “太好了,我已经看到酒店了,那见面了再说。”柳菲菲笑着挂了电话。

    厉耀沉冷眸看着车里的洛锦棉,“老实回别墅,别给我惹麻烦。”

    不等洛锦棉开口,砰地一声车门就关上了。

    司机开车,送洛锦棉走。

    柳菲菲的车就停在了刚才车停的位置,她从车里下来,看着清隽俊美的男人,“你不是说你不来吗?”

    “嗯。”厉耀沉淡淡的。

    柳菲菲知道他一向少言寡语,“你能来就好。”

    她挽着厉耀沉的手臂,就往里走。

    洛勤勤等人见他们又折回来,有些惊讶,才短短几分钟,柳菲菲竟然换了衣服。

    林君然一脸的嘲弄,送走了假的,来了真的。

    “你刚才不是不舒服吗?”洛勤勤有些奇怪。

    “没有啊?”柳菲菲一脸的茫然。

    厉耀沉揽着她的肩膀,嗓音清冷:“你刚才不是说不舒服吗?”

    柳菲菲眨眨眼睛,然后对洛勤勤一笑,“是啊,我刚才有点头疼。”

    ——

    洛锦棉被送回厉耀沉的别墅。

    她把自己关进了阁楼。

    那是厉耀沉给她准备的房间,虽然是阁楼不过收拾的很干净,家具不多,一张床,一张桌子,还有一把椅子,旁边是一个双开门的衣柜,挂着几件素朴的衣服。

    刚刚差一点她就死定了。

    明明自己才是受害者,却一点底气都没有。

    如果真的要报仇,她该怎么办?

    林君然为了报复厉耀沉,一定不会让她继续隐藏下去的。

    她也不能一直依靠厉耀沉,万一哪天他不在,自己就麻烦了。

    正在胡思乱想的时候,楼下门铃响了。

    她猛的坐起来,跑到了楼下。

    打开门,看到厉耀沉松了一口气。

    厉耀沉的身上沾染着淡淡的酒气和女人香,他神情冷厉,“我按了好几次门铃,你没听见吗?”

    “这是你家,我怎么知道你没带钥匙?”洛锦棉反问。

    厉耀沉凝着她,眸底阴寒,“洛锦棉,你只是一个替身,你有什么资格这么和我说话?”

    洛锦棉被问住了。

    她是没有资格。

    把门关上,洛锦棉就要上楼。

    惹不起她还都不起吗?

    “等等。”厉耀沉叫住了她。

    他松着领带,走到客厅的沙发前,坐下。

    洛锦棉干净的眼瞳就一直看着他。

    “今天的事情我不想再发生第二次。”厉耀沉神情冷酷,“我没有那么多时间去救你。”

    “那你应该告诉林君然,是他强迫我的。”洛锦棉也很生气。

    “他的事情我会搞定。”厉耀沉冷眯着眸子:“记住你是菲菲的影子,她有需要的时候你就必须出现,没你事情的时候,你最好给我神隐。”

    洛锦棉点了点头,犹豫了一下:“厉先生,你能不能借我点钱?”

    她一无所有。

    如今只有钱才能给她安全感。

    厉耀沉黑眸精湛,“半年后,我会给你五百万最为报酬。”

    洛锦棉一怔,她没想要那么多。

    他从钱包里拿出一张副卡,很大方,“拿去。”

    “谢……谢谢。”洛锦棉接了过去,虽然这对曾经的洛小姐来说是一种将自尊踩在脚底的事情,可她没有办法了。

    叮咚。

    外面门铃响了。

    洛锦棉一怔:“这么晚了是谁?”

    厉耀沉走到门口,从可视电话里看了一眼,眼神阴鸷,“是菲菲。”

    洛锦棉神情一凛:“那我先回去了。”

    说完,她就跑上了楼,回到阁楼,把门锁好。

    厉耀沉开门,柳菲菲笑吟吟的站在门外:“离开的时候我看你脸色不好,有些担心你,就过来了。”

    厉耀沉让她进来。

    柳菲菲跟在他身后,有些紧张,“我还是第一次来你家。”

    厉耀沉回身,神情漠然:“我没事。”

    “耀沉,你别这么排斥我好不好?”柳菲菲委屈起来,“我知道我不该和君然偷偷的出去,可是我们什么都没有发生。那天是我生日,可是你却不能陪我,我是心情不好,他才说要陪我的。”

    “你和我在一起的时候,我就告诉过你,你的生日我不能陪你。”厉耀沉眼神越发的冷酷:“如果你做不到,我想我们可以分手。”

    “不要!”柳菲菲紧张起来,“耀沉,我道歉,求求你不要和我分手。”

    厉耀沉眼神冷傲,“那你最好听话一点,我喜欢听话的女人。”

    “好。”柳菲菲是真的有些怕他。

    虽然怕他,可是她却又离不开他。

    “那今晚……”柳菲菲脸颊不由得变红:“耀沉,今晚我陪你好不好?”

    厉耀沉拧眉。

    砰!

    阁楼传来了动静。

    “什么声音,家里还有人?”柳菲菲惊讶。

    “没有。”厉耀沉冷冷道:“我不需要你陪我,你可以回去了。”

    “可是……”柳菲菲觉得阁楼里的动静非比寻常。

    “别让我废话。”厉耀沉的语气冷若寒霜。

    柳菲菲轻颤了一下,眼圈一红,转身就往外跑。

    “该死!”厉耀沉低吼了一声,转身上楼。

    他走到阁楼,用拳头砸门:“洛锦棉,开门!”

    “呜呜,厉先生,我走不了,衣柜倒了把门堵住了。”洛锦棉带着哭腔说,“而且柜子砸中了我的脚,好疼。”

    要知道,衣柜倒下来的瞬间,砸中洛锦棉的脚的时候,她可是生生的忍着才没有叫出声音。

    厉耀沉要被气死。

    破门而入是没戏了,说不定还会伤了她。

    他脱下西装扔在地上,然后下到了二楼,从阳台翻上去,然后从阁楼的天窗破门而入。

    整个过程不超过五分钟。

    动作行云流水,帅气无比。

    跳进了阁楼,就看到洛锦棉是真的被衣柜给砸中了。

    他把衣柜搬来,把她拉出来。

    洛锦棉的脚踝流了很多血。

    看他面黑如修罗,洛锦棉很害怕,干净的小脸很苍白:“我先声明,不是我,是这柜子自己站不稳,我本来是想阻止它倒下来的,没想到这么沉。”

    厉耀沉弯腰将她抱起来,身上是甘冽的气息:“这柜子是明清时候的老古董了,实木的。”

    她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女子不可能搬开。

    洛锦棉的脸迅速没了血色:“这是古董,不会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附着在上面吧?”

    那它突然倒下来就能解释了。

    厉耀沉抱着她下楼,冷冷道:“说不定它就是看你不顺眼。”

    洛锦棉吓得缩在他怀里,“你不要说了。”

    她又想起自己被关在地牢那七天了。

    “你要带我去哪里?”洛锦棉发现他们已经穿过客厅了。

    “医院。”厉耀沉冷漠道。

    ——

    医院里,医生给洛锦棉检查了一下,然后拍了X光片。

    “你很幸运,脚踝没有骨裂的现象,就是要缝几针,好好休息一段时间就会没事。”医生举着她的X光片说。

    洛锦棉松了一口气。

    “你这个男朋友还愣着什么,拿着单子去交钱。”医生看了一眼厉耀沉,并没有认出他就是大名鼎鼎的商业大亨厉耀沉。

    “医生,他不是我男朋友。”洛锦棉讪讪的一笑。

    “那是他把你弄伤的?”医生又问。

    洛锦棉摇头,“不是,是我自己不小心。”

    厉耀沉把单子拿过去,冷冷道:“废那么多话做什么?”

    洛锦棉一顿,幽幽的解释:“我不想医生误会。”

    厉耀沉白了她一眼就出去了。

    医生就开始准备给她缝合。

    她看着针,瑟瑟发抖,“医生,等他回来再缝可以吗?”

    医生眯起眼睛,和善的一笑:“小姑娘就是嘴硬,还说不是你男朋友,你瞧你怕成这样,他在你就不怕了?”

    洛锦棉干干的一笑。

    这时,护士进来帮医生一起缝合,看到洛锦棉怔了一下,“柳菲菲?”

    糟糕,被认错了。

热门话题